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从被砍头开始
  • 开局从被砍头开始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六部作者
  • 更新:2022-07-16 02:02:00
  • 最新章节:第三章 仇敌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前世,徐来是一个普通的打工人,他没有远大的理想,只想过平淡的日子,可上天偏偏不让他如愿,一次意外,将他带到了异世。穿越之后,徐来得到了一个系统,原本以为马上就要走上人生巅峰,哪知道,只有死过一万次,才能解锁最强死亡系统修行功能!就这样,他每天在花式作死的路上越走越远……

《开局从被砍头开始》精彩片段

“我说,能不能快点砍死我啊,都挺忙的,谁也别耽误谁的事儿。”

烈日当空,脑袋横在断头石上的徐来一脸不耐的催促着刽子手,舌头舔了舔嘴唇还在回味着断头饭那鲜嫩无比的五香牛肉。

身材魁梧的刽子手无奈的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砍过几十颗人头的他,这辈子头一次见这么一位爷,被砍头的比他这个砍头的还着急,受不了这人喋喋不休的唠叨,他只能应付着:“快了快了,再过半柱香,见过着急娶媳妇的,没见过着急死的。”

周围熙熙攘攘的人群议论纷纷。

“你们说这小伙子是不是得了癔症,大白天的竟然敢阻拦御前座驾,听说还骂了皇帝祖宗十八代,气的皇上直接让侍卫拉到这菜市口直接砍脑袋。”

“天元皇可是造化境强者,掌管着六大洲,数十年都没人敢对天元皇无礼,这小子胆真肥。”

“可不是嘛,听说还是因为有神使前来朝拜,不然这小子早被拍成肉泥了!”

人群之间声音此起彼伏,徐来淡定的眯着眼睛,嘴里面喃喃:一群凡夫俗子。

就在四周人喋喋不休的议论声中。

午时已到。

伴随着刽子手的刀起刀落,徐来眼前一黑,一切再次回到起点。

......

北域岩城。

后巷子深处,某条阴暗的臭水沟。

徐来缓缓睁开双眼,脑海之中终于传来了那个他梦寐以求的声音。

“宿主死亡满足一万次,解锁最强死亡系统修行功能,正在融合...”

徐来前世只是一个普通上班族,阴差阳错的来到异界,人家系统都是开局大礼包,全程各种浪,他的系统倒好,欲想修行,先学会如何作死。

在这个是人是鬼都在秀,飞禽走兽全是妖的异界,想死是一件再容易不过的事情了。

一场瘟疫,一次掠夺,一道闪电,无论是哪种,都可以满足徐来想死的请求。

经历千辛万苦,徐来总算是把系统激活了。

“恭喜宿主激活系统,灵魂完全融合,不再更替。”

“恭喜宿主激活修行功能,获得初始奖励,不死体质——大荒圣体!”

伴随着系统的声音,徐来只觉得周遭天昏地暗,天空仿佛有一道漩涡在逐渐汇聚。

突然,漩涡处一道光芒从天而降笼罩在他的身上!

与此同时,整片大陆都被这道耀眼的圣光所惊动。

上古武神殿,几道高坐大殿神位的神邸突然双目一睁,滔天战意席卷整座大殿,他们纷纷起身,面色阴沉不定的望向北方。

万里之外的逍遥谷,几个童颜鹤发的道士放下手中的棋子,彼此对视,面露惊异。

鬼蜮深处,一尊魔神冲破禁地,望着圣光闪烁的方向愤愤不平的放下手中的战戟。

天元皇朝,天元皇看着近在咫尺的圣光,激动的在颤抖,丢下前来朝拜的神使快速离去。

.......

无数势力都在这一刻,将所有的目光落在了北域。

天生异象,代表一个古今罕见的修道天才降临北域了。

北域,要出圣人了!

