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虐文女主不干了
  • 穿书虐文女主不干了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穆小沐作者
  • 更新:2022-07-16 03:04:00
  • 最新章节:第3章 几千瓦的电灯泡
继续看书
宋寒霜之前追过一本古早虐文,书中的女主角被男主角虐身虐心,最后险些命丧黄泉。渣男男主幡然悔悟,开始追妻的时候,她追不下去,于是弃文。谁成想,一觉醒来,她成了书中被虐身虐心,最终家破人亡的虐文女主。管他什么霸总文学,宋寒霜可不做跪舔爱情的傻瓜,她果断甩掉薄情的二皇子,转身搭上憨厚又英俊的少年将军——戚烬。

《穿书虐文女主不干了》精彩片段

“小姐!快救小姐!”

耳边传来一道稚。嫩的声音迫切万分,甚至染上了哭腔。

宋寒霜睁开美目,越来越近的悬崖直逼眼帘。

妈卖批!

她不是在温暖的大床上吹着空调睡大觉吗?

这是个是什么噩梦,怎么还如此真实!

未及深思,胸。口传来阵阵憋闷,宋寒霜皱紧眉头。

“快把手给我!”

车帘被忽的撩起,粗沉厚重的嗓音骤然响起,宋寒霜因为猛烈咳嗽而染上盈盈水光的颤了颤。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眼前逆着天光的男子声音沉了几分,“得罪了。”

下一刻,一只粗粝的大掌不由分说的攥住她纤细的手腕,随即一个猛劲将她从车里拉出来。

在马车即将坠落悬崖的千钧一发之际打了个旋,随即稳稳落地。

“咳咳咳……”

眩晕的感觉席卷而来,宋寒霜双手紧紧抓着男子的双臂,身子骨柔弱的仿佛白瓷,轻轻一捏就能碎一般。

她额头抵着他冰凉如玄铁的盔甲,不住的喘气,没有松手的意思。

男子浑身僵硬的站在原地,一动未动,黑沉的眸子低下来,看着眼前娇软易碎的姑娘,声音不自觉放软:“姑娘好些了吗?”

这声音像漠北的沙子,却又仿佛裹挟着风。

宋寒霜微喘着抬头,晶亮的瞳孔有些呆住。

眼前男子身高九尺,冷硬的脸庞上剑眉入鬓,深邃微陷的双眼漆黑如暗夜,此刻里面盛着几分凝重与不明显的关切。

一身坚硬的盔甲将人衬的英气勃发,麦色肌肤是日晒雨淋的沉淀。

戚烬几乎是秉着呼吸瞧着她,生怕怠慢了这娇滴滴的小姐。

那张苍白毫无血色的巴掌脸上,黛眉琼鼻生的极好,盈盈水光的眼尾微微翘起,将无辜的眸色平添几分清媚。

他在军中待的久,所见不是糙汉将士便是杀红了眼的敌军,还从未接触过这般柔弱如佳瓷的姑娘,像是常年生在荒漠的野狼见到了皎洁干净的月亮。

“姑娘……?”

意识到自己看眯了眼的宋寒霜连忙松手,捂着帕子轻轻咳嗽,脸颊却不可抑制的浮起一丝绯色。

宋寒霜,你怎么这么色!

丢不丢人?一个梦境而已。

内心将自己吐槽数遍后,她唇角勾起一抹得体的笑,“多谢将军相救。”

“对了将军,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呢?”

“戚烬。”他不疾不徐的开口。

宋寒霜一瞬间如遭雷劈,一度怀疑自己听错了,“什……什么?”

戚烬见她如此震惊的模样,心底不由生出几分怪异,却还是一字一顿的复述了一遍:“在下戚烬。”

宋寒霜:“……”

救命啊!

这是个什么情况?

不等她回过思绪,远处又传来急促奔跑的声音,她拧眉再度看过去——

几个狼狈受伤的护卫一窝蜂过来,报剑怀愧的回禀。

“那帮刺客已经身死,属下们有罪,没能保护好小姐,还请小姐责罚!”

刚说完,站在最前面的护卫就猛的呕吐一口鲜血,腥气十足。

宋寒霜像是一口气喘不上来,两眼一翻,直直晕了过去。

戚烬眼疾手快的反应过来,虚虚的搂着她纤瘦的腰身。

怀中少女面色苍白如纸,轻的没有一丝重量,他臂膀僵硬的不敢多动,生怕哪里弄疼了她。

……

宋寒霜再醒来已经晚上,烛火昏黄的光芒里,她瞧见深色尖圆的帐篷顶,用力闭上眼睛,过了会又猛的睁开。

一成不变。

宋寒霜目光呆滞,欲哭无泪。

原来这不是梦境,她太惨了啊!

