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王追妻神医王妃太嚣张
点击阅读
身为二十一世纪神武医学世家继承人,顾笙歌一直在为梦想奋斗,她立志将家族医术发扬光大!可目标还未实现,便非常无语的经历了一场穿越。新的身份是古代王朝貌丑无颜且任人欺凌的太尉之女,一纸婚书,被家人逼迫嫁给了那位杀人如麻的暴戾王爷!顾笙歌没有在怕的,她决定与自家夫君正面刚!

《残王追妻神医王妃太嚣张》精彩片段

“顾袅袅,我们都是一家人,何必苦苦相逼?”

假山边,一个妙龄女子不断被另外一人推至墙角,蒙着面部,楚楚可怜的模样惹人心疼。

“顾笙歌,谁和你是一家人!就你一个贱种也配?若不是你三番两次的勾引大皇子,大皇子至于连皇后娘娘的牡丹花宴都不来了吗?”

顾袅袅推搡着顾笙歌,嘲讽道:“顾笙歌,你怕不是忘了你是何模样,真是不知羞耻!”

随即马上将顾笙歌脸上的面纱狠狠扯下来,露出狰狞的面容。

“不要!”顾笙歌吓的捂住自己青紫的半边脸,脸上面的红色经脉全部凸起,看起来十分吓人。

顾袅袅看着女子惊慌失措的样子不屑警告道,“顾笙歌,你最好不要再打大皇子的主意,知道吗?”

“你还给我!”顾笙歌着急出手想要抢夺面纱,然而顾袅袅却伸手直接将顾笙歌推倒。

“扑通!”

一声沉闷地重响,顾笙歌的头砸向假山凸起的地方,顿时血流不止。

“呵,瞧你这死狗样,还妄想大皇子,也不瞧瞧自己的身份,下等东西!。”

顾袅袅看着顾笙歌破布娃娃似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嘴里不停念叨着“让你再惦记大皇子!”一边不停地踹着地上女子柔软的腹部。

但地上的女子始终无动于衷,只听得到皮肉撞上鞋子的响声。

渐渐的,顾袅袅终于像是察觉了什么,瞬间脸色煞白,连忙去查探顾笙歌的气息,却发现顾笙歌已经气息全无。

“小贱蹄子怎么这么不经打……不关我的事……”

正当这时,一声痛呼声打断了顾袅袅的自言自语。

“嘶——”

刺骨的疼痛让顾笙歌捂住头,她睁开眼,捂住正在流血的头,那双灵动的双眸里泛着冷意。

疼痛让顾笙歌清楚地感觉到自己还活着。

怎么回事?

“你……你没死!”

“刚才明明没了呼吸,这怎么回事?”

看着眼前站着不停聒噪的女子,穿着有些奇怪,像是古代人的衣服,周围的建筑也是古色古香的建筑。

什么情况?她穿越了?

看着眼前人的装扮,还有周围的一切,顾笙歌很确定自己穿越了。

忽然脑海里面涌入一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原身是云国太尉顾明长女顾笙歌,天生貌丑,喜欢云国大皇子君墨炎,也因此成为全京城人的笑柄,君墨炎对她更是只有厌弃,曾多次在大庭广众之下拒绝顾笙歌。

在外受人嘲笑,在家更是受尽冷眼。

父亲扶妾室为正妻,她虽是嫡女,却在府中没有地位,妹妹总是变着法的让她难堪,如今竟然对她痛下杀手。

作为二十一世纪神武医学世家的继承人,她为了保护灵戒,被人追杀坠崖,阴差阳错来到这里,既然上天愿意给她重活一次的机会,那么这一次,她的命运要握在自己的手中!

顾袅袅见醒过来的顾笙歌半天不说话,便威胁她,“顾笙歌,今日之事,你若是敢说出去,我定要你好看,这里是皇宫,你还是尽早离开的好,否则你这容貌惊扰了皇后娘娘,定是死罪!”

“容貌?”顾笙歌冷哼一声。

倒是差点忘记自己的脸现在有问题。

顾笙歌走到顾袅袅的面前,那双眼眸里面尽是冷意。

“顾笙歌,你要做什么?”顾袅袅发现顾笙歌有些不对劲。

明明还是那个人,怎么气场完全不一样?让顾袅袅感觉到一丝的害怕。

“啪!”顾笙歌狠狠地扇了顾袅袅一巴掌,将顾袅袅手中的面纱拿回来重新戴上。

顾袅袅感觉到自己的脸火辣辣的疼,从小到大还没有人敢这么对她。

“顾笙歌,你!”

