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深浅高质量小说阅读
  • 爱有深浅高质量小说阅读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山谷君
  • 更新:2024-06-22 16:21:00
  • 最新章节:第67章
继续看书
小说《爱有深浅》是作者“山谷君”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谢锦澜周瑾瑜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她也是没想到会被网友人肉出来。”“你个不成器的东西,现在还在替她说话。她就是一个贪慕虚荣,头发长见识短的东西,当初不让你娶,你昏了头娶她。孙家的脸被你们丢尽了。”孙父又怒骂了几句,被孙老爷子制止了,等着卓老爷子出主意。卓老爷子一直一言不发,稳如泰山,看了看卓禹安问:“你有什么想法?”卓禹安摇头表示没什么想法。他现在是明哲保身,这事轮不......

《爱有深浅高质量小说阅读》精彩片段


“禹安来了?”


“孙爷爷好。”

孙郡豪一脸萎靡跟在爷爷身边,也朝卓禹安点点头,算是招呼,他比卓禹安年长几岁,从小稳重自持,在外的事业做得风生水起,一直是大家眼中的别人家孩子。

几人把来龙去脉又说了一遍,孙郡豪的太太比他小8岁,以前是个空姐没啥背景,坐飞机时认识的,算是一见钟情,不顾家人反对执意要娶进门。

“先不论那些几十万上百万的包,千万豪车,那美国上亿的豪宅是怎么回事?”卓老爷子也不拐弯抹角,既然想找他帮忙,他便要知道所有。

孙老爷子叹了口气:“这事说来话长,早前西边那家钢铁厂国转私是经我手的,郡豪他爸有意接手,所以私下转批给他了,为了避人耳目,是在郡豪一个表舅的名下。但是老卓啊,这厂子当年是频临破产的烫手山芋,是在郡豪父子俩的打拼下,才一步步转亏为盈,越发展越好。你是了解我的,这些年,秉公执政,绝无私心。”

卓老爷子点点头,待他继续说。

“这事儿现在说不清的一点是,当初那破厂子没人要,所以批到郡豪表舅的名下时,一时大意,没有走正规程序,谁能想到厂子越做越大,多少人眼红巴巴看着呢,郡豪媳妇那个不争气的东西,不知轻重,晒那些没用的,这下好了,让人抓住把柄大做文章。”

孙老爷子说着,脸上具是愤怒,孙家一辈子都以清廉为名,他自己也是以身作则,对子女要求亦是如此,哪曾想会在孙子媳妇那翻了船。

孙父亦是愤怒看着一脸颓丧的孙郡豪,事到如今,打不得骂不得,只怪当初没有反对这门亲事。

“爷爷,爸爸,小柏知道错了,她也是没想到会被网友人肉出来。”

“你个不成器的东西,现在还在替她说话。她就是一个贪慕虚荣,头发长见识短的东西,当初不让你娶,你昏了头娶她。孙家的脸被你们丢尽了。”

孙父又怒骂了几句,被孙老爷子制止了,等着卓老爷子出主意。

卓老爷子一直一言不发,稳如泰山,看了看卓禹安问:“你有什么想法?”

卓禹安摇头表示没什么想法。他现在是明哲保身,这事轮不上他来出主意。

“网上的评论怎么处理?不能任由网络持续发酵。”卓老爷子不放过他,像是故意要考验他一样继续问他,让他给主意。

卓禹安不得不回答。

“网友的注意力坚持不了几天,很快会被别的热点事件转移。所以网上的事,孙爷爷一家不方便出面,最好是冷处理,否则无论你们怎么回应,都会再掀起一波舆论;另外揪出幕后策划的人杜绝他再扩散此事,再跟几家官媒打个招呼,禁止发任何相关信息。我想现在重点的工作是如何跟上边说明钢铁集团的事儿,集团的来龙去脉解释清楚了才是关键。”

“禹安说的对,网上的事,我现在就找人办。”

孙老爷子赞赏地看了眼卓禹安。另外关于钢铁集团的事,也是孙家祖孙今日到访的主要原因,彻查孙家经济问题的正是卓家。

卓老爷子一辈子位居高位,在工作方面一向是铁面无私,即便与孙老爷子交情匪浅,但绝无偏袒。

“这事你回去打一份报告,把来龙去脉说清楚。另外把早年濒临破产的财务的证明找到。转私之后的每项业务罗列清楚提交上来。老孙,咱身正不怕影子斜。”


看卓禹安娴熟地给舒听澜倒热牛奶,递三明治,忽然想起之前在卓远的员工食堂还有昨天的餐厅,卓禹安第一时间都是给舒听澜倒水,只是舒听澜转手递给了她而已。


原来早有端倪!

