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先生求娶100次
点击阅读
盛莞莞深情付出六年,最终换来男人的一句抱歉。曾经的海城第一名媛,一夜之间,沦为海城最大的笑话。她知道那人一定会后悔,可这一次,她不想再等了。盛氏集团陷入危机,父亲车祸昏迷不醒,盛莞莞转身嫁给了凌霄,那个海城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大魔王。世人都说他心狠手辣,六亲不认,殊不知,盛莞莞十六岁生日宴上的惊鸿一瞥,他便将她放进了心里,这一放就是一辈子。

《凌先生求娶100次》精彩片段

盛家

今天是盛家大小姐盛莞莞十六岁的生日,在场来了不少达官显贵。

盛家家世显赫,在海城屈指可数。

只可惜盛家三代单传,到了盛灿这一代,膝下只有盛莞莞这一个女儿。

盛灿欲将盛莞莞往女强人方向培养,将来才有能力接掌盛家庞大的家业。

可惜十六岁的盛莞莞如今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唯独没有经商天分。

盛莞莞一见数字就晕,也没有一次能完成盛灿给的测试。

无奈之下,盛灿只能提前为盛莞莞和盛家的将来做打算。

于是,就有了今天这场生日宴。

今天来参加生日宴的男孩不少,年纪都在十六到二十岁之间,个个都是出类拔萃的好苗子。

盛灿夫妇站在二楼,打量着底下前来参加生日宴的男孩们,精心的挑选着。

打量了一圈,盛夫人指着个容貌出众的少年,“你看那个怎么样,这么多孩子,我看就他最出色。”

盛灿朝盛夫人所指方向望去,随后沉吟道,“那是凌家的孩子,凌家情况复杂,这么多年争斗一直没消停过,这样的家庭不合适。”

那个少年叫凌霄,他清冷的站在其大伯母身后,面无表情的看着众人,有着异于同龄人的沉稳。

十九岁的少年,长得很高,相貌出众,尤其是那一身与生俱来的贵气,让他在众孩子间,犹如鹤立鸡群。

可惜凌家家世复杂,凌霄小小年纪就受尽世人的白眼,性格清冷寡言,实在不是个好选择。

盛夫人听了丈夫的话,遗憾的移开双眼,很快便又找到了心怡的人选,“那个呢,慕家的孩子,学习很好,人看起来也很干净温和。”

盛灿蹙眉,“慕家?你说的是哪个?”

“就是站在玉兰树下那个。”

盛夫人又指了指,“好像叫慕斯。”

盛灿终于看见那个站在白玉兰树下的男孩。

十八岁的男孩一身干净,温润如玉,头顶白兰,唇红齿白,眸如星辰,如同画卷不染凡尘。

“是他?”

盛灿眉头蹙的更紧。

盛夫人期待的看着盛灿,“怎么样,我听说这孩子学习好,品性好,样样都是拔尖的。”

然而盛灿还是摇头,“不行,慕家的情况比凌家还复杂,而且他被去年一场车祸夺走了一条腿。”

慕斯的确样样拔尖,一直在慕家倍受重视。

如果不是因为车祸丢了一条腿,被慕老爷子从继承人名单中划去,他今天也不会出现在这场生日宴。

“什么,被车祸夺走一条腿?”

盛夫人难以置信的看着少年的双腿,“看不出来啊!”

盛灿说,“带了假肢,咱们再看看其他人吧!”

优秀的慕斯自从车祸后就变得有些孤僻,年纪小小就丢了一腿,心理发生变化在所难免,所以也不在盛灿的备选名单中。

而此刻,一个纤细的少女也趴在窗口,目光紧紧盯着站在白玉兰树下那个男孩,一双漂亮的杏眼流光溢彩。

他来了!

盛莞莞万万没想到,那个令她怦然心动,惊艳了她整整两年时光的少年,居然会出现在她的生日宴上。

爸爸说,今晚在场的男孩,她可以选择任何一个做她的未来夫婿。

未来夫婿,就是她长大以后要嫁的男人。

就是她以后的丈夫,会与她共度一生的人。

这其中也包括他对吗?

