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不好惹大佬又来了
  • 娇妻不好惹大佬又来了
  • 分类:武侠仙侠
  • 作者:时雨作者
  • 更新:2022-07-16 14:46:00
  • 最新章节:第3章 想得真周到
继续看书
苏若对于车祸有阴影,年幼时全家人出了一场非常严重的车祸,父母为了保护她而不幸身亡,在那之后她便性情大变,喜欢独来独往。在失去了父母之后,她被送到了乡下的外公外婆家,如今已经十几年过去。意外中,苏若遇见了一场车祸,鬼使神差下她救了车里的陌生男人。只是万万没有想到,那个男人竟然是豪门大佬秦锦炎,二人自此产生了剪不断的纠葛……

《娇妻不好惹大佬又来了》精彩片段

傍晚,暮色降下来。

林间的小溪边,一抹纤细的身影蹲下来,翻捡起溪边的一块小石头在手里掂量着。

“找了一天,总算找到一块成色不错的……”

苏若话说一半,陡然间头顶传来一声巨响,像什么东西撞到了山壁,打断了她的话。

她吓了一跳,差点脱手把石头丢进溪水里,忙宝贝似的塞进背包里。

抬头就见一辆车子从天而降,顺着山坡轰然滚落下来。

一时间山石四落,最后一头撞到一棵大树上,直把车头撞出个大坑,车尾翘起,倒翻转个身,才戛然而止。

苏若眨了眨眼,神情有点懵。

这是……出车祸了?

“咔,咔啦啦……”

那棵被撞的大树突然发出响动,紧接着剧烈地摇晃起来。

苏若神情大变,下意识地躲到一块大石后面。

刚蹲下身子,“啪”一声巨响,一阵尘土飞扬,那棵树已经直挺挺地倒在了石头边上,跟苏若仅隔一米不到的距离。

等四周终于恢复了平静,苏若才站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尘与细枝碎叶,目光落到了那辆车上。

整个车子已面目全非,玻璃碎片散落一地,暮色里能看到驾驶座上的人已经晕过去了。

这似曾相似的一幕,让苏若有点恍惚,似乎看到了当年父母护着她,双双被车子压得面目全非的画面。

从那么高的山坡上连人带车地滚下来,苏若实在太清楚那种恐怖的绝望感。

空气渐渐散发出一股刺鼻的汽油味,车子极可能有爆炸的危险。

苏若没有犹豫,快步跑过去。

她得把车里的人救出来。

但这并不容易,车门严重变形到打不开。

苏若想从车窗里把人拖出来,发现那人的腿被卡住,硬是半分拉不动。

空气中的汽油味愈发浓烈起来,爆炸随时而来。

索性捡起块石头死命地砸向车门,终于“哐”一声车门掉下来。

苏若大喜,急忙把人拖出来。

“好重!”

却发现对方身材高大,挺结实一男的。

夜暮中,苏若没来得及看清对方的长相,拖出来就架起他的胳膊,连拖带拽地远离现场。

刚走出十多米,背后轰然炸响起来。

强烈的气浪把两人直弹飞起来,落地那一刻,苏若只觉得自己被重力一压,差点倒地不起。

等爆炸声静下来,才发现压在身上的是那受伤的男人。

苏若眼神微暗,本能地把他掀开。

只听“咚”一声,扭头看到那人的脑袋直接碰到石头上,只片刻额头就红肿起来。

“呃?”

这样都不醒,他会不会……

苏若皱起眉把手指伸到他鼻子前,感觉到一股微若的气息,才放下心来。

只要没死就好。

父母死后,苏若生性大变,独来独往惯了,向来不多管闲事。

只是刚才看到车祸的一瞬,内心深处某处被触动,鬼使神差地冲上去。

空气中弥漫着股血腥味,苏若打算离开的动作顿住。

低头看去,只见那人的腿上正在汨汨地流着血。

看伤势若不尽快处理的话,这腿可就毁了。

暗叹一声,默默地蹲下来。

此人衣着不凡,就算闭眼晕过去,身上仍不减尊贵的气质,想来身份大有来头。

不过这些不重要,苏若只专注于给他包扎伤口。

父母走后,年仅八岁的小苏若就被送到乡下,与外公外婆相依为命。

后来她继承了外公的银饰手工打造手艺,经常到山间寻找收集合适的玉石料,好打磨成与银饰搭配的玉石,一般随身带有伤药。

简单而麻利地给他处理好了伤口,正低头收拾间,突然手臂一紧。

“别动!”低哑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苏若眸光一沉,本能地反手擒住他的手臂。

“识相点,我是救你的人。”苏若冷冷地丢下这句话,就甩开他的手站起身来。

拍拍手,忍不住又补充句:“既然死不了,那剩下的事情自求多福吧。”

