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迷不悟
点击阅读
新闻上顾氏总裁与林氏千金即将联姻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沈知安自然也听说了这件事。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她决定放弃腹中的孩子。她与那个男人之间本来就是一场交易,各取所需而已,如今他另寻新欢,她断然不会把自己的人生搭进去。殊不知,在这场爱情游戏中,双方都越了线……

《执迷不悟》精彩片段

“沈小姐已经怀孕六周,确定要做掉?”

“恩,确定!”

我流着泪回答着,因为知道顾南屿肯定不会要这个孩子。按照他妈的话来说,我根本就不配进他们家门,就算怀上了孩子还是上不了台面。

这个孩子不是我的筹码,也不是我圈锢顾南屿的手段,我要做的就是好好待在他的身边!

做完手术我的身体有点虚弱,刚到家就看见顾南屿坐在沙发上面色阴沉。

“今天周二你怎么过来了?”

最开始认识的时候我和他就是交易,他爱我的皮囊我爱他的钱,并且约定每周见三次面。

但在前段时间我检查出怀孕来便没让他找过我,想来也是很难受吧。

他一步步的向我走来,气势就像是从地狱走来的恶魔。

突然伸手捏住我的下巴,力道重的我的眼泪都要下来了。

“顾南屿,你发什么疯!”

他猩红的眼睛,下狠劲的手恨不得要把我掐死一样,“为什么要去打胎?”

我觉得有点可笑,他马上就要新婚燕尔了,居然来纠结我为什么要打胎。而且他不是已经和他妈说了,不想要孩子的吗现在又闹那出?

我挣脱开他的手,冷淡的回应着。

“你越线了,我们之间是交易,可我没有说要给你生孩子!”

顾南屿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但听到交易二字的时候又冷静了下来,他应该要清楚我们之间的关系,不要被暂且的温存冲昏了头脑。

“沈知安,你当真是没有心!”

话说完,他便气愤的离开。

现在大街小巷铺天盖地的全是顾氏集团要与林氏联姻的消息,我不想我的孩子一生下来就被叫成野种。

但我现在也不能离开他,毕竟我还缺钱。

可是现在要说不爱他,那也是不可能的,毕竟维系了两年的关系,就算是睡也睡出感情了。

身体实在是亏空的厉害,我只能上床躺着,刚躺下催命的电话就打来了。

“沈知安!你弟弟还等着钱救命,再给我打十万。”

我把手机放到一边不想去听这些烦躁的话影响心情,每个月的十号准时的催债,要说公司发工资都没她这么准时过。

摊上这样的家庭,顾南屿的妈也没说错我配不上他,也上不了台面。

“十万,转过去了,别来烦我,他死了和我也没什么关系!”

本就是同母异父的关系,我却这么被讹上了。

虽然是心疼他植物人一样躺医院,但沈兰溪却一直很偏心,我讨厌着这个弟弟,但却又心疼沈兰溪两次改嫁都是悲剧,可她还是我的妈我能怎么办。

因为缺钱,我才搭上顾南屿这条大鱼,但是我也清楚这样的有钱人,我看不上我这样的出身所以一直克制着对他的感情。

一晚上的昏昏沉沉,早上起来身边的位置还是冰冷的,他没有回来。

我想起床弄点吃的,刚出房门就看到周敏坐在客厅沙发上。

我装作很镇定的样子,每次见顾南屿的妈我都胆颤心惊,就是那种自带的贵族气质震慑着场子,我一下子就显得很小家子气。

“伯母,你怎么来了?”

周敏很淡然的说着,“我儿子买的房子,我为什么不能来?”

这间公寓是当时和顾南屿签下协议他赠与我的,我们每次亲热也是在这,住了两年我都差点把这当成自己的家了,现在周敏的一句话敲醒了我。

“那你请便。”

“你应该知道我儿子要和冉冉结婚的消息了吧。”

林雨冉,林氏的大小姐,就是一周之后要和顾南屿订婚的对象,我当然知道。

我走到餐桌旁倒了杯水,装作与我无关的样子,可是想到被她逼着打胎没了的孩子我又是一股怒气。

“那你想我怎么样,孩子已经打了!”被拖着去医院被逼着打胎,要不是不想自己的孩子被叫野种,我也不会妥协的。

“我想你离开他,我给你三百万,并且会送你出国学习但五年内不许回来!”

三百万?这打发谁?顾南屿平时哄哄我转账的钱都比这个多。

“我知道你是学设计的,我送你去进修,五年之后回国我也会给你安排工作。”

我要的是顾南屿的钱,现在顾氏都是他接手,跟着他还缺这三百万,更何况协议是签的三年我是个讲信用的人,最重要一点我现在离不开他,是的我也越线了。

“谢谢伯母开出的条件,不过这条件好像不太符合你的身份!三百万就想打发我?而且他要去结婚是他的事,我离不离开是我的事,伯母请回吧!”

我虽然是不能进顾家的门,但也不至于这么容易就被打发。

应该是说的话惹怒了她,导致脸色很难看,这刻贵妇的形象都不复存在。

“沈知安!你的孩子就该成为一滩血水,你永远都不可能进我们顾家的门!”

