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令收手吧寡人的皇位让给你
  • 县令收手吧寡人的皇位让给你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凡大人作者
  • 更新:2022-07-05 12:01:00
  • 最新章节:第3章 行刺
点击阅读
机缘巧合之下,林遥穿越到了大楚,成为了安集城里的一名小小县令。他用了大半年的时间,终于给自己打造了一个世外桃源,本打算从此潇洒过活一辈子,可谁知那一天皇上却微服私访来到了他这里……

《县令收手吧寡人的皇位让给你》精彩片段

大楚,安集城。

林遥刚刚翻云覆雨之后起身推开窗。

看着眼前的景色,心中颇为满意。

作为蓝星穿越到这个世界的人。

林遥凭着自身的实力。

硬生生的从童生、秀才、举人一直考取进士。

成为了士林阶层的上层人物。

虽说因为没有背景,从而被发配到一座边缘小城成为县令。

但不管怎么,也是一县的父母官。

天高皇帝远。

又手握生杀大权。

自然是好不快活。

不过。

虽然日子逍遥,但因为是边陲小城。

油水并不是那么富足。

自然是比不上江南鱼米之乡。

迄今为止。

城中除了收一些过往客商的税赋,其余的进项并不多。

青楼妓寨,酒馆,集市这些地方也没有什么可捞的。

作为一个纯粹的新世纪青年。

对于贫苦大众,林遥还是下不去手。

毕竟不管老百姓死活,狠心去收刮的事他做不出来。

然而。

半年前。

大楚国君降下圣旨,国内所有的城池,年后都要缴纳高于之前三成的税赋。

这让林遥瞬间,就有骂娘的冲动。

安集城,原本就是边塞穷乡僻壤。

还要加收三成,这不是让老百姓去卖儿卖女吗?

看着那些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贫民。

林遥在思考几天后。

毅然决然,做出一个大胆决定。

那就是一个字,抢!

反正胡人有钱。

一个波斯女子就能买几千上万银子。

而且香料,葡萄酒这些全都是昂贵的货物。

不抢的话,没有银子上缴,被夺官罢免的话。

实在对不起自己寒窗苦读十年。

所以在一番运作下,做了几笔无本买卖。总算是让这个边陲小城的民众不会饿死了。

说起来这大楚国也是够差劲的。

从楚高祖孙泰,开朝至今不过一百年。

家中子孙,就将手中的大好万里河山,拱手让出了三分之一。

原因无他。

那就是几乎每战必输。

所以导致年年要向邻国大周,大魏上贡。

税赋加了又加!

想到这些。

林遥就很不爽,要不是暂时没有能力,他真的想狠狠教训现在的大楚皇帝孙淳。

咚,咚,咚。

“老爷!刚刚收到放出去侦骑的急报。”

门外响起幕僚的声音。

“我这就出来。”

县官居然豢养私兵,这要传出去。可是抄家灭族的谋逆大罪。

围着寸缕的美艳侍女,急忙从床上翻身而起。

为林遥穿衣。

吱嘎。

门打开。

穿着青衫,下颌留有山羊胡的县官幕僚,将手中的书信双手呈上。

林遥打开一看,随即说道:

“如今,我安集城的启动银子已经够了。而且各个地方的基础建设和工厂也差不多修建好。不能涸泽而渔。传令下去,停止对过往商队出手。重心转向邻国。”

“是!老爷。”幕僚随即躬身退去。

对于这位年纪轻轻,却让人看不透的县太爷。

整个安集城的人除了佩服,更多的是敬畏。

……

安集城外的官道上。

三辆马车,驰骋在尘土飞扬的官道上。

这时。

穿着平民服饰,风尘仆仆的大内禁卫军侦骑,驱马来到中间马车。

“陛下……”

侦骑刚一开口。

“嗯!”

