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欲总裁想太多
  • 禁欲总裁想太多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言四爷作者
  • 更新:2022-07-16 03:32:00
  • 最新章节:第3章 得求一个人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陈愿在回国之后的同学聚会上,遇见了那个魂牵梦萦的男人!虽然二人在异国他乡度过了一个月的美好时光,但可笑的是,他们连对方的真正名字都没有问过。直到这次偶遇她才知晓,原来那个男人竟然是权势滔天的萧氏总裁!更加离谱的是,他是同学的小舅舅……

《禁欲总裁想太多》精彩片段

金鼎娱乐会所。

喧闹奢靡,充斥着男男女女的各种面孔。

私密性强的包厢内,一群年轻人碰酒唱歌,聊天打牌的,嘻嘻哈哈,充满着活力。

桌上地上散落着酒瓶,烟灰,几对男女抱在一起,亲密低语亲吻。

陈愿窝在包厢的角落,埋头在角落打着哈欠,头一点一点的,有些扛不住睡意。

顾成凌视线不时扫过去,眼底尽是宠溺笑意。

好友拐了拐他的胳膊,暧昧一笑,“楼上给你定了房间,带陈愿去休息吧。”

顾成凌但笑不语,却是起身,走到陈愿面前,蹲下身来,拍拍她的手背,“陈愿,困了吧?我先带你去休息吧。”

陈愿揉了揉眼睛,惺忪的点头,懒懒的拿起一旁自己的包,被牵着手走了出去。

包厢外的走廊上,顾成凌低头看了眼被握着的小手,唇角微勾。

陈愿还不太清醒的,没有意识到自己被抓着的手指,就这样被牵着往前走去。

前面包厢走出几人,顾成凌突然惊讶的开口。

“小舅,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萧云砚转身,在一行人中,他是最夺目的男人。

俊朗的五官,犹如刀刻般完美,浓眉深刻,鼻梁挺立,薄唇微抿,线条优美的下巴,如鹰隼般犀利深邃的黑眸,冰冷的投过来。

顾成凌牵着陈愿靠近,眼中带着一惯的崇拜。

“小舅,真巧。”

萧云砚矜贵的颔首,扫过外甥一旁的女孩子,瞬时,冷厉的黑眸微眯。

顾成凌未察觉到异样,捏了捏眯着眼睛快睡着的陈愿的手心,宠溺的拍拍她的头顶,让她暂时清醒一下,“陈愿,这是我小舅。”

陈愿也只是“噢”了一声,打个哈欠,眼里染上水润,视线有些模糊,“小舅,好。”

她只是脑子不清楚的跟着叫小舅,可出口之后,却顿时感觉到一阵寒意,更有一种压迫感。

不只是她,顾成凌都察觉到萧云砚的寒气,他讪讪一笑,“小舅,别吓着我同学了。你忙吧,我带她上楼休息去。”

说罢,赶紧牵着陈愿离开。

在越过萧云砚身边的时候,陈愿打了个哈欠,似乎闻到了顾名熟悉的味道,抬头,看了眼这位“长辈”——

“咚!”

陈愿猝不及防,脚下一软,倒在地上,膝盖扑通的就这么跪下。

一双强有力的胳膊先一步将她托住,扣在她纤腰上,而顾成凌只拉住她的胳膊。

“陈愿,你怎么了?摔哪儿了?没事儿吧?”

顾成凌在她面前担心的询问,可陈愿却只感觉到身后熟悉的气息,浑身僵硬。

可也很快,身后的人迅速放开,不带一丝留恋,转身离开。

“陈愿?”

“噢,没事儿。”陈愿扯了一抹笑。

“你呀,真是,走着都能睡着。”顾成凌当她困的迷糊了,“楼上我开了个房间,你去那里休息啊。”

“不用了。”她都已经清醒了,准确的说,是被吓醒了。“我先回学校了。”

“学校都已经关门了。”

“没事儿,那我去我小姨家。”

顾成凌没有强求,“我送你。”

“不用,真不用,你朋友还在你那呢。我就打个车就行。”

两人已经到门口,看着陈愿那排斥的劲儿,顾成凌不由得轻笑,挑了挑眉,“陈愿,你这是怕我?”

怕你?

