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狂龙婿
  • 都市最狂龙婿
  • 分类:武侠仙侠
  • 作者:吃个橘子作者
  • 更新:2022-07-16 06:08:00
  • 最新章节:第3章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十年前,江城第一家族最值巅峰鼎盛时期,惨遭灭门,除了十岁的文天侥幸逃生,家族上下全部死于非命。十年后,文天蜕变成北域第一战神,他完成了人生的惊人蜕变,背负滔天血仇,低调归来。他入赘到苏家做了上门女婿,为报血海深仇,也为报答苏语柔的救命之恩!半身瘫痪,容颜尽毁的苏语柔,会因为他的到来,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尊贵的女人。

《都市最狂龙婿》精彩片段

东洲军事基地。

“长官,雷达监测到西北方向领空有人擅闯,已发出警告,随时准备将其击落。”

指挥室的大门被敲开,中年男人放下手中电话喝道:“放行!谁让你们擅作主张的,赶紧放行!”

作为东洲最高指挥官,一向沉稳老重章国华此时额间也渗出了冷汗:“那个家伙怎么回来了?还好没出什么岔子,不然事情就大了......”

此时,东洲上空。

一架客机携两架猎鹰护卫机正朝着东洲机场飞去,机舱内,一位穿着风衣的青年男子正在闭目假寐,眉若峰峦,神情冷峻。

“总帅,已经到东洲了。”

旁边站着一位身形挺拔的将领,神情恭敬。

“嗯,查清楚了?”男子闭目问道。

“回总帅!已经彻查清楚,十年前文家一案确实多有蹊跷,经密组追查发现当年涉案的有十多位小家族,其中包括王家在内的四个家族如今俨然已成为江城新贵。”

男子眼睛倏地睁开,一道冷芒一闪而过。

身侧将领咽了口唾沫,似乎略显艰难道:“当年救您的那个女人名叫苏语柔,如今半身瘫痪,容貌尽毁......也系王家所为。”

喀嚓!

一旁的玻璃杯忽然裂开一道缝隙,男子整个身体迸出了滔天杀意,那位将领更是苦不堪言。

王家!

好得很!

青年名叫文天,当年乃江城文家嫡子。

十年前,文家如日中天,可一帮宵小伙同十数个家族联手陷害了江家,事后更是准备斩草除根。

一场灾难,文家主仆百余口人惨遭屠戮,唯有年幼的文天侥幸逃脱,在一个女孩的帮助下,这才坠江逃生。

文家灭门血案,文天心知无能为力,刚开始他亡命天涯,幸得高人指点这才入役为军。

十年来他在军中立下无数战功,军功赫赫之下地位也是节节高升,就在不久前更坐上了北域的王座,成为了龙国最年轻的战神。

如今他手握重兵,实力早已经非昔比。

血海深仇,不得不报!

“王家!我文天回来了!”

飞机舱门大开,文天神情肃然,纵身一跃而下......

江城大酒店

文天立于门前,忽然皱起了眉头问:“你说苏家人正在招婿?”

“回总帅!是的!苏家虽然也算二流名门,但毕竟苏语柔如今样貌......所以苏家为了不落人口实,决意给苏语柔选婿,并广发消息,说只要入赘苏家,彩礼三百万并安排旗下公司副总经理一职。”一个面容陌生的男子垂首低声道。

文天手指攥紧,苏家为了脸面,竟然练这种办法都使出来了,真是够冷血的。

不论如何。

毕竟是自己救命恩人,文天决不允许不三不四之人染指她!

“邀请函敢给,外面侯着。”

“是!”

属下毕恭毕敬递过来一份红帖,毕竟以他们在江城的手段,要想获得区区苏家的一纸邀请,简直易如反掌。

接过请帖,文天进入了酒店。

毕竟涉及到苏家脸面,所以此次选婿苏家包下了整个江州大酒店,手笔不可谓不大。

酒店大厅内熙熙攘攘坐了不少人,今本上都是来参加选婿的,不过文天稍微一看,顿时皱起了眉头。

这些人鱼龙混杂,有刺头纹身的青年,也有邋里邋遢的中年人,甚至还有鬓角都白了的男人。

苏家的“爱”女之情可见一斑。

“欢迎诸位参加我苏家此次选婿,结果已经出来了,周书培乃我苏家未来女婿,周先生请上前。”

苏家家主苏润海朗声宣读结果,一个满脸傲气的青年旋即上前。

不过这位青年也有傲气的资本,单论皮相而言,这位确实比周遭那些歪瓜裂枣强上不少,而且此人身份资料苏家也一并查过,算得上其中比较出色的。

“苏先生,既然你们苏家选中了我,我也就不多废话了。”

青年扬着眉毛道:“不过关于彩礼方面我觉得还是太少了!”