车厢内就传出一声不悦的冷哼。

“老爷恕罪。小的一时口误,还请责罚。”

“身为御林军副统领,又是我身边的亲信。这次就算了,要是还有下次。你就回家养老去吧。”

车内传出的清冷声音,吓得马背上的健壮男子背心直冒冷汗。

“是!老爷。”

车厢内。

大楚当朝天子。

建庆帝孙淳的手,在宠妃身上游走。

心思却在想着别的事情。

此时。

他借口巡视边关,目的就是想到安集城来看一看,那个居然能将税赋收齐。

而且还没有生出。

民众聚众造反,或是逃离家园成为流民的事。

这在他继位以来的二十年中,还是第一次。

毕竟边关塞外,民众悍不畏死。

真要活不下去了。

大家就杀官改朝,扯旗造反。

如今大楚内忧外患。

孙淳看在眼里,却无计可施。

一直在寻能够独挑大梁的臣子,好让大楚在自己手里振兴。

咚!

孙淳脑袋装在车厢上,疼得差点叫出来。

身边的宠妃则是惊叫着紧紧抱住他:

“老爷,这官道颠簸,妾身这身子骨都快散架了。”

“塞外苦寒,你就将就些吧,回去朕……老爷会有重赏。”

孙淳无奈。

“多谢老爷。还是老爷对妾身最好了。”

宠妃握着孙淳的手开始探寻起来。

突然。

一道声音响起

“这里是安集城官道。每辆车过路要缴一两银子。”

马车停下。

孙淳猛地抽回手,忍不住皱起眉头。

拦路收钱,这与强盗何异?

这林遥无视大楚律法,应该治罪啊!

“收银子,难道咱们所在的地,不是大楚?”

一道公鸭嗓般的声音问道。

“呵!看你这太监般的东西,还懂点门。我告诉你,这里是大楚的地盘。不过你看看这地面与其它官道不同。真是没点眼力劲。”

孙淳听到这话。

面露好奇。

掀开帘子看了一下地面。

一眼望去,平整异常。

就像是一块石面铺上。

心中顿时好奇起来。

忍不住下了马车。

看了许久忍不住啧啧称奇。

“此种修路之法,堪称鬼斧神工。不知道是何人所创?”

这时。

专门收过路费的两名老者,得意的说道:

“有点眼光,这是咱们安集城县令林遥林太爷所制作出来的水泥,然后修成的马路。收你们一两银子不贵吧?”

孙淳看着望不到头的官道:“不贵。的确不贵。高泰,给过路费。”

说完就回到车厢。

现在他对林遥的兴趣更浓了。

高泰只得交了银子。

随后离开。

孙淳忍不住催促起来:“快点驾车,老爷我对这安集城很是有些兴趣。”

“是!老爷!”

啪,啪,啪!

马鞭挥舞的声音传来。

不多时。

已经到了城门口。

“卖报,卖报,最新消息。大周国镇守边关的武威将军,强抢民女,被捉拿归案。”

 

“劲爆新闻。大魏国边关县令小妾,私通边军校尉等人。被发现后私自逃跑。目前进入我大楚地界。”

“超大新闻……”

孙淳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城池,门口就有卖报童子。

要是城内居然如此热闹。

心痒难耐,忍不住吩咐道:“高泰,买份报来。”

高泰恭谨的应了一声。

屁颠屁颠的买了份报纸递进车厢。

孙淳看着印刷得精美无比,纸面没有任何多余油墨的纸张。

心中顿时涌出一股异样的感觉。

这可是连工部都做不出来的东西啊!

为什么一个小小的塞外城池居然能做出来。难不成这城内藏龙卧虎,有着什么世外高人?

一定要找到对方。为大楚所用。

按捺住激动的心情。

孙淳打开报纸,开始读起来。

“嗯!里面连那女子穿的肚兜颜色都知晓,如此有理有据。肯定是真的了。安集果然不一般,不仅有能工巧匠。还有如此厉害的消息。若是作为探子搜寻情报的话,那……”

孙淳感觉这次微服私访,来找林遥这个小小的七品芝麻官是值了。

正待继续看下去。

“老爷,你看着城中居然修建得如此只好,都堪比皇城了。不,有些……”

李贵妃的声音传出。

孙淳放下报纸,掀开布帘。

只是一眼就震撼到无以复加,难以置信。

整洁宽阔的街道,用水泥打造。

两边鳞次栉比的商铺,打造得古色古香。

而且还清一色的,用堪比黄金一样贵重的透明琉璃做门窗。

七八层高的楼。

比比皆是。

这样的程度。

大楚皇城都难以比拟!