此时的岩城外,一道佝偻的身影正在切着豆腐。突然,他面色剧变,一脸激动的望向头顶那瞬间照亮整片大陆的圣光异象。

“这等天赋,古今罕见,不管你是谁,老夫都要收你为徒。”

老人目光带着一丝晶莹的泪光,仿佛看到了北域的希望,大陆的未来。

下一秒,老人神识展开,笼罩整个岩城。

此时,徐来哪知道自身体质引起的惊动。

他只觉得浑身上下充斥着力量,一股洪荒之力自他的体内翻涌而出!

这种感觉,让当了不知道多少世弱鸡的徐来激动的差点哭出来!

老子终于要咸鱼翻身了!

终于能崛起了!

“恭喜宿主获得大荒圣体!获得九头大荒蛮龙之力!”

“大荒圣体遭受攻击,会自动强化宿主身体强度,暂时获得对方招数,并且免疫幻术攻击!”

徐来看着大荒圣体的介绍,眼中闪烁着精光。这体质简直无敌,不仅遭到攻击不仅能强化肉身,还能以彼之道还之彼身。

接下来急忙点开自己的个人信息。

姓名:徐来

修为:凤初境九重天巅峰!

修为境界:凤初,琴心,腾云,耀阳,乾元,无相,造化,圣人,羽化。

体质:大荒圣体!

功法:无

防御:凤初境一重天

融合了大荒圣体,自己再也不是凡人之躯。

将来,自己定然会傲视天下,一览众山小。

而就在这时。

徐来感觉自己的怀里好像有什么东西。

他翻了翻,发现了一张皱皱巴巴的黄皮纸。

打开一瞧。

这东西,不简单。

竟是一张罪状。

与此同时,一道陌生的信息犹如潮水般涌入徐来的脑海之中。

徐来,洪城徐家收养的义子,自幼体弱多病羸弱不堪,被徐府做工的柳氏养大。

从小跟在徐家长子徐彦身边,做他的跟班,后来因为徐彦偷看洪城刘家大小姐刘如依洗澡被发现,徐彦直接将锅甩给了徐来。

不得不说,就这点事儿对于大人物而言或许不足为谈,但却活生生的要了徐来这个小人物的命。

在徐家任劳任怨干了二十多年,结果却只得到了一份徐家丢出的罪状。

人如蝼蚁,命比蚁贱。

无数记忆的碎片沉淀落下。

莫名的,徐来的眼角落下了一滴眼泪。

侮辱,恐惧,无奈,绝望,种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就是打工人吗,真有够真实的。”徐来盯着自己手中那份可笑的罪状,嘴角露出一丝嗜血的笑容,心中掀起滔天怒火。

按照记忆,自己现在所在的岩城距离洪城只有不到三十里,只要翻过几座山就可以到达。

既然融合这段记忆,那本圣体在崛起的道路上,就顺手把这徐彦给解决了。

这时系统再次传来了一道提示音。

“激活最强死亡系统主线任务:捡技能球一个。”

“奖励:获得一个宠物精灵球。”

技能球?宠物精灵球?

轰!

这一刻,一道信息冲入徐来脑海之中。

“技能球:与人打斗随即掉落,可以直接获得捡到的技能,不限等级!”

“宠物精灵球:可以收复三千年以下巨兽,对于血统纯正的巨兽收复概率翻倍。”

对于技能球,徐来没有感觉。

但能收服三千年以下巨兽的精灵球,他心动了。

曾经历过无数次死亡的徐来当然知道三千年的巨兽的是什么概念。

这么说吧,就是一只普通的金雕进化了三千年,也可以化身巨鹏擒龙捕凤!

更何况,一般能够修行三千年的巨兽哪个不是上古神兽后裔,都是不知扛过了多少天劫的存在!

如果拥有这样一只巨兽当坐骑,以后在这个世界还不是横着走?

那小小的徐家,生死还不是在自己的一念之间?

一想到自己站在那吞云吐雾,遮天蔽日庞大身影上的场景......

徐来目露狂喜,内心已经迫不及待。

系统果然牛逼!

