替嫁医妃权倾天下精品全集
  • 替嫁医妃权倾天下精品全集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锦素衣
  • 更新:2024-07-10 20:13:00
  • 最新章节:第46章
继续看书
经典力作《替嫁医妃权倾天下》,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沈云溪云铮,由作者“锦素衣”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医学界天才先穿越又重生到后世,成了最穷王妃。开局就是洞房夜,却差点被秒杀。满级大佬在异世反转人生,将一手烂牌打出王炸。文能开医馆经商种田发家致富,武能斗绿茶带兵打仗智勇双全。“医馆是我家夫人开的,水稻是我家夫人种的,鱼塘是我家夫人养的……”王爷每天逢人就曝马甲……被坑过的京中贵妇世家小姐们集体哭诉,手撕王爷家法不严。...

《替嫁医妃权倾天下精品全集》精彩片段


桃枝脸色发白小心翼翼的说道:“世子去军营视察了,王爷和王妃也不在府里,掌管府中中馈的是表小姐。”

“表小姐?”沈云溪挑着眉问道。

“表小姐是王妃的外甥女,她的母亲在表小姐年幼时就故去了,后来王妃便派人将她接到王府来了,她五六岁的时候就在府里了。”

沈云溪大概明白了些,看来这表小姐和狗世子是从小青梅竹马长大的,若是她和狗世子感情很好,那自己被赐婚嫁过来,岂不是挡了他们的好事?

她现在打理王府中馈,那自己现在这住的地方,吃的东西岂不是都是她安排的?

“呵呵,我之前嫁过来的时候跟来的陪嫁丫环春儿呢?”

她撇了撇嘴又问道。

桃枝有些跟不上她跳跃的思维,只好答道:“春儿在浣洗房。”

“什么?居然把我的陪嫁丫环送到浣衣房去做苦力?”

沈云溪再也忍不住,当即就站起来往外走。

“世子妃,您要去哪儿?”

桃枝忙跟了上来,一边走一边焦急的问道。

“我去找春儿。”

沈云溪出了屋子见墙边立着一根挑水的木棍,顺手拿上了。

“世子妃,您不能去,还是等世子回来再说吧。”

桃枝大惊,急得直跺脚,想去报个信却又不敢。

“等你家世子回来?黄花菜都凉了……”

出了院子,她直接就往浣衣坊走,这里的地形她之前出府时已经熟悉了,所以记得浣衣坊的位置。

桃枝下意识还想拦着,沈云溪喝道:“是我命令你还是你命令我?我说什么你就做什么?别让老娘再揍你……”

沈云溪抡了抡木棍,不知不觉的土匪脾气就上来了。

桃枝忙住了口,低下头唯唯诺诺的道:“是。”

二人一路步行大约走了一炷香的功夫,才到了浣衣坊门前。

沈云溪提着木棍进了那破烂院子。

里面一群穿着粗布衣裳的婆子丫环正在忙碌,洗衣裳的,晾衣裳的都在各司其职。

一个形体肥胖的婆子手中拿着一根鞭子正吆五喝六的指挥下人,时不时的骂两句,有手脚慢些的就会被她抽一鞭子。

沈云溪正准备走过去问那婆子,那婆子突然几步奔到一个端着一大盆衣裳的小丫环面前,抬手就“啪”抽了她一鞭子。

“小贱人,又不好好干活,这大半日的死哪去了?洗这么点衣裳这么久,要你能干嘛?再不好好干活,把你卖到勾栏里去。”

那婆子一边抽打小丫环,一边怒声骂着。

“李妈妈,奴婢一刻都不敢停,今儿早上起来到现在已经洗了这么三大盆衣裳了……”

