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至尊
继续看书
林子墨的名字,仅限他身边的亲朋好友,可一次偶然间他拜师将死仙门弟子,从师父那得到了两件宝物……在那之后,林子墨这个平平无奇的少年,开始走一条不平凡的修仙之路。他的名字被越来越多的人熟知,他的事迹被越来越多的人颂唱,他的弟子,也越来越多,不变的是,他始终修仙历劫不断丰富自己的脚步。

《仙道至尊》精彩片段

大夏皇朝,太安城。

苏府。

树木盆栽遍地,假山流水环绕,偌大的院落之中,正有几十名苏家子弟在打拳踢腿,修炼武功。

动作整齐,刚猛有力。

此时此刻,正有一名年纪约莫十四五岁的少年郎,躲在一座假山背后,偷看着他们练武,眸光闪闪,小心翼翼的记下每一个招式动作。

这少年剑眉朗目,相貌清秀,却是一身青衣仆人装。

显然是个下人。

他叫林子墨。

有一颗来自地球二十一世纪的灵魂。

不过在这个世界,他的在父母去世之前,一直都是苏家的奴仆,自然而然的,他生下来就成了苏家的下人。

一朝为奴,便终生是奴!

这是等级森严的大夏皇朝,只有变强,才能改变命运。

望着可以光明正大练武的苏家子弟,林子墨有着无限的羡慕,他只是一个下等奴仆,没有练武资格。

若是被人发现,肯定会被打断手脚。

台阶上,身材魁梧的教头望着下面的苏家子弟,目光凌厉。

“你们是苏家子弟,虽然没有灵根,但也可以修炼,希望你们珍惜这个身份赋予你们的特权,勤加苦练。”

“武道一途,便是修炼肉身,故而称为肉身境,分为十重。”

教头指了指一名苏家弟子。

“你,出列,攻击我。”

“弟子肉身三重境界,斗胆献丑,挑战总管大人,还望大人指点一二。”

那名苏家子弟拱手一拜。

言罢便踏出一步,拳拳生风,向教头攻击而去。

“肉身六重境界,常人便难以触及。”

“能修炼到肉身第五重,便能算是个人物了。”

教头背负双手,一边讲解,一边躲闪腾移,敏捷异常,那名苏家子弟,竟是没有一拳能够攻击到他。

说到这里,教头一肩撞到那名苏家子弟的胸膛,将他震飞到一丈开外。

“咳咳……”

那名苏家子弟单膝跪倒在地,一手按在地上,支撑身体,一手抚着胸膛,震痛喘息。

“方才我那一撞,就只用了肉身第五重的力道,如果我用肉身第六重以上的力道,你便要当场毙命。”

“我也至今未能突然到肉身八重。”

“若能练到肉身十重境,五马也不能分其尸!”

教头解说道。

“啊?”

“肉身十重境界,这么厉害?”

“五马都不能分其尸吗?”

一众苏家子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都露出了震惊之色。

大夏皇朝有一酷刑,便是五马分尸。

肉身十重境,居然五马都不能分其尸,那是何等的强悍?

“五马不能分其尸,一个人的肉身,真的能达到这种程度吗?”

林子墨躲在一旁,同样惊讶不已。

“你们以为,肉身十重境界就是极限么?”

“不!”

“这才是开始!”

“肉身十重境之上,方可逐步打开浑身气穴,吸收天地之灵气,进入炼气境,踏入仙道。”

教头握紧拳头,朗声说道,眼中一片憧憬之色。

“仙道?”

林子墨听说过这两个字。

苏家祖上,原本也是一个奴仆下人,后来机缘巧合下,拜入一座仙门,成了一名外门弟子。二十年后,方才下山跟随大夏太祖皇帝,推翻前朝,立下了汗马功劳。

世袭罔替,镇守太安城。

太安城乃前朝帝都,可见苏家的地位,在大夏皇朝之中有如何之超然。

可见一名仙门弟子有着何等的力量!