眼前的一切,怎么能让孙淳这位国君不惊骇。

当然。

震惊的不止是他。

跟随这太监高泰,还有御林军等人,都差点掉了一地下巴。

这种繁华程度,所谓的京城也是远远比拟不了的。

高泰眼神冰冷的看到眼前的一切,心中暗暗盘算:

“一定要将此地的事情告知国丈,如果让建阳帝将这些人带到皇城。那自己的荣华富贵,不就彻底泡汤了?”

当然,有这种想法的人不止他一个。

“停车。朕……老爷我要下去走走。”

孙淳差点就控制不住情绪,喊出自己的尊号。

马车停下。

由于不想太过招摇,还有想要好好欣赏城池的构造。

这位大楚的建阳帝,只带着高泰和二个大内高手。

因为嫌对方的脚程慢,甚至连李贵妃都被抛在一边。

一路行来。

所见的一切让孙淳是惊叹连连。

这时。

几个穿着红背心的老年男女,提着响锣等物开始敲打。

“不管是安集城的居民还是外来的游客。在此提醒,不得随意吐痰,乱丢纸屑,随地大小便。否则要罚款。”

“不错,要是想赖账,也没关系。没有钱就去做苦力!”

孙淳觉得看了一眼街道,果然干干净净,看来是这种办法起到了效果。

等回京后也要效仿一番才是。

不过,得看看他们怎么罚钱的。

于是命令一旁的随身太监:“高泰,吐口痰。”

“啊?”高泰有些疑惑。

“叫你吐痰?”

高泰这才明白过来。

他不知道建阳帝想的什么,但作为下属,也只得照做。

呸!

就故意吐了一口痰。

下一秒。

几双能杀人的眼睛就齐齐看过来。

“你这家伙,不然敢不守规矩。加倍处罚。”

顿时,一群人就将他在内的四人围了起来。

孙淳请摇折扇,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随即吐痰,不听号令,这罚款要加重,拿一百两银子来。否则就送你去抱大石头。”

“什么?一百两银子。你们这是比土匪还抢得厉害啊。”

高泰一下子就跳了起来。

一百两银子,那可不是小数目。

“哼!原本是只罚一两银子的,但是大人为了惩戒你这种家伙,特别罗列一条出来。故意挑衅律法者加重百倍处罚。”

“你们知不知道一百两银子,是多少钱。一群乡巴佬。你们这是敲诈勒索知道吗?”

一名穿着红背心的老太太,冷哼一声:

“你骂我们执法者乡巴佬,现在是二百两了。赶快交钱。否则就送你去劳动抵债。”

“啊!”高泰气得牙痒痒,乡巴佬三个字又变翻倍了。

孙淳眼看着差不多了,拍了拍高泰的肩膀。

示意他给钱。

无奈高泰只得掏出银子。

等对方收了钱。

他气不过道:“你们这样收银子,等下本公……本人要去府衙县太爷处告你等。”

收了罚银的老者,从兜里掏出一张盖着红印章,二百两银子罚款的单据递给高泰。

“呵!你随意。想去哪告去哪告。”

孙淳一把拿过去。

原来上面写着。

安集城府衙下属单位,环境执法大队罚款单!

“这位老人家,你们是县衙雇佣的吏员?”

看着孙淳语气恭敬。

老者说道:“咱们哪里有资格成为吏员,不过就是临时工而已。”

“对了,诸位。这城池修建得如此之好,不知道是大楚国哪一位宗师居住此地?”

“这个啊,是咱们县令弄的。”

说完,一群红背心就又敲锣打鼓的开始喊着离开。

孙淳听着这群人语气中的尊敬和骄傲,心中也隐隐期待。

“老爷,这安集城县令,如此大胆。居然巧立名目。不仅敲诈来客。还大肆修建这撮尔小城,这种劳民伤财,吸血掠钱之辈,应该拿下问罪才是。”

高泰恶狠狠的说道。

高淳则是笑而不语:“走吧,咱们上前看看。”

安集城。

最为高大辉煌的一处建筑。

安集县衙。

此时,周围围满了观看的民众。

林遥坐在明镜高悬牌匾下,看了一眼两名商人。

手放在案桌上,问道:“你们是谁告状。因为何事?”