她一边喝着牛奶啃着三明治,一边上下打量卓禹安与舒听澜,诡异地笑着。

“卓总,一会儿我搭你车去卓远科技呗。”她主动要求。

卓禹安没回答,算是默认。

吃完早餐,舒听澜趁林之侽去化妆换衣服的间隙对卓禹安道

“抱歉,我不知道侽侽来,她说什么你别放在心上,她没有恶意的。”

“嗯,她说什么了吗?”卓禹安淡淡看着她。

“没有,不过她的侽言侽语有时候语不惊人死不休。”舒听澜提前给卓禹安打预防针,林之侽的话仅代表林之侽个人的看法,与她无关。

“你很在意她?”卓禹安问。

“当然,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好,我知道了。等下先送你去律所。”

三人出门,先送舒听澜到律所,隔着一条马路把她放下,卓禹安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大厦的旋转门内时,才关上车窗。

林之侽一脸笑意看着卓禹安,试探地问

“卓总爱惨了我家舒听澜吧?”

卓禹安没理会她,把她当成空气,转着方向盘专注地开车,一副闲人勿扰的冷漠样子。

林之侽自认熟谙男女之事,只要一眼就能判断出男人是真心还是假意。但是眼下这个卓禹安城府太深,竟让她完全猜不透。

“舒听澜最听我的,要不要我帮你追她?”她再次试探。

而卓禹安完全无动于衷,压根没理会她。

林之侽也迷茫了,迅速在大脑数据库里比对这类型男人的特点。

家世好,学历高,事业有成,社会地位高,这种人也最势利最现实,找另一半的标准,一定是要门当户对的。

对她家舒听澜,想必也就是图她漂亮,单纯,当个玩物。

渣男!

林之侽心里对卓禹安骂骂咧咧,但是表面上可是丝毫不表现出来。反正男女之事,她还是那套理论,不伤害他人,不做有违道德的事,那就是正当的。

况且卓禹安这样的条件,被她家舒听澜睡了,就是赚了。

凭什么女人就不能睡男人呢?

两人到了卓远科技,正值上班高峰期,她从卓禹安的车里下来时,路过的员工纷纷露出了或八卦,或暧昧,或了然的表情。

之前只是传言她是卓总的关系户。

而现在,便是坐实了两人男女朋友的关系。

而且关系稳定,已同居。

消息越传只会越夸张,从同居关系到已是谈婚论嫁的关系了。

“失算了。”林之侽想。

纵使她脸皮再厚,也架不住卓远科技员工们的看她时迸发出的羡慕与热情。在这之前,卓远科技谣传她与卓禹安的关系,她是无所谓,甚至可以利用这个谣言为自己多争取一点资源,但现在,卓禹安是她家舒听澜的,她与舒听澜虽关系好到可以同穿一条裤子,但男人,还是要分清楚的。

她给自己公司申请调回去,老板一口回绝,甚至语重心长劝

:“咱们公司要进军智能行业的重任就交给你了,我马上给你办理晋升,晋升为智能事业部的合伙人。”

见鬼的合伙人,爱谁要谁要。

她在卓远科技被加上卓禹安女朋友的身份,算是骑虎难下了。

下午舒听澜来卓远科技正式报到,张律师热情接待,亲自给她安排了工位,交接了各项工作。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姓名?

周瑾瑜。

身份证?

101XXXX

职业?

卓远科技xx

问到案情的相关问题,他才闭口不答

“一切等我律师来了。”

询问的警z察一听正想发火,旁边登记的警z察制止住他,用眼神示意,大约是听到他的名字与企业时,觉得耳熟,有一点避讳。

在盘问谢锦澜时,谢锦澜便毫无避讳,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的非常清楚,当然,周瑾瑜打人的事,她只一句带过,重点说的是徐涛对她的侵犯。

另一张桌子上的徐涛一听,立马站起来捂着伤口叫嚣

“你TM别血口喷人,我的伤可都在这呢。”

别说是警z察本就偏向他,就是他身上显目的伤口,让周瑾瑜与谢锦澜完全不占优势。

谢锦澜既愤怒也紧张,转身看周瑾瑜,他却老神在在,完全不把眼前的劣势放在心里。

询问完之后,他们被带到一旁的一个小房间里关着。

“你的律师呢?”谢锦澜问。

“没有,律师在森洲,赶不过来。”

谢锦澜???

