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深浅精选全文
  • 爱有深浅精选全文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山谷君
  • 更新:2024-06-17 14:06:00
  • 最新章节:第113章
继续看书
高口碑小说《爱有深浅》是作者“山谷君”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江梦澜薄彦商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一夜错乱迷情,她以为他不在意,那她也假装自己不在意;后来,他成了她的老公,对她百般温柔,呵护备至。或许,这就是他的性格吧……对谁都很妥帖,挑不出错儿来。他闻言暴怒:傻瓜,你一直是特别的,我的好意只对你啊!...

《爱有深浅精选全文》精彩片段


“侽侽,你真棒。”江梦澜很忙,上班时间,没空陪她闲聊,真心赞了一句之后就下线了。


胜普瑞公司的尽调工作,进入最忙的阶段。很多信息需要与别的机构相互配合,评估机构,财务机构的数据,需要她去协调拿到她们需要的那部分,然后给出法律意见。

因为她是第一次参与这样的大项目,为了保险起见,她的尽调报告每次写完,都要发给周铭看一遍。周铭自己负责的部分也很多,等他忙完自己的事,再查看她的报告然后回复,基本都是后半夜了。

江梦澜也不敢睡,再晚收到周铭的回复邮件,都会根据他的建议重新修改一遍。

一天睡两三个小时是常有的事。

忙起来是好事,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想薄彦商与温简的事,即便偶尔在员工餐厅遇到薄彦商,也是擦肩而过,没有招呼,更没有交流,完全是陌生人了。

薄彦商似乎也很忙,每天中午在员工餐厅用餐,都是随便找个角落,助理给他打一份饭菜,他就慢条斯理吃,吃完起身就走。

肖主任一周会来两天,监督他们的工作,也与卓远科技的张律师沟通项目的进展。她一来,中午大家一起在卓远科技的员工餐厅吃饭。

有次碰到薄彦商与王岩还有张律师也在餐厅,肖主任自然是热情招呼,邀请他们一起。

王岩与张律师对肖主任的印象很好,加上中午工作餐,没那么多规矩,便与薄彦商一起坐到肖主任那一桌。

正巧,江梦澜就坐在薄彦商的对面,很久没有这么近距离坐一起,他脸色淡然,很冷漠,看也没看她一眼,低头用餐。

江梦澜也低头用餐不说话,她本就话少,大多时候就是听周铭与别的律师讲。今天肖主任在,自然是肖主任说得多。

肖主任平时呢,对他们是真的很严厉,但在客户面前时,最护犊子,不遗余力夸他们。

在场的,除了江梦澜是新人,别的律师也算是久经沙场了,早适应这种高强度快节奏的工作,所以肖主任不太说他们了,便把注意力放在江梦澜身上,主要是为了给她鼓劲。

“我们舒律师,别看她娇滴滴,但很能吃苦,工作很认真负责。她每次提交上来的报告,都是可以当成模板范本的,一点不输资深律师。”

卓远的张律师听到,不由也夸道

:“你们舒律师真是我见过最能吃苦的女孩子,好几次,我看她就没回家对吧?就在公司熬夜干活,只有早上趴在办公桌上睡两个小时,第二天继续。”

张律师有时候很早到公司,会特意到他们办公室转一圈,经常看到她趴在一堆文件上睡着,看得他都有些不忍心了,这个项目真的没那么急。

江梦澜不知怎么话题会转到她身上来,她并不是大家说的那么拼命啊,只是回家也睡不着,事情多没做完,干脆就在公司睡了而已。

被他们夸的,她都有些无地自容了。

周铭倒是不夸她,言语里有点指责:“说过你很多次了,你这样下去不行的,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平时除了午餐,早餐晚餐都不吃,还熬夜干活,你也不怕猝死。从今天开始,每天跟我准时下班,我送你回家。”

别的律师都笑:“周律,我们也熬夜干活,也三餐不定,你怎么不怕我们猝死?”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我...”温简想辩解。


“你什么你,在禹安的眼中,你跟王岩有区别吗?没有任何区别。所以你从第一步就错了。”

她与王岩在顾词安的眼中有区别吗?