帐篷掀开一角,外面洒进来篝火微弱的光,绿瑶手里拿着被滋烤的香味十足的兔肉。

“小姐,您醒了!”

绿瑶满脸笑意的拿着兔肉靠近,“这是戚将军烤的,可香了,小姐您快尝尝!”

宋寒霜一鼓作气的坐起身,凝神盯着她,“你叫什么?”

小丫头眉头一皱,迷惑不解,“奴婢绿瑶啊,小姐您……您怎么了?”

她抬手打住,深吸了口气,神情悲怆,“所以我叫宋寒霜?”

绿瑶觉得很奇怪,却又只能顺从的点点头。

好家伙,她简直要胸。口碎大石!

就因为长评吐槽了某篇古早虐文小说的病弱女主,结果她一觉醒来就要以身试法了?

宋寒霜自掐人中,满眼绝望。

原主虽然出身名门世家,不愁吃穿用度,却从娘胎里带着病,身子骨薄弱至极。被算命先生道出命不久矣,唯有送去南疆以恶境相冲,请圣女入蛊强挣一线生机。

算命那年原主唯有十岁,此去南疆一别元京已有四年之久,但糟心的是,南疆并未治好她的毛病。原主之所以回来,一是因为她爹娘忧思过重,想见见自己闺女;二则她也快及笄,到了适婚年纪,不能长留南疆。

作为古早虐文女主,原主这次回来不久就被本书男主盯上,在皇上的做主下娶了原主,原主一心想要相夫教子却被男主利用,娶妻图谋的不过是原主所会的种蛊之术,为的便是要为他心中白月光续命。

说到男主,宋寒霜就想扼腕,这种前期为了白月光女配跟原主产生各种误会,把原主虐的死去活来,险些命丧黄泉,后期看到男主豁然开朗追妻的情节,她毫不犹豫的弃文了。

这男主实在太恶心了!

前期作为工具人的宋寒霜如今只想哐哐撞大墙。

“小姐,您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怎么脸色如此难看?”

绿瑶忽然觉得手中烤兔肉不香了,一脸担忧的瞧着毫无血色的宋寒霜。

肚子忽然传来“咕咕”的叫声,她眼泪汪汪的拿过兔肉,“你出去吧,我要一个人静静的吃。”

绿瑶咽下那些关切的话语,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帐子。

宋寒霜发。泄似的咬了一口兔肉,脸上悲怆的表情突然凝固。

欸?怎么还有点儿好吃?

又咬了两口后,她才仔细思索现在的处境。

——原主被刺客刺杀险些身死之际被戚烬出手救下后,因为心中膈应男女大防,硬是带着所剩无几的护卫独自回京。

作为深情男二的戚烬因为不放心,派了几个得力手下暗中护送。

在平安回到元京后,原主爹娘从绿瑶口中得知原主被大将军所救的事迹,一番探听为人后,决意给原主和戚烬牵红线。

原主虽然欠戚烬一个救命之恩,却并不喜欢如此粗犷的男子,满心抗拒这门婚事,以至于才见金相玉质的男主几面就愿以身相许,却不知道自己跌进了一个深渊。

那些误会除了虐原主本人,甚至牵连了原主家族,最后落得个家破人亡的结局。

只要是想一想,宋寒霜就觉得全身发冷。

这种霸总文学她绝对不要!

不过……

她突然有些后悔没能把这本古早虐文看完,要不然也不至于连谁在开局刺杀她都不知道。

恶狠狠的又啃了一口兔肉,却在猛的一阵吸气后喉咙被肉。丝和口水呛住,迅速咳嗽起来。

“咳咳咳……咳咳咳……”

这叫一个天崩地裂,她咳得满脸通红,上气不接下气。

拿着些温酒过来的戚烬听见动静面色凝住,站在帐子口踟蹰不前,小心问道:“姑娘,在下随行军中有大夫,可需要为你瞧一瞧?”