“嗯?请讲。”

苏润海脸色有些不悦,不过毕竟此人条件不差,也没有直接拒绝。

“先说礼金,我认为三百万太少,至少得是五百万!再说供职一事,别想着那副经理打发我,必须是总经理,正的!”

青年一副坐地起价的样子,苏润海神色难堪起来:“你不觉得这样有些过分吗?”

“过分?”

青年嗤笑一声,指着二楼处说道:“苏家主别忘了,先不提我可是入赘,再说了就凭令媛这幅尊容,吃亏的是我才对吧,别忘了,她还是个半身不遂的残废!”

“这.......”

苏润海脸色愈加难看,但一时间也不好发作,因为周书培的话,周围已经开始骚动起来。

不少人都觉得这笔买卖甚不划算。

而此刻二楼处,坐在轮椅上的苏雨柔已经淌出了泪水,她眼中饱含屈辱,这哪里为她是选婿?

此刻的她简直像极了任人挑选的商品,甚至连讨价还价的余地都没有。

苏家薄凉,十年来她早已深知。

可此时还是忍不住宛若刀扎一般的心疼。

此次选婿,最后结果完全由不得她,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她只能任人宰割了!

想到这里,她认命一般地闭上了眼睛,一行清泪缓缓淌出。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冷喝响彻大厅。

“狗嘴吐不出象牙!”

众人一怔,闻声看去,就见一穿着风衣的男子缓缓踱入厅内,此刻面带寒意地一步步走上前。

当众被人辱骂,青年脸面挂不住了,怒道:“你是哪根葱?敢对指手画脚的?”

“把你的臭嘴闭上,不然等我来帮你的话,你可能就永远说不了话了。”

文天冷冷地瞥了前者一眼。

青年打了个寒颤,但还是色厉内荏道:“你算什么东西?我说什么关你屁事,还是说你看上楼上那个丑八怪了?”

啪!

青年话音刚落,就见一道身影闪至面前。

一声脆响之后,青年整个身体不由自主地倒飞出去,在空中便呕出一大口鲜血,随即整个人便直接倒地不起。

嘶!

大厅纷纷响起倒吸冷气的声音。

这人!出手好狠!

在场近百人,没有一个看清文天是如何出手的。

他们就只觉得眼前一花,那青年边已经倒在地上,打滚哀嚎了。

再看他的嘴巴上满是血迹,牙口尽数被打落,显然今后说话怕是都费点劲了。

“你......你找死!知......道我是谁吗,你死定了!”

青年神情痛苦,目光却是怨毒不已。

不过他确实有资本说这句话,他叫周书培,本身便是周氏物流公司的公子,本来参加这次选婿,就是想搭上苏家。

大不了利用苏家度过公司的资金困难之后,再把苏雨柔一脚踹开便是,他算盘打的好,谁承想却是这个结果。

竟被当众毒打,颜面尽失!

不过。

文天听后却是笑了,是冷笑。

有些人不给点教训,他是不会长记性的。

只见文天一步步走上前,俯视着还趴在地上的青年,抬起一只脚便狠狠地踩了下去。

喀嚓!

听人牙酸的骨折声响起,随后青年疼得哀嚎一声,直接晕死过去了。

“住手!”

毕竟苏家地盘,苏润海总算看不下去了,连忙叫人把青年抬了下去,随后盯着文天道:“你知道在我苏家闹事的后果吗?”

