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挽回妻女开始
  • 从挽回妻女开始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北江鱼作者
  • 更新:2022-07-05 12:01:00
  • 最新章节:第三章 他怕了!
点击阅读
江北做梦都没有想到,竟然会重生回到2000年!前世,他是个小混混,整天胡作非为,对待妻女十分苛刻,一言不合便大打出手,因为他的一意孤行,导致妻女意外死亡。虽然后来他痛改前非,成了首富,却无法弥补内心的遗憾。如今改变命运的机会摆在眼前,江北发誓要挽救妻女的生命,一定会让她们过上好日子!

《从挽回妻女开始》精彩片段

“谨遵江北先生遗嘱,名下所有现金,房产、股份拍卖所得,将全部捐献给贫困山区的孩子们。”

病床前,律师朗声念道。

一同出现的,是那些所谓的亲朋、兄弟错愕而愤怒的表情。

江北站在一旁,怔怔的看着这一幕。

有人说,人在死前会回顾自己这一生。

从出生,到成家,到生儿育女,再到......他的生命结束。

很短暂。

他这一生只有四十五岁,且是积郁而终。

眼前的画面定格在自己二十四岁的那一年。

他一事无成,妻子女儿永远的离开了他。

失去的时候才明白珍惜,他发了疯的去努力,赚钱。

他获得了别人难以企及的地位,也获得无数的财富。

但除了逢场作戏之外,他的脸上再没有过笑容,余生也在这种悔恨中度过。

前半生浑浑噩噩,后半生的悔恨,就是妻女给他应得的惩罚。

江北的双眼渐渐模糊,眼前出现的,仿佛是自己妻子那绝美的容貌,还有女儿的笑脸。

画面终于破碎。

......

嗓子干哑,头痛欲裂。

“我这样的人,就活该下地狱。”江北在心里自嘲着。

他缓缓睁开双眼,想要努力看清眼前的一幕。

棚顶是老旧发黄的日光灯管,向一旁看去,是老式的实木衣柜,墙上只是简单的刮了大白。

还有一旁床头的台灯......

这一切看起来熟悉而陌生。

“这是......”

江北扶着还隐隐作痛的额头,挣扎着坐了起来,努力去看清墙上挂着的日历。

“两千年,八月五日......”

仿佛脑海中惊雷闪过,江北瞬间瞪大了眼睛,眼中的血丝和惊骇的表情出卖了他的内心。

因为,这是他记了一辈子,整个余生都在为这一天而后悔的日子!

我重生了?

可还未等江北来得及多想,门外的声音已经传入耳中。

“妈妈,妈妈,你别哭了。”

“妈妈......”

稚嫩却带着哭腔的轻声呼唤,以及一个女人的低声啜泣。

江北挣扎着坐了下了床,醉酒后的头脑让他无法短时间彻底清醒过来,就连走路都是摇摇晃晃的,口鼻中的酒精气味不断的刺激着他的神经。

布满血丝的双眼,让他整个人都显得狰狞可怖。

江北颤抖着双手,推开了卧室的门。

他看到了门外客厅,那个纤瘦女人轻颤的脊背。

还有她怀中抱着的,眼泪婆娑的幼童。

一瞬间,江北的心仿佛被针给扎穿了。

“爸爸,爸爸醒了。”

女孩从母亲的怀里跳了下来,朝着江北走来。

这是他的女儿,江欣阳。

而那个女人,正是他的结发妻子,苏婉蓉。

闻声,苏婉蓉也转过头来,淤青的眼角,脸上刺眼的巴掌印,还有嘴角没被擦干的血迹,都在告诉着江北,他都做过什么!

家暴,赌博,酗酒,这样一个满是恶习的男人,除了妻女的死,可能没有任何理由能让他醒悟过来。

“江北,我们离婚吧。”苏婉蓉双眼无神的看着江北,“除非你今天能打死我,不然我一定要带着阳阳走。”

“我......”

他记得清楚,上一世他根本没有管苏婉蓉和女儿如何。

他醒了之后,要了钱,便又去找那些狐朋狗友去歌厅玩乐。

而惨剧就发生在这一日,骑着自行车带着女儿回娘家的苏婉蓉,因为失神,在路口被一辆货车撞倒。

母女二人当场死亡......