为了以后装……呸,是为了以后崛起,这技能球他捡定了!。

一鼓作气从胡同口出来,徐来远远望去便看到岩城的城门楼子。

再往上望去。

一男一女。

仙风道骨。

两人拔剑而视,杀机四起。

徐来一看这情况,嘴角忍不住微微勾起。

“哈哈,技能球,爷来了!”

岩城巨大的城门楼下,卖豆腐的摊位里。

“嘿嘿,老夫的宝贝徒弟来了!”

切豆腐的老人将目光锁定在徐来身上,感受着徐来身上那股纯粹的大荒圣体气息,已经坚信,之前岩城之中的圣光异象,就是眼前这小子散发出来的。

这种苗子,若是让洞墟道府的几个老不死的闻着了味儿寻来,还不得抢破了脑袋.

一想到这儿,黄老道决定,今天就是霸王硬上弓,也得把这小子收了。

老人搓着手,裂开嘴笑着,快步迎上徐来。

“小伙子,要不要吃口豆腐,小老头儿新做的,香着咧。”

刚出了岩城的徐来,只瞧见一个干瘦无比的老头,正呲着一口黄牙冲着自己笑。

闻了闻不远处小摊飘过来的独特的豆腐香味,徐来的肚子咕噜噜的叫了起来。

徐来看城楼上的两个人一时也打不起来,不如先吃一顿再说。

等拿到系统奖励,收服一只千年宠物后,就去找徐家算账,也不耽误这点功夫。

心里这么想着,徐来大摇大摆的进了老头的摊子,嘴上嚷嚷着:

“我跟你说,你耽误了爷的正事儿,这顿吃的我可不给银子哈。”

“中中中,您坐好。”

背影佝偻的老人连连点头,突然话锋一转。

“小伙子,有人说过你天赋不错嘛?”

“没有,怎么了。”

“那,那你可愿做我的弟子。”

“咳咳咳,你说啥?”

正吃得起劲的徐来被老人这话弄的差点呛死,冲老人翻了个白眼。

自己现在拥有大荒圣体,前途无量。

你让爷跟你在这儿切豆腐?咋想的呢?

就在这时,台上那一男一女似乎要动手了。

“你骗了我的身子,就想要一走了之?”

“你这个贱女人,我不过是看上了你在玄武洞庭圣女的身份,你以为我真的喜欢你啊!”

城门之上,女人含泪挥剑。

男人仰着脑袋,一脸不屑。

“哎呦喂,我这小暴脾气。”

徐来腾的一下子站了起来。

正愁找不到打架的由头呢。

现在竟然碰到这么狗血的剧情!

为了完成任务.....不对,是为了打败人渣,拯救苦难的女同胞。

徐来毅然决然的一个猛子跳上了城门。

然后在一男一女惊愕的目光中。

徐来一个箭步,二话不说。

嘭!

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中,上来直接给了这男的一拳。

男人毫无防备,直接被轰飞了!

“你竟然敢打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王猛捂着自己的胸口,他好歹也是掌控一方的鬼蜮圣子,眼前这个蝼蚁般的凡人竟然敢上来打自己?

“我他么管你是谁!”

徐来挥拳可是毫不客气,有了大荒圣体的加持,他毫无畏惧。

轰!

然而这次,一道披着黑袍的身影突然出现,挡在了徐来的面前。

恐怖的拳劲竟没逼的对方后退半步!

“鬼蜮尸奴!”

周围有见识的看客立刻惊呼了出来。

鬼蜮本就是鱼龙混杂的的地界,这尸奴更是邪门至极,传是秘术尸奴印,这印可邪乎的很,打在人身上,便如噬骨之虫,不出三刻,那人便会意识全无,犹如行尸走肉般任听施印者召唤。

而看王猛那一脸阴毒的表情,显然,他毫不在乎。

“小子,我不管你是谁,竟然敢招惹我,那就成为我的尸奴吧!”

王猛双手结印,一道诡异的骷髅印记浮现在他的手掌之中。

徐来感觉到对方手印之中闪烁着的诡异气息,忍不住眉头一皱。

喝!