文天无所谓的摆了摆手:“苏家主,这种渣滓留在苏家也是个毒瘤,其用心如何还不一定,既然是选婿,自然是能者得之。”

“实力不行的,就应该想清楚后果。”

文天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目光环视了周围一眼,警告意味不言而喻。

周围人纷纷后退一步。

毕竟刚才文天出手的场景他们也看见了,他们可不想成为下一个。

苏润海此时也从手下人那里拿到了递过来的资料。

当兵的?

怪不得!

他微微颔首,反正是谁都无所谓,随即点头道:“好!那从今往后文山便是我苏家未来女婿,择日完婚。”

苏润海说罢便扭头就走,似乎一刻也不想多留。

其它人都一哄而散。

只有几个苏家人,假惺惺的走上前来祝贺了一下。

不过这些人脸上分明带着戏谑和讥讽,苏雨柔的表哥张浩更是讥笑道:“未来妹夫,毕竟以后也算是一家人了,我好心提醒你一句,洞房的时候千万别开灯,不然的话万一吓得你不举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周围几个苏家人纷纷低笑。

文天脸色一寒正欲发作,不过此时余光却瞥见二楼一模倩影,顿时按捺了下来。

张浩见文天如此没种,更是心下鄙夷。

刚才那么威风还以为有点骨气,现在看来能甘心吃上门软饭的,果不其然还是个窝囊废。

众人散去。

文天上楼,苏雨柔正端坐在轮椅上,虽然隔着面纱,但依旧能看到她在怔怔地望着自己。

“谢谢。”

刚才一幕,苏雨柔亲眼看见了,这一声谢谢,她确实是发自内心的。

十多年了。

还是头一次有人愿意为她出头。

文天也看着苏雨柔,眼前这个女人像是没吃饱饭似的,整个人瘦弱娇小的让人心疼。

尤其是虽然戴着面纱,但文天还是能看到,她的目光中透着一丝倔强,这样的人却半身瘫痪,容貌尽毁。

这是何等打击?

霎时,文天心被狠狠的刺了一下,上前将其一把搂住:“是我!十年前是你救了我......只要你愿意,从今往后,我愿把整个世界都送给你!”

苏雨柔浑身一震。

往事如潮水一般涌来,十年之前,她阴差阳错救下了一个同龄的男孩,却因此遭到神秘仇家疯狂报复,之后便成了这幅模样。

但若是让心善的她再选一次,她还是会义无反顾的选择救人。

想起眼前男人刚才为自己挺身而出的样子,苏雨柔原本坚冰一般的内心悄然融化——或许,嫁给这样的人也不算太差。

“我不要你给我什么,只要你今后对我好就行了,你能推我出去透透气吗?”苏雨柔心中还是有些怅然。

转眼间,她马上就要嫁做人妇了。

“好!”

文天柔声答应,反正他也是打算将其带回去的。

不然怎么给她医治?

是的,你没听错!文天确是有办法医治好苏雨柔,否则也不会一到江城就奔这里来了。

十年前他遇到一位高人,习得绝世医术,若单论医术,文天已经有了笑傲世界的水准。

推着轮椅到了酒店外面,苏雨柔抬起手指,让阳光顺着指缝洒在脸上。

已经很久没有人退她出来晒过太阳了。

“给我讲讲你这十年来的故事吧。”

苏雨柔好奇问道,她想知道这十年来文天都去了哪里。

“好!”

文天眼神禀退准备跟过来的收下,然后柔声应到。

推着轮椅走在街上,周围行人不断侧目,但文天却依旧坦然,两人聊着天,像是多年未见的朋友。

“这么说来,你现在算是退役军人了?”

苏雨柔只当是文天当过兵,不过依旧显得很是满意。

“嗯。”

文天随口准备应道,忽然整个人浑身一凛,神色不善的朝着另一侧看去。

此时。

就见一辆越野车,正横冲直撞的朝这边飞驰而来。

“对!就是那小子,给我撞死他!”

副驾驶上,刚才被打的那名叫做周书培的青年一脸怨毒,指着文天对一旁开车的手下人吩咐道。

他在酒店门口等了很久了,等的就是这个机会。

奇耻大辱,他一定要这个小子死!

周围人纷纷躲闪。

尖叫四起。

“死吧!”

周书培脸色已经扭曲,兴奋而又狠毒地喊着。

车子狠狠朝着两人撞了过去,然而下一秒。

嘭!