小丫环被她一鞭子抽的踉跄跌倒在地,忍不住争辩了一句。

那婆子没想到她还敢顶嘴,顿时举起鞭子又是一鞭子抽了下去,那丫环忙用双手护住了头顶。

不过等了许久也不见鞭子落在身上,不禁睁开眼睛扭头看过来。

沈云溪眼疾手快的抓住了那婆子的鞭子怒目而视,手腕一翻使了个巧劲一拉一拽,那婆子肥胖的身体就顺着鞭子飞了起来,重重的落了下去,跌了个狗吃屎。

“啊……”好半晌,一声惨叫才响了起来。

那婆子只觉得五脏六腑都被摔烂了,疼的龇牙咧嘴连气都喘不上来。

“是谁?谁敢打我?死贱人,活的不耐烦了么?”

这李妈妈掌管着浣衣房向来跋扈,何时被人这么打过,所以一等喘上来气就立即开骂了。

沈云溪前世当过皇后后来又在凤凰山当山大王,论脾气暴她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李妈妈的话刚落她当即就扔了木棍,将鞭子拿正了一手叉腰一手“啪啪啪”如暴雨一般就抽在了她身上。

起初她还能骂两句,没几下就哼哼唧唧昏死了过去,连谁打的她都没看清。

沈云溪一直抽到心中的一口恶气出了,才停了下来。

身边的桃枝瞪大眼睛瑟瑟发抖,一众干活的丫环婆子们也早看傻了眼,不知道王府什么时候来了这么个混世女魔王。

那小丫环眼睁睁的看了半晌才“哇”的哭了起来,几下爬到她跟前,眼泪婆娑的叫道:“姑娘,您,您,您怎么来了?”

沈云溪仔细看了那丫环几眼才认出来,顿时说道:“春儿,你怎么成这样了?”

小说《替嫁医妃权倾天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也许是她施展医术救他或者她杀了刺客让他暂时放松了对自己的监控,而她又为了点吃的三番两次出言嘲讽让他面子上过不去,所以才想了个这么恶毒的主意出来。

只给她生的食材让她自己做,若她真的是太师府的嫡小姐,肯定只能饮鸩止渴,就算天天有这么新鲜丰富的食材,恐怕也是暴殄天物,只能将就着吃。

可是,他不知道的是,她前世的前世就对美食烹饪颇有研究,有一手好厨艺。

当天沈云溪就让桃枝和春儿给她打下手,在小厨房做了烤五花肉,滋香扑鼻,还有排骨炖豆角,吃了两大碗白米饭,直接撑的躺在床上动不了了。

以后的几天,天天都是她自己动手做的,鲤鱼炖豆腐、荷叶鸡、炒香椿,小炒肉、清汤面、拌面、炒饭……

自从给她送食材之后,她小日子天天过的滋润无比,春儿和桃枝两个丫环每天除了张大嘴巴就是咽口水,每次都一脸震惊的给她打下手,瞅着那一盘盘精致的菜肴都馋哭了。

春儿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姑娘,您怎么连这个也会?以前在太师府也没见您做过啊?”

这时候沈云溪就会当着她和桃枝的面吹个牛:“我在太师府的时候看的书多,医书、武功、农书、菜谱不管什么书都看,这些也都是第一次做,按照菜谱上的记载来做的。”

两个丫环被她吹的一愣一愣,不相信吧,她每天都不重样的做这些吃食,相信吧,又觉得有那么一点不靠谱。

不过她们无论怎么想都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因此最后只好相信她的厨艺都是从菜谱中看来的。

而另一边,沈云溪院子里每天的动静都被禀报给云铮还有表小姐几个主子。

云铮自那日被沈云溪施针救醒后,就用内功将身体里的蛊毒压制住了,暂时应该不会再发作。

他原本只给沈云溪食材也是想惩戒她一下,让她只能看到却吃不到。

事先他是知道桃枝不懂厨艺的,她和她的丫环就更不用说了,在太师府能吃口饭就不错了,哪里还懂什么厨艺?