在这里,即便她是受害者,但是完全处在劣势,刚才看徐涛的意思是,要置他们于死地。如果私了,以徐涛的势力,他们根本走不出栖宁市;如果走公,伤口鉴定,以及徐涛暗箱操作一番,到时判刑要多长时间?周瑾瑜如果一旦背上刑事案件,那么对卓远科技的影响几乎是毁灭性的。

这就是一个死局!

“对不起。”

她情绪低落,已无路可走。

周瑾瑜看着她,好半晌才开口

“别担心,有我在。”

周瑾瑜借来电话,走到一旁的角落开始打,背影对着谢锦澜,因为他声音很低,谢锦澜只能隐约听到他说:

“章叔。”

“我在栖宁XX派出所。”

“好的,麻烦您。”

他回来时,神情照旧是淡淡的,但谢锦澜却忽然豁然开朗,是她刚才低估了周瑾瑜的能力,他年纪轻轻能白手起家,又怎么会没有一点手段,任人欺负呢?

外边的徐涛虽然叫嚣着,阵仗很大,但不过就是一介莽夫,没有眼界,手段简单,否则也不会光天化日之下敢侵犯谢锦澜。

大约也就过了十分钟左右,派出所的所长大步朝他们所在的房间走来,亲自开了门,请他们出去。

连声道歉

“卓先生,对不住,对不住,都是一场误会,快请出来。”

周瑾瑜眼神如刃,看向所长,质问

“一场误会?”

他的眼神自带杀气,所长一愣,立即改口

“不,不是误会。是徐涛强.奸.未遂,我们一定会秉公执法。”

周瑾瑜的脸色这才平和下来

“有劳。”

局势突变,一旁的徐涛与他的兄弟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已被戴上手铐

“强..奸,斗殴..”等罪名已扣下。

周瑾瑜没有在派出所多逗留一秒,拽着谢锦澜的手就往外走,外边已经有车在接应他。

“卓先生,这边。”

他们上了车,周瑾瑜报了地址,是他订的酒店。

“我是晚上的飞机回森洲,能送我回我的酒店吗,我拿行李去机场。”既然已经没事,谢锦澜只想尽快离开栖宁,对这个从小长大的地方,没有什么好感。

“明天是周六,把机票退了,陪我在栖宁待两天。”

谢锦澜是想尽快逃离栖宁,怕夜长梦多,而他无比淡定。

见谢锦澜没有答应,他转头看她:“谢锦澜,我刚救了你。”

“我刚救了你。”他的目光终于不再像之前那样阴沉,而是灼灼看着她。

谢锦澜秒懂他的意思,要她感恩,不要过河拆桥。她本来觉得栖宁不安全,要尽快离开徐涛的势力范围,但一想刚才在派出所,所长对他们180度转弯的态度,想必他那通电话里称呼的章叔,不是小人物,这两天在栖宁至少是安全的。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什么自尊,什么骨气,在她面前好像都不重要,卑微至此。


舒听澜转身要走,卓禹安一个箭步把她拽住,把她困在车与他之间。

“为什么?”

如此近的距离,舒听澜只看到他的眼眸黑沉如同在大海的最深处,有一股摄人的力量。她使劲推开了他,然后头也不回地回家了。

很多事,真的没有为什么,更没有答案。就像她,他,温简,如果继续纠缠,注定成为她们父母那样的结局,很不堪。

第二天是周末,是去接母亲出院的日子,林之侽比她更高兴,一大早就开车到她家楼下等着了。

舒听澜上车时,她说

:“奇怪,刚才过来时,好像看到卓禹安的车,他不会昨晚在你家留宿吧?”

“没有,我跟他没关系了。”

刚刚才走吗?他昨晚在她家楼下待了一夜?应该不可能,一定是林之侽看错了。

两人很快转移了话题,这是第一次去接母亲回家,舒听澜很激动,母亲住了多久的院,她盼这一天就盼了多久。

“不知道阿姨还记不记得我。”林之侽替舒听澜高兴。

“肯定记得。”上大学的头两年,母亲精神状态还好时,每次来学校看她,都会请林之侽一起吃饭。

林之侽性格张扬,并且说话总是格外大胆,按说这样的性格,一直是母亲最反感的,但偏偏对林之侽很是喜欢,最常挂在嘴边的话便是

:“听澜太安静太内敛了,该跟之侽多学习。”

“之侽,听澜有你这样的朋友,阿姨很放心。”

后来母亲发病的频率越来越高,逼不得已要长期住院,舒听澜整个人都慌了神,是林之侽帮忙跑前跑后安排医院,对母亲的事比她还上心。

舒听澜不禁矫情道

:“侽侽,真的,有你真好。”

