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首辅娇养妻
  • 腹黑首辅娇养妻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风铃声声响
  • 更新:2022-03-29 11:47:00
  • 最新章节:第三章 寻欢作乐
点击阅读
上一世,沈缪真心错付给渣男,害得自己家破人亡。她被万箭穿心时,目睹了父兄被推上断头台,成为尸体。身死之际,她满腔恨意无处发泄,只愿能有来世,她定要将灭门之仇,穿心之痛向渣男百倍讨要。许是上苍开眼,她如愿重生归来。这一次,她女扮男装,步步为营走上仕途。只为,亲手将渣男从皇位上拉下来。可半路出现一个首辅大人,偏要帮她报仇!

《腹黑首辅娇养妻》精彩片段

 

东陵皇宫中。

沈缪拿着手中的剑,拖着满是伤痕的身子一步一步的朝断头台迈去,每走一步身后便留下猩红的血迹。

但她好像完全感觉不到疼痛,只是赤红着美目砍杀着阻挡她前进的御林军。

断头台前那一身龙袍的人像是看蝼蚁一样看着她:“沈缪,你若现在认罪服诛,朕留你一个全尸。”

沈缪仰起满是血渍的脸冷笑:“认罪服诛?真是可笑!我何罪之有?我沈家何罪之有?有罪的人是你!”

“放肆!”

韩昭诀怒喝一声,随后轻轻抬手对着他身前的弓箭手冷冷道:“放箭!”

万箭齐发!

沈缪在倒下的那一刻看着断头台上父亲和兄长的尸体,留下了不甘的泪水。

若有下辈子,今日灭门之仇她要韩昭诀百倍偿还!

……

再次醒来。

沈缪从床上坐起看着军帐内熟悉的摆设一阵恍惚。

难道,这地狱还有人生前居住的地方?

不待她多想,军帐的门帘被一把掀起。

沈望谟走到床边宠溺的看着她:“二弟,都日上三杆了你才起,怎地学会偷懒了?”

沈缪呆呆地望着近处沈望谟那张熟悉而清晰的面庞,掐了把自己的脸,吃痛地叫了一声,仍然不敢相信这是真实的!

面前这个人,是她沈缪前世最敬重的大哥,也是对她最好的兄长,他……他还活着!上天果然带待她不薄,竟让她重新活过来了!

沈缪一下子扑到大哥的身上,哽咽了下:“哥……”

沈望谟先是被吓一跳,毕竟他这个弟弟可从未这样过,听到语气不对,忙出身询问:“怎么啦二弟?怎么还哭了?”

沈缪胡乱擦了一把,挤出笑来:“大哥,刚才做了个不好的梦,醒来后发现你还在我身边,真是太好了!”

沈望谟没好气地笑了笑:“傻二弟,你这一觉睡傻了吧?我们并肩作战这么多年,大哥可是一直在你身边保护着你呀。”

“快起来吧,前几日你带领那支少数精锐部队冲破重围,一举反歼敌方十万人,立下赫赫战功,我和父亲已经为你设好庆功宴,你倒好,日上三竿了还在偷懒呐!”

听着大哥的话沈缪心中暗自琢磨,看来自己是回到了永和三年,此时韩昭诀还没有登基,很好,一切都还来得及!

沈寒谟说完便刮了下沈缪的鼻子,沈缪觉得这个往日并不在意的动作如今却让她珍视万分,大哥的三分调笑七分宠溺让她不由得低头傻笑了片刻。

二人又说了会儿子话,沈父便从营帐外走了进来,不过却是一副心事重重的脸色。

沈缪瞬间觉得不妙,因为她记得,前世的赤峰谷一战,驻守边疆的沈氏更加赢得了民心,使得皇帝分外忌惮,便以论功行赏的名义要求沈氏立功者回京受嘉奖。

而这一功劳虽是沈缪所立,但皇帝之心沈父和大哥不可能不知道,回京者表面为受嘉奖,实则是拿她沈家人为质,在刀尖上行走,十分危险。

而哥哥为她的安全着想,代领了这个战功,前往京城领赏,最终被封了个兵部侍郎这个有名无实的称号,在京城备受人的欺压和嘲讽,也使得沈氏受胁迫。

前世,她们沈家的灾祸就是从这里开始的,因为功高盖主先是被先帝夺权,之后韩昭诀登基,便给她沈家安上通敌的罪名,灭了她满门。

今生她决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思绪千翻百转,直到沈父一句话便将她拉了回来:“缪儿,虽然你立下了这个战功,但是前往京城,你不懂得左右逢源,不懂怎样在官场上左右逢源,我决定让你大哥代你前去,你看可好?”

沈父最了解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本以为她会像以往一样听话,却没想到沈缪义正言辞地拒绝:“不好!”

沈望谟微微皱眉:“为何不好?”

沈缪整理了下思绪,将心中所想娓娓道来:“父亲,大哥,今时不同往日,如今皇帝疑心颇重,我们沈氏手握重兵,脚踏万丈土地,已经成为皇上的心患。此次前去京城,恐怕不仅仅是加官进爵这么简单,如今我已年满十六,父亲和大哥不要再把我当作小孩子看了,前往京城,探圣上口风,为沈家出力,缪儿义不容辞,怎能将我的责任让大哥一人扛着呢?”