所以他特意吩咐墨烟和容蓉每日给她准备丰富的食材,让她只能干看着流口水。

她不是说王府给她吃的猪食么?就算有这些食材她不会做也只能还是做成猪食一样的东西。

没想到……

“你说,世子妃院子里每天都香气馥郁,是她自己动手在做饭?”

云铮在书房里踱来踱去,听着墨烟的禀报。

“据下人传来的消息看,确实是这样。”

墨烟虽然很不情愿承认,却又无法歪曲事实。

“这怎么可能?你确定不是那两个丫环做的?是她亲手做的?”

云铮当然不信,他做梦都没想到太师府的嫡女居然会做饭,听起来还似乎有一手好厨艺。

“这些天每天都是世子妃亲自下厨做的,这一点桃枝也确定了。”

墨烟撇着嘴说道。

这天,沈云溪做了烤鸭腿、酱肉,鸡丝黄瓜、红烧肉、芝麻糖饼、糯米糕,还有饭团,满满摆了一桌子,正要吃饭,就见桃枝慌慌张张跑了进来。

“世子妃,世子……来了。”


这一下连整个王府都热闹起来。

云铮每天烦不胜烦,可沈云溪又脾气大,根本不将府里其他人放在眼里,除了他能压着些别人吵又吵不过,打也打不赢,便只能忍气吞声。

这几天赚了点钱,连厨房送的生鲜食材都不要了。

她说既然二人现在是敌对的关系,这事都心知肚明,他也不信任她,那就干脆让她圈地自萌……

他不是很明白这话的意思,不过倒是大概知道就是互不干扰,各过各的意思吧?

她天天打发丫环出府去买食材,吃穿用度都自己掏钱,也不跟府里要了。

她的美食和商业天赋终于得到了发挥,天天除了做各种各样的好吃的馋死一府人,就是做生意赚钱。

短短几天的时间,她就赚了上百两银子,还跟几个丫环叨叨要成为漠北首富,亿万富婆。

开始的几天都是漠北官员前来买药,后来她直接在王府门口设了个摊位,有人来就让门房去禀报,她让春儿直接将药送出去,一手交钱,一手拿药。

她公开在王府门前做生意,这在大丽王朝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她院子里的丫环最近忙坏了,那日沈云溪给陈县令治好病后,便在他的允许下去王府的库房里拿了好些药材种子。

现在还没到冬天,她挑了些耐寒的药材种在了开垦出来的那两块药田里,让芍药和半夏看护着。

其他人这几天都跟着她制作各种药丸,府里的野生药材被一筐一筐采回来,都快采完了。

刚开始以为她只是小打小闹也没人在意,慢慢的府里的人就开始眼红了。

因为沈云溪府里的丫环们自打她开始卖药后,吃的穿的用的比其他丫环下人好了许多。

这样一来便有一些其他院子的丫环悄悄来问沈云溪院子的丫环,问她还要不要人,想来沈云溪院子里当差。

这不,今天春儿又被表小姐院子里的彩云叫住了。

“彩云姐姐,你找我有什么事么?”

最近春儿可是翻身农奴把歌唱了,她是沈云溪身边最信任的丫环,基本上管着其他丫环,她的身份也水涨船高,府里再也没人敢欺负她了。

彩云将她拉到一旁,有些扭捏的道:“春儿妹妹,我想问问世子妃院子里最近还缺人手么?”

之前沈云溪那里其实也可以从王府挑选一些丫环过去,可根本没人愿意去她那里,现在这些下人们见她那里有利可图,便又争抢着想过去了。

春儿早得了沈云溪的吩咐,是绝不肯要府里的丫环的,更别说还是表小姐院子里的了,她更不会要。

她当即就摇了摇头道:“彩云姐姐,世子妃已经跟院子里的人都吩咐了,说暂时不需要任何丫环了。”

彩云脸色一红,面上有些不好看,讪讪的说了一句:“这样啊?按照标准的配备,世子妃的院子里还缺三个人,我看你们现在每天都很忙,好像人手还不太够,世子妃就没说想再增加人手的话么?”