余生的江北没有怪过苏婉蓉一分一毫,因为这都是他的过错。

江北缓步上前,蹲下身轻轻扶了扶女儿因为营养不良而有些干枯的头发,这才再次站了起来。

苏婉蓉静静的看着江北,眼中布满绝望,像是在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巴掌。

用一顿毒打,换来她和女儿的自由,离开这个恶魔,她是甘愿的。

“婉蓉,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改变的。”江北如鲠在喉,努力的说着。

“呵,这句话我听了无数次了。”苏婉蓉打断了江北的话,嘴角浮出嘲弄的笑容。

每次一都是如此,每一次都是如此!

失望从不是一蹴而就。

每一次面前这个男人像是有所觉悟,但其实他的目的只不过是为了钱!

拿着她的工资,出去花天酒地。

她再也不信了!

“不就是想要钱吗?”

“这是我所有的钱了,我都给你,请你放过我和欣阳,算我求你了好吗?”苏婉蓉平静的说着。

说话间,她已经从自己那破旧的小包里,取出了三张一百元的钞票,交到江北手中。

“这笔钱给你,明天我们去民政部门办离婚。”

苏婉蓉太了解眼前这个男人的秉性了。

就如同眼下,她把钱递给他,他也根本不会拒绝一样。

“给我三天的时间,我用这三百,赚到三万。”江北突然开口,看着抱着孩子要走的苏婉蓉。

苏婉蓉的目光满是绝望,然后擦了擦嘴角已经干涸的血迹,轻轻抱起女儿。

“阳阳,我们走,妈妈带你去姥姥家。”

“妈妈,妈妈......我想在家住。”小欣阳虽然小,不懂什么叫离婚,但她天然的不想父母分开。

“阳阳听话。”苏婉蓉摸了摸女儿的脑袋,便要出门。

但江北已经先一步挡在了她的面前。

“江北,你还要再逼我吗!”苏婉蓉突然嘶吼了出来。

 

“你给我滚开!”

苏婉蓉一只手抱着年幼的女儿,一只手拼命的推动挡在门前的江北。

“你先等等,听我说完。”江北紧紧抓住苏婉蓉推过来的手。

“虽然我知道我以前很混蛋,但请你相信我,我会努力赚钱养家的。”

“我会让你们母女过上好日子的,请再相信我一次,最后相信我一次。”江北突然说道。

“别走行吗?起码今晚别走。”

他的眼中还带着血丝,刺鼻的酒气让苏婉蓉突然无声的笑了起来。

“怎么,如果我不相信你,你就再打我一顿是吗?”苏婉蓉冷笑着反问。

她笑起来的样子本该很好看......就像他们刚在一起的时候。

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笑容已经是“绝望”的代名词了?

江北的心在隐隐作痛,这些年,他做了多少禽兽不如的事情!

“我......”他想解释些什么,但想到这么多年自己的所作所为,更是一句话说不出来。

“让开!”苏婉蓉突然拼尽了全力,挣脱了江北的束缚,猛地奋力一推,竟将江北朝一旁生生推开几步,然后打开房门,抱着女儿快步走了出去。

她一分钟都不想再看到这个男人!

她靠着自己,绝对可以给女儿更好的生活!

女性本弱,为母则刚。

可是......

如果让苏婉蓉再一次就这么离开,那个惨剧不还是会发生吗!

江北的心渐渐凉了下去,再顾不上身体的虚弱,赶忙跟上。

逼仄的楼道,垃圾的腐臭味刺鼻却醒神。

可能现在的我在苏婉蓉眼中......可能还不及这些垃圾吧?江北忍不住在心里想着。

身体的虚弱让他在出楼道的时候踉跄着摔倒。

手上被石子磨破的痛楚再次刺激到了他的神经。

而正在给自行车开锁的苏婉蓉闻声回头,目光毫无波动,仿佛眼前的男人是死是活,已经与她毫无关系一般。

“爸爸!”

