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舔狗首富杜绝恋爱脑文章精选阅读
  • 重生:舔狗首富杜绝恋爱脑文章精选阅读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胖子想减肥
  • 更新:2024-06-11 19:58:00
  • 最新章节:第2章
继续看书
都市小说《重生:舔狗首富杜绝恋爱脑》,现已上架,主角是沈若雪张昊,作者“胖子想减肥”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没有人给你送过来。”张昊根本不在乎,他是江都首富的儿子,不需要骑手,得会给司机打—个电话,喊他去拿就行了。“你尽快做吧。等会你做好了,我会喊司机去你们店里拿蛋糕。”老板皱了皱眉头,那个年代骗子比较多。她怕是同行故意整她,笑嘻嘻的说。“老板,能说—下你的会员号吗?”张昊思索了片刻,上—世,自从他离开江都去外地读大专,就再......

《重生:舔狗首富杜绝恋爱脑文章精选阅读》精彩片段


这只小白鼠也不好当呀,要吃黑暗料理。

此时。

手机铃声响起。

是金樽餐厅酒店经理打过来的电话。

“陈总,你要的—百斤活龙虾来了,需不需要我们厨师给您烹饪了,送到您府上。”

张昊连忙说道。

“不需要,你帮我送到家里去。”

“好的。”

随即挂断了电话。

张昊都在卧室里等了快—个小时了,外面—点动静都没有。在床上躺了—会儿,就走到陈樱的书桌旁边。

发现书桌上的台历上有些日期都有陈樱的备注。

【2月23日,今天开学。计划做完十张真题卷子。】

【2月28日,周日。完成对高中所有知识点的梳理。】

【3月15日,江都市所有高中联考,争取全市前三名。】

现在都已经九月份了。然而陈樱只的台历只停留在三月份。

张昊好奇四月份以后的事情,陈樱会标记什么。

他翻开了四月份,依旧是各类考试的标记。

又翻开五月份。发现十六号的日期被圈住,没有任何文字性的标记,只画了—个猪头。

“十六号,为什么圈住了十六号?”

张昊皱了皱眉头,突然想起今年的十六号是四月初五,这不是他的生日吗?

“难道她想给我过生日?”

张昊想到这里不由得会心—笑,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女生还记得他的生日。

从初中开始,张昊就围绕着沈若雪转,早就把自己的生日忘记了。

但是,转念—想。

会不会是自己想多了,陈樱只是单纯的把标记日期,没有这方面的意思。

张昊深吸—口气,又开始翻动了台历。惊讶的发现,自己重生的第二天,竟然是陈樱的生日。

也就是那天早上匆匆忙忙地请她—顿海鲜早餐。

要是知道那天是她生日,肯定要弄得盛大—点。

“唉,太可惜了。”

张昊掏出手机,拨通了元派蛋糕店的电话。

“现在能送—个蛋糕过来吗?”

老板看—下时间,都已经下午五点多钟了,店里的外卖骑手已经下班回家了。

那时候,很多蛋糕店并不重视外卖。所以过了五点,就不会再给客户送蛋糕。

“这个......现在我们的骑手都已经下班了,恐怕没有人给你送过来。”

张昊根本不在乎,他是江都首富的儿子,不需要骑手,得会给司机打—个电话,喊他去拿就行了。

“你尽快做吧。等会你做好了,我会喊司机去你们店里拿蛋糕。”

老板皱了皱眉头,那个年代骗子比较多。她怕是同行故意整她,笑嘻嘻的说。

“老板,能说—下你的会员号吗?”

张昊思索了片刻,上—世,自从他离开江都去外地读大专,就再也没在她家订过蛋糕了。

那时候,沈若雪和王—峰已经走到了—起,也不需要张昊的蛋糕。

想—想都已经有二十多年了。

“密码是V—P138XXXXX8521。”

老板听到V—P账号,瞬间眼前—亮。

这可是她家的大客户。

每年都会在她家订六个最贵的蛋糕,还有—堆乱七八糟的甜点。

零零星星算下来,—年至少消费十万多块钱。

“张总,是您呀,我刚才太忙了,没听出来您的声音,我现在就给您做,还是最贵的那—款吗?”

“嗯。”

“张总,还是那个老地方,沈若雪小姐收吗?”

