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版替嫁医妃权倾天下
  • 全文版替嫁医妃权倾天下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锦素衣
  • 更新:2024-07-11 22:11:00
  • 最新章节:第50章
继续看书
小说《替嫁医妃权倾天下》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锦素衣”,主要人物有沈云溪云铮,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医学界天才先穿越又重生到后世,成了最穷王妃。开局就是洞房夜,却差点被秒杀。满级大佬在异世反转人生,将一手烂牌打出王炸。文能开医馆经商种田发家致富,武能斗绿茶带兵打仗智勇双全。“医馆是我家夫人开的,水稻是我家夫人种的,鱼塘是我家夫人养的……”王爷每天逢人就曝马甲……被坑过的京中贵妇世家小姐们集体哭诉,手撕王爷家法不严。...

《全文版替嫁医妃权倾天下》精彩片段


屋里的空气陡然冷了下来,像是一个大气球突然被戳破了一般,蔓延着一股尴尬的气氛。

王太医和几个大夫低下头尽量装作没听到沈云溪的话,然而墨烟却忍不住了。

“世子妃,不过几个丫环而已,表小姐可能事多忘记了,你何必抓着不放?”

漠北穷,英王府也穷,可也没穷到连几个丫环也用不起的地步,只是自家主子不想太过招摇,才一切低调行事,没想到她一个挂名世子妃也敢嘲笑英王府穷?

“我什么时候抓着不放了?我跟你家世子说了这事都五六天了,如你所说,买几个丫环的事,能有什么费事的?要拖这么多天?”

沈云溪针锋相对,要不是这里有这么多人,她非给这个目中无人的狗侍卫一点教训不可,她是先礼后兵,又不是无理取闹。

“墨烟,将蓉儿叫进来。”

云铮见他们二人有吵架的趋势,不禁吩咐了一句。

“是,世子。”

墨烟瞪了沈云溪一眼转身出去叫人。

不多时,外面响起了环佩叮当的声音,容蓉带了两个丫环走了进来。

“表哥,你怎么样了?可吓死我了。”

一进来她就直接无视沈云溪越过她直奔云铮的榻前,泪眼朦胧的哭道。

“我没事,叫你来是有件事要问你,前几天我吩咐你找人牙子进来给世子妃院子买几个丫环,怎么还没送过去?”

云铮略微皱了下眉,挪动了一下身子,似乎想离她远点。

容蓉一怔,没想到这个节骨眼上他居然问她这种事,被他叫进来的满腔欢喜瞬间化为泡影。

愣了半晌才嗫喏道:“表哥,我这几日忧心你的伤势,府中事情又多,一时忘了,还没来得及给世子妃送丫环过去。”

“呵呵……”

沈云溪立即嘲讽的笑了两声。

容蓉脸色涨的更红了,扭头瞧着她怒道:“表哥回府那日就受了伤,这几天一直在治伤,你身为世子妃不为他出力,却为这点子事也值得你来劳烦他?”

她丝毫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反而倒咬一口,觉得沈云溪这个节骨眼上提买丫环的事是添乱,将自己的错轻轻就揭过去了。

沈云溪觉得她真该跟那个墨烟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奇葩,都习惯将错往别人身上推。

“表小姐,今儿若不是我为了几个丫环闯进来质问世子顺手救了他,他现在已经翘辫子了,你自己犯了错居然还想赖别人?”

“这府里穷的叮当响,能有多少事等着你处理?你不过执掌个中馈,又不是当皇帝,再忙还能将这事给忘了?”

她一口气埋汰了英王府还将她也怼的脸色发白,气得容蓉直指着她抖着嘴唇说不出话来。

“世子妃,你胡说些什么?皇帝岂是你能信口雌黄的?”

云铮听她说的越发不像话,不禁开口低喝了一声。

“得了,世子现在暂时也不会毒发身亡了,我要丫环的事怎么说?总不能今天我这么闹了一通还没个说法吧?”

沈云溪懒得再开口和他们争辩,只想达到自己的目的。

云铮想着终究是她救了他,半晌才冷声吩咐墨烟:“让房妈妈将她的陪嫁丫环全部送过去。”

小说《替嫁医妃权倾天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世子殿下,您终于醒了。”

王太医脸色一松,手上还不停的在他胸前按压着。

云铮缓了好一阵才慢慢说道:“有劳王太医了。”

王太医忙摆了摆手道:“殿下,刚才多亏世子妃的指点,臣才能将您救醒过来。”

云铮愣了一下,这才看到沈云溪正站在当地,一脸怒气的瞪着墨烟。

墨烟见他醒过来,也上前两步喜道:“主子,您觉得怎么样了?”

