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继续看书

九月,江京中医药大学,图书馆。

方丘随手从书架上选了几本中医古籍来到休息区。

他是大一新生,因今天下雨无法军训,就来到图书馆里看书。

方丘拉开一张桌子面前的椅子坐下,随便抽出一本,放在了桌面上。

低头看着眼前的书。

可他并没有翻书,只是随意的将双手放在书的两侧。

而后,右手轻轻叩打着桌子。

诡异而又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没有丝毫其他动作,书竟然悄无声息的自动翻页了!

幸好学校刚开学,整个图书馆除了他再也没有其他人,无人看到刚才那诡异的一幕。

这时一个急促脚步声从远处响起。

方丘神色如常的将抬起的手指,慢慢放下。

书安静的没有翻页,身后的声音却已至。

“方丘,终于找到你了!”

方丘转头一看,来人正是他们三班的助理班主任,柳菲菲。

一个漂亮热情的大三学姐。

开学第一天,柳菲菲一露面,整个班的男生顿时两眼放光的狼嚎了起来。

而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就因为在全班自我介绍时的才艺表演阶段,唱了首歌,就被这女人盯上了。

她这几天一直找方丘,想让他代表班级去参加下周的迎新晚会。

“学姐,这里是图书馆啊。”

方丘一脸无奈,没想到她竟然找到图书馆来了。

“现在就剩我们班开学典礼上的节目没定下来了,小方啊,你就当帮一帮老师嘛!”

看着大美女学姐满脸哀求软语相求的模样,方丘顿时头大了。

略微迟疑了一下,为了能安静的看书,方丘说道:“好吧,我可以去参加迎新晚会,不过我可能没多少时间排练。”

柳菲菲一听,立刻答应道:“时间你来安排就行,那就这么定了!”

方丘无奈的笑了笑。

“你不要这么不情愿,我给你准备了惊喜哦,你到时候就知道了,好了,我现在要赶紧去上报节目了。”

说完,柳菲菲就风风火火的离开了。

周围清净了下来,方丘的目光又放回了书籍之中。

等到翻完最后一页,他站起身,把书还给了门口的图书管理员。

中年人看到他刚借书没看多久,就都还了回来,笑着问了一句:“太艰涩了,所以不想看了就还回来了?”

“没有。”

方丘摇摇头道:“都看完了。”

“都看完了?”

中年人惊讶的看了方丘一眼,随即哑然失笑:“小家伙,说谎可不好。”

方丘笑了笑,不置可否。

中年人随意抽出其中一本《正体类要》,问道:“背心第七个节,打中者,吐痰吐血,十月而死,何解?”

闻言,方丘从那一摞古籍中抽出了《伤科方书》,回答道:“先用加减汤,加杜仲一钱,次服夺命丹三四服。”

中年人眼睛瞬间亮了一分。

有意思!

“大凡头上受伤、脑髓出者,难治;骨色青者,亦难治。若他处骨肉破碎,何解?”

“即将空痛散敷之,内服疏风理气汤五、六剂。”

“心坎上横骨,从下而上,若第一节伤者一年死,第二节伤者二年死,第三节伤者三年死。何解?”

“黎洞丸、三黄宝蜡丸皆可酌用之,再服理肺之剂以收功!”

“哈哈,不错!”

中年人点点头赞许道。

“敢问您是何人?”

方丘恭敬的问道。

他绝不相信眼前的中年人只是一个简单的图书管理员。

中年人没有回答方丘的问题,他沉吟了一阵,说道:“骨科区第三个书架最底下一层,第八十二本书,《伤科要旨》。”

中年人没头没脑的说完这句话,就不再理会方丘,转身上楼去了。

方丘深深的看了中年人一眼,略微沉吟了一下,直接走进图书馆。

“八十……八十一……八十二!”

方丘按照中年人所说的位置,还真找到了《伤科要旨》这本书。

他拿起这本有些落灰的书,来到休息区,翻开大体看了一下,没发现有什么奇怪之处啊?

和其他骨科类古籍类似。

如果仅是如此,中年人又为何特意推荐这本书。

再翻一遍,一张书页从里面掉了下来。

方丘右手闪电般接住了那张书页。

仔细看了一下,只是一张空白书页。

正当他准备放回去的时候,手指摸到书页中间的时候,仿佛触电一般整个人都愣住了!

有字?

这张毫不起眼的空白页中间竟然有字!

突然,空白书页上浮现出密密麻麻的金色文字,大放光芒。

金光夺目,方丘下意识闭上了眼,这一个个金色文字,竟在他脑海中纷纷浮现。

“正骨之术,重在摸骨,而后正骨!”

“摸骨之法实为天赋,正骨之术乃为小技,天赋无行踪,小技学可用……”

只看到前面两句话,方丘全身为之一震。

心中很是惊讶。

这口气未免也太大了吧?!

哪本古籍不是对正骨之术推崇备至,恨不能解说详尽。

而这本书竟然直接说正骨之术乃是小技?

这口气大了点吧?

脑海中的字越来越多,同时开始浮现出一幅幅人体骨骼的画面。

方丘看到一个身形随着画面出现飞速的变化着……

十分钟后,随着最后一个画面浮现,那个身影也消失殆尽。

方丘的眼睛慢慢的睁开,但整个人还沉浸在震惊之中。

太厉害了!

不知道到底是哪位大能,在一页纸上留下医道传承,更是直接让他正骨之术提高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境界。

方丘收敛心神,准备再次手摸书页,复习一遍。

可就在这时他敏锐的发现图书馆的气氛有些不对劲。

怎么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自己身上?

还散发着淡淡的敌意?

方丘准备一察究竟,抬起头却正好看到桌子旁伸出的一截雪白的皓腕,顿时一呆。

坐在他面前的赫然是江中医新晋校花,所有男生心中的完美女神,江妙语。

一瞬间,他就明白了怎么回事。

怪不得这些人目光带着敌意,原来是敌视自己和校花坐在一起。

想明白这些,方丘不禁苦笑起来。

他看向江妙语,发现这位美女校花只是简单地看了自己一眼,然后自顾自举起右手,拿着针往自己左手臂上一个穴道扎去。

曲池穴。

古籍记载,此穴可治疗手臂麻痹疼痛,上肢不遂。

江妙语原来是在给自己治疗。

他现在可不是一般初学正骨的后进了,对于一些小毛病自然一眼就看的出来。

如果是气血不通导致的手臂不舒服,曲池穴是很管用的,但很遗憾不是这种情况。

略微迟疑了一下,方丘提醒道:“你治疗的方法不对。”

江妙语准备捻动针的手一顿,微微愕然和不解的抬头望向方丘。

 



》》》继续看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