然而就在王猛打算一招解决徐来的时候。

他的身体突然一僵。

双手之间的手印骤然涣散!

原因无他。

只因为王猛看到了不远处那个卖豆腐的老人。

“道道道.....道祖大人。”

不远处的女人同样惊愕。

“北域道宗,玄字辈道祖,黄老道?”

卖豆腐的老人看似无意的扫过王猛,王猛整个人便如遭雷劈,整个人被恐怖的气场压的喘不过来气。

“鬼蜮的崽子,你家大人没告诉过你,在这北域做事要低调吗?”

“晚辈知错。”

王猛咬着牙,虽然不甘却无可奈何。

神色阴沉的看了徐来一眼,王猛纵身一跃,消失的无影无踪。

女子同样一脸恭敬,只是临走时目光复杂的看了徐来一眼。

这个黄老道嘿嘿一笑,看着徐来眼眉一挑,一张老脸扯出一副奇丑的笑容。

他在暗示徐来,救了他一命。

只是这时的徐来没工夫在意这个。

“系统检查到技能尸奴印,是否提取。”

“提取。”

“恭喜宿主提取技能,系统奖励宠物精灵球一枚!”

没想到只是一个照面的工夫,竟然能捡到对方的技能。

而且还得到了可以收复千年级别巨兽的宠物精灵球!

发财了!

“尸奴印:鬼蜮不传秘术,被击中之人会遭受尸毒,一旦尸毒入脑,便会彻底受到施印者控制。因其手段残忍,被列为北域十大禁术之一。”

看着系统简介,徐来倒吸了一口凉气。

天底下竟然还有这么歹毒的秘术。

不过徐来转念一想,若是自己以后可以控制上万尸奴的话......

攻城略地,称霸天下,岂不是易如反掌!

“徒弟,为师帮你解决了麻烦,你打算怎么谢我啊。”

黄老道的话打断了徐来的意淫。

这时候徐来才回过神来,他上下打量了这老头一眼。

“我这人懒散惯了,您另选他人吧,江湖再见,我先溜了。”

徐来丢下一句话撒腿就跑,黄老道是紧随不舍。

这样的苗子,他可不敢弄丢了。

风波过去,露出一群看热闹的百姓。

有人皱着眉头疑惑不解。

“那老人和咱家道祠里供奉的塑像差不多,不会真是神仙降世吧。”

这话一出,一众百姓惊骇之余纷纷跪下磕头。

然而此时那一老一少,早就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

“哎,我说老头,你有病吧!能不能不要跟着我了!”

岩城外十里的岐山山脉。

徐来凭借大荒圣体一路狂奔,愣是没甩开身后的老道士。

“徒弟啊,你就答应我吧。像你这种天赋异禀的人,我百年都没见到过了!”

“我没兴趣做你的徒弟,你换个人吧。”

“你这臭小子,我可是道宗玄字辈的掌座,你跟着我混前途无量啊!”

“你就是玉皇大帝也和我没关系啊!”

徐来嘴角抽搐,这老家伙怎么和狗皮膏药似得,怎么甩也甩不掉呢。

恰在这时,几个修士路过。

“哎,你们听说了吗,这山里头出了大妖了。”

“大妖?你可别唬人,咱这穷山僻壤的,哪儿有那个风水啊。”

“我骗你干嘛,几个宗门的弟子都赶过去了,听说这次山里出的千年的巨兽,八岐大蛇!听说过没。”

“真的啊,走,咱们也过去瞧瞧去。”

徐来耳朵一动。

千年巨兽?八岐大蛇?

自己不正好有一个系统奖励的宠物精灵球吗?

正好可以派上用场!

虽然八岐大蛇的血统没有龙族那么纯正,但是这时候上哪找龙族去,先凑合着用吧。

徐来这想法若是让外人知道,恐怕已经吐血三升了。

八岐大蛇!那可是即便在上古可是赫赫有名的凶兽,结果在你这得到的评价......

竟然只是凑合?

