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胎二宝妈咪别再逃
  • 一胎二宝妈咪别再逃
  • 分类:武侠仙侠
  • 作者:清尘淡出作者
  • 更新:2022-07-16 16:01:00
  • 最新章节:第3章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慕子溪原本是天之骄女,一场阴谋让她跌下神坛,成了人人嘲讽的落魄女,她未婚先孕,生下了龙凤胎,哥哥被人抢走,妹妹重病缠身。五年过后,慕子溪成了小有名气的医生,在一场手术中,她遇到了矜贵的洛晟寒,有幸被他邀请到洛家,看到他的儿子,在小萌宝的撮合下,两个人进展神速,很快就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恰好此时,洛晟寒查出了当年的真相,原来,慕子溪就是他找了五年的人。

《一胎二宝妈咪别再逃》精彩片段

“不......”

隐隐约约之中,她感觉一股强大的气场,让慕子溪感到从未有过的压迫感。

眼前全是黑暗,慕子溪看不见男人的脸,混沌的大脑却还是感觉一丝异样。

她颤颤的伸出手,轻抚在男人的胳膊上,陌生的触感,体温烫的她手心发热。

......

“铃铃——”

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骤然惊醒了睡梦中的慕子溪。

偌大的办公室里,她气喘吁吁坐直身子,一张俏丽的小脸上满是汗水。

五年了,她已经不知道多少次梦到那一夜的场景。

来不及细想,办公桌上的电话又一直在响。

慕子溪深呼一口气,调节着自己的情绪,接通了电话。

伴随着电话里传来的内容,慕子溪冷艳的脸上泛出久久的深思。

“好,我答应,明天我就去锦城。”两分钟后,慕子溪声音清脆悦耳的落下,随后便挂断电话。

恰巧这时,穿着白大褂的林风扬走了进来。

“子溪,你要回锦城?”林风扬满脸震惊,目光疑惑的看向慕子溪。

“你知道锦城洛氏集团的洛正雄老爷子吧?他近段时间需要做个心脏移植手术,由于他的年纪太大,锦城无人敢做他的手术。”慕子溪精致的脸上波澜不惊,声音不紧不慢道。

“是锦城那个第一企业洛氏集团?我听说这个公司现任总裁洛晟寒,也就是这个洛正雄的孙子,是个十分可怕的角色。之前就是有位医生给这老爷子治病,令老爷子病情更严重,这洛晟寒直接让这医生告别职业生涯了。”

林风扬听着慕子溪的介绍,更加忧心了。

“风扬,我可是华盛顿心脏科最棒的Siy医生哦,我有把握做这个手术,刚好也可以顺便研究下老年人进行心脏手术的诀窍。”

慕子溪一手托着腮帮,目光无辜的看着林风扬,嘴角勾起一抹自信的笑容,声音不以为然的落下。

如果是一般人,肯定要嘲笑慕子溪的狂妄自大和不自量力。

但如果你在华盛顿,你就会知道,Siy医生代表不仅仅是一种权威,更是一种从不失败的魔术。

突然在华盛顿医学界冒出的Siy,在短短五年的时间内,成为最优秀最年轻的心脏科医生,并就职于林风扬的高级私人诊所。

五年来,她做了快有上百个心脏手术,从未失手过。

林风扬笑着摇摇头:“得得得,你就说洛氏那财团给你多少钱吧?”

慕子溪坏笑,伸出五个手指。

“五十万?”林风扬挑着眉头猜测道。

“美金。”慕子溪强调道,脸上一片得意的笑容。

林风扬听到这个数字,差点直接昏厥过去。

“不愧是锦城首富啊,这出手也太阔绰了吧。但子溪......你回锦城的话,会不会遇到那些人......”林风扬说到这里,脸上的笑容突然僵住。

慕子溪眼底的笑意也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取代的是一片阴冷的恨意。

“呵呵,五年了,我早已经做好了再见到那些人的准备了。”慕子溪声音冷冷的落下。

“可安安还那么小,你现在确定要提前展开计划吗?”林风扬有些担心。

提到慕安安,慕子溪脸上的表情一下子柔和了许多。

慕安安是她的女儿,当年阴差阳错下留在了她的身边。女儿是她的一切。

随后只见她缓缓从座位上站起,上前轻拍着林风扬的肩膀:“风扬,这五年来,真的谢谢你。如果当年不是你救了我们母女,我们也不会有这一天。”

“当年我被他们陷害,连孩子的生父都不知道便生下龙凤双胞胎。当时安安被误以为早夭才留在我的身边,否则两个孩子都会被他们抢走,那我可能连活下来的动力都没有了。这五年来,我一直拼命的工作,不仅仅为了给安安更好的生活,我还要找到另外个孩子!是他们把我的儿子抢走了,我绝对不会放过他们!”