看见那个站在玉兰树下的少年,盛莞莞感觉自己的心都快从胸口蹦出来。

这大概就是心动的感觉吧!

这种感觉对她而言并不陌生。

自从上高中第一天下午,他身穿白色球服奔向自己那一刻,这种感觉就一直陪伴着她。

从那以后,蓝球场成了她每天必打卡之地。

可惜,后来车祸夺走了他一条腿,从此再没在蓝球场见过他,直到高考他才坐着轮椅出现在学校。

他考上了海大,她继续读高中,但关于他的消息,她却从没有落下过。

客人都到了,盛灿夫妇来带盛莞莞下楼。

“来了来了,快,快到盛小姐面前去。”

盛莞莞一下楼,各位宾客便将自己的孩子往前面推,争取多露露脸,好让她脸熟有印象。

说起来,盛莞莞在海城颇具盛名。

据说她出生那天,当时海城著名的算命先生唐玄武,正好也在同一所私立医院养病。

当时他便当着前来探病的亲友的面直言,“盛家这女婴携聚宝盆出世,这盛家要变天了,将来也不知道要便宜哪家臭小子。”

当年的盛家,还只是个默默无名的小型企业。

后来盛家的发展,印证了唐玄武这番话。

盛莞莞出生后,短短几年功夫,盛世集团就从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变成了海城屈指可数的大型企业,整个盛家蒸蒸日上。

今天来生日宴这些孩子,都是各个家族挑选出来的少年才俊,但却不是家族继承人。

盛家招婿,被选中的男孩,将来是要入赘盛家的,说白了就是做上门女婿。

盛夫人在盛莞莞面前提了几个男孩的名字,可惜盛莞莞一个字也听不进去,因为那些名字里没有慕斯。

盛夫人带着盛莞莞周旋了一圈,然后便让她跟朋友去玩。

盛莞莞一向大方好相处,她有许多朋友,男孩们也趁机向她献殷勤。

盛家大小姐不但家世好,人也长得漂亮,这些男孩中,有一部分是非常愿意入赘盛家的。

“你也去呀!”

孙思岚见身边的少年无动于衷,面露急色,“凌霄,你要知道,要是被盛家大小姐选中,有盛灿出面帮你打点关系,也许你爸就能少坐几年牢。”

面色冷清的少年,脸上终于有了丝松动。

孙思岚接着又道,“我看今天的孩子里,就属你最出色,盛家大小姐肯定会选你的,为了你爸爸就去吧!”

凌霄看着那个被众人捧成公主的女孩,嘴角勾勒出一抹淡淡的嘲弄,却迈着修长的腿走了过去。

看着凌霄修长单薄而挺直的背影,孙思岚满意的扬了扬嘴角。

凌霄若是被盛家大小姐选中,整个凌家都会跟着受益。

“你好,我是凌霄,是海大……”

好不容易才摆脱男孩们的纠缠,盛莞莞一心只想奔向玉兰树,根本没有心思应付凌霄。

看着玉兰树下那个欲离开的少年,着急的盛莞莞不耐烦的打断了凌霄的话,“抱歉,你挡住我的去路了。”

这个年纪的盛莞莞,是骄傲的。

她甚至没有抬头看凌霄一眼,就从他身边绕了过去。

凌霄盯着自己伸出去的手看了几秒才收回。

四周的人们都在嘲笑凌家小门小户口,笑他不自量力。

而这个少年,对众人的嘲笑视若无睹,他回头朝盛莞莞离开的背影看了一眼,便神色淡淡的收回目光。

无悲无怒,仿佛这若大的世界,没有什么能够影响他的情绪。

正当他欲离去之时,人群中传来这样的声音:

“他就是凌霄?十八线女演员安兰的儿子?”