“不……咳咳咳……用……”

虚弱的嗓音像抽气儿似的,好像下一刻就要命归西天。

戚烬五大三粗的男人压根听见被咳嗽声早掩盖的“不”字,想到她白日的脸色立即匆忙去叫了大夫过来。

这么一会儿功夫就惊动了绿瑶和保护宋寒霜的护卫,纷纷在帐子门口守着。

沈桐双手抱臂,轻“嘶”一声,在戚烬身后悄咪。咪道:“这丞相之女也太娇滴滴了吧,我听着肺都要咳出来了,这身子骨恐怕命不久矣啊。”

戚烬阴沉着脸色,目光凌厉,“你若是闲得慌,就去两个时辰扎马步。”

他立即举手投降,一副讨饶的表情,“我错了我错了,都是我这破嘴多嘴了。”

军中大夫已年四十有五,在医术方面算的上小有所成,隔着丝线诊断后,他捋了捋胡子,“姑娘这是娘胎里带出来病弱体质,因此脉象虚渺,不必大惊小怪。”

戚烬黑沉的剑眉拧起:“那方才为何那般猛烈的咳嗽?”

如今已经平缓的宋寒霜轻微的叹了口气,“我不过是被肉。丝呛到……”

“……”

夜里,皎月洁洁。

宋寒霜辗转反侧的睡不着觉,这身子骨羸弱的她自己都受不了。

真真是翻版林黛玉,三步一喘五步一咳。

太难了,真的太难了。

杀了孩子吧。

深深叹了口气,宋寒霜百无聊赖的琢磨到底是谁在她还没回京就想解决了她。

掰着手指一个个排除过去,她觉得自己可能寻找到了真相——

她是十岁去的南疆,但十岁之前一直是生活在元京的,而在元京最好的异性小伙伴便是三皇子。

书中描述他与原主青梅竹马,一直暗中喜欢原主,只可惜天不遂人愿,最后嫁给了男主。

当今陛下如今已经年逾五十,却还仍旧未立太子,却有九个儿子,各个都是英年才俊。

三皇子更是人中龙凤,仁德有佳,虽说她丞相老爹身处高位,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但若要稳稳登上皇位,镇北大将军才是最佳选择,而她好像真就成了绊脚石,尽管已经离京多年。

那么从小对她温柔亲和的淑妃很有可能听到她回京的消息对她下手,毕竟一个不相关的女子和亲儿子的前途相比,不堪一提。

宋寒霜越分析越觉得是正解,她离京多年,按照书里写的,即便有波。涛汹。涌也是在回京以后,谁能早早预知未来并对她下手呢?

“蛇蝎美人啊蛇蝎美人!”

她轻“啧”一声,一巴掌拍在枕头上,亏书里还花了笔墨描写淑妃的温柔典雅。

“我这小命岌岌可危啊!”

悲怆夹杂着感慨声重重落下,走到帐外的戚烬忽然止住了脚步,历经沧桑的双眼此刻迷蒙着疑惑。

这般壮气的声音跟他白日里见到的怎么……怎么不一样呢?就好像,两个人似的。

他心中盘旋着疑惑,复又听到里头传来虚弱的咳嗽声。

“咳咳咳……”

宋寒霜拍了拍胸。口,喘了会儿气。

调起重了,调起重了。

她聪明绝顶的事实自己不是早就知道吗,怎么还搁这儿激动上了。

气儿喘匀了,她翻身准备入眠时,一道稳沉的声线划破夜里的寂静。

“宋姑娘,在下让大夫煮了些安神汤,便放在这儿了。”

他心中莫名放不下这姑娘的身子骨,这才自作主张的跟大夫说了一通。

这般娇弱去花的女子,恐怕是个男人都会忍不住怜惜,他只是做了人都会做的事。

戚烬心中宽慰自己,将安神汤小心放下,轻迈着步子离开。

等宋寒霜从帐子里探出一个小脑袋瓜时,人早已不见了,唯有冒着热气的安神汤在帐子边。

她盈润的杏眼不由得染上几分腾开来的热气,伸手拿过。

什么男主不男主的,可去他妈。的吧,她才不要走原主的老路子,恐怖又无趣。

这么好的男二,她宣布:归她了!

不知道是不是安神汤的作用,这一晚上,宋寒霜睡的十分香甜,半个梦都没做。

早晨起来的时候,脸色都比昨日润泽了不少。

由于没了马车,宋寒霜只能骑马,可她本人又不会骑马。

站在戚烬面前,她黛眉轻蹙,声音柔柔弱弱,娇软如棉絮,“将军可否同我共乘一骑?”