说着,拿起地上的背包,就打算走人。

“等等。”男人把她叫住,声音沙哑得令他难受地咳了几声。

苏若皱眉,但还是停住了脚步,冷淡的眼神不耐烦地看过来。

像在催促有事快说,我赶时间。

夜幕渐深,就算面对面看着,也无法看清对方的面容,只模糊地看到他清晰利落的下巴线条。

“你叫什么名字?”男人冷不丁地问道:“回去后我定会重谢你的救命之恩。”

苏若没有回答,静静地站了一会,陡然就抬步头也不回地走了。

她不需要重谢,更不需要跟任何人有瓜葛。

看着渐渐消失在夜幕里的人影,秦锦炎垂眸看见地上有样泛着亮光的东西。

伸长手臂把东西勾到手里,只见是一枚纯银打造的方形吊坠。

正面是银饰常见的繁琐花纹,翻过背面则雕着一个繁复的字体。

“苏!原来她姓苏。”秦锦炎低喃一声,微微地闭上眼。

苏若刚进家门,就听到一阵剧烈的咳嗽声。

“外公,你怎么了?”苏若把背包随意甩到地上就冲进屋里。

映入眼帘是外公躬着瘦弱的身子,正咳得声嘶力竭,十分痛苦的样子。

旁边扶着他的外婆眼眶都红了:“老头子,等阿若回来就带你去医院看看。”

“不去。”外公拒绝似的拂开她,又猛地咳一声,忙用手捂住了嘴。

“外公。”苏若猛地冲过去扶他坐到床上:“我这就带你去医院。”

“阿若,你可算回来了。”外婆说着就抬手抹一把脸,泪湿的眼角显得更湿润了,哽咽一声竟说不出话来。

苏若顾不上她,却瞪大了双眼惊恐地看着外公的手掌。

“血?老头子你咳血了!”外婆惊叫一声,顿时惊慌失措起来:“怎么办?阿若,你快找人来送你外公到医院去。”

苏若拔腿就跑,但衣角被紧紧地拽住。

她回过头来,顿时泪满盈眶而出:“外公,你抓我衣服干什么?快放手。”

外公却摇了摇头,苍白无血色的脸上紧紧地闭着双眼,像在极力地忍奈着痛苦。

苏若无奈,急得只好用手去掰他的手,却听外公虚弱声音,有气出无气进地响起来。

“阿若,我不行了,以后好好照顾你外婆。”

“外公,你快别说,你一定不会有事的。”苏若终于哇一声哭出来,膝盖一软跪在他身前,用力地握住他冰凉的手。

外公再次无力地摇摇头,声音更虚弱了:“记住你是苏家的女儿,苏家的一切都是你的,你身上的银……银坠子,一……一定要……”

声音戛然而止,外公睁着眼突然背过气了。

“外公!”

撕心裂肺的哭叫声响彻整个夜空,惊飞了夜里栖息的鸟群。

 

办完后事后,外婆呆呆地抱着外公的遗照坐在床前抹泪,任谁劝都无动于衷。

苏若心疼地叹一口气,转身走出房间。

舅妈李洁难掩担扰地看着她:“阿若,这几天你也没合过眼,快去休息下吧。”

苏若却摇了摇头,突然抓住了李洁的手臂,神色变得十分郑重起来。

“舅妈,我想回容城看看,外婆拜托你照顾了。”

“啊?”