“就是他,安兰真是作孽,嫁了人不好好过日子,还成天四处招惹男人,最后还被凌华清撞见,一怒之下捅死了野男人,把自己后半生都给搭了进去。”

“我说凌华清怎么只捅了野男人,要是换了我,第一个先杀了安兰那个贱人。”

十八线、野男人、贱人,这些字眼如同一把尖锐的刀子,一刀一刀插在凌宵的心头,痛的让人窒息。

这个冷清淡漠的少年,终于有了不一样的情绪。

只见他双拳握得死紧,脸上的血色全部褪尽,眼底一片血腥,他僵硬的移动着,如同一具行尸走肉。

这时一道轻浮的声音从角落传来,“《裙下之臣》你们看过吗?安兰那身材真是绝了,还有那声音叫得人骨头都酥了,真是天生的妖精……”

中年男人轻浮的声音刚落,蓦然脖子一紧,喉咙被一双手紧紧攥住。

“你说谁是妖精?”

男孩阴冷的声音从中年男子头顶传来,“把刚刚的话再说一遍。”

男人抬眸便对上一双赤红的双眼。

眼前的少年浑身带着杀戮,赤红的眼底好像弥漫着血气,就像从地狱爬上来索命的恶魔。

面对这样的凌霄,男人恐惧的睁大了双眼,竟然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只能任由他掐着自己的喉咙,憋的一张脸发紫。

“放手凌宵,你还嫌不够丢人吗?”

孙思岚没脸再呆在这里,恨不得拉着凌宵立即离开,可是凌宵力气特别大,她怎么也拉不开。

她只能低声警告,“凌宵,你爸爸还在牢里,难道你也想进去吗?”

过了许久,凌宵终于松开了男人。

男人脚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强忍着喉咙的疼痛,大气不敢喘。

刚刚有那么一刹那,他以为自己真会死在这男孩的手里。

盛莞莞就站在不无处,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她毫不怀疑,那个少年真会杀了那个男人,他的眼神太可怕了。

凌宵离开的时候,从盛莞莞身旁走过,目光也从她身上瞥过,没有一丝一毫的温度。

当他的目光瞥过来时,盛莞莞感觉身体的血液都被冰冻住了一般,全身发凉,连呼吸都冰冷刺骨。

凌宵走后,盛莞莞久久才从恐惧中缓过神来,心想:“那个男孩就是个恶魔!”

这段插曲来的快,去的也快。

就好像一块石头投进湖面,根本没有人会真正在意。

因为凌霄走后,所有人的目光又重新回到了盛莞莞身上,她才是他们今天来的目的。

只见那个精致骄傲的少女,在拒绝了所有男孩后,独独走向了那个站在玉兰树下的白衣少年。

所有人都知道,这便是盛家大小姐做出的选择。

盛莞莞大胆的走向男孩,这是她长这么大,最大胆的一次,也是她第一次公然违背父母的意愿。

盛家大小姐居然选择了一个残废?

慕斯看着在众人不可思议,又饱含鄙夷和嫉妒的目光中,一步步坚定的向自己走来的少女,双手一点点收紧。

“为什么是我。”

他问。

“因为喜欢啊!”

盛莞莞故作轻松,一双漂亮的双眼神采奕奕,。

她是个漂亮的女孩,精致的像个洋娃娃,黑白分明的眸子那么干净清澈,真诚勇敢。

慕斯不自在的别开双眼,平静的说,“你的爸妈是不会同意的,我是个残废。”

身体的残缺,对少年而言是致命的疼痛。

“那又怎样?”

女孩坚定又固执,“慕斯,今晚除了你,我谁都不会选。”

慕斯平静的双眼里,终于有了些动容。

那又怎样?

难道她没发现,当她走向他时,所有人的目光都变了吗?