说完后觉得后背如芒在刺,这才又小心的道:“属下没能拦住世子妃,让她闯进来了。”

沈云溪听了他的话一下子气笑了,冷冷瞅了一眼墨烟说道:“哎哟,真是有什么主子就有什么奴才,要不是我闯进来,恐怕他现在已经回天无力,你们正哭卿卿的准备后事呢。”

这话说的极难听,屋里的人都是一怔,没想到她居然这么毒舌,当面就咒云铮骂墨烟 ,不禁瑟缩了一下。

墨烟回过头来,脸上怒气横生,一时竟找不到话来反驳。

果然如世子所料,她之前一直在装,装的那么柔弱怯懦,想用美色迷惑世子跟她圆房。

而世子不肯上当,将她冷落了一段时间她就按捺不住,露出本性了?

云铮已经向王太医问明了方才的事,知道是她恰好闯进来指点王太医施展针灸术救了他。

他的目光在沈云溪身上转了一圈,淡淡道:“既然是世子妃救了我,那还是要谢谢救命之恩的。”

“不过,世子妃倒是装的不错,这么多天居然没显露一点出来,倒是我低估了你。”

沈云溪几乎秒懂他的话,差点一口气上不来。

她救他倒救出差错来了,他怀疑她之前懦弱胆小是装的么?怪不得没人质疑她性子突然大变了,原来都以为她在装。

“呵呵,你还为了不圆房装昏迷呢,我以前在太师府是什么样子你也一定清楚,再说,这事我也没必要跟你解释,至于你心里那点想法,我懒得理你。”

不管他能不能听得懂,反正他认为她是太师府派来的奸细这事,她是不肯承认的。

云铮岔了口气,咬牙说道:“既如此,世子妃是怎么懂得医术的?呵,我差点忘了,听说你还会武功,之前大闹浣衣坊,毒打下人。”

他醒来后便觉得通体舒畅,气色也越来越好了,虽然毒还没解,暂时也没有性命之忧了。

“那,世子想怎么样呢?刚脱离了生命危险,就迫不及待的想惩治我了?”

沈云溪面上一脸嘲讽的笑容,却生动灵气,云铮顿时怔了怔。

“算了,怎么说今天也不是惩戒的时候,你硬闯书房有什么事么?”

隔了一会儿,他终是先压下对她的怀疑问道。

谅她一个孤立无援的女子也生不出多大的幺蛾子来。

“我嫁来的时候不是有几个陪嫁丫环么?都被表小姐打发走了,我那么大的院子只有桃枝和春儿两个,若是不能将她们还给我,就请世子准我出府再去买几个回来。”

她的话里有一股浓浓的怨气,明明第一次见面时跟他说过这件事。

“蓉儿没给你派丫环去么?”

云铮闻言有些诧异,他当时就吩咐容蓉找人牙子来让她自己挑选几个丫环的。

“要是有我还用硬闯来问你?表小姐既打发了我带来的丫环,早就该将我那院子的空缺补齐,一直拖着是想让漠北所有人看笑话,说英王府穷的连几个丫环都买不起了?”

沈云溪虽然明白过来是容蓉故意拖着没给她分派丫环,不过归根结底还是怨他。

小说《替嫁医妃权倾天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她一醒来就抓着沈云溪的手急切的吼着,还想扑过来挡着她,只是此刻下手很重,动了下就觉得后颈酸疼,没有扑得动。

“别动,我知道,刺客已经被我杀了。”

沈云溪直截了当的说了句,然后又用同样的法子救醒了桃枝。

桃枝一醒来就慌忙想站起来逃跑,被沈云溪抓住了。

“你去哪儿?刺客已经死了。”

她冷声说了句,这丫环死性不改啊,只想着自己跑,和春儿先顾及她的反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春儿半晌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嘴唇微颤说道:“姑娘,你说那刺客被……被你杀死了?”

“嗯,被我杀了,好了,跟我去看一下其他几个丫环,你们俩今儿算捡了一条命。”

沈云溪见二人无大碍,这才又出了屋子去查看其他几人。

刚好墨烟从厢房出来,他走到云铮跟前摇了摇头道:“世子,没有活口了。”

沈云溪脸色冷了下来,拎着鞭子几步奔过去,口中喝道:“云铮,你今天要是不给我个交代,我跟你没完。”

她此时已经想明白今晚的事了,既然云铮之前已经被刺客伤过一回,怎么可能府里还不严密防范?