一声巨响。

原本已经吓傻的苏雨柔本能的闭上了眼睛,等她睁开眼睛的时候,瞬间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就见那越野车车头凹陷,车身冒着黑烟,就停在了距离两人身前半米的距离。

而车头处,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正牢牢顶在前面。

什么!

路边的人都看傻了眼。

不少人甚至略带艰难地咽了口唾沫。

这个男人仅凭一只手,顶住了整个越野车!

“属下来迟!宗......天哥您没事吧?”

忽然道路两侧闪出数十名黑衣人。

“你们觉得呢?”

文天声音中带着无尽的震怒,到不是因为自己,而是害怕刚才出现意外,那么苏雨柔就......

“属下该死!”

“怎么处理,不用我说了吧?”

文天声音微寒。

为首黑衣人听后立马明白,单手一挥,便带着人朝着那辆越野车走了过去。

车内,周书培已经吓傻了。

“走吧。”

文天只是稍稍往后瞥了一眼,便推着轮椅离开了。

蝼蚁一般的东西。

还不配他亲自出手。

江城紫竹斋

文天蹲在苏雨柔面前,伸手抓住她那玉足。

只是轻微一碰,苏雨柔忍不住瑟缩一下,这毕竟是第一次被男人如此触碰。

文天微微一笑:“放心。”

苏雨柔顺从地点点头,慢慢开始适应文天。

文天慢慢按摩她的脚,一股温热的气息从她脚底传入整个身子。

苏雨柔慢慢的脸颊变得通红,整个人都娇酥起来,浑身颤抖,甚至那大腿上的裙子也因为颤抖而慢慢脱落,露出雪白的皮肤。

就算是文天看到,也不禁微微一颤,那皮肤太白嫩了,加上苏雨柔那轻声的呢喃,让文天也是忍不住心旌摇曳。

好在,他也算控制力强,稍微把目光看向上面,避免看到那雪白的大长腿。

如此香艳的一幕,文天也是热血沸腾,可是在强大的定力下,还是稳定下来,继续修复着苏雨柔的身体技能......

一周后!

装修奢华的宅院之内,一袭纯白长裙的倩影正惊愕地打量着镜中的自己,良久之后喜极而泣,转身抱住了身后的文天。

一周之前,当文天告诉苏雨柔他可以医治好她的时候,后者分明只是当做他在哄自己开心。

然而没想到的是,仅仅用了一周的时间,不仅仅是腿疾,就连自己的容貌都一并恢复了。

她甚至难以相信,镜中这个精致绝美的人,就是自己!

因为十年前的灾难,她撑着了一个丑陋的残废,因此饱受冷眼和嘲笑。

所有人都排挤、厌恶她!

甚至一度给她带来了轻生的念头。

而这一切的委屈根源,如今竟都烟消云散了。

苏雨柔扑在文天怀中,放声痛哭,像是要宣泄自己多年来的苦楚和屈辱。

“再哭就不美了。你放心,今后只要有我在,没有人能伤害你半分,我会用尽我这一生,护你周全!”

文天许下了承诺。

谁料,怀中的娇躯听后却是一颤,随后哭得更凶了。

文天不知道的是,这或许是第一次有人对苏雨柔说出这样的话,她一边哭泣,一边倾诉着自己多年的委屈。

许是心中的结总算解开了,又或是哭得太久了,苏雨柔说话的声音慢慢止住了,双眼轻闭入了梦乡,嘴角分明勾着一抹浅笑。

文天叹了口气。

他知道,这些都是自己造成的,是他亏欠的。

文天用手拭去她眼角的泪痕,盖好被子,这才转身关上了房门,走了出去。

“苏家人可来寻过?”

文天坐在沙发上,身侧站着一个男人。

“没有。”

听后她点点头,对于这个答案似乎一点也不意外,没准在苏家人眼里,巴不得这个拖油瓶早点消失呢。

“备好车,出门!雨柔醒了的话让她等我,或者她想回家看看的话,便护送她回去。”

文天嘱咐了一句,随后起身出宅院。

半个小时后。

三辆黑色的轿车开到了市郊,周围一片荒芜,入眼处满是断壁残垣,不过从痕迹上来看,仍旧可见当年辉煌。

这便是文家旧址。

“十年了!”