她倒是将沈云溪院子里缺几个人都算好了,怪不得这些丫环挤破头的想要去她那儿当差。

大户人家就算穷也不会失了脸面和体统,在下人丫环方面装门面的事上是绝不含糊的。

春儿实诚的摇了摇头:“彩云姐姐,好多人现在都想去世子妃院子里当差,不过,她说暂时不会再要人。”

小说《替嫁医妃权倾天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春儿立即愁眉苦脸都快哭了,以前在太师府就算夫人和二小姐经常欺负自家小姐,好歹还能给她们一口吃的,还能过得下去日子。

可现在来了这儿,眼看着境况连太师府都不如,说不定哪天就真的自生自灭了,不止要自力更生,还要防着整个王府的人。

“姑娘,听说这里穷,没想到连王府都这么穷,我们下人整天吃白菜和馒头,连点肉沫都见不到,不知道您这段日子吃的如何?看你身子好像清减了不少。”

她又想到在浣衣坊时,每天吃的都是白菜和窝窝头,很少能吃上白面,不禁担心的问道。

“谁说不是呢,来的时候就听说漠北穷,没想到连主子们都吃猪食一样的东西,要不是我惩治了一顿桃枝这死丫头,到现在都是那些东西。”

沈云溪说着就看了一眼远处矗立着的桃枝,小心翼翼的,身子都在微微发抖。

这次她是真的服了,这世子妃大概鬼上身了,连世子都敢顶撞,将表小姐都不放在眼里。

她去浣衣坊大闹了一场,将管事的李妈妈打成那样,世子来了都没质问半句,看来是不打算追究了。

以后她真的要好好伺候着了。

“世子妃,奴婢再也不敢了,以后定会好生伺候您。”

桃枝想了一圈,决定暂时还是好好跟着沈云溪吧,她一个奴才,只能抱紧主子的大腿了,否则她这样的女霸王想惩治她,随便找个理由都没人敢管。

“你别给我出幺蛾子就行了,好生伺候什么的我可不敢想。”

沈云溪冷哼了一声说道。

她也奇怪云铮来了居然没有质问她李妈妈的事,她还以为他要乘机拿这件事做筏子惩戒她呢。

“春儿,你先把我们的东西收拾一下,估计一会儿就有人来带我去看院子了。”

“是,姑娘。”

春儿自去收拾了,桃枝讪讪的站了一会儿,也跟着去了。

好歹世子还让世子妃自己挑一处院子,总算不用再住在这又破烂又偏僻的住所了。

二人收拾了一阵,就见一个三十多岁的管事妈妈直奔沈云溪的院子而来。

她进门后就朝她施了一礼道:“世子妃,世子派奴婢来带着您去挑院子。”

沈云溪瞅了桃枝一眼,桃枝倒是有点聪明伶俐的样子,立即会意说道:“世子妃,这位是世子身边的管事妈妈房妈妈。”

“嗯,那我们现在就去吧,房妈妈。”

“是,世子妃。”

房妈妈应了一声就先一步走了出去,沈云溪跟在后面,春儿和桃枝也跟着她一起走了出去。

她身边现在只有这两个丫环,以她这样尴尬的身份,应该不会立即给她再派人来的。

房妈妈倒是老成持重,一路上细心的给她介绍着空置的院子,还说了哪些院子有什么优点,离王爷王妃还有世子住的地方远还是近。

沈云溪也仔细听着,她是真的要好好挑选个院子住下来,再做别的打算。

几人逛了大半个时辰,她终于选出了一处院子,距离后花园不远,那里还有一些花圃空地,如果按地理位置来说,其实和她原来的院子也差不多。

都离几个主要的院子比较远,不过这里倒是比之前的院子强了很多,郡主原来在的时候也偶尔会在这个院子住一下,她喜欢逛逛花园子。

所以这院子里的装饰建造都不错,屋子里布置的也好。

沈云溪里里外外转了一圈,最后一锤定音。

“房妈妈,你回去禀报世子,我就要这个院子了。”