就在顾袅袅准备动手时,顾笙歌闪身躲过,让顾袅袅撞到后面的假山上,额头瞬间肿起来一块淤血,看着可怖至极。

顾袅袅眼神一闪,突然柔弱责怪道,“都是姐妹,你为何要这般对我?顾笙歌,你一定要了我的命才甘心吗?”

顾袅袅眼角泛着泪花,看起来真像是顾笙歌做错一样。

“顾笙歌!”

背后传来冷冷地声音,让顾笙歌不由得露出轻蔑地笑。

原来如此,是有人来了。

她转身看着眼前来的人,轻笑道:“哟,原来是大皇子啊,你不是不想出现在有我顾笙歌的地方吗?”

君墨炎微微愣住。

顾笙歌怎么敢这么跟他说话?

顾袅袅也扶着额头,装作很痛的样子,“殿下。”

随即又拭去眼角的泪,哭着说,“殿下,姐姐定是对我有怨恨,所以才会忍不住动手伤我,我不怪姐姐。”

好一朵盛开的白莲。

君墨炎认定这件事就是顾笙歌的错,呵斥道:“顾笙歌,今日是本殿母后的宴会,由不得你胡闹,还不给袅袅道歉。”

“大皇子,你这是想管我们太尉府的家事了?”顾笙歌这么一问,君墨炎瞬间没了底气。、

他看着眼前令人捉摸不透的顾笙歌,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巧舌如簧?

“殿下,是我的错。”顾袅袅作势要跪下,“我来给姐姐赔不是。”

君墨炎立马将顾袅袅扶起来,“这不是你……”

“哎呦!”顾袅袅的膝盖被东西狠狠地砸了一下,扑通一声直接跪在地上。

顾笙歌忍不住笑道:“看来妹妹是诚意十足啊。”

“顾笙歌,你!”顾袅袅气不过。

君墨炎猜测是顾笙歌做的,便看向顾笙歌,“顾笙歌,没想到你竟是这样歹毒的人。”

“都在这儿做什么?”

冷冷的声音传来,顾笙歌感觉到浑身上下有种凉意在窜动。

她看着那个坐在轮椅上面的男人,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一袭玄衣,金纹云袖,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

只是,男人双腿残疾,只能坐在轮椅上。

难道,他就是传闻中的战神凌王君九卿?

君九卿冷声道:“方才的事,本王全部看见了,若是不想闹大,现在就从本王的眼前消失。”

男人的话掷地有声,就连君墨炎也感觉到害怕。

君墨炎虽是大皇子,但是对君九卿却是感觉到敬畏。

“皇叔,侄儿先告退。”君墨炎在说完这句话后,快步离开。

顾袅袅不敢说话,都知道这传闻中的战神王爷,杀伐果断!手上可是有许多条人命!

顾笙歌倒是对君九卿感觉到好奇。

她的视线一直在君九卿的身上。

“你一直盯着本王,就不怕本王将你眼睛挖出来?”

君九卿微微抬眸,黝黑的眼眸中闪烁着微微的亮光,俊逸的脸上,也没有刚才那么冷。

“回王爷,你方才出手相助,就说明王爷不是一个心狠手辣之人,作为交换,臣女可以允王爷一个条件。”顾笙歌说。

她不喜欢欠别人的。

“你又怎知,本王方才是为了帮你?顾笙歌,莫要自作聪明,在皇宫中,谁都可以要了你的命,再者说,你允本王条件?真是可笑,普天之下,若是本王想要,有什么是本王得不到的?”

男人的声音冰冷,周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场。

君九卿并未再看顾笙歌,微微抬手,“冷风,走。”

“是。”冷风推着君九卿离开了。

顾笙歌一个人尬在原地,她看着男人离开的背影,一时间气不打一处来。

“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人?”

虽是善意的提醒,怎么听起来这么别扭?

“别砸了,你们别砸了!”

“来人,给我掌嘴!若不是今日,你主子去什么牡丹花宴,连你家主子也一起揍!”