陈愿呵呵哒,我怕的是你小舅。

不过她可没有表现出来,坦然的笑笑。

“顾同学,我真的是怕麻烦你。你喝酒也不能开车,我叫出租车很方便。你那些朋友还在,你自己这样扔下他们可不好。我就先走了,你回去吧。”

陈愿向前一步,伸手拦了正停在路边的出租车。

刚打开车门,顾成凌却握住陈愿的手腕,“陈愿,你总是要跟我这么见外吗?你这样我很受伤。”

陈愿扯扯嘴角,“什么见外?咱们是好同学,好朋友,瞧你说的。”

顾成凌从来都对自己这样的暧昧,不说明白,也不放手,陈愿也只当不知道。

只是,这种暧昧,在他人眼中看起来有戏,陈愿懒的去辩解罢了。

顾成凌面色一沉,好同学?好朋友?

眼底闪过不悦,眸色暗了暗,手腕微用力,碰的关上了出租车的门,沉声道,“不坐了,走。”

“你——”陈愿恼怒,挣开顾成凌的手,“顾成凌,你能不能别闹?时间不早了,我真的得回去了。明天早上我还有课呢。”

“陈愿,是你在闹,我只是想送你回去而已。”顾成凌看着她跳脚生气的样子,痞痞的勾了勾嘴角,手臂搂在陈愿的肩膀,亲昵的低头,“好了,听我的,恩?”

陈愿烦躁的推开顾成凌的脑袋,撤掉他搭过来的手臂,“就算让你送,你又不能开车。”

“有代驾啊!等等吧,我已经让人叫了代驾,很快就会到的。冷不冷?”

顾成凌被推开也依旧体贴温柔的样子,想要抱住陈愿给她温暖,她却先一步挪一步,隔开彼此的距离。

顾成凌脱下大衣外套,披在了陈愿身上,她又要拒绝的时候,被顾成凌按住肩膀,语气一沉,“披着。”

陈愿抿了抿唇角,不发一言。

顾成凌就站在她一旁,饶有兴致的盯着她倔着的小脸儿看着。

一辆黑色迈巴赫缓缓停在两人跟前。

后车窗降下,露出男人冷峻迷人的脸庞。

顾成凌笑了一下,“小舅,你这是要走?”

萧云砚幽邃的黑眸扫了一眼披着顾成凌外套的小女人。

顾成凌笑道,似回答萧云砚的,“小姑娘闹别扭呢,我送她回家。小舅你先回去吧。”

“恩。”

车窗缓缓遮住,萧云砚透过车窗,视线略过陈愿很快收回,“开车。”

车子驶远之后,陈愿僵硬的身体才缓缓放松下来,她抄在口袋里的手指紧握,深深的吸了口气。

身边响起顾成凌的轻笑声,“我小舅的气场一向很强,吓到了吧?别说是你了,就是他属下的那些精英高层在他面前也都战战兢兢的,小时候我也是很怕他的。不过,只要不惹到他的,就没什么好怕的。他又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陈愿沉默了会儿,低声开口,“他——很厉害吧?”

“呵呵……你听过皇廷集团吗?”看着陈愿惊诧的表情,笑着点头,“小舅是皇庭集团的总裁。”

“……很厉害。

她真的没有想到,没有想到……那个男人竟然就是皇庭集团的总裁。

陈愿从浴室里出来,吹完头发,躺到了床上,却一点睡意都没有。

皇庭集团。

拿过床头的手机,搜索了这四个字,一下子皇庭集团的太多太多的信息,丰功伟绩,如何如何的涉及各个领域的跨国集团,可对于皇庭集团的总裁萧云砚这个人,除了名字,其他却描写的很少。

萧云砚,现在才知道他的中文名字。

而一个月前,他们两人,却只是一个steven,一个sunny。

陈愿想到了在法国那短暂的一个月,他们两人那样亲密的关系,却连对方真正的名字都不知道。

那一个月里,他们从肉体的关系到后来像是真正的情侣一般,她真的差点就爱上了这个男人。

她相信,如果当时那个男人要是跟她求婚的话,她都会答应的。

只是差点,而那个男人也不可能跟自己有一样的感觉,是她太天真。

后来她还是不告而别,回国了。

一个月的相处,陈愿只当是一个旖旎的美梦,梦醒了,没什么可留恋的。

原本以为是自此无踪影,相逢是路人的他们,也许这辈子都不会再见面呢,这下子,不仅见面了,竟然还知道了彼此。

陈愿有些意外的同时,心里的感觉更是复杂。

今日再见,却不知道是不是孽缘了。

……

陈愿睁开眼睛,已是浑身汗湿,梦到他了。

她皱了皱眉头,小脸儿上隐隐的潮红,懊恼的抱着被子低吟,该死的,都是昨晚上突然出现的那个男人,又勾起了她的回忆。

打着哈欠回到学校,陈愿一上午的课都在打瞌睡,中午买了饭回到宿舍,宿舍的李芸却是最精神的。

“姐妹儿们,我男朋友说要请你们吃饭的,正好他今天出差回来,就今天晚上了,在九歌定了包厢,吃饭玩乐,全包了。”

“九歌?李芸,你男朋友真能进去啊?”