没有区别,甚至连性别都没有区别。

她一直知道的,也以为顾词安是以事业为重,无心男女之情,但只要等他有意开始感情生活时,必然会看到她的,毕竟她是他身边唯一的女性。

可惜,怎么就冒出来一个苏曼汐呢,怎么偏偏是苏曼汐呢?

这是母女俩昨晚的对话。温兰看不上温简处理感情的方式,瞻前顾后不够主动。所以她特意邀请顾词安来家里吃饭,她知道,顾词安不会驳她的面。

温兰很会营造气氛,用餐期间,讲起在国外生活的共同经历,颇多话题。

“其实你俩都没必要回国,在国外也是可以管理国内公司呢,况且不是还有王岩在吗?”温兰是想劝顾词安出国。

“国外的环境要比国内好很多。”

温简帮顾词安说话

:“国外虽然好,但是禹安的父母都在国内,他是独子,总归要回来的。”

“现在哪还有这种老观念,只要子女过得好,在不在身边,父母都高兴的。”温兰确实想得开。

顾词安不置可否,他的很多决定,考虑父母的因素不多。与他心里,父母是父母,他是他,要说中间的联系,只是单纯因为爱。

今晚温兰请客吃饭,很多话,她虽不明说,但她相信以顾词安的情商,自然是能听得懂,那便是撮合温简与他,这也是她此次回国的目的。

这确实让顾词安意外,他一直把温简当成好友,是志同道合的合作伙伴,与王岩一样。他始终也觉得温简是一样的想法,毕竟这么多年,她从未表露过别的心态。

然而今晚,温简没有否认。

温简送他出门时,他斟酌了一下语言才道

:“简,你是我事业上最好的合作伙伴,一直都是。”

“我知道。”温简回答,又怎么会听不出顾词安话里的拒绝?

告别了温简,顾词安乘电梯上到顶楼那套空荡荡的房子,想起除夕夜那晚,他与苏曼汐一起默数跨年倒计时,一起互祝新年快乐时,她看他时满眼的喜悦。

那时的喜悦是藏不住的。

他一直不懂,他们明明没有任何矛盾,为什么一个温简的出现,会让两人的关系破裂至此?借着那股冲动,他再次开车到苏曼汐家的楼下。

苏曼汐忙死了,把小卧室整理好,扔出了很多废品,这是她第三次到楼下倒垃圾,然后便看到了顾词安,他倚在车边,不知看了她多久。

两人就站在昏暗的路灯下,他倚在车旁,她站在垃圾桶旁,中间隔了一个过道。

“不臭吗?”顾词安问她,语气揶揄。

苏曼汐这才往前走了几步,离垃圾桶远一点。

“找我?”她问,真不知他怎么想的,最近偶尔在公司碰到,他已经完全把她当成陌生人了不是吗?

“在做什么?”顾词安没回答,指了指垃圾桶旁她扔的杂物。

苏曼汐也不回答,就想着没事的话她回家了。

“今天下班,在十字路口看到你了。买那么多速食产品能吃完吗?”他转了一个话题。

苏曼汐还是没回答,心想你有事吗?跟你有什么关系?莫名其妙。

顾词安并不管她的冷漠,反而笑着问

“如果需要我帮忙做饭,可以跟我说,我不介意。”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楚芸宁在旁边看着,心里像压着一座山,很沉,很难受,转开眼不看他。

“找到了。”季忱骁一脸高兴,举着那份文件。

文件还好外皮有包装,外皮撒了饮料,里边倒是很干净的。只是季忱骁的白衬衫有几处被垃圾桶的边缘弄脏了,看着特别刺眼。

楚芸宁没有接文件,转身就走。知道自己这样很无礼,不管怎样,季忱骁是在帮她,连声谢谢都不会说。

“楚芸宁。”季忱骁从身后握着她的手,也不管自己的手是否是脏的。

“脏,拿开。”楚芸宁倒是嫌弃上了,甩开他的手:“文件给我。”

“暂时不能给你,我还有用。”季忱骁不给。

“什么意思?拿着文件跟肖主任告我的状吗?”她就说他不会这么好心,工作上这么大的疏漏被他抓住把柄了,他自然要好好利用一下。哼。

“楚芸宁,你真的,能不能好好说话。”

“那你拿我文件做什么?”