舅妈一脸错愕,苏若本是容城有名的苏家千金小姐,父母出事后,公司归二叔管,又以没空照顾为由将她打包送到这个小山村。

这一住就是十个年头过去了,苏若已经出落成亭亭玉立。

舅妈知道总有一天她会回去属于她的地方。

只是没想到外公一走,她就动身了,让舅妈有种错觉她想丢下年迈的外婆不管了。

李洁想阻止,至少让她高考完再走。

可苏若说一不二,转身就从房间里拖出自己的行李箱,看来一切已经准备好了。

“舅妈,我知道这个时间该陪在外婆身边,但外公临走前的话提醒了我,是时候回去,拿回属于我的东西了。”

李洁知她心意已决,多说无益,暗叹一声,只好叮嘱她凡事多加小心。

其实苏若也不想这个时候离开外婆,只是外公临走前提到的那块银坠子,从小被她佩戴在身上从不离身,却发现不见了。

苏若找遍所有地方没找到,最后找到出车祸的那个山坡,那受伤的男人已经不见踪影,也不见银坠子的影子,唯一有用的线索是那个已经变形了的车牌号。

“帮我查个车牌号。”苏若沉着脸拔通了电话。

几分钟后,苏若就接到电话回复,却是惊诧的追问。

“容城第一豪门秦家继承人名下的车子,你查他干什么?没听说过你跟他有交集?”

“容城秦家继承人?”

“是他,秦锦炎。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苏若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其他的不想多说,三言两语挂断电话,毅然决定回容城,于是有了上面跟舅妈的对话。

苏家的一切她要夺回来,银坠子更需要尽快找回来,因为外公提到这个银坠子,那一定是很重要的。

那也是母亲唯一留给她的遗物,作为念想,苏若也不想把它弄丢了。

容城苏家,今天有点热闹。

“阿若?你怎么突然来容城了?早说我派人去接你啊。”二婶林月眼中闪过诧异,但很快就露出满脸笑意:“别站这里了,快进屋里来。”

然后借着帮她接过行李箱的动作,状似不经意地问道:“现在学校还没放假,你带了这么多行李来,打算来玩几天回去呢?”

再次踏进这个家门,童年的记忆依稀浮现脑中,那熟悉又陌生的感觉让苏若站在大厅里微微失神。

这本来是她的家,父母跟她一家三口温馨的家,如今却住着二叔一家。

“这是谁?怎么问她话都不回?”一道娇滴的女声带着不满传来。

苏若寻着声音看向楼梯处,只见一位跟她年龄差不多,身着高奢品牌的女孩从楼梯上下来,眼露不屑地打量着她。

相比之下,苏若一身泛白的衬衫牛仔随性的打份,在这个豪华的大厅中显得有些突兀。

“她是阿若,你的堂姐。”林月脸上笑容消失了,大概是因为苏若没理她的话:“你过来打声招呼。”

“姐?”苏佳莹直接冷哼一声,眼里满是讥讽:“我只有弟弟,没有姐姐。”

“这孩子,说的什么话呢?”林月低斥一声,却并没有责怪的意思:“阿若,你别跟她计较,来,你快坐下,我通知你二叔回来,难得你来容城了,就让他这两天抽空带你出去玩玩,然后开车送你回去,快高考了,也不能玩太久。”

“外公走了,我打算留在容城。”苏若淡淡回应,心中则冷笑,才来就想办法把她送走了。

果不其然,就见林月瞪大双眼:“什么?你不回去了?”

连外公问都不问一句。

苏若冷下脸,懒得多说,拉着行李箱就往楼上去,却被人拦在楼梯口。

“我妈问你呢,你聋啦?”苏佳莹发现自己站着一阶楼梯,也仅能跟眼前的女孩持平身高。

当即忿忿不平地叉起腰:“乡巴佬,一点教养都没有,你外公是被你气死的吧!”

“啊,你干什么?放手!”苏佳莹突然疼叫起来,又气又怒地瞪大双眼盯着被紧紧抓着的手腕。

苏若面无表情地眯了眯眼,通身气场陡变,从牙缝里崩出个字:“滚!”

手甩开,苏佳莹趔趄着冲下台阶,撞到了墙壁上,登时疼叫出声。

林月猛地冲过来,又惊又怒:“苏若你疯啦?”