“炼气,便是吸收天地之灵气,汇聚于丹田气海,产生出一种强大的神秘力量。”

“这种神秘强大的力量,也叫做法力。”

教头缓缓说道:“只有肉身极限的强大,才能逐渐打开浑身的气血,吸收天地之灵气。只有达到炼气境,才能摆脱肉身的束缚,御控风雷水火,凌空虚度。”

“这便是仙道!”

教头扫视一遍苏家弟子,继续道:“你们之中,如果有人能够修炼到炼气境,那么我可以肯定的说,这太安城城主的位置,就是你的了。”

“炼气境,仙道?”

“只要踏入炼气境,太安城城主就是我?”

院落中一片惊愕之声。

“赵总管说得没错。”

这时,一名容貌俊美的紫裙少女,领着两名丫鬟,以及七八名衣着华贵的总管级下人走来。

“见过二小姐。”

苏家家主有两个女儿,来人正是二小姐苏幼楚,众人连忙行礼。

苏幼楚道:“你们都听着,因为你们都是苏家子弟,所以才有资格来到这里修炼,而那些奴仆家丁,是一辈子都没有修炼资格的。”

“所以你们必须加倍努力!”

“只有你们有所成就,荣华富贵,加官进爵,唾手可得。”

苏幼楚话音一落。

便有一名身材肥胖的总管道:“二小姐劳神教导你们,还不告谢?”

“谨遵二小姐之命,我等必定刻苦修炼。”

众人恭敬拱手。

“总有一天,我也要依靠苦练,摆脱这给人养马打工,当奴仆的身份。”

林子墨握了一下拳头,有着强烈的渴望。

他现在的工作,就是专门给这位二小姐养马的。

“二小姐,你不是要去打猎吗?”

“现在晌午了,可别耽误了您的雅兴。”

那名肥胖的总管一脸笑容,谄媚提醒。

“打猎?”

“没人提前通知我苏幼楚今天要去打猎啊。”

“糟了,只顾着偷学武功,追风还没喂呢。”

林子墨心中一惊,立刻小心翼翼的转身而去。

追风,是二小姐苏幼楚的最钟爱的一匹骏马,林子墨的工作,主要就是给苏幼楚养这一匹爱马。

若是被这丫头察觉到,自己没有按时给她喂马,肯定少不了一顿毒打。

打工的奴仆,是没有人权的。

这是个吃人的皇朝。

“哼,上一个养马的,大闹了天宫,拆了凌霄宝殿。”

“英雄莫问出处。”

“起点低,并不能说明将来就一事无成。”

林子墨哼了一声,暗自给鼓励自己。

这苏幼楚二小姐,脾气可坏得很,下手也心狠手狼。

马无夜草不肥,不但白天得准时喂养,深更半夜的也得喂一次。

三个月前,林子墨因为睡着了,误了喂马的饭点,就被狠狠的抽了一顿,至今回想起来,仍然有些心有余悸。

“该死的狗奴才!”

“不好好养马,竟然敢耽误了二小姐打猎!”

“该当何罪?”

林子墨咬着牙,啪啪啪挨着鞭子,一边听着肥胖总管的咒骂,一边感受着身上传来一阵阵火辣的疼痛。

一个打工的奴才,命是不值钱的。

至少是没有那一匹马值钱。

林子墨深切的体会到这一点,并没有丝毫的顶嘴,因为越是狡辩,后果只会更加的严重,而且若是被知道偷学武功,恐怕命都保不住。

五十鞭子之后,鞭子方才停下。

林子墨咬着牙,即便浑身剧痛,也一声不吭。

他的后背,已经皮开肉绽,鲜血打湿了衣衫。

苏幼楚骑上白色的追风,淡淡道:“我做事,一向赏罚分明,你今日失职了,就该挨鞭子。”

“不过,我这一匹爱马,你倒是养得不错,一身的肥膘,也该赏。”

苏幼楚从怀中掏出一锭白银,扔在了林子墨的面前。

然后驾着马,便转身而去。

二十两!

其他的家丁下人,皆是目露羡慕之色。

这可将近是他们一年的工钱了!

“呵呵,挨了几鞭子,还能换得这么多的赏赐,算是便宜你了。”胖总管笑了一笑,也转身跟上了二小姐的步伐。

“二小姐,您真是善人啊。”胖总管恭维道。

“哼。”

苏幼楚自得洋洋的哼了一声,说道:“教育奴才,无非就是恩威并施,先打他一棒子,再给他一颗甜枣,他还不乖乖的听话吗?”