一回到沉香院就听见院子乱成一团糟,顾笙歌循声望去,自己的丫鬟雪苓被小厮抓住手腕按在地上。

“正好,今天就一起教训了你,你这丑八怪。”

听到这道熟悉的声音,顾笙歌看向出声的人,原来是顾袅袅身边的丫鬟兰儿,平日这个丫鬟就仗着顾袅袅的面嚣张跋扈,没想到今天直接登堂入室了。

“小姐。”雪苓挣脱小厮的束缚冲到顾笙歌的面前,“你不要打小姐,你打我。”

雪苓委曲求全的模样,让自己很心疼。

这丫头对原身也算是忠心,无论什么苦她都吃,只要是有人欺负顾笙歌,她总是冲在前面替顾笙歌挡。

“那好,先打你!”兰儿准备动手。

看见兰儿的动作,顾笙歌随即扼住兰儿的手腕,“咔嚓”一声。

兰儿感觉不到自己手的存在,她惊恐地看向顾笙歌,手腕上面的疼痛让兰儿尖叫。

“啊!”

兰儿指着顾笙歌,“顾笙歌,你!”

她看向周围的小厮,“你们干什么?还不快上?”

小厮是太尉府里面的人,他们都在犹豫。

刚才顾笙歌动手,直接将人手腕掰折,虽然不知为何,但他们也不敢拿自己的手开玩笑,竟是没有一个小厮敢上。

顾笙歌走到兰儿的面前,抓住她的手腕,又是“咔嚓”一声。

疼痛让兰儿直接晕厥过去,她倒在地上不省人事,最后还是小厮将她给抬走的。

雪苓哭着查看顾笙歌有没有受伤,“小姐,你没事吧。”

“没事。”

顾笙歌转了一圈,“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雪苓哭的眼睛都红了,“小姐,你没事就好……”

顾笙歌将雪苓抱在怀里安抚道:“放心吧,以后没有人能欺负我们。”

既然她来了,就没人能欺负她们了!

破败的沉香院看上去完全不像是一个太尉嫡女住的地方,简单收拾一番后,顾笙歌发现原身这些年过的非常憋屈。

沉香院里面有小厨房,里面连一块柴火都没有。

院子里面杂草丛生,墙壁上爬满爬山虎,青石板上全部都是青苔,唯一完整的家具石桌,上面也是坑坑洼洼的。

走进房间里面,虽然不是特别小,但是每一处都在透露着寒酸,梳妆台上,仅仅只有几根不足一两的发簪,衣柜里面全部都是过季的衣服。

“小姐,你一定饿了吧。”

雪苓端着一个碗放在桌上,“小姐,你先凑合一下,晚些我去厨房找一些吃的。”

桌上的碗里面,是白菜汤。

一片白菜,一碗水,看不见一滴油。

“雪苓。”顾笙歌感觉喉咙一阵酸涩。

脑海里面全部都是过去的记忆,为了能吃饱饭,她们都是夜晚去太尉府的厨房里面偷吃的,有的时候会被林怡娘的人抓住,毒打一顿又给放回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她们主仆二人就是这么活下来的。

林怡娘在后院作威作福,身为太尉府主人的顾明不管不顾。

若是这么多年,顾明问一句,原身也不会过的这么惨。

“以后,会好的。”

她绝对不要再过这样的生活!

看着镜子里面的人儿,娇小的身躯,纤细的腰肢。

摘下面纱后,那张可怖的脸露出来,让顾笙歌倒吸一口凉气。

“要是灵戒在就好了,还能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半边脸,似乎从小就是这样,具体是什么原因,顾笙歌想不起来了。

顾笙歌拿出自己的荷包,想看看里面还有多少银子。

“这是?”

顾笙歌看着手里面的戒指,通体白玉,晶莹剔透。

灵戒竟然在这里面!

顾笙歌将灵戒戴在手上,灵戒立马分析出顾笙歌脸上的毒物。

蛇毒……

蛇毒不会伤人性命,但是会让人容貌尽毁,无法恢复!

这到底是谁做的?

还有有灵戒在,只要有灵戒,在这个世界,她还是神医,任何人都没办法伤她分毫!