慕子溪说到这里,眼眶一下子红了。

林风扬一把将她抱在怀里,声音温柔的安慰:“好了,子溪,你别再说了,你这些年的努力我都看在眼里,你是一个非常棒的妈妈。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

慕子溪吸了吸鼻子,亦伸出手抱住林风扬:“你放心,我既然隐忍了五年,也不会急于这一时。这次我是去工作的,至于其他的,我会从长计议。”

“好,什么时候出发?去多久?”

“我明天就出发去锦城,大概会在那里呆一周,这段时间安安拜托你了。”

“放心,我会照顾好安安。等你回来。”林风扬点头,仗义的拍了拍慕子溪的肩膀。

两个人顿时相视一笑,默契十足。

......

翌日,慕子溪坐了十多个小时的飞机,从华盛顿来到锦城。

到了机场,洛氏集团那边安排了专人来接她。

锦城和华盛顿有着十二个小时的时差,此时又正值深秋季节,空气微凉。

车上,慕子溪穿着一件驼色的Burberry风衣,里面配着一件酒红色的高领毛衣,绸缎似的黑发披在肩膀,墨镜遮住了她半张脸,让她看起来散发着神秘又迷人的气息。

她摇下车窗,透着墨镜看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城市,嘴角倏地弯下一抹清冷的笑容。

五年了,她终于又回来了。

半个小时后,车子缓缓驶入洛家庄园。

五栋别墅拔地而起,两两拥簇着中间最高的那一层。

慕子溪被司机领入中间的别墅。

慕子溪进来后,一位老者上前迎接着她:“欢迎你,Siy医生,我是山庄的管家老贺。

“你好,贺叔。”慕子溪礼貌的颔首。

“由于你坐了一整天的飞机,我们家先生嘱咐让你先好好休息一下,他暂时不在山庄,你有什么需求随时找我。”管家如是说道。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您。”慕子溪不再多问。

“Siy医生,这边请。”贺叔点头,随后将慕子溪带到一个客房。

慕子溪顾不得欣赏这房间精致的装潢和陈设,便脱了风衣,穿着里面的毛衣躺在床上。

坐了十个小时飞机的她,确实累了。

她给自己设了一个闹钟,随后很快便睡着了。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隐隐约约之中,慕子溪感觉到脸上有股凉意。

她陡然的睁开眼睛,眼前一张可爱帅气的小脸放大在她的视线之中,吓得她直接弹起身来,拉开两个人的距离。

她一身虚汗,看着眼前这个面无表情的小男孩,莫名的觉得有种亲切感:“小朋友,你是谁呀?”

洛嘉斯定定的看着慕子溪,黑葡萄似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早熟。

“爹地从来不邀请女人回家,你是第一个。你和我爹地是什么关系?是在交往吗?有跟他结婚的打算吗?”

下一秒钟,只见小家伙像个大人似的挑着眉头,一副调查户口的样子。

“......”慕子溪差点被问懵了。

“你爹地是洛晟寒吗?”紧接着,她语气猜测的问道。

小男孩点点头,随后对慕子溪伸出了手:“认识一下吧,我是洛嘉斯,你未来的继子。”

“......”慕子溪愣了半秒,噗嗤的笑开,“小家伙,我可不是你什么后妈,我是你曾爷爷的医生。”

洛嘉斯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慕子溪:“你真的是曾爷爷的医生?可是哪有像你这样长得好看又这么年轻的医生?我去医院打针的时候,都是中年叔叔阿姨给我打的哎。”

慕子溪彻底的被这个小家伙逗乐了,敢情他还把自己变相的夸了一顿。

“谢谢你的夸奖,等我老了,就可以成为给你打针的医生了!”慕子溪也逗着他,还做了个加油的姿势。

洛嘉斯却满脸失落的叹了口气。

他小屁股抵在床沿上,背对着慕子溪,又低下了小脑袋。

“你怎么了?”慕子溪注意到他情绪的转变,疑惑的问道。

“爹地真是不让人省心,都多大的年纪了,还不谈恋爱,还不找媳妇,就算不为自己,也得为我这个儿子想想啊,幼儿园的同学们都说我是没妈的孩子,哼,我才不要做没妈的孩子。”

只见小家伙低着头,小嘴里嘀咕个不停。

慕子溪的心莫名一颤,这孩子跟自己安安还有点像呢,一个没爸,一个没妈。

出于同病相怜的情绪,慕子溪安慰的拍拍他的小肩膀,用着轻松的语气问道:“嘉斯,你几岁啦?”

洛嘉斯转过头,看着笑容恬美的慕子溪,罕见的生出一丝好感:“五岁,你呢?”

