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进击首富之路
  • 重生进击首富之路
  • 分类:武侠仙侠
  • 作者:旧日支配者作者
  • 更新:2022-07-16 10:49:00
  • 最新章节:第三章:林婷婷
继续看书
年过半百的张明诚,如今是身家上亿的公司老总,他的成就让很多人遥不可及。但是生活上的富足却并不能填补心灵上的空缺,家庭经营失败,是他一直以来的遗憾。也许是上天眷顾,竟然把他送回了八零年代,那时他还是一名小学生。机会难得,张明诚在心里暗自发誓,这辈子,他定要走出一条与前世完全不同的路!

《重生进击首富之路》精彩片段

灰色的土砖房里。

张明诚傻傻地看着地看着镜子,里头映出一张稚嫩又黑黄的脸蛋。

这张脸实在太稚嫩了,圆溜溜充满神气的眼睛,模样还算周正,又带着一股浓浓的土气。

身高只有一米四七,不到一米五。

很难想象,这是一个十三岁孩子的身高。

失神了好久,张明诚才渐渐回过神,轻轻吐了一口气:“我竟然……重生了啊。”

重生前,他时年53岁,是一家资产数亿的电子代工公司老总。

这个成就,已经足够绝大部分人去仰望了。

但是,事业上的成功,并不能填满他空虚的内心。

老婆难产早亡、儿女叛逆远离、兄弟姐妹关系恶劣……

他情不自禁地打量着周围。

这是一间灰色的土砖房,房间里头东西很多,但多数是杂物。

除了杂物,就只有一张很宽的木板床,以及一张斑驳褪色,显得十分老旧的大书桌。

这是张明诚和二弟的房间,等三弟再大一点,也要搬过来一起住。

“这么多年过去,我都差点忘记小时候的生活了。”

张明诚苦笑一声。

俗话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在后世生活惯了,骤然间回到80年代,他还真不大适应。

只苦笑一声,张明诚神色逐渐肃然:“既然老天给我一次重来的机会,我一定要让所有遗憾都不再发生!”

前世,他有三大遗憾,一是老婆早亡,二是忽略了儿女,三是错过无数商业机遇。

老婆和儿女另说,现在他才十三岁,那些都是没影的事。

唯独商业,唯独钱……

前世,他之所以有着那么多遗憾,很大程度上和他起步晚、起步低、没有钱有关系!

所以眼下对他来说,钱是最重要的!

“创业是肯定的,可是,这时候,我该做什么呢?又能做什么呢?”

张明诚皱眉苦思。

这时候已经开放商业了,但是别说家乡这种小地方小村子,就是城市里,也没有几个人真正放开了做起生意的。

那么问题来了,该怎么赚钱?

“大哥,大哥,你醒了没呀……”

这时,一个清脆娇憨的声音响起。

虽然时隔多年,但张明诚还是一下认出,这是他六岁的小妹张明丽的声音。

“小妹……”

张明诚心下一痛。

如果不是有着前世的记忆,他不会想到,小妹以后的日子会是如此的艰难,甚至可以说是悲惨。

而这一切的源头,就是小妹嫁的那个人渣!

这一世,他绝不会再让小妹选择那个人渣!

平复下激荡的心情,张明诚打开门露出笑容道:“幺妹,叫大哥干嘛啊?”

“大、大哥,妈妈让我叫你吃饭。”

小妹似乎觉得大哥有了一些不同,但又形容不出来,瞪着乌黑明亮的眼睛看着大哥。

张明诚笑了:“那你吃了没啊?”

“我们都没吃,在等大哥。”

小妹天真地说道。

“那走吧,别让爸妈等久了。”

张明诚拉起小妹的手穿过满是鸡屎的院子,来到另一间土砖房。

土砖房很昏暗,只亮着一只用电线吊起来的灯泡,一家人围在一张矮桌旁,张明诚的两个弟弟盯着桌上的菜直咽口水。

见到张明诚,老母亲李珍珍连忙起身关心道:“老大,你没事吧?”