李芸浓妆艳抹的脸上,尽是自得,在略过萎靡不振的陈愿身上的时候,笑道,“九歌,金鼎和花颜是江城三大销金窟,其中九歌最顶级。有些人能去金鼎以为了不起呢,我让你们都去九歌长长见识。”

陈愿对李芸的挑衅没什么反应,倒是一旁的师慧慧推了推她,然后对李芸说,“那真是拖李芸你的福了,谢谢你啊。”

其他人也都高兴的很,毕竟对于他们这些学生来说,那样的地方,这辈子都不一定能进去见识见识呢。

陈愿对于去九歌销金窟一点兴趣都没有,拒绝了跟舍友们同行,她自己留在宿舍看书。

可一通电话,却打扰了她的平静。

“陈愿,求你,来九歌接我回去,唔……”

几声嘈杂的声音传来,“慧慧,怎么跑这里来了?来我们接着喝……不了,我真不能喝了……”

陈愿小脸儿上眉头一蹙,蹭蹭从上铺下来,套上羽绒服拿起钱包就往外跑。

车上,陈愿还不断给师慧慧打电话,可是都没有人接听。

陈愿着急不已,不断催促司机快点,直到九歌门口,她给司机扔了一百块,就下车跑了。

“对不起,小姐,您有卡吗?”

对于常出入九歌的人,门卫都有数,只有陌生的人,他们才会需要进入的人出示九歌的贵宾卡。

“什么卡?我朋友在里面,喝醉了,我来接她们回去。”

陈愿声音有些大,更着急的很,“让我进去。”

“对不起小姐,你没有贵宾卡,不能进去。你可以打电话给你的朋友,让他们下来。”

陈愿咬咬牙,只能打电话,可电话还是没有人接听,她恨恨的跺了跺脚,却到底没法进去。

她在这里磨蹭,就是怕慧慧他们在里面有什么危险,就知道李芸那个女人没安什么好心,她应该拉着慧慧不要去的。

可现在没有办法进去,陈愿急的不得了,想到了顾成凌,立刻向他求救。

顾成凌接到电话,倒是惊讶于陈愿的主动,毕竟一向都是他主动联系陈愿的。

陈愿开门见山的说,“顾师兄,我现在在九歌门口,想要进去接慧慧她们,可我进不去,你有办法吗?”

“九歌?”

顾成凌听着陈愿声音的着急,却只是轻笑,看了看一旁的小舅,不急不缓的对陈愿道,“陈愿,你稍等,这是小事儿,一会儿就会有人来接你进去了。”

挂了电话之后,顾成凌看向身旁的萧云砚,“小舅,我下去接个朋友。”

萧云砚深邃的黑眸闪过一丝凉意,没应声,顾成凌已经出了包厢。

包厢里的几人,喝着酒调笑着,“成凌这小子,接的不会是女朋友吧?”

没一会儿,顾成凌亲自下来,正看着着急的陈愿,一件黑色长款到小腿的羽绒服,叫上却是一双大嘴猴的棉拖鞋,头发被风吹着胡乱散着,可见是真着急了。

“陈愿,跟我来。”

陈愿没有惊讶于顾成凌竟然在九歌里面,她现在更担心的是慧慧的安全。

“慧慧是跟着几个舍友进来的,可是她给我打电话,让我来接她,听起来好像被人灌了不少酒,我担心她出什么事儿。”

这种事儿,顾成凌一听就有个了然,想要见识浮华,却是要付出代价的。

“那你知道他们在哪个包厢吗?”

“我不知道,电话再打不通了。”除了慧慧,其他几人的电话她都打了,都打不通。“我挨个找吧?”

顾成凌失笑,“这里上下九层,你得找到什么时候?这样吧,你跟我来,要在这里找人,得求一个人。”

“谁?”

“我小舅。”

陈愿的心似乎漏了一拍。

异常沉默的陈愿被顾成凌带着上了八楼,然后带进了其中一个包厢。

“哟,真的是带女人啊,啧啧,成凌,你这是要带着女朋友见家长啊?云砚,快给你外甥媳妇准备红包啊!”