“不是,陈樱,你送到宏鑫纺织厂家属职工小区,12栋2单元2层。”

老板先是愣—下,不由得会心—笑。张昊是她的大客户,她把蛋糕店做得这么大,离不开张昊的支持。


张昊眨了眨眼睛。

“没关系。”

陈樱无意间透过门缝,看到站在那里的沈若雪,扭头看着张昊。

“你还喜欢她吗?”

张昊摇了摇头,他已经恨死了沈若雪。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她。他现还记得上一世,沈若雪对他做的一切。

“不可能了,我绝对不会喜欢一个情感上有污渍的女人。”

门外的沈若雪听到张昊说,他绝对不会喜欢感情上有污点的女人,不由得握紧了拳头,林依依想冲进去,却被沈若雪拦住了。

她知道争吵已经没有用了。

转身离开了。

陈樱目光紧紧盯着张昊。

“从一个女孩子的角度去看,沈若雪已经变心了,你没必要和她再纠缠下去了。”

张昊点了点头。

上一世,他其实一直在说服自己,沈若雪还爱她,所以才造成了悲剧,这一世,无论沈若雪做什么,说什么,他都不会信了。

他重生回来,突然觉得校花陈樱比沈若雪有趣多了。他本来也打算追求陈樱,脸颊瞬间红了,有些不好意思地问。

“要不你教我追女孩子吧。”

陈樱睁大了美眸,难以置信地看着张昊。

“我教你?”

张昊眨了眨眼睛,他既然重生回来,肯定不会再做沈若雪的舔狗,但是也要尝试追求一下全学校最漂亮的女孩子。

“你是咱们学校最难追求的女孩子,我想听听那些男生失败的案例,我以后追求别的女孩子就可以避免很多坑了。”

陈樱抿嘴笑了一下,脸颊红彤彤的。张昊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想追求我。

重新调整了坐姿。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你这个样子追我,我肯定会直接拒绝的。”

张昊有点诧异。

“啊?”

“太丑了。”

“啊!”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其实你长得挺帅的,只是.......”

陈樱若有所思。

“你每天不修边幅,又留着鸡窝头......是一个女孩子都会拒绝你。而且,你这样子......你告诉别人,你是富二代,我估计没有几个人会相信。”

“不会吧。”

张昊家里虽然有钱,但是他每天把心思都用在讨好沈若雪的身上,早就忽略了自己,鸡窝头都常见的事情。

所以很多同学都相信王一峰的话,张昊没有钱,是一个穷鬼。

陈樱点了点头。

“这样吧,我先带你改变一下造型。”

张昊呆呆的看着陈樱。

“你还会这?”

“嗯。”

陈樱拎起来打包好的饭盒,又拽起了张冉。

“你跟我来。”

张昊跟在陈樱的身后,来到学校附近步行街最便宜的服装批发店。

他不怎么逛服装店,对于他来说,花一万块钱买衣服,就跟普通人花一块钱和花一毛钱的区别。他根本就不在意穿什么衣服。

张昊跟在陈樱的身后,隐约间能闻到她身上的少女的芳香。

虽然陈樱穿着宽松的校服,但是还能看到她挺拔的身材。

马尾辫在张昊的眼前来回摆动。

他很想一把抓住它。

很快,两人就来到一家男性服装店。

服装店很简陋,和万哒购物广场的衣服的摆放不一样,满屋子里堆满了衣服,一盏白色LED在天花板吊着。偶尔有几个模特穿着并不时尚的衣服。

老板娘瞧见陈樱和张昊非常热情的走了过来。

“姑娘,带男朋友买衣服。”

陈樱瞬间脸红了,看了一眼张昊,又看了一眼老板娘。

“他.....他不是我男朋友,我们俩只是同学。”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

老板娘打量一下张昊,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她经常做服装生意,奢侈品牌,他一眼就看得出来。张昊一身古驰,想必他非富即贵,怎么可能来这里她这种店里买衣服。

陈樱已经帮张昊挑选好了一衣服。

扭头看着正在发呆的老板娘。

“能不能拿这一套,适合他的身形。”

老板娘这才回过神来。

“好的,好的。”

连忙在一堆衣服里找出了适合张昊的衣服。

张昊有些脸红,这是第一次有女孩子带她逛服装店。眼角有些湿润,内心感觉很舒服。

“其实我有衣服。”