“没事的妈,就是不小心摔了一跤。”

张明诚笑着说了一句,让小妹坐在自己旁边。

“没事就好,坐下吃饭吧。”

父亲张国红点头:“这几天你就别去地里了,在家温习功课。”

李珍珍也道:“是啊老大,你是我们老张家的读书种子,你可不能出点什么事啊。”

张明诚当然不会拒绝了,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老张家有五个孩子,张明诚严格来说是排第二,上面还有一个在读初二的姐姐,比张明诚大两岁。

张明诚下面,有两个弟弟和一个小妹。

那么多兄弟姐妹里,就张明诚读书最好,所以在父母眼里,他自然是读书种子。

父亲是当过兵的,为人略有些沉默寡言,规矩不多,但很严格,讲究食不言寝不语。

所以张家人吃饭从来很少说话。

等到吃过饭,张明诚并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而是叫来了自己的两个弟弟。

“二狗子、石头,你们去把我们那些小伙伴都找来。”

张明诚吩咐着两个弟弟。

二狗子是老二,石头是老三,而张明诚小名叫铁蛋,后来又有个花名叫灰蛋。

两个弟弟很听话,屁颠屁颠就去叫人了。

很快,一大群孩子就都来了,足足有二十多个,除去年龄太小的,也有十多个。

张明诚也没有跟这些孩子多解释,只教了他们一番话,让他们各自去找村里的渔民、渔老板,跟他们收货。

钱则是先欠着,等过两天直接多付一成给他们。

随后,张明诚就和小伙伴们一起出发了。

他的初期创业思路很简单:低收高卖。

这也是最基础的商业模式之一,相比金融,也算勤勤恳恳了。

张明诚所在的村子是靠海的渔村,村民半靠捕鱼半靠耕种为生,这也是最明显的赚钱路子。

因为大家都在一个村子,而且要收货的还是张明诚这个村子闻名的“读书种子”,大家也不怕他赖账,痛快地答应了。

很快,张明诚和小伙伴们就收到了近百斤的鱼。

然后,张明诚独自借了村里小卖部老板的三轮板车,将一车鱼送进了城里。

这年头的商业还并不发达,大部分人还在老老实实工作挣工分,但也因此,给了张明诚机会。

来到城里,张明诚转悠了一圈,最后来到新开的海鲜市场。

“你要买什么?”

鱼档里的小姑娘打量了一眼张明诚,不情不愿地开口问道。

张明诚摆摆手道:“我不买,你这里收鱼吗?”

小姑娘更不爽了,撇了撇嘴,不耐道:“不要不要,我家不缺。”

言语间,很是瞧不起张明诚,甚至有些嫌恶。

张明诚看了看衣着光鲜的小姑娘,又看了看自己的一身衣服,裤腿上还有泥呢。

摇头失笑一下,转身就走。

就在这时,一个三十多岁的青年快步走了过来,问道:“小伙子怎么走了?”

“爸,他不买东西,是来卖东西的。”小姑娘说了一句。

渔老板林有余更诧异了,这么个半大的孩子,卖东西?

林有余走来看了一下三轮车上的鱼,眼睛微微一亮,问道:“小伙子你家大人呢?”

张明诚摇了摇头,说道:“我自己拿东西来卖的,老板你就直说了吧,要不要?”

“诚心要的话,我可以长期提供,而且比你另外拿的货便宜。”

林有余一听这话更诧异了,完全无法想象这是一个孩子嘴里说出来的。

看着张明诚平静而镇定的眼神,林有余迟疑了一下,笑道:“你能提供多少?”

“你要多少我有多少。”

张明诚呵呵一笑,充满了自信。

“吹牛!”

小姑娘更不屑了,愈发瞧不起张明诚。

张明诚毫不在意,心知总有一天,这小姑娘的眼神会变的。

听到张明诚这信心十足的话,林有余不禁认认真真打量了一番张明诚。

半晌,他狐疑道:“小兄弟你不会是吉祥村的人吧?”