“我有用。”

“你怎么知道在这个垃圾桶里?你扔的?”

“我闲的?”

季忱骁作势要去敲她的脑门,但是举起手一看,脏,算了。

回到车里,拿了好几瓶矿泉水洗手,才把手洗干净。

“上车吧,我送你回家。”

上了车,他就唠叨开了

:“以后别加班到这么晚,工作是永远做不完的,明天做也一样。”

“你不也一样,这么晚才下班。”楚芸宁看着窗外说着。忽然想起,她送的汽车挂件

“这个我拿走了。”她只送过他一样东西,也要收回。

“不准,送我就是我的了。”季忱骁想也没想,护宝贝一样把挂件握着。

楚芸宁又转头看向窗外,一路都不说话。

到了她家楼下时,季忱骁也熄了车与她一起下车,这个架势像是要跟她一起回家。

“我上次换件衣服。”他倒是坦坦荡荡指了指自己白衬衫的污渍,确实挺触目惊心的,难为他刚才一路忍着没脱。

“回你自己家换,我家没衣服。”她的态度很恶劣。

季忱骁也不生气,打开后备箱,里边竟然放着她当时收拾出来的行李箱,他的物品全都在车上呢。

“你没有家吗?”

“没有。”

季忱骁是实话实说。他回森洲发展,并未急着买房子,因为工作忙,很多时候不是住在公司就是住在酒店,偶尔回父母家住。年前倒是买了一套了,就是带楚芸宁去看过的那套,全款付的钱,做了基础装修,原计划是让楚芸宁按照喜好去弄软装,然后一起搬进去。楚芸宁听他如此简明回答没有家,心里不无鄙夷,这男人不肯说实话,不就是防着她吗。

楚芸宁听他如此简明回答没有家,心里不无鄙夷,这男人不肯说实话,不就是防着她吗。季忱骁就是打定主意跟着她,反正他想明白了,很多事不能听她的,若都听她的,全都凉菜。

楚芸宁就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人。他就站那等她开门,锁一动,他先推门而进。就是熟门熟路,她还没反应过来,他已一个箭步进了卫生间,水声哗哗的。刚才的冷静不在意的模样全都破功,一秒也忍受z不了身上的脏东西。

不知为何,楚芸宁就笑了,坐在沙发上翻看失而复得的文件,总之还是很诡异,这份文件是怎么进的垃圾桶的。

脑子里就闪过了嘉佳的脸,是她抱着这份资料,是她曾站在那个垃圾桶旁,很明显不是吗?但楚芸宁一切都是猜测,如果告诉肖主任,肖主任会相信她吗?还是指责她自己犯了错,却嫁祸嘉佳逃避责任?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是这家茶楼的老板徐涛带我去见的,哦就是涛总,他当年是你父亲的下属。当年你父亲很威风。”

又是徐涛?上回来栖宁负责食品项目时,徐涛也在场,还逼着她喝了一杯酒。她当时只当作不认识,如今这个项目上又遇到。

父亲去世后她只回过两次栖宁,而这两次,竟然都遇上了徐涛,舒听澜绝不相信这是巧合,她没那么天真。

而且就目前来看,徐涛在栖宁的势力强大,才能如此轻易接近她。

只是她不明白,徐涛接近她有何目的?

当年父亲极少在家谈工作上的事,她与母亲都一无所知。

“既然来了,别急着走,见一见涛总,你们叙叙旧。”公会负责人拦着舒听澜不让走。

“我不认识涛总,更没有旧可叙,让开。”舒听澜面无表情,实际内心已有些慌乱,想掏手机给程晨打电话。

“听澜,你这么说就见外了,真不认识涛叔叔了,涛叔叔伤心了。”门被打开,涛总从外边进来,笑着如沐春风,有中年成功男人特有的那种倜傥。

舒听澜虽害怕,但是强制镇定,倒是想看看这徐涛想做什么。

“坐,别紧张,涛叔叔又不会吃了你。你忘了,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不过那时候还是一个小孩子,没想到如今出落得如此漂亮迷人,真是女大十八变。”