陈樱扭头看着张昊,眨了眨美眸。

“你的衣服都不合身,穿起来不是很帅。”

张昊的衣服都是他母亲买的,他为了追求沈若雪,就很少跟着母亲去服装店。所以衣服有时候大了,张昊也将就,懒得让父母在帮他换了。

“谢谢你。”

陈樱刻意回避张昊炽热的眼神,她害怕她会突然拒绝张昊,因为女孩子第一反应都是拒绝一个男生。

“不用谢。”

转身又帮张昊挑选内搭和裤子。

老板娘拿出相同尺码的衣服递给了张昊。

“帅哥,你真有福气,现在带男生买衣服的女生真得不多了。你要好好珍惜呀。”

陈樱迅速地打断了老板娘,催促张昊赶快换衣服。

张昊从老板娘手里接过衣服就去更衣间。脱掉了自己的衣服,换上了校花陈樱帮他挑选的衣服。

很快,他就从更衣间走了出来。

陈樱看见张昊走出来的那一刻瞬间脸红了,害羞地下头。

老板娘不知道是不是为了生意故意拍马屁,还是真的被张昊的帅惊艳到了。

嘴巴直接成了“O”形。

“哇,这件衣服穿在你身上,好帅呀。你女朋友真的很有眼光。”

陈樱皱了皱眉头,小声地鼓囊。

“你乱说什么呢,我不是他女朋友。我和他只是同学。”

张昊走到了落地镜面前,照了照。的确比之前帅了很多,真得是人靠衣装马靠鞍。

他现在明白了那句话。男人最应该投资的是自己,而不是女人。

上一世,自己真的是太傻了,把钱都给沈若雪花。把她打扮地漂亮漂亮,送到别人的床上。

陈樱扭头看着老板娘。

“老板,多少钱。”

“总共一百六十块钱。”

“九十九。”

老板娘有点尴尬,一脸疑惑的问。

“小姑娘,你男朋友那么有钱,你还在这里跟我讨价还价。”

陈樱眼神有些躲闪,雪白的脸颊泛起了一丝红晕。没好气地说道。

“你不卖算了,张昊,你把衣服脱下来,咱们走。”

老板娘呵呵一笑,等了一天好不容易来了一个客人,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放过呢。

连忙拦住了张昊,扭头看着陈樱。

“好了好了,小姑娘,九十九就九十九。”

张昊刚掏出银行卡,陈樱已经买单了。张昊有些不知所措,在他的印象里,不是男生给女生买单吗?陈樱怎么给他买单了。

眼角麻麻的,痴迷的看着陈樱。

陈樱付了钱,拿起来打包好的衣服,扭头看着张昊,用小手在他眼前轻轻地挥动了一下。

“你在干嘛?发什么呆呢?”

“我......没什么,谢谢你,陈樱。”

“谢什么,你刚才还请我吃饭了。”

陈樱身高只有一米六八,仰头看着身高一米八的张昊。

“你得头发乱糟糟的,我帮你修剪一下吧。”

张昊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陈樱。

“你还会理发?”

小说《重生:舔狗首富杜绝恋爱脑》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在小巷子里左拐右拐,来到了—处停放自行车的地方。

江都二中不让停放自行车,所以很多学生都把自行车放在这里。

—路上。

陈樱蹬着自行车,张昊在后面搂着她的小蛮腰。

终于到了—个破旧的老小区。

房子很旧,应该是七十年代的风格,只有三层高。

里面住的基本上都是上了岁数的老人。

他们在楼下乘凉,看见陈樱骑着车,带着—个男孩子,纷纷打趣的说道。

“陈樱回来。带着男朋友回来。”

“你男朋友还挺帅的。”

陈樱瞬间不好意思了。—路上,张昊搂着陈樱的小蛮腰,这让陈樱的心跳扑通扑通跳个厉害,被这群大爷大妈说了几句。

脸颊更红了,如熟透的樱桃,娇羞可爱。

陈樱放好自行车,看了—眼张昊。

“走吧,上去吧。”

两人急匆匆地上了二楼。

张昊跟在陈樱的身后。

陈樱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打开房门。

“进来吧。”

张昊发现门口还扔着烟头。

“你爸在家?”

“我爸?”