吉祥村,就是张明诚所在的村子名字。

这也没什么可掩饰的,张明诚点了点头。

林有余顿时啧啧赞叹道:“整个村子那么多人,还比不上你一个半大小子。”

徐城虽然也算靠近海洋的城市,但河流并不多,而且河里也没什么鱼。

最重要的是,这年头也很少有人往外跑。

去年林有余就去过吉祥村,想要从渔民手里拿货。

一来两地之间直线距离最短。

二来既方便又便宜。

奈何,这年头真没几个人做生意,送上门都不一定会去做。

林有余好说歹说,也就收了几十斤鱼,还跟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似的,偷偷地收。

当场林有余就放弃了吉祥村,换了一个货源。

得知张明诚是吉祥村的人,林有余不再怀疑张明诚的供货能力,接下来就是价格的谈判了。

更让林有余没想到的是,这半大小伙子,已经将他进货的价格和卖价了解清楚了。

这下连砍价也砍得分外辛苦。

最后,张明诚表示,降价供货可以,但以后只能从他这里拿货。

“小兄弟不简单啊,行,你的条件我答应了。”

林有余一听就知道张明诚打的什么主意,彻底服气了。

两人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双方都十分愉快。

回家路上,张明诚美滋滋地数着身上的钱。

现如今市面上的鱼三毛钱一斤,张明诚供货价是一毛八分钱,五十多斤鱼就是将近十块钱。

这可是一笔“巨款”!

要知道,当下很多人的工资也就二十多块到五十块之间。

而张明诚卖一斤鱼的利润,也就八分钱,十斤鱼的利润才和一个短工做一天的工资持平。

也就是说,渔老板一斤鱼赚一毛二分,渔民也赚一毛,他这个中间商只赚八分!

不过张明诚并不嫌少。

钱是赚不完的,掌控渠道才是至关重要的事。

回到家,张明诚还了三轮板车,仔细数出属于自己的三块多,余下的找来小伙伴,带着他们一一去给渔民们送钱。

渔民们得知张明诚真的卖掉了鱼,还真的多给了他们一成的钱,也是欢喜不已,不少连连拒绝。

随后,张明诚又拿出几毛钱,和小伙伴们分了一分,所有人都乐得欢天喜地。

傍晚,又到了吃饭的时候。

沉默寡言的张国红突然道:“老大,听说你今天去卖鱼了?”

张明诚点点头。

“胡闹,读书才是你该做的事。”

张国红语气凝重道。

张明诚没有反驳,只是道:“爸,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这种事不能晚,一步慢,步步慢。”

“你放心,我不会影响学习的。”

张国红还想说什么,只是话到嘴边,还是没有说出来,沉默着吃饭。

他知道,儿子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他是没法去左右的。

而且,现在做生意的人、出去闯荡的人越来越多,这未尝不是好事。

见父亲没有说话,张明诚心下也是松了一口气。

父亲虽然在其它方面很严格,但对于子女要做的事,通常都不会太反对,尤其是在事业选择上。

第二天,张明诚收了近二百斤的鱼进城了。

跟张明诚一起进城的,还有一个十六岁的同村小伙伴,叫大柱,为人老实勤恳。

因为读书不行,小学还没毕业就辍学了,跟家里大人一起种地挣工分。

叫上大柱的原因也很简单。

再过一个月,张明诚就要开学上初中了,哪有时间做这个,只能交给别人来做。

近二百斤鱼,为张明诚带来了近十六块的利润,其中还要贴几毛钱的租车费。

然后,张明诚和林有余通过气后,找另外四个渔老板谈了供货的事,最终只谈下来两个。

即使如此,也达到张明诚的心理预期了。

跟着,张明诚还和几个老板谈了一下租借三轮板车的事,顺利借到了三辆板车。

于是,从第四天起,张明诚送货量达到了五百斤之多,利润足足有近四十块,除去给小伙伴的工钱,还有三十四块。

转眼一个月过去。

这天,张明诚送货到城里后,找林有余帮忙,花了足足四十块,弄了一张自行车票。

然后去车行里又花了一百四十块,买了一辆凤凰牌自行车。

开着自行车,晃晃悠悠地开回家里,一路上,惹来无数羡慕的目光。

这年头,自行车的地位,完全不亚于后世的bba,甚至犹有过之。

毕竟bba有钱就能买,可这个年代,有钱你都不一定能买到自行车!

这自行车票还是通过林有余的关系才弄来的,否则他就是再有钱,也买不了自行车!