舒听澜僵硬着站在那里,徐涛话里的轻佻已无法隐藏。公会的负责人已识趣默默离开,顺便关了茶室的门。

“你父亲要是还在世,看到你如今这么好,一定会很欣慰。”

舒听澜依旧站着不动,但目光直视着徐涛道:

“对,我想起来了,张阿姨的父亲是我爸的上级,张阿姨长得特别漂亮。”

张阿姨是徐涛的爱人,当年徐涛就是靠娶了她才平步青云的,舒听澜此时提她便是想给他一个警告,他要是敢乱来,她便告诉他爱人。

徐涛听到,竟笑了,笑容肆意:

“你张阿姨还时常念叨你的,有空上家里看看她,她会很高兴。”

徐涛闲散地坐着,全身上下都是名牌,已完全不是从前那个在父亲面前鞍前马后的卑微模样。

“来,坐叔叔身边来。”

徐涛伸手猛地去拉舒听澜的手,舒听澜不备,被他拉着倒在了茶室的榻榻米上,徐涛趁机控制住她,俯身在她的上方,带着烟味的气息喷在她的脸上

“这么迫不及待?到底是舒明海的女儿,就是识时务。”

舒听澜浑身僵硬,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既害怕又感到无比恶心,

“放开我,不然我叫了。”隔壁茶室都是人。

“叫吧,看有没有人敢进来。”徐涛倒是没想到舒听澜会这样镇定,想着她这样的长相,一个人在森洲混,不知被多少男人染指过了,那技巧一定了得,想必十分销z魂。

一想到这,全身便燥热起来,这把岁数了,难得还能遇到让他急不可耐的人,低头开始亲她,

舒听澜此时真切体会到什么叫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她拼命挣扎,使劲呼叫,外边有人走动,可都被门口守着的人呵斥走

“看什么看,没见过秀恩爱吗?都给老子滚远一点。”

大约是徐涛带来的保镖。

不知为什么,当挣扎不过时,舒听澜只觉得万籁俱寂,茶室里的茶好香,木制天花板上的雕刻栩栩如生,身下软绵的榻榻米舒服地包裹着她。


“不解释一下?”

楚芸宁尴尬归尴尬,但已能镇定自若了,想着他该不会就为了这个提前回国来找她质问的吧?

她是不是第一次,是她自己的事,与任何人无关。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见她没说话,季忱骁叹了口气,声音转而变得温柔

“抱歉,那晚我不知你是第一次,否则...”

楚芸宁急急打断他的话

“没必要道歉,我们都是成年人,况且那晚是我主动的与你无关。”那晚她纯粹是因为参加高中同学聚会,又听到温简的名字,想起一些往事,整个人的状态极差,颇有点自暴自弃的意思,那晚不是季忱骁也会是别人。

“与我无关?”

“嗯,不是你,也会是别人。所以你不必放在心上。”

她好心宽慰他,不必道歉,更不必愧疚,那晚她的体验也很好。

但季忱骁的脸色不太好,一直看着她,好一会儿才自嘲地笑了笑,莫名其妙说了句

“楚芸宁,我也没那么差吧。”

“什么?”楚芸宁没听明白他莫名其妙的话,只是感觉他平和的语气里,夹着一点点卑微?不过随后,楚芸宁把这个感觉抛诸脑后,他是季忱骁啊,不管财力还是外型,都是领先者,哪里会有卑微。而且为什么要卑微。

季忱骁没再说什么,拎着放在沙发上的外套便离开了,似乎心情不好的样子。楚芸宁也没多想,洗了澡,临睡前跟林之侽闲扯了几句,便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接到周铭的电话,让她直接去机场接肖主任,9点到。她打车过去,周铭比她早到一步,见她来,递给她一杯咖啡还有三明治

“没吃早饭吧?”

“谢谢周老师。”她接过来,小口小口吃着。

而周铭狼吞虎咽三两下就解决完,把空盒扔到一旁的垃圾桶,回头看楚芸宁坐在那认真翻着桌面上的资料,手里的三明治才吃了三分之一,不由感慨:

“要不要这么拼命?你现在手里除了卓远科技没有别的项目吧?”