高高大大的男人听见这般如水般荡漾开的话,一时有些震惊,随后理智翻涌上来,他抿直唇角,说出的话正直又刻板:“在下乃是男子,怎可与姑娘同乘一骑,若是污了姑娘名节,在下如何赔的起。”

“欸……”

她轻轻叹口气,扫了一眼全是男子的方阵,“那我走回元京吧,将军如此在意,我怎可勉强将军。”

说罢,她牵起绿瑶的手,作势要走。

戚烬眉头一皱,结实的臂膀挡在二人身前,心里头泛起自己也琢磨不清的情绪。

“将军这是何意?”宋寒霜不解抬头,皙白的脸上,幽黑的瞳仁直直盯着他。

戚烬只觉得耳根有些发烫,声音有些沉:“姑娘身子骨如此虚弱,此处离元京又远,怎能徒步行走?”

说罢,他浓密的睫毛垂下,掩住眼底的一丝无措,“在下愿与姑娘同乘一骑。”

宋寒霜闻言眼睛一亮,染上细碎的光彩,像黑夜里闪烁的星辰,却又立马压了压勾起的嘴角,轻柔又礼貌的颔首,“那就多谢将军了。”

戚烬利落翻身上马,有些不自然的朝她伸出大掌。

宋寒霜清幽的目光落在那只手掌上——

粗粝的掌心因为常年持握兵器,已经结出厚厚的老茧,纹路很深,尤其虎口之处,十分明显。

沿着掌心往后,接近手腕的地方有一处清晰的疤痕。都已经结痂脱落还能有如此明显的痕迹,分明是在无言诉说沙场的残酷血腥。

宋寒霜眸子忽然黯淡了一瞬。

天啊!她的男二也太凄苦了点儿吧!

纤白细软的手顺从的搭上去,嫩的旁人不敢重握。

柔软的触感从掌心穿进血液里,戚烬面部绷紧了几分,巧劲将人带上马。

娇小的女子在怀中散发出清浅的香味,戚烬只觉得血液都凝固了。

他从未与谁如此亲近。

牵着缰绳的双手不由捏紧,意图缓解心脏的悸动。

“姑娘坐好,在下会尽快赶到驿站为姑娘寻辆马车,眼下委屈姑娘了。”

说罢,戚烬双腿用力一夹马腹,粗犷的一声“驾”,身\/下马匹立即听话的抬起蹄子,如离弦之箭一般冲出去。

如此偶像剧般的情节上演时,宋寒霜却身心颤\/抖,五官扭成某种不可言说的形状。

谁能告诉她,培养心动环节的骑马是这样式儿的!

绿瑶被沈桐带着,剩下的护卫就跟着随行的将士们。

看着前面飞奔而去的将军和小姐,绿瑶有些瑟瑟发抖:“沈副将军,是是是这么上路的吗?”

沈桐有些奇怪她的神情,十分认真的拽住缰绳,“这有什么问题吗?我们班师回朝可是有期限的,这边关跟元京离的远,不在天气好的时候快些不行。”

话音刚落,他一夹马腹,绿瑶吓得脸色惨白,身子惯性一倒,撞在他胸\/前的盔甲上。

“驾!”

绿瑶心脏都在打抖,死死抓着马鞍,紧紧闭着眼,然而耳畔呼啸而过的风依旧袭击着她的感官。

呜呜呜好可怕,她不想继续了!

队伍才行了一刻钟就突然停下,绿瑶被风吹炸的头发在空气中轻轻飘舞。

苍天终于听到了她的呼唤!

然而下一刻,熟悉的咳嗽声就传来,她连忙循声看过去。

只见宋寒霜脸色惨白,毫无血色又狼狈的从马上下来,踉踉跄跄的跑到一边,本就羸弱的身子无处不在颤\/抖,像是随时都会破碎。

“呕——”

宋寒霜捂着胸\/口一阵干呕,眼前又是眩晕,心底又是难受,折\/磨的这具虚弱的身子几乎要夭寿。

“小姐!”

绿瑶急得不行,猛的跳下马,险些摔坏脚。

“诶你跑什么啊!”沈桐颇有些惊讶。

“小姐!”绿瑶眼圈泛红,喉头哽咽。

宋寒霜紧促着清秀的眉头,朝她摆了摆手,眼里却泛着泪光,宛如秋水滴荡,哀婉连绵。

戚烬看着,心底涌起难抑的自责。

她如此羸弱的身子怎么颠簸的起,他竟连这都没想到。

掌心一点点蜷缩起来,他眉眼间都沉下来。

宋寒霜好一阵折腾后,才有些舒缓过来,撑着绿瑶,她脸色更加惨白了。

“是在下顾虑不周,让姑娘受苦了。”戚烬眼底的自责遮掩不住,声音都沉了些许。

“将军不必自责,我的身子就这样,与将军无关的。”她声线低弱,有些有气无力之感。

戚烬当即做了决定,“沈桐,你带着将士们如期班师回朝,我护送姑娘去驿站。”

宋寒霜一惊,瞳孔微微收\/缩。

不愧是男二,这排面没毛病!