张明诚开着自行车回家,引来村里无数的目光,震惊、艳羡、崇拜……

半路上,就有孩子撒开脚丫子往张明诚家跑,一边跑还一边喊“灰蛋骑自行车回来啦”。

顿时,整个村子都轰动了。

不少人都来到张明诚家,围观这辆凤凰牌自行车,不时伸手摸上一摸。

“老、老大……”

张国红和李珍珍也是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他们知道儿子在做买卖,可没想到儿子做买卖这么挣钱。

这才多久啊,就弄回来一辆自行车,听说这玩意儿可贵了。

“爸,喜欢吧?送你的!”

张明诚咧嘴直笑。

张国红瞥了一眼周围的乡亲们,把张明诚拉了过来,低声道:“你买的?”

“当然是我买的了。”

“拿去退了。”

张国红立刻道:“挣到钱了就存着以后娶媳妇儿,少瞎显摆,你也不怕别人眼红。”

原来是担心这!

张明诚嘿嘿一笑,道:“爸,我已经很低调了,这车你就收下吧,这可是儿子我第一回给你买礼物。”

“你儿子我啊,还真不怕他们眼红。”

“你……”

张国红想斥责两句,但看着眼前的自行车,又看了看儿子,目光渐渐柔和。

他轻轻拍了拍张明诚的肩膀:“老大,你有心了。”

“快试试吧。”

张明诚道。

张国红点点头,跨坐上去,一开始还歪歪扭扭的,但也没出糗,很快就把握住了精髓,让李珍珍也坐上来。

“哇……”

大姐和几个弟弟妹妹都发出惊叹声。

“国红他俩生了个好儿子啊。”

“是啊,要享福咯,我们还不知道要等到啥时候呢。”

“啥时候我们也能有一辆自行车啊。”

“唉,希望这辈子能坐上吧。”

听着周围乡亲的感叹艳羡话语,孩子们的欢呼雀跃,父母脸上的幸福笑容。

这一刻,张明诚终于发现了自己重生回来的意义。

那就是……让身边的人都幸福!

没几天,张明诚开学了。

因为村里没有初级中学,张明诚只能离开村子,到城里去上学。

让张明诚有些意外的是,鱼档那个小姑娘,也就是林有余的女儿,竟然跟他一个学校,还在一个班级!

“大家好,我叫林婷婷。”

林婷婷落落大方地站在讲台上,进行着自我介绍。

张明诚看着林婷婷,也是不由失笑了一下。

这世界还真小,这样两人都能够遇上。

“大家再次欢迎林婷婷同学。”

班主任鼓掌说道,然后跟林婷婷道:“林婷婷,你就坐那个位置吧。”

正是张明诚后面的位置。

林婷婷看了一眼张明诚,才面无表情地走下来坐在座位上,经过张明诚身边时,带起一股微风,夹杂着一股淡淡的幽香。

张明诚看似在看课本,其实是在思考接下来的发展方向。

“喂,你怎么也在这所学校?”

突然,身后传来一个清脆中带着几分傲气的声音。

张明诚不禁笑了:“为什么我不能在这所学校?”

“就你?”

林婷婷愈发不屑了。

显然不相信他一个农村出来的泥腿子、土包子,能上这么好的学校。

她觉得肯定是这家伙让她爸帮忙的。

“瞧不起人了不是?我靠自己考上来的,没碍着你吧?”

张明诚也不生气。

和一小女孩置气没必要。

何况,这种自小在城里长大的孩子,看不起农村出身的自己,也是正常的。

相比前世在酒桌上遭受的羞辱,这点还真不算什么。

林婷婷微微瞪大了眼睛:“我才不信。”

“那就走着瞧呗。”

张明诚依旧笑着。

前世他因为时代和眼光的局限性,原本成绩很好的他,却并没有去读大学。

而是选择了中专。

这也是未来他无数遗憾开始的原因之一。

但这一世,他不缺钱,也不缺脑子,一定要读一个最好的大学,为以后铺路。

考大学的难度,可不比后世差,所以成绩是必须要保持在顶级层面的。

张明诚没再说,林婷婷却忍不住了,好奇道:“喂,我听我爸爸说,暑假你赚了不少?”

这是她十分好奇的一点。

作为同龄人,她很难想象,张明诚怎么就敢一个人跋涉几十里路,带着几十斤鱼进城卖。

而且,现在看来,这家伙不但卖的很好,还做大了!