“竞标PPT,我把需要的内容都列好了,不过重点怎么呈现还需要考虑。”

“放轻松点,这次只是让你练手,做好给肖主任参考用,最终使用的版本,肖主任一向是自己做。”

“好的。”楚芸宁嘴上应着,心里却没有丝毫放松,做事一定尽善尽美。

“快把早餐吃了,肖主任回来,恐怕有一场硬仗要打。”

“出什么事了吗?”

听季忱骁昨晚的语气,对肖主任的工作能力是很认可的,况且肖主任刚替他解决了概念产品的案子。

“还不清楚,肖主任登机前给我来过一个电话,原本卓总是跟她同一航班回国,但是卓总临时改签提前回国,不与她同行,肖主任怕事情有变。而且据我所知,卓远科技这两天会开始招标,他们法务今天约了三家律所见面,我们并没有优势。”

楚芸宁一听,也不由紧张起来。坦诚说,她也很想拿下卓远科技这个项目,一是有肖主任亲自带她,二是卓远科技作为业界巨头收购另外一家老牌巨头,可学的东西很多,并且对她将来独立执业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肖主任准点下了飞机,近十个小时的行程下来,丝毫看不出一点疲态。楚芸宁急忙上前拎过肖主任的行李箱,周铭则带着她们去停车场,顺便汇报卓远科技的最新进展。

“哦。”鲁雨薇对他的家世以前就不感兴趣,现在毫无关系了更不敢兴趣,听着很厉害,但她并会去搜。


“对了,这笔钱我打算还完房贷的余款,还能剩一部分,我给阿姨换个更好点的医院吧,让你可以随时去探望的。”

“不要,现在的医院挺好,如果要换,我会替她换。”鲁雨薇想也没想就拒绝,她不想拖累林之侽。

“你有钱换医院?你银行卡里的余额有5位数过吗?不是我说你,你赚钱的速度比乌龟还慢。就这龟速,还有脸拒绝我?再说了,我也不是白给你,以后要还给我的。我的小本本都记着呢,以后加上利息,加上通货膨胀,全部还我。”

林之侽一边说着一边在银行APP上各种转账,滴滴两声,鲁雨薇的手机就收到到账通知,效率飞快。

她低头看着短信里的数额,眼眶都红了,何德何能,能有林之侽这样的朋友。

“侽侽,谢谢你。”

林之侽懒得理她,继续兴高采烈开始申请提前还款。

鲁雨薇母亲目前住的医院是私立的,各方面条件很不错,但唯一的问题是,医院的管理制度里,没有特殊情况不允许探视,鲁雨薇只能通过主治医生了解母亲的病情。

春节时与主治医生聊过,母亲的情况好转很多,病情稳定,不必住在全封闭的医院里。她原本也要办理转院,只是因为经济问题,还没想好转去哪家。

现在有林之侽这笔钱,很多事便可以迎刃而解了。

后面几天,工作依然很忙,只能每天抽出一点时间去找医院,她依然是以私立医院为主,除了贵,没有别的毛病。

确定好医院,她特意请了一个下午的假,办理转院。

她母亲的精神状况确实好了很多,一直拉着她的手不放

“澜澜,妈妈跟你回家住好不好?”

“妈,我跟医生说过了,以后周末,你可以回家住。”这是她与医生折中的办法,在精神病院住了太多年,如果一下出院,恐怕无法适应外面的环境。最重要的是,鲁雨薇平时无法24小时在家里照顾母亲。

母亲默默点头,算是答应。

新的医院,病房比之前好很多,母亲的活动也不受限制,可以在护工的陪同下在院子里到处走走,只要不出医院的范围即可。

似乎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进行。

她的工作进展也很顺利,大约再过半个月,所有尽调工作都能完成,后期卓远科技与胜普瑞的交易谈判以及最后的交割,会由肖主任与周铭协助完成,不用她再参与了。

只要这个项目完成,之后再也没有机会见吴靖宇,更没有机会见温简。生活终于要走上正轨,她期盼着那一天的到来。

只不过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有生之年,她还能再见到温兰。是在卓远科技的员工餐厅,温兰,温简,与吴靖宇,王岩,在用午餐,在吴靖宇专属的用餐区。