沈桐一惊,“将军,这怎么行……”

“不必再说。”戚烬毫不犹豫的打断他。

绿瑶扶着她,神色坚定,“奴婢陪着小姐。”

宋寒霜:“……”

姐妹,你这是在坏姻缘知不知道?她搁这给自己牵红线呢!

怜爱的摸了摸她脑袋瓜,宋寒霜轻声道:“你跟着沈副将军吧,队伍不能因为我一个人延误。”

绿瑶眼泪汪汪,觉得自家小姐简直太善良了,忍不住吸了吸鼻子,“可是小姐……”

可是什么可是!

求求姐妹赶紧走吧,她真的想要一个安静培养感情的环境!

“我没事的,听话。”宋寒霜拍了拍她的手,柔声安慰。

好说歹说以后,绿瑶总算跟着沈桐离开,浩浩荡荡的队伍在视线中逐渐远去,宋寒霜就这么直直的看着。

戚烬绷着脸,不知怎么安慰。殊不知她心中早就雀跃欢呼。

几千瓦的灯泡可终于走了,她跟戚烬总算有二人世界了!

宋寒霜越想越激动,险些喜极而泣。

“姑娘莫哀伤,在下会尽快送姑娘回去。”

他声色凝重,仿佛在做某种承诺。

宋寒霜眼底适时染上泪光,嗓音轻\/颤中裹挟着明显的感激,“能遇上将军这般好的人,定是我上辈子的福气。”

戚烬听罢,耳根再度发烫。

睫毛轻\/颤了几下,向来空荡干冷的心口仿佛被一股细微的暖\/流包围。

接下来的路程十分缓慢,戚烬干脆在下面牵着缰绳带着马儿走。

宋寒霜糟糕的身体没再出什么状况,除了偶尔咳嗽几声。

为了培养出感情,她好奇的问了许多戚烬是如何作战沙场,又是如何击败敌军大胜而归的。

那是戚烬最擅长的领域,描述的词句虽死板了些,却也让宋寒霜感受到书中无法带来的冲击感。

行程缓慢,暮色将倾未倾的时候,天上开始散布乌云,零星的下起雨点儿来。

戚烬看了眼灰蒙蒙的天,神色颇有些凝重,“夜里不知会不会下起大雨,搭帐子恐怕是不成了。”

宋寒霜认同的点了点头,澄澈的目光扫了眼四周,漆黑的瞳孔忽然一亮,她伸手指向西南方向,“将军快看那儿。”

他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极好的视力里,那是一方破落小庙。

戚烬牵着缰绳过去,看清了小庙。

小庙没有门,场子并不大,里头只有一个台子,台子上供奉了关公,关公脸上全是蛛网,小庙四角满是灰渍。

看样子已经很久没人来过了。

“今夜恐怕要在此留宿一晚,委屈姑娘了。”戚烬动作规矩的扶她从马上下来。

“咳咳……”宋寒霜被被空气里的灰渍呛到些许,拿着锦帕捂在口鼻上。

原以为她会不满的戚烬转眼就看到那双好看漂亮的眼睛弯成一道新月,清甜的嗓音轻如柳絮,“不委屈呀。”

这可不就是双人野外生存吗?

摩多摩多,她都等不及了。

戚烬黑沉的眸中闪过一丝讶异,先行走进去简单清理了台子下边的小石墩,唇角抿成一条直线,“姑娘先歇息歇息。”

宋寒霜点点头,往前走了几步又突然停住脚步,“对了将军,不用一口一个姑娘的叫我,太生疏啦。”

她灵动的眼睛眨了眨,天地仿佛瞬间失色,“叫我霜霜就好了。”

亲密的昵称是第一步,她都计划好了。

戚烬一愣,随即垂下眼睫,心口涌起莫名的悸动,某种无措的情绪并驾齐驱,“姑娘闺名怎可……怎可随意乱叫。”

宋寒霜眼尖的捕捉到他耳朵上一抹诡异的红,忍住想要上扬的嘴角,认真的看着他:“那我授权给你这总行?”

“……?”戚烬神情不解的抬眸。

宋寒霜一怔。

草。

她刚刚在说什么?好好的姑娘怎么就长了张嘴呢!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