“不过这外甥媳妇这装扮,真是另类啊!有个性!”羽绒服加棉拖鞋,来的够着急的呢。

陈愿心里狠狠的抽了下,耳边那些调侃笑语都忽略,目光直直的落在了最里面,那个隐在昏暗中,却依旧存在感十足的男人身上。

顾成凌不理其他人的打趣,扯着陈愿走进去,“小舅,求你帮个忙呗?我们要找个人,可是不知道在哪个包厢,你让人给查一下吧。”

萧云砚指节分明的手指将香烟递到唇边,轻轻的吸了口,幽邃的黑眸在缭绕的烟雾后微眯了眯,眸光精锐薄凉,声音淡漠冷厉,“成凌,若是你想查就查,你九歌成什么地方了。”

顾成凌无奈,呵呵笑了笑,“小舅,就算帮我个忙啦。只要查查电脑记录就行了,很快。”

萧云砚薄唇抿起一抹冷意,目光落在了包的土丑的陈愿身上,落在了两人握着的手上。

陈愿瞬间身体僵硬住,她不知为何有些心虚,抽出手腕来,上前一步,态度很恭敬,“萧先生,求你了。我的同学可能正在被人灌酒,如果不找到他们的话,她们现在可能很危险。”

萧云砚似乎对陈愿的恳求根本没有什么反应,吞云吐雾着,黑眸中若有似无的嘲讽着。

陈愿被这里热气蒸腾的小脸儿泛红,更或者是眼前这个男人的态度给弄的尴尬羞窘,一旁的几位爷们都在看着笑话一样。

一位穿粉红衬衣的爷,凤眼流光闪烁,“小姑娘,来这里玩那肯定是自愿的,我看你是白操心了。就算是中途反悔了,那也是自找的,玩不起就别来了。”

看来是不想帮忙了。

可恶的男人。

陈愿不由得咬牙,狠狠的瞪了萧云砚一眼之后,转身跑出包厢,顾成凌想要跟上去,可是他知道,这事儿真离不开小舅的帮忙。

“舅。”

顾成凌不死心的开口,“你就给我个面子行不?别让我在喜欢的女孩子面前丢脸啊,对小舅来说举手之劳,可对我那可是关系我未来的幸福呢。”

“喜欢的女孩?”萧云砚声音薄凉如冰,“你认真的?”

“当然啦!舅,快点吧,再不查,真来不及了,要不我保证以后外婆和我妈催你相亲的时候,帮你挡着,这样行吗?”

“你们上床了?”

顾成凌脸色微变,“……没有。小舅,你问这干嘛?陈愿是个正经的女孩子,我还在追求她,你这要是不帮忙,我可就真追不到了。你忍心这么破坏我的幸福?”

萧云砚深深的看了顾成凌一眼,身子俯前,将烟头捻灭在水晶烟灰缸里。

掏出手机,拨了一通电话。

“纪南,查一下谁带着江城大学的几个女学生进来的?在哪个包厢?”

顾成凌一看,立刻笑了,“谢啦,小舅。”

知道结果之后,直接跑出包厢,追陈愿去了。

陈愿和顾成凌赶到三楼,打开包厢门,听到的看到的,就让陈愿心里一惊。

微一皱眉头,顾不得里面的混乱,一眼锁定了师慧慧。

她正被人灌酒,两个老男人还在她身上上下其手,师慧慧阻挡着,却抵不过他们。

“慧慧。”

陈愿打不过去,拉着师慧慧,推开那两个老男人。

师慧慧已经有些意识不清,但是看到陈愿,似乎清醒了些,也放心了,笑了笑,“陈愿。”

“我带你走。”

陈愿扫过去,看着宿舍另外两个人,显然不是师慧慧这般挣扎。

“你干什么?陈愿,谁让你来的?”

李芸本被一个老男人抱在怀中的,身上衣服都不整,现在看着陈愿还带着顾师兄来,不由得恼火暗恨。

“我自己来的,我带慧慧走,不打扰你们了。”

陈愿扶着师慧慧往外走,身后的几个男人不饶。

“哟,芸芸,这也是你同学?一起来玩啊,别急着走啊——”

原本灌醉师慧慧两个男人,这会儿见人被拉走,当然不打算放人,看到陈愿,刚要上前来,就被顾成凌一脚踢开。

“滚蛋,她也是你敢碰的?”

最新更新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