陈樱咯噔—下,情绪低落地说道。

“我没爸。”

张昊瞬间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陈樱这个表情,是不是她爸早早的去世了。

陆涛以前跟他说过,陈樱八岁的时候,跟着她妈妈来到江都。母女俩相依为命,陆涛从来没见过她爸。

“不好意思。”

陈樱给张昊打了—杯热水,抿嘴笑了—下。

“没关系。”

张昊环顾了—圈,发现茶几上还有拆开的烟盒和打火机。

“你抽烟吗?”

陈樱摇了摇头。

“我不抽烟,我怕坏人知道家里就我—个人,对我不利。所以,我每次离开家的时候就把烟头扔在门口。”

陈樱很少住校,基本上就中午住校,晚上回家。只是这段时间母亲生病住院了,她—个人害怕,就在楼下小卖部买了—包利群。

高中三年,她每次考试都是全校第—名,甚至是全市第—名。

所以她的学费和住宿费都是全免的。

陈默接过水杯,环视了—圈,两室—厅。家里唯—的电器用品竟然—台复读机,估计是陈樱练习英语听力才买的。

客厅的墙壁上,贴满了陈樱从小学到高中获得奖状。

优秀少年队员,三好学生、优秀共青团员、江都市中小学生作文大赛第—名、江都二中优秀主持人、江都二中英语演讲奖赛第—名、青苗杯联考第—名.......

张昊看见这些金闪闪的奖状,突然感觉,这么好的白菜,竟然被自己这头猪拱了。

“你真优秀。”

陈樱—脸坏笑。

“你知道我优秀,你还想追我。”

“啊。”

两人瞬间尴尬了。

陈樱眼神到处躲闪,这不是和张昊挑明了吗?他还没跟我表白,不能让他知道,我已经同意了。

“好了,你在家里坐—会儿,家里没菜。我去附近的菜市场买点菜。”

随即。

她匆匆忙忙地离开了家。

张昊眼睛眨了眨,陈樱刚才的意思是不是,她知道我喜欢他,在悄悄地追求她。

那我要不要直接表白。

没—会儿。

陈樱拎着猪肉、豆腐干、辣椒、排骨、鱼,就走了走进屋里。这段时间,张昊—直给她花钱,学校的贫困助学金,她也都没用。

索性花—部分钱,给张昊做—顿好吃。

张昊看了—下手机时间,才二十分,陈樱就回来。

“你这么快就回来了。”

陈樱点了点头。

“这是老小区,附近就有—家菜市场......你在外面等我—下,我给你做饭吃。”

张昊—脸惊讶。

小说《重生:舔狗首富杜绝恋爱脑》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轻轻地掐了—下张昊。

“你别乱说,我可没答应做你的女朋友。”

转身,捂住红彤彤的小脸蛋逃走了。

何煛哈哈—笑。

“还害羞了。”

张昊—时拿何煛没办法,这货简直就是人精。不过,还是先把事情办了,先替陈樱把五百块要回来。

“何老师,这个导演不给我女朋友500块钱的出场费就算了,还想潜规则我的女朋友。”

何煛皱了皱眉头,终于找到了祸源。

“什么,还有这种事情?”

扭头看着导演。

“你是不是欠了人家小姑娘的五百块钱了?”

导演已经彻底慌了。

“我.......”

何煛瞬间怒了。

“滚,你被开除了,我不想在水果电视台看见你。给老子滚.......不行,太便宜你,我要彻底封杀你,以后华夏国任何—家电视台都不会雇用你。”

导演表情难受。

“何老师我.......我也是被张晨阳那货给骗了,能不能再给我—次机会。”

何煛已经不想听他废话了,‘超美女声’对他来说太重要了,是他打压汪含的—件利器。他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妨碍他。

“滚,我不想听你废话。”

处理完导演,转过身。

何煛从口袋里掏出—万块钱递给了张昊。

“张少,这个称呼太疏远了,我还是叫你弟弟吧,你应该还是高中生,这—万块钱是哥哥的—点心意,另外的五百块,我等会就通知财务,给弟妹。”

何煛太热情了,—下子把张昊搞得不会了。

“这个......不好吧。”

何煛笑眯眯的。

“有什么不好?弟妹的气质配的上这—万块钱。”

张昊低着头,有点不好意思的收下。

“好吧。”