“二小姐目光高远,小的真是受益匪浅,一定谨记学习。”

胖总管连忙笑着怕马屁。

“子墨,你小子运气真好啊。”

“不过挨了几下鞭子,便得了二十两银子,捡大便宜了。”

“可不是么,你得请客啊。”

等到苏幼楚骑马扬长而去,其他家丁下人立刻就围了过来,全都是一副恭喜的笑脸,目光中冒着说不出的羡慕嫉妒。

“呵呵,请,一定请。”

林子墨忍者痛,对着一名给自己上金疮药的家丁,皮笑肉不笑的笑了一笑。

但他心里却是在破口大骂:麻痹的,等老子发达了,也要狠狠的抽那苏幼楚小妮子一顿鞭子,然后再赏她二十两银子。

林子墨的思想,与这些奴仆之间,有着本质上的差别。

不过话说回来。

这二十两银子,他目前的确即为需要。

因为他在偷练武功,身体的消耗,比起这些普通的奴仆来,可以说是十分的巨大。

修炼肉身境,有很大一部都是银子堆出来的。

而林子墨作为一个下等的养马奴,伙食还没那匹马吃得好,刚好这二十年银子,今后三个月,都可以保证他的伙食顿顿吃肉,体能充沛。

林子墨挨了鞭子,涂上金疮药后,便休息起来。

不得不说,苏家自制的金疮药,效果非常好。

没几个时辰,他背上的伤,便已经愈合了,可以行动自如。

不过林子墨并不感到意外,苏家的祖上,乃是仙门的弟子,这金疮药的配方,就是从他手里流传下来的,治疗一般的皮肉伤,有些神奇的效果,完全不足为奇。

等到苏幼楚骑马归来。

林子墨已经混了鸡蛋、牛奶、草料等等一些东西,喂养追风。

没过多久,天色便暗了下来。

月明星稀。

大家都已熟睡,林子墨花了十几分钟,来到一处河边草地,在皎洁的月光下,开始修炼起他今日偷学到的每一招每一式。

出拳,踢腿,翻腾……每一个动作,都要打个上百遍,做得有模有样,无比娴熟之后,他方才准许自己停下来休息。

他没有人指点,只得苏家子弟更为努力,方才可能在修炼上有所成就。

“呼……”

两个时辰过后,林子墨终于稍稍满意,才气喘吁吁的坐在一块石头上休憩。

月色下,这条大河就像一条黑色巨龙,蜿蜒盘旋在大地上。

大河的上游。

此刻正有一道身材魁梧的身影,足尖点水,逆水而上,在大河之上奔跑跳跃,比一头迅捷的猎豹还快。

呼哧!

在他无与伦比的速度下,竟然撕裂出一条气浪来,呼哧呼哧,空气中响起一种摩擦起电的声音。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黄士龙老儿,你是往哪里逃啊?”

一阵笑声在空气中荡漾开来。

黄士龙眉头一皱,停下脚步,站立在河面之上,朗声道:“何方邪祟小儿,敢在这里装神弄鬼,还不快快现身?”

“黄士龙老儿,休要猖狂,吾乃太安苏家,苏远山是也。”

空气之中,激荡之声响起。

于此同时,大河四周,突然间亮起了无数火把,里三层外三层,将这一片开阔的河面地界,团团围住,照的通明。

一名衣着华贵的中年男子,站在了黄士龙面前。

“哼!原来是苏家老二。”

“螳臂当车!”

“就凭尔等鼠辈,也想拦我?”

“识相的,赶紧给大爷滚开,不要逼我大开杀戒。”

黄士龙面对着这上千人的包围,冷笑一声,全然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

肉身十重境!