“是,世子妃若是决定要这个院子,我这就回去告诉世子,并带人将您的嫁妆也搬过来。”

房妈妈倒是没想到她没有挑那个地势最好装修最奢华的明月阁,来的时候表小姐还哭哭啼啼的跟世子说如果任由世子妃挑院子,她定会挑那个。

不想她却挑了这么个离几个主子这么远的地方,倒是和郡主的口味有些相同。

“好,那我就在这儿等着您吧。”

沈云溪见她办事干脆利落,也就点了点头,让她速速去办。

房妈妈向她行了一礼就走了,不多时,果然带着几个家丁抬着几个箱笼往她的院子里来。

“世子妃,世子说您想住这个院子也随意,还吩咐老奴将您的嫁妆都抬来了,这是嫁妆单子。”

她说着就拿出一本薄薄的册子递过来,沈云溪抬手接住。

怪不得云铮会派她过来,一看就是办事办老了的,精明利落,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好,多谢房妈妈了。”

她心里想着搬到这偏僻院子后,便可以自己做一堆好吃的,让这儿天天飘着香气,馋哭这一府的下人们。

小说《替嫁医妃权倾天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这丫头也不是个省心的,瞅她那巴巴凑上来的模样儿,莫非还寻思着爬个床什么的?

云铮这人要么就是X冷淡,要么就是对女人不感兴趣吧?

否则放着她这么美的妻子都不正眼看一下,就算和她是敌对的关系,也不会禁欲成那个样子吧?

说不准,他还是个雏儿。

沈云溪一边吃一边看着对面俊美的天神一般的男子暗自腹诽。

桃枝听了她的话立即喜笑颜开的上前来拿起长筷打算给云铮布菜。

“下去……”

云铮清冷的声音响起起来,看都没看她一眼,只是语气中却隐含威严。

桃枝吓了一跳,委屈的瞅了他一眼道:“世子,奴婢给您布菜吧。”

“滚……”

他的声音陡然拔高,这也是个火爆的脾性。

桃枝放下筷子,忙跪了下去,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好不容易能服侍世子一回,还惹了他不高兴。

“既然世子也不用服侍,你就下去吧,别在这儿碍他的眼,影响他的食欲了。”

沈云溪其实也料到了这个结果,只是方才见桃枝跃跃欲试的,才给她放了个水,也让她以后有点眼力界。

桃枝垂着头应了一声,忙站起来出去了。

“世子快吃吧,再耽搁下去饭菜都凉了,我今儿还是托了世子的福,才吃到这么一大桌子菜。”

沈云溪无视云铮的怒气 ,自顾自的说道。

“世子妃连下人也不会教么?”

云铮见她还是一副不温不火的态度,心里有火却不知从何发起,只好冷冷说了一句。

“我的丫环我自然教得了,桃枝可是你府里派过来的丫环,要不是我生了场病想明白了一些事才压住了她,她以前可是我这里的主子,连我都吆五喝六的,我哪里教得了您府里的下人?”

沈云溪没想到他居然这么说,不禁失笑说道。

云铮被她噎的一口气憋在心里,胸脯起伏了半天,拿起筷子吃起东西来,筷子不时碰撞着碗,发出清脆的“叮咚”声。

沈云溪愣是装作没听到的样子淡定自若的一直吃饱才放下了筷子。

“哎哟,这顿饭真是我来到漠北吃的最好的一餐了,我是真的没想到朝廷将王府苛待成这样,呵呵……”