灵戒里面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药材,还有各种各样的书籍,只要是她想要的,灵戒都能找到。

也正是因为灵戒的神通广大,所以她才会被追杀。

荷包里,只剩下几文钱,在京城,几文钱就算是给乞丐,他们也不一定会要。

“雪苓,小厨房里炉火可还在?”顾笙歌问。

“小姐,炉火还在。”

“嗯。”

顾笙歌一个人走进小厨房里面,从灵戒里面取出来自己需要的药材炖煮,等到三碗水熬成一碗水的时候,药才算是熬好。

雪苓好奇,便走过来看顾笙歌在做什么。

只见顾笙歌将药喝下去,原本还是青紫色的脸,瞬间变得白皙光滑。

“小姐,你的脸……”

雪苓不敢相信,顾笙歌的脸就这么好了。

顾笙歌倒是没有太惊奇。

灵戒里面的药材就是比普通的药材好,所以见效的也很快。

“雪苓,我容貌恢复一事,切莫告诉他人,知道吗?”顾笙歌特地叮嘱雪苓。

“是。”

雪苓红了眼眶,“太好了,小姐以后你就不会被别人看不起了,现在的小姐可真好看,说是京城第一美人都不为过。”

夜色如墨,月光洒进沉香院内,原本静谧的氛围被喧闹声打破。

“顾笙歌,出来!”

林怡娘尖锐的声音让顾笙歌感觉到厌烦。

“娘,就是顾笙歌推我的。”顾袅袅拉着林怡娘的袖子告状,“娘,你要为我做主啊。”

“放心,今日娘替你做主了!不过就是个野丫头,竟然能欺负我的女儿。”

林怡娘直接带着人闯进沉香院。

顾笙歌匆匆带上面纱走到院中,扫了一眼,“林怡娘,你这是做什么?”

“顾笙歌,我来做什么,你心里面清楚,今日我便要好好教训你这个贱蹄子!”

林怡娘抬手,“给我打,留住一条命就行!”

顾袅袅面带讥笑优先的在一旁看热闹。

她就是想来找顾笙歌的不痛快。

“我看你们谁敢动!本小姐是太尉府嫡女,你们就不怕被责罚吗?”

顾笙歌淡然地站在那里,她一点也不担心这群人对自己下手。

白日她将兰儿手腕折断的事情,恐怕早就已经传入这群人的耳中。

林怡娘见身边的小厮不动,便厉声道:“是不是想滚出太尉府?我才是太尉府的夫人,整个太尉府都得听我的,顾笙歌,你算个什么东西?”

“是吗?”

顾明突然出现,面色一沉,“整个太尉府都要听你的?”

林怡娘没想到顾明会来,她脸色瞬间变得煞白,“老爷,你听错了,我……”

顾明并没有理会林怡娘的解释,他质问道:“为何夜里带着人来沉香院?”

“我……”

林怡娘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她看向顾语嫣和顾袅袅。

顾袅袅立马站出来说,“爹,娘亲只是想带我们来看看姐姐,只是没想到姐姐这么不待见我们,竟将我身边的丫鬟手给折断了。”

“可有此事?”顾明问顾笙歌。

顾笙歌不卑不吭,“确有此事。”

就算有,你能奈我何?

顾明怒道:“顾笙歌,你胆子是越来越大了!”

顾袅袅见顾明生气,又上去添一把火,“爹,我这额头还是拜姐姐所赐,疼死我了。”

顾明凑近查看了一下顾袅袅的伤势,原本没有特别生气,现在变得更加生气,“顾笙歌,你身为长姐,竟然苛责自己的妹妹,你可是有将我这个父亲放在眼里!”

见顾笙歌被责罚,林怡娘和顾袅袅露出得逞地笑。

果然,顾明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是站在她们这边的。

“从今日起,禁足沉香院七日!罚抄经书百遍!”

在说完责罚后,顾明挥袖离开,他甚至不曾看见沉香院满院的破败,仿佛在他眼中,顾笙歌这个女儿可有可无。

这一刻,顾笙歌的心沉入谷底。

待到顾明离开后,顾袅袅特地来顾笙歌面前显摆。

“我说丑八怪,你就别想着翻身,真以为自己是个东西,敢推本小姐。”

林怡娘最是得意,“你娘生前再受宠又如何?还不是一个没人要的丑八怪?留了你这么一个祸害在这世上,还真是不幸啊。”

在所有人离开后,雪苓上前安慰顾笙歌,“小姐,你莫要将她们说的话放在心上。”

“放心,小姐我不是这么脆弱的人。”

顾笙歌唇边扬起阴冷地笑。

这母女二人真是有意思,接下来这七日,可是有她们好受的。

方才她可是在这二个人的身上下了足量的痒痒粉。

禁闭七日,顾笙歌一日都不想待,于是隔天就翻墙出府找赚钱的路子。

太尉府不给她们月俸,若是再这样下去,她们只能喝西北风。

她可不想每天喝白菜汤。

京城街上,繁华至极。

街道两旁,皆是商贩叫卖,来来往往的都是普通百姓。

顾笙歌在街上边走边看,虽然有许多想买的新鲜玩意,但是荷包里面没有一文钱。

“重金求医,可有人愿意一试?”