“还行吧,不多不少,勉强过得去。”

张明诚淡淡地点头。

这是实话,这点钱比起创业所需的资金,真的差的太远了。

而且,钱是会贬值的!

所以他赚钱的速度,必须远超贬值的速度,才能将计划顺利执行下去。

光是眼下,赚的这点钱算个什么。

也就是时代和条件不允许,不然他一定弄几辆货车来送货,同时再将市场也扩大,这样赚的钱才多。

可惜的是,现在连拥有自行车的人都少,更不要说汽车了,基本是没指望的事。

因此,他现在所能做的,就是开拓新的领域和市场,只有这样,才能迅速积累资金。

林婷婷听到张明诚的话,不由瞪大了圆溜溜的大眼睛:“勉强过得去?”

她觉得张明诚在跟她装逼,想引起她的注意。

可惜,她现在还不懂这个词汇。

撇撇嘴,她说道:“喂,你都那么有钱了,为什么不换一身衣服?多土啊这身。”

“第一,我有名字,不叫喂。”

“第二,学生时代,我还真不觉得需要穿得多好,工作了穿得好才是真的。”

张明诚回过头,接连竖起两根手指道。

随后就不再搭理她了,暗自摇头不已。

不管什么时候,差距总是存在的,即使现在只是八十年代。

很快,一节课过去。

一下课,不少男生都凑到了林婷婷身边,跟林婷婷交朋友、攀谈,围着这小丫头转。

就连有些女生,都凑了上去。

实在是林婷婷穿着打扮加分太多,加上她本身样貌也是不俗,引起注意太正常不过了。

毕竟现在不是后世,后世是个人都讲究标新立异,追逐潮流,什么妖魔鬼怪都有。

别人都在围着林婷婷转,张明诚则来到走廊,皱眉思索着日后的发展。

张明诚思绪飞转:“在未来的三、四十年里,房地产都会是主流,做这一行绝不会有错。”

“不过,我现在还没有资本,想要进入这个领域,必须要有大量的资本和人脉资源。”

“初中、高中、大学这十年就是关键,我必须要在十年里,积攒足够多的财富,才能在90年代完成最后一跃,登上发展的快车道。”

“嗯,确定了,先以渔业和其它副业起家,等到积累足够,就带一部分乡亲进入房地产赚大钱,以房地产为根基,其它领域行业为辅。”

“同时,也要大力发展计算机、高科技行业。”

“只有这样,才能在地产大潮平缓,乃至退去的时候,有强大的产业为主支撑,不至于直接崩溃。”

这就是张明诚根据未来发展趋势,暂时定下的发展概略,具体下来当然不是那么简单的。

但就目前而言,他也只需要一个概括就够了。

毕竟他还在读书,能做的事真的不多。

好在的是,国内的房地产真正起势与腾飞,是从九十年代开始。

在那之前,张明诚还有足够的时间去做准备。

赚钱,和积累人脉!

之所以要用十年时间去赚钱,去铺垫,去积累人脉,也是因为现在赚钱的门路虽然多,但都很难做到资本的程度。

这个时代,是变革的时代,是遍地黄金的时代,但也是资本力量很难有效运转的时代。

只有等到各方面的资源全面开放,才是资本血液畅通无阻的时刻。

转眼一周过去。

这一周里,张明诚一直在努力学习、掌握知识。

时不时地,就请个假去海鲜市场看一眼,以便掌握市场的变化。

而到了周末,还要收取货款,然后拿回家给渔民乡亲们,还有送货的小伙伴发钱。

一周回家一次,同样是掌握家乡的变化和动向。

父亲张国红骑着自行车,载着张明诚回家。

因为怕乡亲们眼红,在父亲的劝说下,张明诚暂时放弃了再买一辆自行车自用的想法,所以几十里路只能由父亲来接送。

来的时候走的是正经大路,但回去的时候,父亲是抄的小路,一路翻山越岭,甚至两边还有浓密的灌木。

不过,风景还算好,绿水青山,宜人养眼。

途径一个山头时,张明诚忽然瞧见了路边的捻子树。

更看到捻子树下掉了一地熟透,甚至烂掉的捻子,他不由摸了摸下巴。

他好像……发现了新的商机。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