有一个朋友始终站在她的身边,替她挡着所有狂风暴雨,多好多幸运哪。

“别恶心人。”林之侽鸡皮疙瘩都要掉了。

在医院见到母亲时,舒听澜的眼泪控制不住掉了下来,母亲又清瘦了很多,双眼虽有聚焦看着舒听澜,表情也是笑着的,可是有一点迟钝与迟缓。

“妈妈,我跟侽侽来接你回家。”她过去挽着母亲的手臂,手臂上啊,只有一点点的肉,感觉一用力就要折断了似的,她无比心疼。

母亲拍了拍她的手背,示意自己没事。

因为只是周末回家住两天,所以没有行李,只有几包药带着。林之侽开车很稳,稳稳当当把她们送到家,知道她们母女很多话要说,便自行离开了。

母亲到家后,熟门熟路的开始在家里四处走动,这套房子是她买的,装修也是她监工的,所以她再熟悉不过。

舒听澜端了温水放在桌上,又急忙去厨房,把买的半成品加热摆上餐桌。

母亲看了她一眼,眼神渐渐比刚才更清明一点,心疼道

“你天天就吃这些?”

“偶尔才吃,我们平时有工作餐的,吃得可好了。”

母亲叹了口气,没说话,安静地坐着吃完午餐。

“下午带我去超市,买点菜。”

“好啊,中午你先午睡,午睡起来,我们再去好不好。”

“嗯。”

舒听澜真的好开心,好久好久没有这样发自内心的开心过了。妈妈好了,以后每个周末都有妈妈的陪伴,等再过不久,就可以彻底出院,永远陪着她了。

无论妈妈什么样,她啊,在妈妈面前,就还是个孩子,可以做个永远的孩子。

妈妈午睡时,她就坐在旁边的书桌上开着电脑,处理邮件,处理工作,等妈妈醒了,她便带着她去附近的超市买菜。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来看看。”他解释。


谢锦澜不置可否,没想到这个男人会恋旧,一所高中三年而已,有什么可值得留恋的?

因为是周末,校园里没人,他跟门卫沟通了几句,门卫笑眯眯地开了一旁的小门让他们进去。

高中并不大,两栋教学楼,一栋实验楼,操场,教职公寓。周瑾瑜骑着车带她逛了一遍校园,不过几分钟就结束。

站在教学楼前,谢锦澜忽然记起,她第一次见周瑾瑜是在高一。那时候陆阔已经在追程晨了,有次月考前,给程晨送学习重点笔记。

“他自己成绩还不如我,好意思给我划重点。”程晨原本嗤之以鼻,但是看到笔记本上的拼音名字:zhuo yu an

她瞬间开心,“原来是学霸的笔记啊。谢锦澜,你也一起看,看完帮我还回去,我不想见到陆阔。”

所以谢锦澜跑到二班去还笔记,犹记得她当初站在二班的门口喊

“卓远,卓远是哪位?”

他们班所有人都看着门口的她,而后哄堂大笑。周瑾瑜冷着脸出来,从她手中接过笔记本,冷冷地强调

“我叫周瑾瑜!”

只可惜谢锦澜并没有记住,因为她只记得二班同学的哄堂大笑,像是在嘲笑她,以至于她后来都绕着二班教室走。

原来他们的交集比她认为的要更早。

两人许是都想起高中的一些回忆,不由相视一笑,

“这里好像没什么变化。”他说。

“是的。”

即便谢锦澜对栖宁高中,或者对栖宁没什么好的印象,但此刻,依然心底柔软潮湿,毕竟这里承载了她的青葱岁月,也承载了她最快乐的时光。

“走吧!”她说。

“好!”他继续牵着她的手,穿过校园的操场,然后骑上车带她离开。已近黄昏,夕阳把她们的影子照得长长的。

脚踏车,年轻的男女,长长的影子,如果是春天,如果都穿着白衬衫,牛仔裤,帆布鞋,那便是初恋的味道。

谢锦澜试着把手环住他的腰,脸轻轻地靠在他的后背上,闭眼享受微凉的风拂过脸颊,这样刚刚好,一切都刚刚好。

周瑾瑜放慢了骑行的速度,过了一会儿,谢锦澜的耳边渐渐嘈杂起来,空气中也若有似无地传来阵阵食品的香味。

等她睁开眼,车正好停下,是在那家他们以前常来的粉店。

此时正是晚饭时间,粉店几乎坐满了人,只有一张桌子还空着。不知为何,周瑾瑜一走进粉店,谢锦澜便觉得这家店瞬间失色,显得拥挤与逼仄。

老板热情招待,请他们坐那张空着的位置上,但是周瑾瑜却朝窗边,谢锦澜上回坐过的位置上走,对那桌的客人说

“能换一下吗?谢谢!”他指了指旁边的空桌位。许是因为长得太帅,气场又强,桌上两位小女生瞬间脸红,几乎是条件反射站起来坐到旁边的位置,回头偷偷看他。

谢锦澜落座,周瑾瑜跟一旁的老板点餐,都是从前他跟陆阔来时,总点的。

末了,还不忘加一句

“她的粉里加一个煎蛋。”