周敏的话刺激到了我,我捂紧腹部心疼着这个还没成型的孩子。

带着怨气的低声嘶吼着,“我也没想过要进,这孩子也是死在你手里的,真希望半夜有冤魂来索你的命!”

剧烈的疼痛感让我瘫坐在地,周敏看着我脸色苍白的样子吓的不敢动,应该也是不想闹出人命,毕竟她也怕自己的儿子,不然不会选顾南屿不在的时候上门。

“沈知安你,你就是贱,活该!但我可没动你。”

实在是疼的忍不住了,“帮我叫个救护车,求你!”

还好周敏有点良心,落荒而逃的时候帮我叫了救护车。

因为手术之后没有吃东西,身体一直处于虚弱的状态才导致。

听着医生的话要好好补充营养,注意休息流产之后要注意好修养。

我抚摸着肚子,“宝宝啊,对不起妈妈没能让你出生。”

刚出医院门就看到了顾南屿和林雨冉,两人站在一起还真的是般配。

我不想直面的杠上,只想装作不认识赶快离开,可是。

“沈小姐,是身体不舒服吗?”

林雨冉的声音很好听,很温柔甜腻的感觉。

本想装作不认识的,毕竟我清楚自己和顾南屿的关系,他们即将订婚我不想去惹事,更不想惹恼顾南屿。

可是直接被拦住,这也算的上我和林雨冉的第一次见面。既然正面相迎,我也不能怯了场子。

我挺了挺身子想从一个上位者的姿态去看她,可是看到顾南屿的眼神时,我瞬间像泄了气的气球没了精神。

“我好像还不认识你,过渡关心陌生人小心惹火上身!”

林雨冉还是一脸笑意盎然的样子看着我,手不自觉的轻抚腹部,像是在宣誓她肚子里已经有了种。

“我认识沈小姐就可以,方便聊聊吗,就旁边的咖啡店。”

“不方便!”

我看着顾南屿那陌生的眼神,心里就有点发怵,我知道他生气了不然不会这么看我。

“不是要去做检查,在这浪费时间做什么?”

他的声音有点冷漠,而林雨冉的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揪了揪他的衣袖小声说着,“你先进去好吗,我马上就来。”

话说完便一脸温柔笑意的看着我,顾南屿看了我一眼便朝医院内走去,那个眼神好像就是在和我说“小心点,别乱说。”

我表情淡然的看着林雨冉不想气势上就输给她,我长相是属于那种大气妩媚型,而她就像是一朵清纯的小白莲,在她面前我没有一丝的不自信。

“想说什么?”

林雨冉轻抚着小腹的位置,“知道南屿哥为什么要和我订婚吗?”

看着她的动作,不用想都知道她下一句要说什么。

“想说怀孕逼婚吗,但我对顾太太的位置不感兴趣!更何况林小姐现在的做法真的很掉价!想借怀孕逼我离开,抱歉你还没这本事!。”顾南屿的心在哪我不管,只要他还知道找我,钱能给足,让我在他身边待着就好,就算是没有身份也可以。

突然,林雨冉瘫坐在地大叫了一声,还没进医院门的顾南屿飞快的跑了过来,紧张的神情让我心里有点刺痛。

“南屿哥,我的脚歪了,刚刚沈小姐好像有点生气,就。”

话没说完,接下来的意思不懂的人就是傻子了。

我心里想去解释,但一张口就变成了争锋相对。

“林小姐这点小伎俩就算了,我先走了,你接着演吧!”

顾南屿没有管我,而是抱着林雨冉往医院走去,冷漠的眼神就像我们从不认识。

我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林雨冉挑衅的眼神彷佛再说她在这场游戏中始终都是胜者。

说不难受是假的,我明明才刚流产他没有一句过问,而是抱着他的未婚妻来医院做检查。

虽然这是我自己作的,但心里还是想他能自私点多关心我一点。

我刚准备上出租车,车门就被人拉住,还没反应过来人就钻了进来。

“去南苑。”

司机应声附和,“好嘞。”

我瞪大眼睛看着他,这不陪自己的未婚妻来我这做什么?而且堂堂的顾氏集团总裁居然来陪我挤这出租车,他到底想做什么?

应该是看出我的震惊,他拉起我的手,掌心的温度温暖了我。

“手怎么这么凉,出门为什么不多穿点。”

这若无其事的样子,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这也是我最佩服他的地方,不管我们当天怎么吵架,第二天他都能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就像是鱼一样七秒钟的记忆。

而我就像是吃醋一样说了句,“为什么不去陪你的未婚妻。”

突然他抓着我的手力道变大了,“安安,我一直都以为你很懂事的。”

我的确是在这段感情当中保持着最佳的距离感,从不去过问他的任何事,安心的当着他床上贴心的床伴。

但今天林雨冉的事是我的意料之外,我从没想过和她见面,他应该是在说这件事。

“今天的见面是个意外。”

“她为什么会摔倒?”