“妈,她一来就想撞死我,你还让我叫她姐姐?”苏佳莹眼眶一红,眼泪吧嗒吧嗒地落起来,不要钱似的。

林月心疼死了,回头怒不可遏地尖叫起来:“你一来就这样对你妹妹,当真一点教养都没有,你二叔很快就回来了,看他不打断你的腿。”

已经提着行李箱走上台阶的苏若,闻言回头居高临下看向她们:“我自问从进门来没说过得罪你们的话,是她千不该万不该那样子说我外公,你们还是费心好好教导下她吧。”

“你……”林佳莹登时气得要冲过来打她,却被林月拉住,脸色都憋红了:“妈,你放手,她竟敢说我没教养,乡巴佬也配谈教养?看我不撕烂她的嘴。”

“你额头都肿了,等你爸回来再收拾她。”

苏若冷笑一声,淡漠地转身上了楼梯,任凭楼下的鬼哭狼嚎也不回头看一眼。

几分钟后,苏若又出现在二楼楼梯口。

“我房间里的东西是谁的?还有我的东西呢?”

沉怒的声音从上而下传来,气势迫人而来。

楼下母女俩一怔,不约而同抬头看上去。

目光相对,苏若不容置喙地强调:“我不管是谁的,限你们三十分钟内全部清理干净,否则的话我不介意自己亲自动手。”

“你敢!”苏佳莹瞠目结舌地站起身,怒不可遏地指向楼上:“你个乡巴佬有什么资格在我家指手划脚的?”

苏若眼中精光一闪,声音更冷了:“这是你家?”

林月心里咯噔一下,顿时升起股不好的预感,这死丫头怎么像变了个人似的。

开口正要说点什么,蓦然被打断了。

“一进来就听到你们大吼大叫,什么情况?不是说阿若来了?人呢?”

 

“爸,你回来得正好。”苏佳莹噔噔噔地跑过去,告状似的往楼上呶起嘴:“她一来就抢我的房间,还扬言要把我的东西扔出去。”

苏家二叔苏东明脸色不喻,抬头看上去,不想撞上了一双清冷凌厉的眸子。

他心猛的一沉,暗道这丫头怎么像变了?

虽然只是一个眼神,却把二叔到嘴的话生生噎住。

他转而看向苏佳莹,语气商量着道:“佳佳,那本来是你姐姐的房间,听话快把东西搬出来。”

“爸?”苏佳莹登时瞪大双眼,难以置信。

“这房间一直是我住着,凭什么这乡巴佬一来就说是她的?”

“还有我什么时候有姐姐了?就凭她也配当我姐姐吗?”

苏佳莹越说越气,还不忘狠狠地扭头往楼上瞪过去,嫌恶的声音尖锐地叫起来:“你,识相点快滚出去,别等我喊保安来!”

苏若一动不动地站在楼梯口,面无表情地微眯了眼。

从他们的角度看下来,莫名有种居高临下的威压感。

苏东明心越发往下沉,心中不好的预感越发强烈起来。

想起前段时间往乡下打电话,想问下大哥大嫂生前的事情,却被那个死老头痛骂了一声,一口气还憋在胸口呢,没想到这死丫头却送上门来了。

苏东明不动声色地把欲往楼上冲上去的苏佳莹拉到身后,抬脸却露出满脸温和的笑意。

“阿若,你妹妹还小,突然让她搬出房间,难免有点脾气,你别介意,一会我让佣人上去把房间整理好,你就安心地住下。”

闻言,苏佳莹简直气炸了,尖叫一声,可话还没骂出来,被苏东明以眼色示意林月,让她眼疾手快地拉住。

娇生惯养的苏佳莹,向来只有她刁蛮耍横的时间,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

她气急败坏地挣扎着要冲上楼去撕打苏若这个不速之客,却被林月死死地拉走了。

苏东明眯眯笑着抬起头,仿佛刚才什么事也没发生过:“去吧,快去休息下吧。”

苏若始终冷眼看着楼下发生的一切,事不关己的完全一副看戏的模样,差点没把苏东明气得当场反脸。

可他毕竟在商场摸爬打滚了这些年,表面功夫简直信手捻来,若无其事地笑着。

直到苏若转身消失,脸上的笑意秒收,盯着楼梯口的眸光阴恻恻的。

“来得正好,老头子不说,我就不信你这死丫头还能嘴硬。”