文天下了车,看着眼前萧条景色,不由得悲从中来。

十年前文家被灭满门,一场大火更是毁尸灭迹,苏家上百冤魂,如今尸骨无存,连伸冤都无法做到!

“爸!妈!爷爷!大伯二伯!诸位!天儿不孝,回来了!”

文天重重跪在地上,痛哭流涕。

文天手下都是铁骨铮铮的汉子,他们哪里见过素日里宛若神一样的男人,竟露出如此悲戚的一面,不由动容。

均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面对如此惨事,又有谁能做到心中不痛呢?

黑云笼聚。

暴雨说下便下了,毫无征兆。

“宗帅!”

手下人心疼,撑着伞准备上前给文天挡雨。

跟文天来的还有一位光头刀疤的青年,此人乃是北域十二卫之一的寅虎,他摇了摇头,示意都别过去。

作为贴身护卫,或许只有他能明白宗帅这些年的煎熬。

暴雨下的大。

不过既然宗帅都没有打伞,其他人都扔掉了手中的伞,陪着一起淋雨。

没人知道文天跪在那里说了些什么,等到他再次站起来的时候,背影再次挺拔起来。

宛若钢铁之躯。

“都准备好了吗?”

文天神情再次恢复了冷峻,对着寅虎说道。

“放心吧宗帅,弟兄们早就备好了棺材,就等着给王家送葬呢。听说今日是王家家主七十大寿,王家正准备寿宴呢,嘿嘿。”

寅虎笑了起来,露出一口森森白牙。

“那就让寿宴变成丧宴吧!”

轰隆!

文天说完,一声炸雷响彻天空,刹那的白光照亮了昏暗的视线,也照清了文天脸上的无尽杀意。

......

江城西王家

西城一直都是富商的聚集地,最被人津津乐道的,便是这里让人瞠目结舌的地皮价格。

作为江城新贵之一,王家在此却拥有着上数千平米的宅院,其雄厚实力可见一斑。

今日是王家老家主王诨纲七十大寿,近乎半个江城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来了,但凡是王家能请来的,发出的邀请无一推辞,都过来给王家捧场。

张灯结彩,宾客满堂,好不热闹!

“诸位贵宾,老夫今日寿宴,多谢诸位赏脸至此,我王家崛起离不开诸位的相助,今后还望我们一起携手进退,共襄盛举!”

王诨纲酒过三巡,但这几分微醺,不过能看出来异常高兴。

“哈哈!王家主客气了,以王家财力之雄厚,我等哪敢与您平起平坐。”

“王家如今如日中天,想必不多时日,有望成为我江城第一家族啊!真是可喜可贺啊!”

“哈哈就是,老家主宝刀未老,一看便有百寿之相啊!”

......

众人一顿吹捧,王诨纲更是高兴地直捻胡须。

“我想王家主应该是过不了百年了。”

嘭!

忽然庭院大门被人踹开,一个身形高大挺拔的男子走了进来。

周围人一静,王诨纲更是老脸拉了下来:“你是何人!你刚才的话什么意思?”

来者正是文天。

他眼睛眯了起来,冷声道:“因为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了!”

嘶!

周围人倒吸一口冷气。

这是谁?

好大的口气,难道不想活了吗?敢在王家闹事!

王诨纲脸色气得发青,他没想到有人居然敢在他的寿宴上闹事,还出言辱骂,这要是能轻易放过,自己王家岂不颜面扫地?

“来人,将此人手脚打断,扔到江里去。”

家主下令,周围人顿时怒意上头,几个劲装打手抄着家伙,杀气腾腾的朝着文天逼了过来。

噗!噗!噗!

还未等那几人近身,就听几声轻微的脆响,随后这帮人便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

他们的眉心,均露出了个潺潺流血的黑洞,已然没了生气。

周围寂静了。

“王家主先别急嘛,看来我还得先提醒你一声。十年之前,文家灭门惨案,上百口人不论妇孺老幼,皆命丧黄泉,你可还记得?”文天寒声问道。

王诨纲脸色变得。

像是想起什么一般,忽然死死的盯着文天。

“是你!你没死?”

最新更新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