我晕了。

此时,徐来看着一旁的黄老道,要是让这老家伙一直跟着自己,自己收复千年巨兽这事儿肯定是没谱了。

更何况徐来现在身上的秘密绝对不能让外人知道。

徐来眼珠子一转。

“那个,你不就是想要让我做你徒弟吗?我答应你总可以了吧,但前提是你要做一件事。”

“什么事,你快说!”

一听到徐来答应了,黄老道眼睛一亮。

“你把南域把大日如来像下的莲花给我摘一朵。”

“你要那玩意干啥。”

“别问,就问你能不能做到吧。”

徐来见黄老道一副吃瘪的样子,心里总算是舒了一口气。

他曾经重生到过南域,知道南域距离这里少说也得十万八千里。

这老头只要一走,自己还不是天高任鸟飞。

“能倒是能,但你要答应老夫,绝对不可以拜他人为师。”

“好好好,我答应你。”

徐来露出自认为十分诚恳的眼神。

此时,一道金光凭空出现,落在徐来手中。

是一块令牌。

“这是老夫执掌道宗的符令,你拿着它,只要是在北域,没人敢欺负你。”

说罢,黄老道一个转身,消失在了原地。

徐来看着手中那朴实无华的令牌,撇了撇嘴。

自己凭借着大荒圣体,越受虐是越强大。

挂着你这牌子,没人招惹我。

我还修行个屁啊。

想着,徐来直接将令牌揣进兜里。

直奔岐山山脉深处而去。

三个时辰后。

徐来爬上一座矮山包上,此时的他正发愁八岐大蛇藏在哪儿呢,头顶却有阵阵阴风吹过,风云骤变。

远处的云端闪过一道惊雷,阴云翻滚如同魔障。

云层之间一道庞然大物隐隐浮现于天空之间,巨大的身躯扶摇而起,沉闷的低吼声骤然传遍了整个岐山密林。

徐来看向阴云处长着八道虚影的庞然大物。

半天才吐出一句话。

“这玩意......这么大的吗?”

......

一路疾驰。

徐来有些好奇,这一路上他也遇到了不少赶来诛杀八岐大蛇的修士,这些人可没人敢在夜晚生火,他很想知道是哪位前辈这么嚣张,敢在这种地方生火,难道他不怕招惹兽群践踏而过?

徐来逐渐靠近,当他看清楚那坐在篝火旁的人影时,原本平静的双眼瞬间燃起了愤怒的火焰。

眼前那人叫余墨,正是徐彦的死党,当初让自己背锅的主意正是余墨出的,自己惨死的结果也是余墨间接造成的!

正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就在此刻,坐在篝火旁的余墨也察觉到了不远处传来的杀气。

“谁!”

余墨眉头一挑,袖袍挥动之间,繁密的灌木凭空挂起一道旋风,徐来的身影直接暴露在了外面。

“是你?”

余墨一眼便认出了徐来,这个当初跟在徐彦屁股后面的杂碎。

他不是死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一丝疑惑从余墨的脑海中闪过。

只是面对这样的一个废柴,余墨自然不需要想太多,重剑直接落入手中!

剑随念动,下一秒余墨挥起重剑,剑锋所向,直指徐来的胸口!

看着那充斥着杀机的锋芒,徐来第一次没有了找死的念头,反倒是被激出了滔天战意。

只见徐来身体犹如豹子般微微弯曲,一股犹如上古巨兽般的恐怖威严赫然显露无疑。

徐来本以为会面临一场艰难的大战,可余墨的重剑却在关键时候突然停下,他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惊恐,仿佛看到了什么令他恐惧的生灵。

徐来正纳闷呢,一道尖利的嘶吼声自他的背后传来。

黑暗的密林深处一道庞然大物猛然现身,那是一只匍匐在地,目光冰冷的庞大凶禽,通体黑羽遮体,面生三目。一股仿佛来自上古的恐怖气息瞬间蔓延了整片密林。

三目乌鸦。

余墨怎么都没有想到在这里会遇到这样只存在于古籍之中的百年巨兽,没有任何犹豫直接转身逃跑。

作为洪城四象学院小小年纪修为已至凤初九重天的修行天才,他自信能够逃过这一劫。

至于徐来。

那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角色,凭他一介凡人,也配和百年巨兽斗?