他带她来这家粉店,已让她十分惊讶,竟然还知道要加一份煎蛋,让她震惊了。

“以前这老板不是每次都偷偷给你加一个煎蛋吗?别人都没有。”

“你怎么知道?”谢锦澜更震惊了,老板这个温暖的小举动,她是多年后回来,才偶尔知道的。他是怎么知道的呢?

“你以为每个人都跟你一样没心没肺?”


至于宋凌煊嘛,他与温简是有革命友情的,刚才的话里,言外之意就是相信温简的,觉得是她小题大做,无理取闹罢了。


从小就如此,她与温简闹矛盾时,父亲舒明海就是一股脑儿是她的错,要她道歉要她认错。那是她父亲,她没有办法反抗,她认了。

但是凭什么,她好不容易从泥泞里走出来了,还要听宋凌煊的废话?

“洛芸烟,你这不是解决问题的态度。不要闹脾气,你不说,我不知该怎么解决你们之间的问题。”

宋凌煊亦是觉得头疼,很是无能为力。

“好,那我问你一个老问题好了,我与温简同时掉到水里,你救谁?”

这个问题可以说是真的很无理取闹了,哪有这么问的。可是洛芸烟很认真,很多事,不是要真的解决方案,而是要一个态度,就像林之侽或者程晨的态度,很坚定站在她这边,与她同仇敌忾。

“又或者换一个问法,我之前也问过的,我与温简,你选择谁?你不要管我与她之间的矛盾,我与她是死结,谁也解不开。你只要明确告诉我,你选择谁?”

她与温简的死结,即便是她父亲舒明海在世,恐怕也没法解的。

她之所以这么问宋凌煊,还是存有一点希望的,坦诚说,她对宋凌煊的感觉是远超过有好感。

春节的时候,他回京陪家人,她说等他回来,她有话对他说,那时她打定主意要告白了,既然宋凌煊不撕开那层面纱,她愿意当撕开面纱的人,给自己一个机会。

再次见到温简,发现她就是卓远科技的Jane时,她的反应那么大,一是因为往事,二也是因为宋凌煊。

就是生气啊,在意的人,与温简有牵扯不清的关系。

宋凌煊一直看着她,知道她是在认真等他的答案,他开口回答:“你在意的话,我以后会尽量避开温简,尽量不与她见面。”

他亦是有自己的行事准则,他与温简认识了十多年,确实是关系非常好的朋友,从大学创业时期到后来卓远科技上市,温简功不可没,她与王岩都是他一生的好友。不可能无缘无故便与她断绝关系,这不是他的为人。

洛芸烟点头,表示:“明白了,我不会强人所难。那我们以后就是合作关系了,相信你也不会在项目上为难我或者为难我们律所。”

总要保一个的,爱情是保不住了,面包要保住。

她是真的很决绝,其实心里有伤痛啊,也想给彼此机会的,毕竟跟宋凌煊在一起,带给她很多的欢乐。

但能怎么办,这段关系若是再发展下去,肉眼可以预见,将来的痛苦会远超过欢乐。

洛芸烟终于开了门,但是没让宋凌煊进去,家里已经没有他的东西了。关上门的刹那,心是血淋淋的痛的。刚才的冷漠,克制,都是表象,她知道,她对宋凌煊的感觉远超过好感或者喜欢,从他在栖宁救了她开始,就远超过喜欢了。

一夜无眠,很多事,她习惯藏在心底了,不再像从前,遇到伤心事逢人就讲,现在习惯自己默默消化,即便是面对林之侽,她也不说了。

第二天上班,随团队入驻卓远科技进行项目尽调工作。张律师很热情给他们安排了一个单独的办公室。

张律师解释:“这次真是特殊情况,胜普瑞那边腾不出地方来,我们两家公司离得也近,送资料方便的,就是麻烦你们了。”


“没事啊,就是来看看你。你说你这人过分不过分,年都没过完,把我派到华桉去见傅慎逸,什么鬼啊,没见过那么鸡毛的男人。”