在自行车旁老实站着的江欣阳突然喊了一声,然后赶忙要去用自己幼小的身子搀扶江北。

“爸爸没事......”江北的眼眶一酸,努力的从地上爬起来。

这一刻还能站起来,只是他的精神在撑着。

“阳阳,我们走。”苏婉蓉过来将女儿抱到车上,连多一个眼神都没有留给江北。

“我送你们。”江北赶忙跟上。

身体已经在崩溃的边缘,但是他知道,如果他不跟上,不时刻提醒着苏婉蓉注意车辆,大祸真的会出现!

他也知道,哪怕是他就这么晕过去,苏婉蓉也不会管他!

因为他早就不配称之为男人。

重生这一世,他只想着能补偿妻女,挽回亲情。

浪子可以回头,但上一世,一切已经太迟了......

对于江北的执意要求,虽然苏婉蓉有些不解,但她并没有说什么。

眼前男人的惺惺作态,她已经见过太多次了,除了钱,就从没有过别的目的。

但是为什么这次他拿了钱还要继续这样?

苏婉蓉想不通,但以她对江北的了解,不外乎是这次他所图更大罢了。

因为要骑车带着阳阳,为了安全着想,苏婉蓉骑的并不快,江北拼劲全力在后面追,倒也能勉强跟着。

而她也并没有在乎江北的位置,甚至就算他装模作样的送一段路便放弃,也与她毫无关系。

江北的头上布满汗水,中午醉酒导致清醒时身体的酸痛,加上刚刚摔的那一下,哪怕是快步疾走,都让他几近脱力,每一步都异常艰难。

终于......

那个让江北余生二十多年不敢走的街道,不敢过的,噩梦般的路口再次出现在了眼中。

前方的绿灯突然开始闪动。

苏婉蓉那不快的车已经来到了斑马线处,来往的车辆不多,她也准备抢着这点时间,越过这条马路。

同样,也是为了摆脱后面那个男人。

“苏婉蓉!”

跟在后面几米处的江北突然喊了出来。

“别抢绿灯!你还带着阳阳呢!”

如果江北只是叫她,苏婉蓉绝对不会有反应,但是说起阳阳......苏婉蓉这才意识到了什么。

她赶忙勒住车闸,车在离开斑马线之前缓缓停了下来。

而下一瞬。

一辆货车疾驰而过!

路口车辆不多,货车又恰好赶上了绿灯,车速并没有降下来。

如果刚刚苏婉蓉执意不听......

惨剧将再次酿成!

这一刻,江北仿佛被抽空,整个人突然跌坐在地上,一只手扶着自行车的后座,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额头上汗如雨下。

“爸爸,你怎么了,你上来坐着吧,我下来走。”江欣阳挣扎着要跳下来。

“爸爸没事......”江北抬起头,对着女儿露出了一个不算好看的笑容。

然后将目光放在苏婉蓉身上,她还站在原地。

还在愣愣的看着那个街道。

苏婉蓉也在后怕着,却在听到江北的声音后,又有一些后悔......

已经对生活绝望的她,甚至忍不住去想,如果刚刚我没听江北的话,如果我真的这么骑过去,抢这个绿灯了......

我是不是已经死了?

死了是不是就一切都结束了?

还有我的女儿......

“婉蓉......”江北挣扎着站了起来,想要拉一下苏婉蓉。

但苏婉蓉却如触电一般抽开胳膊,力道之大,甩的江北都后退了几步。

“你别碰我!”苏婉蓉瞪大了眼睛喊道。

“婉蓉,我......”江北张了张嘴,可是这个时候,不管他说什么,都是那么无力。

可能他和妻子之间唯一还能说的,也就只有女儿了。

“婉蓉,你还载着女儿呢,你看刚刚多危险,你慢点骑,我把你们送去咱妈家了再回去。”江北努力的说道。

起码,他成功了,止住了这场车祸。

眼前的人还在......

“女儿?你还知道你有个女儿呢?”苏婉蓉突然笑了起来,“如果我们刚刚骑过去了,真的被撞上了,是不是一切都结束了?”

“不对,是以后再也没有人赚钱给你花了吧?”