闻言,沈望谟和沈父对视了一眼:“二弟,赤峰谷一战后,你也长大了很多,但你要知道,伴君如伴虎,一朝踏错便万劫不复。”

沈缪怎会不知:“父亲,大哥,你们尽可放心。缪儿自有分寸。”

父亲叹了口气:“罢了,依你所言,但是缪儿,可你毕竟是女儿身,日后行事切要小心。”

“父亲放心,女儿知道。”

她是女子一事,只有父亲和大哥知晓。只因皇帝曾言,待沈家生出一个女孩儿来,便将其许配给太子,父亲不愿把她送进去皇宫那吃人的地方,便一直隐瞒着沈缪的真实性别。

从小到大父亲和大哥行军打仗一直带着她,对她百般磨练,就是希望日后东窗事发她能有自保的能力。

可前世,她不仅没保护好自己,连父亲和大哥的尸骨都没能保护好。

此生,她定要保护好他们!

告别父兄,沈缪连赶了三天三夜,终于到达了京城。

全城的黎民百姓都挤在两旁,欢欣雀跃,不少正值花季的少女在楼上举、捧着花篮,准备迎接那个击退敌军、一战成名的沈小将军——沈缪。

年轻的将军一身盔甲,悠悠骑在一匹汗血宝马身上,眉目如画,英姿飒爽,惹得无数少女含羞带怯,扬花的手都变得不自然了起来。

沈缪摇摇头觉得好笑,她可是个货真价实的女人,不知这算不算欺骗良家妇女?

而此时最高的一座楼上正斜斜坐着一名黑衣男子,嘴角噙笑,悠悠地摇着一把折扇。

他姿态极为放松慵懒,而身旁的人却都站得笔直,毕恭毕敬,丝毫不敢的松懈。

顾徇摇着手里的折扇,轻佻地盯着这年轻却俊美异常的将军,目光充满了玩味。

这人作为将军,长的细皮嫩肉,身量并不高,但身形倒是极为耐看,尤其是那一把盈盈堪握的纤腰,倒是和女子有的一比。

沈缪仿佛察觉到了这道目光,猛地回头看去,却又没看见什么可疑的人,便不作他想,径直前往了皇宫。

来到东陵皇宫中,只见殿内金碧辉煌,金漆雕龙的宝座之上,坐着一位不怒自威的男人。

沈缪走上前,不疾不徐地开口道:“臣沈缪,拜见皇上。”

皇上支着头的一只手终于缓缓放下,脸上浮现出了笑容:“沈小将军,多年不见,如今可以在战场上独当一面了。赤峰谷一役,击退十万匈奴,你的威名,可算是天下人尽知,你想要什么赏赐?”

沈缪道:“臣不敢!那日只是侥幸罢了,若无圣上圣光庇护,臣又怎能平安归来?至于赏赐,更是敬谢不敏了,微臣只愿我国昌盛繁荣,国泰民安。”

皇上闻言,声音温和老些:“朕从不放过一个有罪之人,亦从不辜负有功之人,不论如何,你立下了此次战功,若朕不奖,岂不是奖罚不分?”

沈缪轻轻垂眸:“皇上说的是,那沈缪便不再推辞,多谢皇上!”

“既如此,朕便封你为兵部侍郎,统领京中数万兵士,此等奖赏符合你的身份,倒也不算是辱没了你沈家,可好?”

这兵部侍郎不过一个虚衔,而京中真正的御林军乃归首辅大人所管,此番奖赏,实为将她沈缪扣在京中作为人质以牵制千里之外的父兄。

沈缪已深知皇帝的用意,便不再多言,只弯身叩了叩头道:“皇恩浩荡,臣叩谢陛下!”

沈缪退出大殿时,刚好碰到了太子韩昭诀进来。

二人对视了一眼,沈缪面前瞬间浮现前世他阴狠毒辣的喊出“放箭”时的模样,脑海里一阵翻腾,她极力的压抑住一把冲上前杀了他的冲动,然后微笑着向韩昭诀礼貌地拱了拱手,道:“太子殿下。”

韩昭诀斜着眼睛打量了她一眼,径直擦身而过,仿佛并不把她看在眼里。

沈缪不是压不住心气的人,也不跟他计较。

毕竟,她初到京城,来日方长,前世的账,今生与他慢慢算!

半月后

沈缪前往兵部侍郎所管辖的校场的路上,凭着敏锐的洞察力感到有人跟随。

漫不经心地拐了几个拐角,后方这人也紧随其后。

自她回京以后,无论去任何地方都会有人跟,之后她反追踪回去才知道是皇上派来的。

之后她便日日寻欢作乐,都快把京城的青楼逛了一遍,只为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妥妥的纨绔子弟,慢慢降低宫中那位的警戒心。

转了一圈后便到了一家没去过去过的青楼,春香阁。

沈缪一进去就闻见一股香靡之气便扑面而来。

随后一位花枝招展的艳丽女人看到气度不凡的来客,忙招呼过来:“这位小公子看着怪面生啊,您是哪户人家的……”

她不慌不忙地拿出了令牌,上边刻着完全不容忽视的一个大字——沈!

东陵皇城中姓沈的,还能有哪家?

老鸨捏着香帕的手都捏不稳了:“哎哟!原来是沈小公子,恕奴家眼拙,真是该打、该打!您请上座!”

腹黑首辅娇养妻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