只是这么想着,余墨的嘴角便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此刻他的脑海中仿佛已经浮现出徐来惨死在三目乌鸦的巨爪之下。

但是,实际的情况是......

夜幕下,徐来和三目乌鸦相互对视,他死死的盯着这只巨兽,内心不但没有丝毫慌张,相反,他还希望这只巨兽能直接扑过来。

只是那三目乌鸦却没有下一步的动作,此刻的它浑身打颤,三目之中原本带着的嗜血光芒早已不见,只剩下空洞与恐惧,仿佛遇到了天敌一般。

岐山山脉深处的巨兽都是依靠血脉划分地盘,当这巨兽感知到徐来浑身上下散发的仿佛来自上古巨兽般的恐怖气息时。

它畏惧了。

尤其是当它发现眼前这个少年看向自己不但没有丝毫畏惧的神情,相反,眼神之中还带着点跃跃欲试的感觉。

早已开了灵智的巨兽瞬间察觉到了不对劲。

这个人类不对劲。

所以还没等徐来接下来有什么动作,这只称霸一方的百年巨兽直接化作一道精光消失在了原地。

只留下徐来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他看着三木乌鸦消失的方向,内心忍不住一阵悲呼。

站着不动都不打的。

现在的妖兽怎么都这么怂啊!

......

深夜的岐山幽暗闭塞,到处可闻野兽的低吟与蛇虫伺机而动的簌簌之声,黑暗之中无数双野兽锃亮的寒光随处可见。

轰!

伴随着一道轰鸣之声,地面的参天巨树疯狂摇晃着,大地之上一股股强烈的震撼感仿佛要撕开地面。

正在赶路的徐来低着头,看着脚下的地面开始呈现犹如蜘蛛网般细小而又密集的裂痕,他知道,自己已经到了。

远处惊慌嘶吼的野兽嘶鸣相互交错,林间瀑布倒流四溅,惊起鸟禽四散而逃。

大地的轰鸣声仿佛来自上古的低语,每一道轰鸣仿佛沉重的轰在了徐来的心头。

云端乍响传来的雷声越来越重,八岐大蛇巨大的身影已经隐隐可见,它的身躯纵横岐山三道山脊。

在八岐大蛇的周围,长虹贯日,光芒浮现。

无数道光影脚踩异兽,伴随着阵阵兽鸣显身于苍穹之间。

这些光影搅动风云,引得八岐大蛇发出震耳欲聋的怒吼。

岐山大妖出世的消息应该没有外传,这些都是附近宗门派遣的宗门弟子,身居腾云境的修为再加上脚踩异兽身怀异宝,足以和这种上古大妖后裔僵持了。

徐来望着漫天光影,眼中却如古井死水般没有丝毫的波澜。

遥想他的漫漫作死之路,曾亲眼睹见过上古禅修一拳洞穿了上古饕餮的头颅,也曾见过血海尸山灌入江河之口,更望见过朱雀涅槃焚化百万修士,无数场上古大战遮天蔽日之景深深的印入了徐来的脑中。

再看看眼前这场景。

呵,像小孩打架。

眼看岐山上空光影忽明忽暗,大妖怒吼之声已经逐渐盖过了惊雷之音,有修士化作流星坠落在地,身死道消。

这是一场焦灼的战争,这些人想要的自然不是要诛杀八岐大蛇本身,而是......

“八岐大蛇显身,其身下必有重宝!”

各路宗门弟子杀红了眼,盯着八岐大蛇身下被完全隐藏的石洞,其中霞光喷射,仙雾缭绕,那些宗门弟子看到此景如同像是中邪一般,奋不顾身的再次一拥而上。

“徐来!”

最新更新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