而这样的防范之下刺客又怎么能摸到这里来?一定是他故意将人引到这里来的了。

刺客当然没他心思深沉,中了计来了她的院子发现走错了地方,肯定要杀几个人泄愤,于是那几个丫环就成了他的刀下亡魂。

要不是自己会武功,反杀了那刺客,恐怕她和春儿那两个丫环也死了。

而云铮和墨烟一定早就跟在刺客身后了,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她的院子里血流成河,看着那几个丫环被杀死?

那几个丫环是跟着她从太师府陪嫁来的,她对她们虽没什么感情,可她们也没犯什么大错,罪不至死,他怎么能如此视人命为草芥?

心里涌起一股强烈的愤怒,重活一世她还是没法苟同他们将人分为三六九等的做法。

墨烟见她居然敢拿鞭子指着云铮还直呼他的名字,顿时气道:“世子妃,你做什么?赶紧将鞭子收回去,否则世子治你大不敬之罪。”

说完还挡在云铮面前,怕她随时会攻击。

“大不敬?那就治罪好了?云铮,你真是好算计,不过也太藐视人命了,她们几个犯了什么错?你眼睁睁的看着刺客将她们杀死?”

“我问你,你是不是将休书都写好了?”

沈云溪一步都不退,还上前两步咄咄逼人的问道。

云铮冷峻的面容上有一丝无奈和尴尬,将墨烟推开,和她面对面站着。

半晌才声音清凉的道:“是,我本以为这刺客会和你接触,只是将她们刺伤而已,倒是没想到你这么厉害,反杀了他。”

“你过去在太师府能一装就这么多年也很令人佩服。”

“我过去是什么样子,如今又是什么样子,和你有关系么?你以为我稀罕你?”

沈云溪不屑的一笑,目光睥睨的瞅了他一眼,手掌伸出去道:“拿来。”

月光下女子容颜绝美,眉目冷清,却语笑宴宴,云铮怔了怔下意识问道:“什么?”

“休书,拿来,今日我便自请下堂,以后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她声音不高,说的一字一句,坦然又决绝,没有半点作假。

云铮听着那句话心里没来由的一痛,突然如万根银针刺入心脏般,他忍不住捂上胸口,气血翻涌间一口鲜血便吐了出来……

小说《替嫁医妃权倾天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彩云一脸不高兴的走了,春儿回去就将这事告诉了沈云溪。

“姑娘,我们这样是不是太高调了,万一世子震怒,不让我们再卖药丸怎么办?”

春儿一脸担心的问道。

“不用理她们,只要是这个府里的丫环,谁来都不要,就算缺人也不用她们,我自己从外面买来重新调教的又有才干又忠心她不香么?”

“倘若我们卖的是别的东西,世子肯定不会将王府当成卖场,任由别人来买,可我们卖的是药丸,是治病救人的事,他要是个聪明的就不可能阻止。”

沈云溪摆了摆手不在意的说道。

这府里又不是她的地盘,在门口大张旗鼓的摆个摊卖药做生意,如果没有把握她怎么可能做这种蠢事?

漠北不仅穷,人口也少,壮劳力很大一部分都参了军在军营,剩下开荒种田的都是老幼妇孺,每年因各种疾病死亡的人也不在少数。

现在正是秋冬交替的季节,流感严重,大户人家还好些,找有名气的大夫多喝些药总能好得了,可穷人怎么办?

除了靠自身的抵抗力挺过去,有几家能十天半月喝得起药的?

她这药丸退热基本上两剂见效,三四天就好得差不多了,也用不了多少钱。

从陈县令开始,最近几天来买药的除了漠北的官宦人家也有一些商户地主人家闻名来买了。

再过几天,那些得了流感看不起病的百姓也该来了,她这药只给官宦人家卖得贵,等百姓来买的时候只收个成本价就也就行了。

所以,她现在是在做好事,是在替云铮替王府挣名声,这种一举两得的事他高兴都来不及,怎么可能阻止?

不过春儿没法明白这么深的道理,只是有些不敢置信。

“姑娘,那我们还继续做那药丸么?”