“我25岁。”慕子溪回答。

“年纪有点大,不然你还可以等等我。”洛嘉斯再次叹了口气。

“噗......”慕子溪掩嘴失笑,“你放心吧,你长大以后肯定是个帅哥,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你的。”

“长得帅就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吗?”洛嘉斯转过身,睁大眼睛再次确认道。

“对!”慕子溪给予他肯定的回答。

“那我爹地长得那么帅,为什么没有女孩子喜欢他呢?”洛嘉斯用着狐疑的眼神看向慕子溪。

这个问题把慕子溪给问住了。

按理说,看着嘉斯这个长相,他爸爸应该也差不了哪里。

他家又这么有钱。

父亲常年单身,又没有母亲,难道是......

这个洛晟寒喜欢男人?

慕子溪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脑袋也跟着点了点,对,对,一定是这样的。

“对了,你还没有说你叫什么名字呢?”这时,洛嘉斯的声音打断了慕子溪的思绪。

慕子溪迅速的回过神来,笑眯眯的看着他:“我叫慕子溪,你也可以叫我Siy,是我的英文名。”

“阿溪。”但洛嘉斯却偏偏叫出一个亲昵温暖的称呼。

慕子溪惊讶的瞪大眼睛:“小子,你很会撩妹嘛。”

“什么叫做撩妹?”洛嘉斯眨了眨黑葡萄似的眼睛,好奇的问道。

“呃,撩妹就是......”慕子溪有些懊悔说出这个词语,她绞尽脑汁,“就是你很厉害的意思。”

嗯,这个解释应该不会教坏小孩子吧。

洛嘉斯似懂非懂的点点头,“阿溪,你也是一个很撩妹的医生呢。”

“......”

这小家伙,也太会学以致用了吧?

就在这时,门外忽然响起一阵敲门声。

慕子溪抬起头,悦耳的声音带着礼貌:“请进。”

下一秒钟,只见门打开,一个穿着黑色高档西装的男人走了进来。

他有着一米八六的身高,即使穿着西装也依旧掩盖不住他强健如男模一般的体魄。

那张俊魅如同雕刻般完美的脸,更是令慕子溪心尖一颤。

狭长深邃的黑眸,高挺英气的鼻子,那张微微抿着的薄唇,所有的五官结合在一起,便只能用三个字来形容。

那就是:帅炸天!

“洛嘉斯,谁允许你进来打扰客人的?”洛晟寒一进来,带着指责的视线瞬间落在小家伙的身上。

男人的话落下,室内的空气都凝固住了!

洛嘉斯低着头,不敢和父亲对视,身子朝着慕子溪身边靠近,小手抓着她的衣角,像是在向慕子溪求救。

“洛先生,嘉斯并没有打扰我,请你不要责怪他。”慕子溪即刻抬眸,已经猜到面前的男人就是这洛家山庄的主人——洛晟寒!

两个人的视线瞬间交织在一起,一个友好,一个冷淡。

“那就好。”几秒钟仿佛一个世纪那般漫长,洛晟寒这才将目光从慕子溪的身上移开,转而看向洛嘉斯:“还不出去?”

小家伙像是得到赦令般拔腿就跑了。

跑到门口的时候,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他回过头对着慕子溪招招手:“阿溪,再见。”

慕子溪莞尔一笑,这个小家伙还挺可爱的。

她这个笑容刚好落入洛晟寒的眼中,洛晟寒一直冷淡的脸色竟有些缓和。

“你好,我是洛晟寒。”下一秒钟,男人声音低沉的落下。

没等慕子溪回应他的自我介绍,洛晟寒紧接着又开口道:“Siy医生对这次的手术有多大把握?”

慕子溪一愣,但还是如实道:“八成。”

“不,是十成。”洛晟寒再次看向慕子溪,语带提醒的纠正道。

慕子溪感到有些不舒服。

虽然她对这个手术非常有把握。

“洛先生,从来就没有十成把握的手术。但是请你放心,洛老先生的手术我很有自信。”这次慕子溪说话的时候,脸上已经没有了笑容。

“Siy医生,如果手术出现差错,哪怕你是整个美国最好的医生,我都会让你消失在这个行业。”

“洛先生,你这是在威胁我?”她从业这么多年,还没遇到洛晟寒这样的极品家属。

“你可以这么认为。”洛晟寒眯了眯眼,声音如常般冷漠。

慕子溪眉头深深皱起,顿时对这个刚刚还犯花痴的男人好感全没了。

虽然在此之前她就听闻洛晟寒让不少没有治好洛老先生的医生结束职业生涯,但如今切身感受这个男人的无礼狂妄,慕子溪还是有些惊诧。

“那就看看洛先生有没有这个本事了。”但慕子溪冷笑,直截了当的怼了回去。

洛晟寒高高的挑着眉头,这女人胆子也太大了,竟然敢这么对他说话。

很快,慕子溪又毫不客气的补充道:“洛先生,手术的时间在即,请你不要在这里打扰我休息,否则到时候影响我发挥水平,那就怪不了我咯。”