重金?顾笙歌一顿,自己不正缺钱嘛?她向声音的来源望去只见春香楼前,一个嬷嬷正叉着腰着急找大夫。

“这可怎么办啊!”

“我可以。”顾笙歌开口道。

张妈妈低头一看,来的人是一个小姑娘,皱了皱眉,“你一个姑娘家,行吗?”

“行不行,试试不就知道?我看你也挺着急找大夫的,都挂出来重金了。”

“行吧,你随我来。”

“莺歌,大夫来了。”

顾笙歌随着张妈妈进房,只见一个女子莺捂住脸,将梳妆台上面的胭脂盒扔出去,“滚出去!”

“莺歌,听话,先看一看,一会儿上台了。”张妈妈也是着急。

谁知道临近上台,莺歌的脸突然出现大面积红斑点,这要是耽误演出,到时候肯定会得罪许多人。

看着莺歌起身,打量着自己,有些不相信,“她行吗?我还从未听过女子当大夫的。”

“现在有了。”顾笙歌说,“你的脸现在不及时医治,会毁容,确定还要耽误吗?”

刚才自己偷偷用灵戒已经检测出来,莺歌的脸是中毒,不过中毒不浅。

“能现在就恢复吗?”张妈妈问。

“可以。”顾笙歌背过身,从灵戒里面拿出一瓶药,“不过,我这药可是价格不菲。”

“五百两!”张妈妈说,“若是不行,我还能加。”

“一千两!”

还不等顾笙歌开口,张妈妈直接将价格加到一千两。

“成交。”

顾笙歌将药倒在手帕上,然后敷在莺歌的脸上,不过一刻钟的时间,莺歌脸上的红斑点全部没了。

莺歌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感觉非常惊讶,“这,这怎么比我之前的皮肤还要好?”

顾笙歌将药瓶交给莺歌,“你的脸是中毒所致,应该是你用的哪样东西导致的,这瓶药不仅可以解毒,更是能美容养颜。”

“世上还有这么神奇的东西。”

莺歌屈身行礼,“多谢姑娘。”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不必谢我。”顾笙歌说。

张妈妈也爽快,立马拿出一千两银子交给顾笙歌,“姑娘,这是你该得的,若是姑娘不嫌弃,可留在二楼的隔间听莺歌唱曲儿。”

“好。”

既然来了这里,倒不如听一听曲儿。

没想到自己一开张就能赚这么多。

“莺歌姑娘,莺歌姑娘。”

莺歌还没有上台,下面就有人在喊她。

顾笙歌正准备坐下,却被人拉进一个房间里面。

顾笙歌反手将那人擒住,“你谁?”

“顾笙歌。”熟悉的声音让顾笙歌下意识地看向声音地来处。

男人一身玄衣坐在轮椅上,俊逸的面容上泛着冷意。

“原来是王爷。”

顾笙歌皮笑肉不笑。

“顾小姐,你能把我放了吗?”

冷风被顾笙歌擒住,根本就使不上力气,他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给扣住,说出去真是丢人!

君九卿微微抬眸,“莺歌的脸,是你治好的?”

“是。”顾笙歌并未瞒着。

既然君九卿这么问了,那么他是肯定知道的。

灵戒突然给出警示,眼前的男人身中剧毒,导致双腿残疾,若是不解毒,只怕会危及性命。

“本王倒是没想到养在深闺中的太尉之女,竟然会医术。”君九卿上下打量着顾笙歌,“那日,你被顾家女欺负成那个模样,难道是演出来的?”

“看来王爷是看见了全部。”

顾笙歌忽然觉得眼前的男人冷血,“王爷竟没想过帮我一把?”

听见这话,君九卿便轻笑道:“若是这天下人人都受欺负,本王还都得帮一把吗?”

残王追妻神医王妃太嚣张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