这便是他自负的资本,不管是在哪个世俗皇朝,基本都是无敌的存在。

“拦的就是你。”

“黄士龙,今日你落到我苏家的手里,就是我苏家崛起的天缘。”

“快把黄泉帝丹与龙伏忘川图交出来,我苏远山尚可饶你一命。”

苏远山争锋相对。

不久前,他得到大侄女的来信,黄龙士进入冥帝之墓,盗得了冥帝的两件秘宝,要途经他们太安城地界,让苏家想尽一切办法拦下。

冥帝的秘宝,就算是踏入仙道的修士都望眼欲穿。

这一次围杀,他们已经做了充足的准备。

“呵呵,是吗?”

“那就要看你们苏家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黄士龙咧嘴一笑,心中却是一惊。

他进入黄泉古墓,寻得冥帝的两件密宝,这件事情只有天璇仙门的人知道,而苏家的祖上,已经现在的苏家大小姐,皆是天璇仙门的弟子。

想必是苏幼薇传信回家,方才有此次截杀。

不知苏幼薇来了没有?

黄士龙不敢大意,眼睛一眯,一道精光爆射而出,数十米的距离,眨眼间便冲到方远山的面前,一拳打出。

轰!

空气都被这一拳打出爆炸声!

“不好!”

方远山心中一惊,他也没有料到,一拳之威,竟然刚猛如斯,自己肉身八重境的修为,竟然连黄士龙一拳都挡不住。

咻!

却在这时,一柄闪烁着青色雷电的匕首飞来,逼得黄士龙不得不撤拳。

方远山大出一口气,终于逃过一劫。

紧接着,一道飘渺空灵的声音,响彻在天地间。

“黄士龙,你是欺我苏家无人吗?”

一道白衣倩影,缓缓从空中降下,皎洁的明月在她身后,让她看起来如从月宫中走来的仙子。

她有一股出尘的气质。

刹那间,仿佛天地都变得圣洁了。

“苏幼薇!”

“仙道?!”

黄士龙看清了来人,大惊失色。

因为这位看起来美丽圣洁,气质出尘的女子,就那么凌空而立,一动也不动的踏立在虚空之上。

凌立虚空。

这是已经步入仙道的标志!

“大小姐!”

苏家举着火把,上千人齐刷刷的单膝跪在地上。

“都起来吧。”

苏幼薇望向黄士龙,淡淡道:“黄士龙,把黄泉帝丹和龙伏忘川图交出来吧,我苏家会视你为座上宾。”

“座上宾?”

“当你们苏家的奴才么?”

黄士龙目光一沉,突然打出一道金光,激射苏幼薇。

这是一把金轮,闪烁着金色的火焰光芒,边缘是锋利的锯齿,乃是黄龙士的独门暗器,以肉身十重境的力道打出去,百丈之内,马匹都被锯成两截。

这是黄龙士的绝招,杀过不少肉身十重境的强者。

苏幼薇已经步入仙道,他不敢大意,完全不讲武德,出手就是杀招。

然而,下一刻,黄士龙就双眸瞪大了。

飞速旋转的金轮,激射到苏幼薇三尺开外之时,一下子就顿住了。

仿佛在苏幼薇的周围,有一股看不见的力量,可以抵挡一切。

嗤嗤嗤。

金轮告诉旋转,与那股无形的结界力量摩擦,不断发出尖锐刺耳的声音,不断冒出一连串的电光火星,就像电锯在锯钢材一样。

于此同时,金刚打造的金轮,竟然在像蜡烛一样融化。

通红的铁水滴落在水面上,蒸发出一阵阵雾气。

“黄龙士,你既已知道我踏入仙道,何必再做无谓的挣扎?”

苏幼薇凌空站立大河水面上,清美的脸上,淡漠得看不出有一丝感情。

仙道!

一步踏入,便是仙凡之隔。

黄士龙虽然已经是肉身十重境,放眼任何一个凡俗王朝,都是无敌的存在,但在仙人面前,却也自知毫无反抗之力。

黄士龙不敢耽搁,掉头就跑。

足下生风,急速奔跑的身体,也在空气中撕裂出一条长长的气浪。

“何必做这些无用功?”

苏幼薇屈指一弹,一个兵乓球大小的青色雷电,便如闪电一般飞速射向黄士龙。

轰!

黄士龙整个胸膛都被洞穿,伤口冒出了一股青烟,有一股肉被烧焦的味道四散开来。

噗通!