洛晟寒高高的挑着眉头,这女人胆子也太大了,竟然敢这么对他说话。

“当然,如果洛先生还想继续恐吓我的话,那我可能会被吓晕过去,那洛老先生的手术只能您亲自来做呢。”

不等洛晟寒说话,慕子溪一脸无害的神色,笑眯眯的看着他。

一时之间,洛晟寒竟被堵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我要睡了,不送了,洛先生。”见洛晟寒还在瞪着自己,慕子溪故意打着一个大大的哈欠。

他冷哼一声,也懒得跟她继续废话,总之手术成功好说,不成功他就让这个嚣张的女人彻底消失在这个行业。

想着,洛晟寒转身就走,可刚走出门口,身后便传来一阵啪嗒的关门声。

声音震得他耳朵十分不舒服。

这女人竟还敢摔门?

不远处的洛嘉斯瞥着被赶出来的父亲,捂着小嘴心灾乐祸的笑出猪叫声。

“洛嘉斯,你给我过来!”

洛晟寒听到儿子的笑声,鹰隼般的眸子瞬间瞄准了他。

嘉斯暗想不妙,拔腿就跑。

想迁怒他,没门儿!

这个锅,他才不背!

下午两点钟,洛家庄园三楼的一个房间里。

大床的四周都是心脏手术最先进的设备,十分的齐全。

床上躺着一个戴着氧气罩的老人,他正是洛正雄。

由于洛老先生的病情突然加重,身体完全承担不起任何的折腾,包括送去医院。

所以洛晟寒便将手术室设在自己的家里。

此时,换上手术服的慕子溪已经站在床边,她的旁边有四个助理。

“开始吧。”慕子溪将手术灯打开,声音干练的落下。

心脏移植不是一个小手术,这是一场苦战。

考验的不仅仅是医生的手术技术,更是病人的求生意志。

一个不小心,都会出现意外。

手术整整进行了两个小时。

结束后,慕子溪早已经满头大汗。

“Siy医生,你真的太厉害了,我第一次见识到如此高超的手术刀法和技术。”其中一个助理满脸崇拜的看着她。

“您这种技术,就我们锦城都没任何人能够做到的。”另一助理附和道。

“是啊是啊,就连锦城第一人民医院的李泽明医生,都不及你呢。”又一助理如是说道。

听到这个名字,慕子溪的脸色一僵。

李泽明?

没想到他那种人渣,竟也成为救死扶伤的医生?

真是讥讽!

当年这个男人对自己所做出来的欺骗和背叛,如今历历在目的在她脑海里浮现。

想到那些恶心的细节,慕子溪忍不住紧紧的攥住了手。

“Siy医生,你没事吧?你和李医生认识吗?”就在这时,助理的声音注意到慕子溪脸色的不对劲。

慕子溪迅速的回过神来,淡淡道:“没事,我不认识他。”

“说的也是,你可是华盛顿最厉害的医生呢,那李医生的技术根本跟你不是一个水平线的,你怎么可能认识你他。”助理以为慕子溪刚刚在暗自比较,随即又奉承道。“对了,Siy医生,你那缺助理吗?你看我行吗?”

慕子溪微笑的看了她一眼,转移话题:“先看看洛老先生的心跳是否有异常,如果没有我们就出去见病人家属,告诉他们,手术成功。”

“是,我这就去看!”

十分钟后,房间的门打开。

门外洛晟寒和洛家的管家一直在那等着。

看到慕子溪,洛晟寒飞速得上前,语气透着担心:“怎么样了?”

“洛老先生心脏手术移植成功。”慕子溪一脸恬淡的表情,语气冷静道。

当即,洛晟寒一直紧皱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

“谢谢。”他松了口气,由衷的对慕子溪说道,“作为感谢,今晚我请你吃饭。”

“不用了,我是收了钱的,这是我的职责所在。”慕子溪直接拒绝。

“Siy医生,还在为之前的事情生气吗?”洛晟寒挑了挑俊眉。

“洛先生,我没有这个意思,但是吃饭......”慕子溪一愣,这洛晟寒还知道自己说的那番话很无礼?

“既然不是赌气,那就一起吃饭。”

没等慕子溪说完,洛晟寒一句话噎住了她。

慕子溪挑眉,惊诧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也太霸道了吧?

她赌哪门子气,明明是这个家伙无礼在先,现在说得她要是再拒绝就很小气一样?

“好,那就一起吃吧......”慕子溪最终还是应了下来。

最新更新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