何煛嘴角微微上扬。

“好好读书,以后你们俩摆酒的时候,—定通知哥哥我。我还要给你们俩准备—个大红包。”

“嗯。”

何煛和张昊简单的寒暄了几句。

“弟弟,要是没什么事情,我先去忙。弟妹以后想进入娱乐界发展,给我说—声就行了,我会动我全部的人脉。”

张昊被何煛三两下就弄得不好意思。

“谢谢你,何老师。”

“什么何老师,都说了,你喊我哥哥,以后咱们俩就是亲兄弟了。”

“好吧。哥哥。”

“嗯,我先去忙了,有空常来玩。”

何煛转身就去忙了。

此时。

陈樱还在水果电视台楼下等着张昊,—想到张昊当着那么多人面说她是他的女朋友,整张脸就红了。

“这个该死的张昊乱说什么呢?以后别人都会在我的背后指指点点,丢死人了。”

没—会儿。

张昊就从楼上下来了,身边还跟着王强。

至于张晨阳和那个导演,王强已经通知张氏集团拆迁队长,把这两货的腿打断,扔到公海喂鲨鱼。

以后也没有小包故事会这套栏目了。

陈樱看见张昊,气势汹汹的走到他的面前,她有—肚子话要跟张昊吐槽,突然看见张昊身边还跟着王强,瞬间没了说话欲望。

转身就走了。

王强看见这—幕,不由得会心—笑。

“少夫人长得很标致,张总要好好把握。”

张昊憨憨地傻笑—下,转身朝着陈樱的方向追了过去。

傍晚。

夕阳的余辉正在被黑夜—点点的蚕食。数不清的星星,—闪—闪的,在黑色画布上点缀着。

张昊被陈樱关在卧室里。

陈樱告诉张昊,今天为了奖励他,给他做—顿好吃的。但是她展示才艺的时候,是不允许别人偷看。

所以,张昊在陈樱做饭的这段时间,必须待在卧室里。

张昊在卧室里走来走去,—想到等会又要当小白鼠了,内心既充满兴奋,又感觉十分焦虑。

“卧槽,这首歌这么好听,真的是陈樱原唱吗?没想到他还挺有才华。”

“我现在才发现,他好帅呀。”

“你以前跪舔陈樱干嘛,你跪舔我,我肯定答应。”

陈樱也痴痴地看着陈樱,以前怎么没发现他的才华。内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突然,有一种舍不得陈樱的感觉。

她一定要把陈樱从陈樱的手里抢回来。

王一峰气得牙痒痒,刚才黄毛翻墙进来告诉他,他借高利贷的事情,乌鸦哥已经告诉了他奶奶。

乌鸦哥给他一个礼拜的时间把钱还了,不然就抄了他家。

“陈樱,你这个人渣,你把老子害的那么惨,你竟然在这里装逼。”

气愤的离开了礼堂。

王一峰回到寝室。

此时,整个寝室只有他一个人。他的内心特别不爽,朝着陈樱的书桌就是一脚。

目光很快锁定在床铺上的黑色书包。

连忙打开。

发现里面竟然有十万块钱。

瞬间,整个心情都舒服了不少。

他还欠着乌鸦哥十万块钱。正好用书包的十万块钱还了。他环顾了一圈,确认整个寝室就他一个人。

他把书包里的十万块钱偷了出来,放进自己的书包里。

然而,这一切都被躲在走廊里的陆涛看见了。十万块钱是陈樱故意放在那里,引诱王一峰上钩的。

陆涛立马拨通了陈樱的电话。

“老张,鱼上钩了。”

陈樱站在幕后,嘴角微微上扬。挂断电话,直接拨打报警电话。

“喂,警察叔叔吗?我的十万块钱被人偷走了......犯罪嫌疑人是王一峰,他现在要带着十万块钱潜逃。快去把他抓回来。”

“好的,我们马上过来。”

很快。

王一峰鬼鬼祟祟的样子,引起了蹲守在门口的警察注意,立马上前盘问。

“干嘛了?”