跟着他,她可能一辈子也摆脱不了这种目光。

盛莞莞小心翼翼的说,“慕斯,我知道你需要我的帮助,我们会成为很好的朋友,我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

他出事后没多久,她在一次无意间,听见爸爸和叔叔们闲谈起他的事。

原来夺走他一条腿的那场车祸,并不是偶然,而是有人刻意为之,但是没有证据,无从查起。

盛莞莞看着眼前自己心心念念了许久的男孩,勇敢的朝他伸出白白嫩嫩的小手,“你愿意吗?”

眼前漂亮的小脸,是那么洁白美丽,那双乌黑的眸子如同宝石般璀璨夺目。

她很好,可惜却不是他想要的那个女孩!

但是有一点,她说的没错。

现在的他,需要她的帮助。

盛家大小姐的身份,可以为他带来很多便利……

慕斯沉默的盯着眼前的小人儿片刻,然后抬起了手,将她柔若无骨的小手包裹在掌心。

女孩的手,好小,好软!

这一刻,盛莞莞欢喜的展露笑颜,很甜很干净,有些青涩,有些羞涩。

就是这个笑容,后来让慕斯念了一辈子!

“不过……”

盛莞莞突然想到什么,笑容变得有些苦涩和落寞,但强颜欢笑着,“你和白雪是什么关系?有一次放学……我见你背了她。”

慕斯的双眼黯淡下来,眼底掠过抹沉痛,“她是司机叔叔的女儿,那天她脚扭伤了。”

白雪,那是他要用命来守护的女孩!

他和她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那场车祸,是白雪替慕斯挡去了致命的一击,他才得以活下来,而他的父母,则当场死亡。

可现在,白雪被慕斯的叔叔慕成周囚禁了起来,成为了威胁他的筹码,他只能任其摆布。

就如此刻!

“那你喜欢她吗?”

当然,白雪是他心爱的女孩,一辈子都是。

然而此刻,慕斯只能选择心口不一,“我和白雪的哥哥白冰是好朋友,她对我而言,只是妹妹。”

“真的吗?”

盛莞莞的嘴角已经重新扬起来,显然她其实已经相信了慕斯的话,毕竟她才十六岁而已,哪懂得什么叫人心隔肚皮。

“当然。”

“慕斯,我相信你。”

女孩毫无条件的信任,和那毫无城府的笑容,让慕斯心底突然有些不忍。

但是这种情绪,很快就被慕斯内心的仇恨给压了下去。

还有太多等着他去完成的使命,所以该利用的就得利用,绝不能心软。

十六岁的盛莞莞并不懂,站在她面前这个如天使一般美好的少年,他并不是天使。

而那个如恶魔般的少年,也未必就是恶魔。

她紧紧握住慕斯的手,心里暗暗发誓:往后余生,她会一直握紧他的手,以盛家大小姐的身份庇佑他,护他一世安宁周全。

可年少的她并不知,世事往往不如人愿!

她哪里知道,人的一辈子到底有多长?

它长到可以见证一个家族的兴衰,长到可以看清人心黑白!

后来盛莞莞无数次的回想起今天,都会不自觉地想,如果当年她选择的是恶魔,而不是天使,那该有多好!

可惜一念之差,一个选择,爱恨交错……

时光茬苒,转眼便是六年后。

今天是盛家大喜之日。

已将近临盆的盛夫人红着眼为爱女梳头,医院说她肚子里这胎也是个小公主,不过他们一家人依然很高兴。

盛夫人忍住眼泪,对盛莞莞说,“我的宝贝女儿终于要出嫁了,以后男主外女主内,好好跟阿斯过日子,多生几个孩子,一家人和和美美,活成一段佳话。”

盛莞莞浅扬着红唇,紧握着盛夫人的手,“妈,我会很幸福的,我相信阿斯。”

长大后的盛家大小姐,出落的亭亭玉立,是海城出了名的美人,被誉为海城第一名媛。

身为第一名媛的她,身高168cm,骨架纤细,曲线玲珑,长着一张精致且耐看的鹅蛋脸。

但最值得一提的,还是她那一身白脂玉般的皮肤,白嫩透亮,如同剥了壳的鸡蛋,吹弹可破。

见过的人,无一不感叹她的天生丽质。

盛夫人不舍的搂住盛莞莞,哽咽着道,“他要是敢对你不好,我跟你爸绝不会放过他。”