紧接着,黄龙士便掉入了涛涛大河之中。

“不听我言,枉送性命。”

苏幼薇一步踏出。

这一步,竟然远达一百多丈,缩地成寸,一步便来到了黄士龙掉入河水的上空。

“生机已灭,你还能逃到哪里去?”

苏幼薇虚空一抓。

一股强悍无匹的吸力,将河水都吸到了空中,形成了一根巨大无比的水柱。

水柱之中,赫然是黄龙士的尸体。

“龙伏忘川图!”

苏幼薇望着散落在水柱中的一卷古画,手指一挑,卷轴便悠悠荡荡的向她飘来。

这卷古画,只有一条大河。

仿佛就是冥忘河!

散发着一股不详而又诡秘的气息,在这条大河之中,隐约可见,似乎有一条乌黑的真龙蛰伏着。

虽然只是一幅画,但让众人都感觉到头皮发麻,不寒而栗。

昂!

一声低沉的龙吟,响彻天地。

下一刻,那条乌黑的真龙突然睁开了眼睛,一口将黄士龙吸入口中,一个猛龙摆尾便钻入了滚滚大河之中。

眨眼间,便不见了踪影。

“大意了!”

苏幼薇贝齿轻咬,握了握拳头。

这龙伏忘川图,不能沾染仙力,触及到她的仙力之后,竟然在昏睡之中觉醒了一丝神力,奔江而逃。

“二叔,吩咐下去,立刻沿着太安河搜索。”

“黄士龙生机已灭,活不了多久。”

“那龙伏忘川图,不过是吸收了我一点仙力,跑不了多远。”

苏幼薇语气平淡道。

话音一落,这位拜入仙门,踏入仙道的女子,便凌空飞去,宛如一只白鹤,消失在了黄远山的视野之中。

“连夜传令下去,各个府县,都要行动起来,太安全境,都要仔细搜索。”

苏远山发布命令。

“是!”

近百名大总管级别的人物,立刻领命而去。

苏家家主,乃是太安城城主,封疆大吏,在太安境内,一言九鼎,就是一个土皇帝,命令一旦下去,没有人胆敢不卖力。

………

呼!呼!

第二日清楚,林子墨牵着追风,来到河边水草地吃晨露草,自己也开始修炼起来,锻练力量,打熬着自己的身体。

苏家内府子弟修炼的十二路腿法,每一招每一式,他都已经记得清清楚楚。

但他非常注重力量的练习。

他十分清楚,任何没有力量作为支撑的武功,都是花拳绣腿。

因为有了苏幼楚给的二十两银子,林子墨的伙食的确好了很多,吃肉了就精神饱满,现在打拳踢腿,也非常的用力。

练武。

这是一门技术活。

但更多的,还是一门体力活。

半个小时过去,林子墨的额头上,已经布满了晶莹的汗珠。

“卧槽!”

林子墨惊了一跳,茂密的水草边,冲来了一个死人,全身都已经泡得浮肿惨白了,一眼看去,确实有点吓人。

“凉透了,已经。”

林子墨打着胆子走了过去,试探了一下,这人没有呼吸,没有心跳,温度都已经和环境一样了。

在他的胸膛位置,有一个被洞穿的大孔。

“这得赶紧报官啊。”

林子墨刚转身走出两步,立刻又停了下来。

“不行!”

“穿得这么华贵,想必生前是个体面人,与这种人的死扯上关系,有理也说不清。”

“而且,还有可能暴露我偷偷修炼武功的事情,我不能引起别人的关注。”

林子墨心中计较着,叹了口气。

“算了,遇到我算是你有福气,挖个坑埋了吧,让你入土为安。”

打定主意之后,林子墨拖着这人的双脚,将他彻底拉上了岸。

咚。

就在这时,一个乌金盒子从这人身上掉落下来,巴掌大小,砸在了碎石头上。

紧接着,又滚落出一卷古画。

宝贝?

林子墨眼睛亮了:这人衣着华贵,一看就不是普通人,随身携带的东西,起码能抵得上我给苏家打工当奴才一年的吧?

。。。。。。。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