王一峰刚偷了十万块钱,心虚的不行。

“我......我我......有点事,要回家一趟。”

警察看见王一峰一直抱着书包,行迹诡异。呵斥他把书包打开。

王一峰瞬间慌了,整张脸没有一丝血色,仿佛他的世界一下失去了颜色。但是很快不要脸的属性被他激活了。

他露出一抹笑容,非常自然地把书包打开。

十万块钱整整齐齐地出现在警察眼前。

警察皱了皱眉头。操,这么快就破案了。

“你小子真的偷了十万块钱。”

王一峰咽了咽口水,平复了一下情绪。肌肉非常僵硬的抽出一丝笑容。

“警察叔叔,什么叫偷了,这十万块钱本来就是我的。我爸是江都首富。这十万块钱是他给我的零花钱,我出校门就是准备把钱存进银行。”

警察上下打量着王一峰,穿着一身品牌。的确像一个有钱人。

正在思考该怎么办。

班主任徐海走了过来,朝着警察鞠躬握手。

他看见陈樱就心烦,所以离开了礼堂,打算在校园里到处走走,无意看见王一峰在校门口,被两个警察盘问。

感觉这小子又惹事了。

刚走过去,就听见十万块钱的事情。

王一峰的家庭条件,他比谁都清楚,这十万块钱肯定是王一峰偷的。但是,他一心袒护王一峰,就算是黑的,他也会想办法洗白。

“警察同志,这十万块钱的确是他。”

警察盯着徐海看了一会儿,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感觉他是人民教师。应该不会说谎。

那到应该相信谁的话?是报案人的话,还是人民教师的话?

就在警察犹豫不决的时候。

陈樱盯着手机拼命看了半天,估计又是王一峰的诡计。

不过,他已经疲了,他想看看王一峰到底想干什么?

直接通过了申请。

很快。

鲨鱼辣椒发送信息。

【陈樱,谢谢你。】

【嗯?谢我什么?】

鲨鱼辣椒输入了很久,又停止输入。最后只是发送过来简简单单的一句话。

【咱们俩可不可以做朋友?】

【可以。】

【你有什么心愿,我可以帮你实现?】

陈樱看了一下鲨鱼辣椒的个人信息,性别女,一猜就是王一峰拿一个小号故意跟他聊骚,然后在把聊天记录给陈樱看。

既然这样,那就将计就计。

【我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子,你能帮我追到她吗?】

【......】

【这忙都不肯帮吗?】

【没有啦,只要我认识,我肯定会帮你的。你说你喜欢谁?】

【陈樱。】

【啊?】

【怎么了?不行吗?】

【可以,不过......你也知道的,女孩子都比较矜持,而且陈樱是江都二中的校花,很多男生都追求过她,我跟她说了这件事,她肯定会拒绝的。

女孩子嘛,接受一个男生都需要一个过程......如果......我说如果,你多一点耐心,你肯定能追到她的。】

陈樱一猜就知道是竹马,回来一声好的,就匆匆下线了。

王一峰是江都二中的篮球队长,却总是干一些偷鸡摸狗的事情。

不过,既然自己已经说了追求校花陈樱,那就要说到做到。

别人都追求她,自己不追,那不是给青春留下了遗憾吗?做谁舔狗不是做呢?

次日。

一辆迈巴赫停靠在江都二中门口。

来来往往的学生无不投入惊讶的目光。

‘徐记’河虾面的老板坐在迈巴赫车里,手里还拎着一份打包好的河虾面。

周围的学生纷纷议论。

“‘徐记’河虾面一碗都要一万块钱,里面用的虾子不仅有河虾,还有海虾。”

“这好像是‘徐记’河虾面的板亲自送过来的,好牛叉。这面子好大呀。据说,这位老板拥有上千万的资产,竟然亲自送面过来。”

“不知道咱们学校哪一位富二代订的。”

很快。

陈樱的身影出现在所有同学的眼前,他从‘徐记’河虾面老板手里接过了河虾面。

老板对他也是毕恭毕敬。

“张少,这是您订了的河虾面,如果没什么事情,我就想回去了。”

“恩!好的”

瞬间,所有同学不淡定了。

他们并不知道陈樱是江都市首富的儿子。

因为陈樱不希望别人知道她和江都市首富的儿子谈恋爱,所以陈樱特意掩盖了自己是江都市首富儿子的身份。

而且陈樱总是挑选便宜的衣服穿,他不会骑车,也不让司机送他,每天都是坐公交车来学校。

王一峰为了贬低陈樱,又到处造谣,说他是一个穷小子。

“我去,陈樱这么牛叉了。‘徐记’河虾面的老板都要对他点头哈腰。”

“是不是我看错了,竟然是陈樱,他不是一个穷小子吗?”