那时,鲁雨薇与周铭在员工餐厅排队打菜,旁边有人在窃窃私语

“那是温总的母亲?好有气质啊。”

“据说一直旅居海外,刚回国。”

“也不挑地方,就在员工餐厅用餐,还蛮接地气的。”

“你没看到卓总对她的尊重吗?人家是来看女婿来了。”

鲁雨薇的心跳漏了一拍似的,不由看向那边的温兰,果然如她们所说,很有气质,并且年轻得不像话,与温简站在一起,像是姐妹俩。


所以开了门让他进去。


他熟门熟路换了拖鞋去厨房,洗菜,分类,放进冰箱冷藏,冷冻,看着满满当当的冰箱,他很满意。

“洛洵洲,我们好好谈谈吧。”这次换乔雨澜主动要谈了。

“好。不过要先等一会儿,我做好饭,边吃边谈。”

乔雨澜一口气闷着,实在无法理解洛洵洲的行为,就是完全不在意她的态度,我行我素,只顾着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不必了,先谈谈吧。”她态度坚决。

“行吧。”洛洵洲见此,转身洗手擦干,然后坐到客厅,看着她:“想谈什么?”

“我很感谢你昨晚帮我找到资料,也很感谢你今天上午帮我彻底解决嘉佳的问题。但是,洛洵洲,我之前说的很清楚,我们之间没有必要搞得藕断丝连难舍难分。我承认之前对你是有好感,也曾想过再进一步,但是我也说了,有温简就没有我。”

洛洵洲静静看着她,很认真地听她把话说完。沉默良久,似乎第一次鼓足了勇气说道:

“乔雨澜,也许是我的错,我从未认真跟你说过,我对你,不止是好感。”

“所以呢,因为你对我超过好感,我就要为你妥协?为你去承受温简的伤害?洛洵洲,我真的求求你了,不要做这些让我痛苦的事情。你的存在,就是不停地在我的伤口上一把一把地撒盐。”

因为你的存在,总是不停地提醒我,当年父亲对温简的爱护;总是不停地提醒我,我从未得到过父亲全心全意的爱。

她要的是笃定的,全心全意的,坚定的爱,否则宁愿不要。

她对他的厌恶就明晃晃地写在脸上,没有丝毫的隐藏,不,也许不是对他,而是对父亲与温简。

洛洵洲看着她,眉心渐渐皱起,一字一句反问

:“在你眼中,我就那么不堪?你一直觉得我对你是死缠烂打?让你如此厌弃吗?”

洛洵洲好不容易拾起的自尊,又被一遍遍扔在地上,任她踩踏。

乔雨澜不言语,就那么看着他,看着他一身的骄傲被她的言语击得粉碎。她无意伤害他的,她一直都知道,洛洵洲并没有错,是她的错,是她一直走不出这个心结。因为父亲的事情,让她一直不相信爱情,一直不相信有人能真心爱她,何况还是身边有温简的他。

她是鸵鸟,不敢去争取他的爱,所以只能用伤人的语言去逃避。

她的沉默,在洛洵洲那看来就是默认。

他点点头:“我知道了,以后不会再缠着你了。乔雨澜,无论如何,希望你幸福。”

他语气很平静,但若是细看,便能发现他眼眶里那淡淡浮现的红血丝,说完话,他便起身大步离开。

哐当的关门声,震在乔雨澜的心头。她知道,他这次是真的不会再回来,不会再理她了。那个关门声简直把她的心劈成了两半一样,很痛。

她不是懦弱的性格,尤其是上了大学之后,与母亲相依为命,她就一直很坚强地活着,遇到问题,解决问题。即便交了母亲的住院费,身无分文靠吃泡面度日的日子里,她也从未有过怨言,从未逃避过。

可唯独在感情上,她是个懦夫,面对现在的温简,她除了过往的恨之外,还带着一份不为人知的自卑,不得不承认,温简太优秀了,既有傲人的教育背景,也有让人望尘莫及的工作成就,与洛洵洲站在一起,就是天造地设,她拿什么跟温简比呢?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