这说话的语气不像是在质问,而是已经给我判了刑。

“和我没关系,你要是想问这个我无可奉告。”心里的傲气油然而生,我不喜欢别人这么质疑我,更何况还是他。

“下周一我和她订婚。”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我慌乱,虽然是知道这个结果,但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就像是我们这段感情要结束了。

我眼里含着泪笑着说,“那祝顾先生和林小姐新婚快乐,早生贵子”!

我无法再去看他的眼睛,“司机停车!”

我落荒而逃了,听到他结婚的消息还是无法接受的逃跑了。

在街上盲目的走着,发现我压根就没地方可以去,除了顾南屿给我买的房子之外,我没有家了。

不知道是走了多久,我转转悠悠的还是回到了他给我买的公寓,发现离开了他我的确是一无是处,没有工作没有社交,我的全世界只有他顾南屿一个人。

没有开灯,我已经是习惯了这样黑暗的地方,刚准备去卧室,突然发现好像有个人在?

“这么个活人坐在这看不见?”

我急忙去打开灯,看着顾南屿坐在沙发上,面露倦色的看着我。

我有点尴尬,白天才闹脾气的祝他新婚快乐,结果他晚上还是来了。

“没开灯,晚上视力不好。”

他一把拉住我的胳膊,我随即倒入他的怀里,巨大的拉扯感我听到一声闷哼。

他把头埋在我的颈脖处,低声呢喃着。

“安安,你乖点好不好,不要惹我生气。”

说话呼出的气息惹的我痒痒的,我动了下身子抱紧他。

此时此刻不知道为什么一种委屈感冒了出来,昨天他质问我为什么打胎,还有周敏的警告,和林雨冉的挑衅,都在和我说顾南屿不属于你!

“我很乖的,我只想待在你身边这就够了。”

他抚摸着我的后背,像是在哄小孩子一样。

“以后别见她了,答应我好吗?”

我泪眼婆娑的看着他的眼睛,“你真的要娶她?”

和顾南屿在一起的这两年多我没有看到过他身边出现过别的女的,所以我一直都很自信,但林雨冉出现的太突然让我有点猝不及防。

“这不是你应该过问的事。”

我没有说话就这么直愣愣的盯着他,想从他眼里看出点什么,就那么一丝对我的眷恋都可。

“那你以后还会来找我吗?”

“是不是缺钱了,我在给你转一百万。”

又是这样,遇到事就拿钱打发,不过这样搪塞的借口我喜欢。

我不敢去问他是不是真的爱林雨冉或者是还爱不爱我,怕得到不是我想要的答案,只要他还来找我那么就代表他心里还有我。

他起身抱起我朝卧室走去,我瞬间有点慌张。

我抓紧他的衣领,颤抖的说着。“最近不行!”

他把我放在床上侧身抱着我,呼出的热气都在我的脸上,痒痒的但这个的拥抱我很喜欢,就像是深爱的恋人一样我有点贪恋。

“今天不动你,明天我请个保姆过来照顾你,好好养养身子,你瘦了。”

他摸着我背上的肩胛骨,这两天都在医院连轴转,没有吃饭是感觉瘦了。

“我不需要保姆,我自己就可以。”带着一丝倔强,我不想有人看着我,更何况这是只属于我和他的地方不需要有外人在。

“安安,听话!”

我靠在他的怀里,小声的应承着,我能做到的也只有听话了。

突然房间里就安静了下来,我们很少有这样不做事就安静睡觉的时候,每次顾南屿过来都是闹腾到半夜。

安静到只有我们两个的呼吸声,我有点困,很想睡可是顾南屿一直盯着我,似乎是有话想和我说。

“你是不是有话对我说。”

问完我便有点紧张,因为知道他要和林雨冉订婚的消息,我害怕他开口就是要和我结束。

“想和我在一起吗?”

我装傻的说着,“我现在不就是和你在一起。”

顾南屿突然坐起来,很认真的看着我。

“沈知安,你想嫁给我吗?”

这一刻说不动心是假的,但我不行,我很清醒的知道我和顾南屿的关系。

我不知道他是随口一说,还是?

但此刻他好像是真的很认真。

可是不行,我跨不过顾家这个家门,更斗不过林雨冉的家世。

我轻吻了一下顾南屿的嘴唇,此刻最好的办法就是堵住他的嘴,什么都不要说。好好待在我身边就好,婚姻不重要。

很快他便占了上风,回吻了我,很用力恨不得把我吞入腹中一般,有点窒息。

但在最关键的时刻他停住了,挑起的火逐渐熄灭。

他认真盯着我,眼里满是情欲之色。“安安,嫁给我好不好?”

我不能接受这样的求婚,他和别人已经昭告天下的婚事,现在来和我求婚我算什么?第二选择,还是情欲之后的冲动?

我双手捧着他的脸,笑意盎然的说着。“顾南屿,把你心里腾干净了在让我住进去好吗?我也是有尊严的,不是你说一句嫁给我就感到流泪的女孩。”

我只想待在你的身边,就算是没有身份,但至少是有尊严的待着,至少在这个公寓里你只属于我一个人。

执迷不悟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