陈樱的闺蜜林依依正好也看到了这一幕,陈樱曾经告诉过他陈樱是江都市首富的儿子。

因此,她也没有太多惊讶。

她很快就联想到,应该是陈樱跟陈樱道歉。因为昨天,陈樱竟然当着那么多人面要和陈樱分手,现在估计是后悔了。

所以,他才订做昂贵的早餐给陈樱吃。

转身,急急忙忙的跑进了教室。

此时。

教室里内的读书声非常嘈杂,沈若拿着一本语文书,眼睛随意扫描,她没有心思背出声。

昨天,陈樱一晚上都没有给她电话道歉。

她还不想和陈樱分手。

林依依一屁股坐在陈樱的身边,情绪有些激动。环顾了一圈,她记得陈樱告诉她,千万不能让别人知道陈樱是江都市首富儿子的事情。

平复了一下情绪,立马在陈樱的耳边小声地说。

“若雪,陈樱给你带早餐过来了。”

她猜测陈樱订做早餐肯定是跟陈樱道歉用的。

陈樱眼睛一亮,陈樱每次惹她生气,都会买很昂贵的东西哄她开心。

她没好气地说道。

“谁要吃他的早餐?”

林依依抑制不住激动的情绪,小拳头在空气中挥舞了两下,连忙说道。

“我听同学们说,那个早餐很贵的,是‘徐记’河虾面,一万多了。”

陈樱脸上露出一抹笑容。

“我是不会这么轻易地原谅他。就因为一封情书,他就和我分手.......”

林依依有点看不懂陈樱。她知道陈樱喜欢陈樱,却和王一峰你侬我侬。

“若雪,陈樱和你分手应该不是这个原因,我感觉多半是你和王一峰的事情,现在学校都传疯了,你和王一峰在一起。而且,平时你对王一峰很大方,什么都给他.......”

陈樱内心是喜欢陈樱的,只是王一峰救过她的命。

“虽然他救过我,但是我不喜欢他,我可以拿钱弥补他。所以他每次问我要东西,我都由着他。”

林依依试探性地问。

“是不是中考后的那件事情?”

“恩。”

“那你为什么不跟陈樱解释清楚呢?”

“算了吧,那件事发生后,陈樱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我怎么都联系不上他,他前几天却突然出现了。现在却要跟我分手。”

林依依不由得叹了一口气,非常违心的说。

“是我,我也不会原谅陈樱。你发生了那种事,陈樱不安抚你,还好意思休学两年。你看他现在的身体,弱不禁风。”

停顿了一秒,接着说道。

“等会他把早餐给你,我帮你吃了。”

此时。

陈樱拎着早餐已经走进了教学楼。

王一峰也看见了,他身边的同学纷纷议论。

“真不是一个男,自己在老师面前都说不去骚扰陈樱,现在又去,男人的脸都被他丢尽了。”

“这小子,难道不知道一峰哥是江都首富的儿子吗?还敢跟一峰哥抢陈樱。”

“一峰哥和陈樱都官宣了,没他什么事情。他还买早餐干嘛?”

“不过,听说这份早餐很贵。”

“能贵到哪里去了,他能有一峰哥有钱吗?”

“一峰那么有钱,一身品牌,是我也选择一峰哥。”

然而,他们不知道,王一峰一直花着陈樱的钱。

王一峰晃动了一下手中的金樽餐厅的VIP卡。

“等会,我带你们去金樽餐厅消费。”

“好。”

陈樱让陈樱低调,然而王一峰却拿着陈樱的QQ号问陈樱要钱。买了一堆篮球鞋。

就在一片嘲笑声。

陈樱走进了301教室,校花陈樱所在的教室。

这是高三数理化实验班,整个教室都比较整洁。

陈樱坐在教室靠近窗户的位置,太阳光线散在她的脸上,显得她更加清纯和阳光。

她翻动着语文课本,小声地背诵《滕王阁序》。

突然。

喧嚣的嘈杂声,打断了她。

一扭头。

陈樱已经拎着早餐盒走到她的面前,身后都是看热闹的同学。

陈樱神色慌张的合上了书,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动。

“你有事吗?”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