“当然做,那两块药田赶在冬天到来前还能种一茬出来,不止要做治疗感冒的药丸,还要做一些其他的药丸。”

这些日子春儿跟着她也学了不少医用术语,明白风寒也叫感冒,所以她一说她就明白了。

“那……要不我们还是去集市找个铺子盘下来开家医馆吧,总这样就算世子不追究,万一哪天王爷和王妃回来了,少不得有人在他们跟前说嘴,到时候怪罪我们就不好了。”

春儿还是有些不放心,如今府里的下人看着对她们客客气气,可万一哪天若王爷王妃回来要训斥沈云溪,那些人肯定又见风使舵落井下石。

“不要紧,他们现在不是还没回来么?等回来再说。”

沈云溪其实心里已经有了计较,不过现在也不好跟她说。

主仆二人正说着话,桃枝匆匆进来禀报:“世子妃,世子来了,还搬了好些东西。”

春儿一惊,顿时急道:“姑娘,世子他……是不是来问罪了。”

沈云溪轻嗤了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云铮一身玄色衣裳,玉冠束发,好像刚从什么地方回来,他身后跟着王太医背着个药箱,还有几个家丁抬着一个大箱子走了进来。

纵然整个王府的人都在怀疑沈云溪,却也无法证明她不是太师府的小姐,她嫁过来时多少双眼睛盯着,怎么可能出什么幺蛾子?

“这件事恐怕只有太师府的人才能确定了,她身边的春儿肯定不会说什么,我倒是想到了一个法子……”

容蓉思量了一阵冷笑着说道。

“什么法子?”

秋竹凑在她身边小声问道。

“给太师府去一封匿名信,将她在这里的所作所为事无巨细的都说一遍,让太师府的人知道她和以前完全不同,之后……”

“倘若太师府的人怀疑她的真假,肯定会派人来察看,到时候她就算再会伪装也会被拆穿。”

其实她早就在想这件事了,一直在衡量得失和轻重,到现在已经不得不尽快做了。

“可是,就算太师府知道她是假的又能怎么样呢?一旦她被拆穿不是太师府的小姐,到时候王府肯定不会要她,而太师府也会担责。”

秋竹不太明白,现在沈云溪嫁过来已经是生米煮成熟饭,整个大丽朝都知道了,就算是假的,太师府也绝对不会承认,只会将错就错下去,免得担责。

那将这事告诉太师府又能怎么样?

“这你就不懂了,沈云溪嫁到这里是朝廷下的命令,是为了维系朝廷和漠北的关系,她是那边的人,受太师府的操控。”

“若是她得了宠,太师府一定会让她传递这边的重要消息,但她如果是假的,肯定不会受太师府操控,太师府怎么会允许她活着?”

容蓉已经将这事前前后后都想过好多遍了,只要能拆穿沈云溪,证明她不是太师府的小姐,她的死期就到了。

“姑娘的意思是,太师府知道世子妃做的这些事就会对她产生怀疑,到时候过来察看,如果确定不是,也不会当面拆穿,而是……”

秋竹顺着容蓉的思路想下去,不禁后背发凉,声音微颤说道:“会杀了她?”

“不错,太师府明面上不会揭穿她,但暗地里肯定要派人追杀她,到时候王府这边也一定不会管她,任她自生自灭,那她一定得死。”

容蓉越想越觉得沈云溪已经离死期不远了,嘴角不由得翘起,露出一抹阴森的笑意。

“姑娘,你觉得到时候世子真的不会管世子妃么?”

秋竹有些怀疑,而且她觉得就算太师府的人觉得沈云溪被顶替了,她也没那么容易被杀死。

“她是朝廷安插到王府的一颗钉子,表哥除掉她还来不及,怎么会管她?”

容蓉说着就让秋竹准备纸笔,亲自写了一封信,将沈云溪到了王府后的事事无巨细写了一遍。

之后封好,派王妃信任的人亲自送往京城。

沈云溪最近忙的脚不着地,为了赶做那一批药丸,院子里的几个丫环也都被她指派的团团转,又过了七八日,便将云铮需要的药丸全部做好了。

这天,她派人请了云铮过来,亲自下厨做了一桌子好菜,吃完饭就将药丸全部交给他,又跟他索要银子。

“世子,亲夫妻明算账,何况你我只是顶着个夫妻的名头,当初做这些药丸时我也是丑话说在前头的,药丸我已经按数量全部交给你了,你把银子也一并给我吧。”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