“你再也不用说阳阳是个拖油瓶,要给她丢出去这种话了吧?”

“一切就都可以是你的了!”苏婉蓉的泪水在这顷刻间洒了下来。

虽然她已经不怕死亡,但是她的女儿,还没感受到过这世界的美好啊......

她不可以自私,她要撑着,将女儿抚养长大,哪怕是靠着她自己。

“江北!我不管你要做什么,我的钱已经都给你了,我一分钱都没有了!我们明天就去离婚,我们再没有一点关系了!”苏婉蓉近乎崩溃的吼道。

“婉蓉,你最后相信我一次,我能让你们母女过上好日子,我跟你发誓!”江北硬着头皮说道。

那身价百亿的老总已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这么个看起来懦弱无能,又只会空口说白话的废物!

“江北,你觉得我是傻子吗?我跟了你几年,你哪怕让我过上一天顺心日子,我都不会这样!”

苏婉蓉的情绪仿佛失控了一样。

结婚这四年的一幕幕仿佛都出现在她的眼前。

那个当初老实肯干的年轻人变了,变得暴躁易怒,沾染上一身恶习,甚至对她拳打脚踢,她本还顾虑着女儿,但现在......她看不到一丁点的希望!

女儿跟在他身边,也只有痛苦。

“婉蓉,你相信我,这三百块我不会拿出去乱花的,我去做生意,我用三天的时间,给你拿回来三万块,我以后会给你们买更大更好的房子,我会给你们更好的生活。”江北口不择言的说着,额头上的汗水顺着脸颊哗哗下落。

他真的......慌了。

他根本不知道,就算是成功的阻止了这场大祸后,他又要如何去挽回这一段濒临破碎的婚姻。

哪怕他不止一次的这么想过!

他给出过无数个答案。

他要让自己的女儿过的像一个小公主那样衣食无忧,长大了上学了也可以像别的小朋友那样,每天被车接车送着,他愿意这样去做......

他也会给苏婉蓉买很多的漂亮衣服,闲暇时带她出去逛商场,看电影,一起带着阳阳去旅游。

她在最美好的年纪遇到他,他本该为她的以后负责......

但这机会真的摆在江北眼前时,这一切又让他觉得是那么难抓住。

夏日的晚风温柔却刺骨,仿佛随时都能将他吹倒,他已经没有一丁点力气了。

苏婉蓉脸上的默然,更是让他的心如刀割,他悔恨当初!

你无法挽回一个已经绝望了的女人,哪怕她生下你的骨肉。

“不必了。”苏婉蓉冷冷的说道。

江北说大话、吹牛、保证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每次都是为了钱,每一次!

这次他竟然变本加厉,吹出这么大的牛。

苏婉蓉绝望的心,已经根本不会随着江北的保证,甚至发誓而起到任何波澜。

一切,到了明天,都该结束了。

“婉蓉!你给我三天的时间!就三天!”江北在后面大喊着。

苏婉蓉没有回应,甚至头都没有回。

红灯变绿,她重新上了车子,载着女儿缓缓离开。

而江北生生咬破了自己的嘴唇,疼痛和鲜血的刺激让他的神经不至于就此萎靡下去。

他只能继续靠自己的意志力强撑着,一路在后面追着。

“婉蓉......阳阳......”江北轻声呢喃着。

母女二人,是他对重生这一世最后的希望。

江北眼前的视线是模糊的,周围的景物仿佛消失了一般。

他早已分不清这是不是虚幻,但他的眼前只有那个不远处,慢慢骑着车,载着孩子远去的女人。

还有车后座儿童椅上,那个时而回头,脸上带着心疼的泪水,喊着“爸爸”的孩子......

江北在跑,用了全力的跑!

摔倒了,再爬起来!

他不能看着这个破旧的自行车,还有车上的母女离开自己的视线。

他在用命去追!

他怕了!

三公里的路程,江北根本不知道他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等到看着苏婉蓉回到娘家,抱着阳阳上了楼,江北这才彻底放下了心。

他走到了路边的躺椅上,刚想坐着稍微休息一下,却眼前一黑,彻底的昏了过去。

从挽回妻女开始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