言语虽是抱怨,语气却是撒娇的。

一旁的王岩看了全身起鸡皮疙瘩,看来薄彦商是真喜欢林之侽了,否则一向公私分明的人,怎么能允许林之侽私自进办公室说这些?没想到啊没想到,薄彦商竟然喜欢这一款。

温简安静看着,心里大概跟王岩是一个感觉。

“你见到他了?”薄彦商倒是出乎意料,傅慎逸这人精明,不会轻易见猎头,何况还是他派出去的猎头。他以为林之侽最少要一个月才能见上。

当初把她派到华桉去,确实存有私心,不想让她回森洲与江梦澜见面,只不过现在不重要了。

“见他有什么难的。”

薄彦商有一瞬间在走神,没有认真听林之侽说什么,只听到她最后一句

:“傅慎逸答应我会飞森洲来跟你见一面,我完成任务了啊,不管你们成不成,我要补偿的,华桉那个鬼地方,若不是因为你,我一天都不想呆的。所以我不管,佣金一分都不许少。”

“嗯。你回来也好。”薄彦商也不知自己在说什么,但就是这么说了。有林之侽在,很多事不至于走投无路。

王岩都惊掉下巴了,这还是薄彦商吗?林之侽只是安排见候选人一面,就要佣金了?她怎么不去抢呢?你这也太假公济私,也太宠了吧。

“行吧,既然如此,那我去人力资源部报到了。以后有不好找的职位都可以给我哦。”

林之侽大功告成,今天闹这一出,不过就是想会一会温简,其次也是想利用薄彦商给温简一个下马威,只是没想到,薄彦商会顺从她,比较出乎意料。

待林之侽离开办公室之后,薄彦商的总裁办公室更安静了,死一般的寂静。之前公司内部都在传薄彦商宠女朋友,眼见为实,原来是真的。

薄彦商也不解释这些,沉默了一会儿,忽然看向温简问:

“你跟江梦澜有矛盾?”

“谁?”王岩首先问,想了半天才想起是林之侽那个闺蜜,做律师的。

“谁?”温简好像也一时没想起这号人物,也或者想起了,只是从他口中听到这个名字很惊讶。

“江梦澜,以前也是栖宁高中,我记得你们认识。”

“听澜,我知道的。你还记得她?”温简确实很惊讶,这个名字离她太久远了,久到几乎忘记,薄彦商竟然记得。

“舒律师是林之侽的闺蜜,也是我们现在收购项目的律师。昨天开会她临时走了,你没看见。”

温简倒是看见了的,只是昨天初来乍到,只觉得眼熟,没细看,后来便忘记了。

薄彦商继续刚才的问题:

“你跟她怎么回事?”

温简笑:“我们都好多年不见了,我出国之后就没回来过,跟她能有什么矛盾呢?要说有,也是以前小女生时代,小吵小闹而已,我都忘了。”

温简说得对啊,薄彦商是很了解她这么多年的生活轨迹的,出国上大学,与他还有王岩一起创业,早几年,忙到胃出血都没休息过一天,没回过国,更不可能与江梦澜有过节。

“改天约出来见一见,就不知她是否还记得我。昨晚见了陆阔,那家伙倒是一点都没有变呢。”

“嗯。”薄彦商应着。

一旁的王岩道:“原来舒律师也是栖宁高中毕业的?难怪之前去栖宁办机器人大赛,看到她时,觉得有点眼熟,我是不是在你的毕业照上见过她啊。”


“不烧了。”着实松了口气。


“昨晚谢谢你。”鲁雨薇也恢复了理智,不就一个温简吗?没什么大不了的。

吴靖宇送鲁雨薇回家。

“今天在家好好休息一天,别去上班。”他嘱咐,自己也没有要走的意思,似乎想留下来陪鲁雨薇。

“吴靖宇,我们就到这吧,以后不要再见面了。你留在我家的东西,今天有空收拾一下拿走,如果不想收拾,我找人收拾好给你送过去。”

鲁雨薇平平静静地说着,没有任何波澜,就像是对普通的室友说话。

“什么意思?”吴靖宇微愣,不明所以。

“我说的很清楚了。”

鲁雨薇只想过平平静静的生活,只想远离温简,逃不掉还躲不掉吗?与温简有关的人,她都不想有任何牵扯。

从父亲舒明海去世之后,她无数个日日夜夜都在想,父亲到底是更爱她还是更爱温简?因为没有答案了,她会不自觉想起从小到大与温简的每次矛盾,父亲的立场。这种比较让她一度迷失了自己,她好不容易从温简的阴影里走出来,过上正常的生活,她不想再回去。

吴靖宇与温简有这么多年的感情基础,又是利益共同体,无需问他的选择。

哪怕他一时错位选择了自己又如何?