吃完后她还不忘再嘲讽一句,其实这些天她观察了一下,觉得王府的情形没那么糟,云铮说不定是个隐形的富豪呢。

云铮本来还没吃饱,听了她这话顿时放下了筷子,冷哼了一声。

“世子妃放心,以后只要你自己动手不劳烦府里的厨子,想吃什么东西只管来找我要。”

“好,那就多谢世子了,我若需要什么食材,会派春儿直接去找你,你吩咐人给她便可。”

沈云溪没想到将他激的给了她这样的福利,这样一来以后她就不需要跟表小姐要了,那样会省很多事。

云铮今天过来其实还有些话想问她,只是二人话不投机,一时没了兴趣,吃了饭茶都没喝就气呼呼的走了。

春儿进来一脸担心的道:“姑娘,您又将世子气走了,以后他指定不会再来了。”

“不来才好,你以为他来了能有什么好事么?”

沈云溪收敛心神,上前施了一礼:“世子过来有什么事么?”

云铮听了这话微微蹙眉,没事就不能过来了么?他们已经成亲了。

王太医面色恭敬也向她行礼:“世子妃,臣将药箱带来了,您若是需要就留下将就着用吧。”

他说着就将自己的药箱递了过来。

沈云溪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过来,本来她还打算这几天出府一趟,回一次凤凰山,取她的药箱和一些东西。

不过既然他给她送来了,就留着先用用吧。

“那就多谢王太医了,我正需要这个。”

她瞅了一眼云铮身后几人抬着的箱子又道:“世子这是做什么?不会是给我抬来一箱金子吧?”

一旁的王太医听了嘴角一抽,忙低下了头。

春儿忍不住拽了一下她的衣襟,这也太……

很显然,不可能啊。

王府穷成这样,怎么可能好端端给她这么大一箱金子?

云铮似乎轻嗤了一声,让人将箱子打开,沈云溪上前一瞅,居然是满满一箱子药材。

“这……”她抬头看着他,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难道是给她的?

这一箱子稀缺药材,也不比金子差多少了。

“世子妃近日公然在王府做生意,这恐怕有失体统吧?”

云铮双手负在身后,淡淡的说道。

“什么体统?世子难道忘了这里是什么地方了?漠北穷的连租子都上交不了,王府都只有几个主子吃精粮,我之前被您冷落,托您的福被下人虐待,天天给我吃猪食。”

“你一个大男人连夫人都养不活,还不许我自己赚钱过日子啊,我这不也是没办法么?倘若太师府给我多些陪嫁,我也可以吃老本,省得自己劳心劳力啊。”

沈云溪听他果然埋怨自己在王府做生意,早就准备了一肚子话来怼他。

她说的又快又急,其他人连嘴都插不上。

等她说完,春儿都快跪下了,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什么叫连夫人都养不活?世子和她现在这个情况……

云铮眉心微跳,脸色沉了下来,有些生气的道:“我不过说了一句,你就有这么一大堆话等着我,之前你装了那么久我还没跟你算账,你倒好意思自己提起来?”

“我装什么了我?我只是忘了些事情,最近想起来罢了,就算我是装的,你府里的下人就能虐待我了?”

沈云溪在言语上不肯吃亏,哪怕他说一句也要怼回去。

云铮气结,论吵架他还真吵不过她,气氛一下子僵了下来。

王太医重重叹了口气,暗道自家世子这个节骨眼上了还较什么劲?

“世子妃,世子殿下不是那个意思,您最近在王府外面摆摊卖药,治好了许多风寒病人,大家都夸王府英明呢。”

就算药丸是沈云溪制作售卖的,可官员百姓只会记着王府的好,得了好名声的也是云铮。

“呵呵,你听听,世子不是嫌我在他府里做生意么?”

沈云溪倒是不计较这虚名,她要的是实实在在的钱。

“是这样的,最近天气忽冷忽热,好些人都得了风寒,军营里也流行起来,有一小部分的人都得了这个病症,军医倒是能治,不过耗时长,见效慢,所以……”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