盛灿沙哑着声音说,“好了,女儿大喜的日子,别说这种扫兴的话。”

盛莞莞拉住父母的手,一张明媚娇艳的容颜,被浓浓的幸福包裹,“爸,妈,你们放心吧,阿斯说过,这辈子都会对我好,我相信他绝不会负我。”

22岁的盛莞莞,对慕斯从没有过怀疑。

慕斯是个完美的男人,也是个完美的男友,他的一切都让人无可挑剔,她相信他也会是个完美的丈夫。

可盛灿看着她幸福的笑颜,眼底却露出了抹担忧之色。

三个月前,被慕斯逼的走投无路的慕成周,将白雪带到了盛灿面前,让盛灿帮他逃离海城。

那时盛灿才知道有白雪这样一个存在。

说起来,这白雪的美并不足以令人惊艳,跟盛莞莞的美貌更是无法相比。

但是,白雪身上有一种气质,那是一种让男人会不自觉对她产生保护欲的气质。

羸弱清纯,我见犹怜。

盛灿见了白雪后,怕盛莞莞和慕斯的感情发生变故,便将白雪藏了起来,并开始催促盛莞莞和慕斯结婚。

盛灿本想等婚礼后再跟慕斯坦白这事,谁料白雪在昨晚失踪了,不知道现在人在哪里!

如果被慕斯发现了可怎么办才好?

慕斯一直以为白雪已经死了的!

盛灿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他害怕的事即将要发生,可是找不到人,他什么也做不了。

现在,盛灿只能祈祷今天的婚礼能圆满进行,不要出现意外。

只要安然渡过今天,他就跟慕斯坦白一切。

可盛灿不知道的是,他所担心的事已经发生了。

慕家

此刻慕斯的房间里躺着一个美丽的女人,她很瘦,苍白的皮肤伤痕累累,一边的脸也肿着。

这个女人就是白雪。

“查出来了吗,到底是谁干的?”

慕斯温润俊逸的脸此刻被一层浓浓的阴霾所包裹,冰冷、凌厉、似暴风雨欲来的前夕。

今日的慕斯,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青涩的男孩。

今年24岁的他,用了六年时间成功坐上了总裁之位,将曾经属于自己的东西夺了回来,成为海城最年轻有为的老总。

看着白雪身上那些新旧交错的伤痕,慕斯又怜又怒,到底是谁,竟敢如此伤她,找死。

手下低低垂着头,丝毫不敢看慕斯的脸,“白秘书正在查,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

白秘书,白冰。

白冰是慕斯的得力助手,也是白雪的亲生哥哥。

既然白冰着手在查,慕斯便没再多问。

慕斯小心翼翼的握住白雪的手,生怕弄疼了她,他的目光落在她红肿的小脸上,除了心疼,还有失而复得的庆幸。

慕盛周说她已经死了,没想到她居然还活着,而且现在就躺在他的面前……

“雪儿!”

慕斯温柔的唤了一声。

这种温柔,是盛莞莞九年来从没有感受过的。

当年那场车祸,他痛失双亲,也失去了半条腿,是白雪陪他度过了那段最黑暗绝望的日子。

他想过死,是白雪将他拉了回来,在他黑暗凄凉的世界点燃了一根蜡,让他重新看见光芒和温暖。

可惜好景不长,半年后白雪就被慕成周囚禁起来,成为威胁慕斯和白冰的筹码。

从那以后,慕斯就再也没有见过白雪。

这些年除了慕成周偶尔发过来的照片,慕斯对白雪的事一无所知,不知道她在哪,过得又是什么样的日子。

再后来,慕成周察觉慕斯和白冰悄然崛起,脱离了他的掌控,暗地里抢了他很多生意。

凌先生求娶100次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