温简会从他身边消失吗?不会!

难道她要为了吴靖宇,再把自己陷入与温简的竞争之中吗?

不要,坚决不要。

所以她选择退出。

“鲁雨薇,到底在你眼中,我们是什么关系?我之于你是谁?”

本已经放弃当佛系的鲁雨薇到他的问话,没忍住问:

“那你呢?在你心里,我与温简谁轻谁重?我昨天其实已经表明过我的立场,我与温简,你只能选一个。”

其实她心里有隐隐的期待,期待吴靖宇会笃定选择她,笃定站在她身边,跟她说温简不重要。

“鲁雨薇,这是两码事,你与温简在我心里是不一样的存在,没有必要比较。”

“不一样的存在?一个是白月光?一个是朱砂痣?”她真的烦透了与温简牵扯到一起。

人生已是云泥之别,她在温饱线上苦苦挣扎,温简早已经功成名就了。

她逃不过,还不能躲吗?

不再给吴靖宇说话的机会,她转身进房间,从衣柜里把他的衣物一件件塞进行李箱里,卫生间里他的洗漱用品一股脑扔进袋子。

怎么会这么多他的东西?明明没有住几天,怎么他的东西占满了角角落落,一个行李箱根本不够。

“鲁雨薇,你冷静一点,我们好好谈谈。”吴靖宇拦住她,牢牢牵制住她的手,完全不知她到底在闹什么?

“没什么可谈,我们之间还没到那一步,不过是睡了几次,互有好感,现在算是及时止损。”

吴靖宇被她的话伤到,拽着她手腕的手渐渐发白。

“原来在你心中,我们的关系不过如此!”

“不然呢,我说难舍难分?你信吗?”鲁雨薇已经把他的东西全部收拾好,放到了门口,给他开了大门,做出赶客的姿态。

她觉得自己做得真棒,果断,快刀斩乱麻。

吴靖宇也是真的被气到了,被伤了自尊,低眉垂目良久,未拿行李,大步从她身侧离开。

请了一天假后去上班,肖主任看到她甚是恼怒:

“你昨天怎么回事?知不知道你的行为给律所带来多少不良影响?”

“肖主任,对不起。”她昨天确实情绪化了,多年不见温简,乍然见到整个人都失控,现在想起来,太不职业。


“这辆车我平时不开。”

言外之意便是没人能认出是他的车,叫她放心。

鲁雨薇乘电梯到律所时,忽然想起他这句话,便觉得好笑,两人怎么像是在偷.情呢,不过也差不多。

到了律所,嘉佳拎着包正往外走,她喷了很清新好闻的香水,头发也特意打理过,妆容更是无可挑剔的精致,不用猜,应该是去卓远科技。

见到鲁雨薇时,她嫣然一笑:

“卓远科技的法务刚来电话,约我们过去提交资料。听澜,等我凯旋归来哦”语气亲切,但充满了骄傲,炫耀,甚至挑衅。

鲁雨薇点头,坐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开了电脑,开始一天的工作。心里有些失落,也有些不甘心,前期辛辛苦苦的工作成果被另一个人替代了,任谁都会心情低落,好在她很快就调整好状态,没让负面的情绪影响自己。

临近中午时,忽然收到林之侽的微信

“你们肖主任的脑袋被门挤了?派过来一个叫嘉佳的什么东西?”

“她是我同事,怎么了?”

“她是把卓远科技当成秀场了吗?从法务部串到人资部,现在又去秘书室聊天去了。我林之侽到今天算是遇到对手了。”

“那很好,说明我们肖主任没有选错人。”鲁雨薇又失落又不得不佩服嘉佳交际的能力。

“不过,刚才我路过秘书室,听到秘书室的人被吴靖宇骂得狗血淋头,原因是为什么让一个陌生人在公司乱走?这会儿你们嘉佳红着眼从卓远科技离开了。”林之侽说完幸灾乐祸地哈哈大笑。

鲁雨薇却笑不出来,不管她与嘉佳有何恩怨,在卓远科技这个项目上,她希望进展顺利。只是她也不明白,向来谨慎的肖主任,为何会派嘉佳去?论交际能力,并购组里高级别律师并不比她差。

嘉佳红着眼回到律所,直接进了肖主任的办公室汇报。

开会时,肖主任脸色极差,但也没有过多的批评嘉佳,只在嘉佳还想辩解时,她摆摆手示意她闭嘴。

周铭私下说:

“嘉佳的父亲是某行行长,肖主任的大客户。”