冷冷一哼,苏东明转身找那母女俩去了。

佣人的动作还算麻利,三十分钟后,苏若重新站在这个曾经独属于自己的房间,心情抑不住的复杂。

十年前,这里是她最温馨幸福的家,如今却物事人非,俨然已被二叔家冠冕堂皇地入住。

苏家还是姓苏,只是此苏非彼苏。

苏若深吸了口气,强压下心中翻涌的记忆,更加坚定了自己的计划。

然后默默地打开了自己的行李箱,拿出套衣服走进了浴室。

连日来的事情太多了,她确实有些累了,打算洗个澡再补个觉。

毕竟她深知二叔只是表面看起来笑呵呵,一副温和和善的样子,实则百分百的笑面虎,说一套做一套,指不定心里憋着什么坏主意。

她必须得打起十二分精神来面对。

直到被佣人叫醒,苏若才知道这一觉睡到了晚饭时间。

饭桌上只见苏东明与林月在,苏佳莹不知所踪。

不过苏若并不在意这些,闻着饭菜香,才觉肚子饿了,径直拉开椅子坐下来。

林月想说什么,眼角余光扫见苏东明的脸色,只得把话咽回去。

安静的餐桌,各自低头吃着饭,直到苏东明开口打破了沉默。

“若我没记错的话,阿若你现在高三了吧,正是高考的关键时候,你得抓紧时间学习才行。”

“但既然你来了容城,就当来散散心缓解下学习的压力也好。”

“这里有一万块,你拿着明天出去到处逛逛,玩两天后,我再亲自送你回容城。”

“毕竟高考重要,你得抓紧时间回去上学。”

看着被推到面前的那叠红票子,苏若心中冷笑。

这么心急就赶自己走了,这家子真当她还是那个八岁的孩子,那么好打发?

苏若勾了勾唇,伸手心安理得地把钱拿起来。

“二叔想得真周到,谢了。”

苏东明见她麻利地把钱揣进兜里,眼露嘲讽,不免又有点肉痛。

早知道这么好打发,随便给个一两千块就好了。

“不过我不打算回去了,因为我已经转学到容城了。”

“嗯。”苏东明心里还在纠结那一万块,下意识地点点头。

不过总觉得苏若这话不对劲,回过味来,猛地瞪大眼。

“你说什么?什么转学?”

苏东明顿时警铃大响,一下子站了起来,用力地拍下桌子。

“转学?你不知道现在高三,是高考最关键的时期吗?你居然一声不响就转学,你……简直胡闹。”

他脸色都憋红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多么关心这个侄女。

实则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这死丫头是打算赖在这里不走。

哼,想都别想!

“高考时期转学,就是自断前程,不行,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自毁前程,将来也没脸去你见父母,你必须回去。”

苏东明沉下脸来,有意无意地搬出苏若的父母来,暗地里更加心疼那两万块了,恨不得现在就把这死丫头打包回去。

一旁的林月早就停下了筷子,皱眉看了苏东明一眼,不满地撇撇嘴,心想佳佳也准备高考呢,怎么不见你关心一下?

嘴上却劝道:“东明,阿若还是孩子,你好好跟她说,别吓到她了。”

转头又笑眯眯地对向苏若:“阿若,你叔担心你的学习,难免心急些,你别放心里。”

“不过我听说容城的高中比较排斥外地转学生,你不能这样冒然下决定,何不再等几个月,说不定考上了容大,就顺理成章留在容城继续上学了。”

她自认自己的话很有道理,说完邀功似的向苏东明挑了下眉。

然苏家都知道,苏若那全年级倒数的成绩,是绝对考不上容大的。

但眼下又不得不违心地奉成几句,好顺利地劝住她转学的念头。

苏若坐在椅子上淡定地夹菜吃饭,等他们你一句我一句说完,才不紧不慢地扯了下嘴角。

由始至终,这家人一个字都没提过外公,更别说问清楚她转学的原因。

“二叔,我只是通知你一声,并不是在跟你商量。”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