言外之意,便是她父亲给肖主任施压了,肖主任不得已要培养她。

“这丫头拎不清,那天在地铁口遇见吴靖宇,一见钟情迷上了,所以想进这个项目。”

原来如此,难怪之前对卓远科技这个项目并不感兴趣,现在忽然180度的大转弯,也明白向来严格的肖主任为何会一再纵容嘉佳。

而她什么都没有,只能努力工作,争取机会。

卓远科技的张律师来电话,终于确定了竞标时间,给肖主任发来邀请,时间就在下周一。而鲁雨薇必须在周五前把竞标书写好给肖主任参考用。

她的初版已做好,先发给周铭看。

“PPT做得很漂亮,内容也很完整,但还有两项,你可以添加进去,一个是项目所需时间,还有一个是我们的报价单。”

周铭虽不是她的带教律师,但确实手把手在带她。标书的这两项内容,一般不会让新人写,但他依然指导她去做,让她更完整地参与整个过程。

鲁雨薇自然是感激不尽,想着等竞标会结束,一定要好好请他吃饭。

“你成长起来,才是最重要的,好好努力。”

晚上吴靖宇在做饭,她抱着电脑坐在客厅茶几上专心致志地工作修改标书。过了一会儿,吴靖宇喊她

“怎么回来了?落东西了吗?”


唐昊然没有回答,只是大步走向她,把她紧紧揽在怀里,

“陪我一起去好吗?”

赵星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心里仿佛被甜甜的糖灌得满满的,密不透风。很真切地体会到林之侽所形容的恋爱的滋味以及那份难舍难分。

不过她还善存一点理智,不可能陪他去京城,从他怀里抬头说道:

“你去吧,等回来,我有话跟你说。”

她打定主意,唐昊然如果不主动开口给这段关系一个明确的答案,她便做那个主动的人,她不喜欢玩暧昧的游戏,一段关系的开始,必然是明确的。

“有什么话不能现在说?”他低头问。

“嗯,等你回来再说。”

“好,我也有话对你说。”

赵星语这次送他下楼到车库,然后看着他的车消失在小区门口之后才回家。

唐昊然险些晚点,在机场广播通知的最后一遍,他才赶到。下了飞机才看到王岩还有Jane都给他发微信。

王岩:你去京城陪老爷子了?Jane也刚到京城原计划转机回森洲,你们联系一下是否同时在机场,她很多年没回来,你多照顾。

Jane:我在机场,你到了跟我联系。

唐昊然刚看完信息还没来得及回复,Jane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轻快的笑声传来:“回头,我在你身后。”

唐昊然回头,便看到Jane推着车,上面堆着五六个行李箱,朝他走来。

唐昊然笑:欢迎回来!

Jane感慨:终于回来了,久违的祖国气息!

她把行李车自然扔给唐昊然推,自己拎着手提包在旁边走。

Jane是极简主义者,穿着打扮简单大方,与她设计产品的概念一脉相承。简单且优雅的法式白衬衫,有质感有垂感的阔腿长裤,矮跟鞋,整个人利落大方,知性而骨感,与唐昊然走在深夜的机场上,十分吸睛。

到了机场候车处,冷风吹来,Jane冷不住打了一个寒颤,身上的法式衬衫有等于无,被寒风吹了一个透心凉。

“我记得国内的冬天很暖。”

“你说的是栖宁的冬天,四季如春。这里是京城,你出发时该看看天气预报。”唐昊然自己穿着黑色呢子大衣,倒一点不觉得冷。

车还没来,Jane被冻得直哆嗦,从行李箱里快速找到一条灰色大围巾披在身上,这才感觉好一点。

“国内变化挺大的,当年出国时,也是来这转机,当时机场外还一片荒凉。你看现在,高楼林立。”

“是。”唐昊然感触不大,他不像Jane,这么多年一直没回来。

两人闲聊了一会儿,约的车到了。

“先送你去酒店。”

“好。”Jane看了眼网约车司机,感慨道:“你回国后反而更低调了,王岩说要给你配司机还有秘书,你都不要。”

“公司有司机,重要场合让他开就好,助理也有。秘书有崔姐就够了。”

“崔姐在国外,你们有时差,交流不方便。”

“无妨。”

唐昊然确实低调不张扬。他的家庭情况特殊,老爷子与父亲的职位在那,全国上下多少双眼睛盯着他们,盼着他们出错,抓住蛛丝马迹大做文章。

他的事业虽与家庭没有丝毫关系,但他毕竟是卓家人,尤其国内目前的舆论环境,枪打出头鸟,他不想沾家庭的光,同样不想因自己言行而连累卓家。

所以低调点总是没错的。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