“青天大老爷。草民杜老五状告本地客来香料铺老板郑孔,不给我算结余车队银钱。我这此请人租车马,全部身家都押在这些上面,他这是要逼我上绝路啊!”

年逾六旬的杜老五,说着说着便老泪纵横。

“郑孔,可有此事?”

林遥刚吃过饭,准备继续和那位波斯美女,来一场深入交流。

没想到衙门外的鸣冤鼓就响起。

作为一县父母官。

自然是要秉公执法。

“县太爷。是这样的。早些日子我雇佣杜老五给我拉西域葡萄酒,可是没想到了城里,打开一看,葡萄酒已经变质坏了。这种情况,不管是哪家老板,也不可能给钱对吧?”

郑孔四十有余,生得瘦弱,但给人一种生意人的精明感觉。

“这葡萄酒坏了关我何事?我只负责帮你运送。只要数目对上了就成。你就是想赖账。”

杜老五流着泪说道。

“怎么不关你的事?那是你运输出了问题。你这老家伙,还哭哭啼啼的自以为原本有礼了?”

“好了!”

林遥口中吐出两个字。

俩人顿时就闭上了嘴。

“这事简单。我给你们一个折中的法子。郑孔你付给杜老五一般车马运费。剩余一半就权当葡萄酒的赔付了。如果你们不愿意,那就再走一趟,去运送葡萄酒来。”

听到这话。

两人随即开始盘算。

郑孔心道:“如果再去一趟西域,那付出的成本不说。要是酒再坏了,得不偿失。”

杜老五:“如果再去一趟,酒还坏了。那就得倾家荡产。”

“你们怎么选?”

林遥声音不大,但整个大厅都能听到清楚。

他之所以要提出再运送一趟,就是免得俩个家伙再纠缠。都以为自己吃亏。

“县太爷,我愿意付一半钱。”郑孔说道。

杜老五也跟着道:“青天大老爷,我也愿意要钱。”

“既然如此。那就退堂吧!”

威武!

威武!

多谢青天大老爷。

县衙外。

一群人旋即开始议论。

“县令大人断案如神啊,如此几句话就将这理不清的纠纷,轻松断了。真厉害。”

“当然,你也不看看咱们家大人何许人也。”

“安集有了林遥大人,的确是万民之福啊!”

作为大楚的国君。

孙淳没想到堂堂一个进士,断案居然如此神速不说。

而且深得民心。

这让人感觉眼前一亮。

然而,就在这时。

“老爷小心。”

护卫抽出腰刀。

金铁相击。

乒!

顿时火光四溅。

“大胆。你知道不知道,他是谁?”

护卫将孙淳挡在身后。

高泰吓得一双腿忍不住颤抖。

不料。

穿着普通,带着斗笠的男子冷笑道:“不管他是谁,今天都得死。给我上。”

随即。

另外两把,雪亮的长刀就带着破风声砍向孙淳。

“老爷小心。”

另外一名护卫推开孙淳。

只见刀光一闪。

嗖!

鲜血喷洒而出。

禁军护卫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生。

就命丧黄泉。

孙淳瞬间就被吓得脸色发白。

他没想到自己一时大意,只带两个护卫游走这安集城,居然被刺客瞅准机会动手。

马车以及其他护卫相隔距离远,想要救人已经来不及。

而剩下的一名护卫被刺客缠住无法脱身。

眼看着两把锋利的刀刃就要斩落在孙淳身上,取其性命的时候。

叮!叮!

两声。

刀口被撞开半尺。

刺客只觉虎口一痛,差点就握不住手中的钢刀。

随即大怒道:“谁?滚出来!”

“哈哈!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敢在我安集城犯事。想必城外那些吊在旗杆上的沙匪尸体没能给你们提醒。那就让老夫来给你们一点教训吧。”

散开的人群中。

两个穿着红背心的老者。

各自手里拿着个烟袋,云淡风轻的看着眼前刺客。

“老家伙,我劝你们滚开。不然,我们的大队人马赶到,到时血洗你安集城。”

“哈哈哈,好大的口气。血洗安集。就凭你们。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老者说完扭头看向县衙,问道:“大人,要留活口么?”

林遥眼神冰冷的看着几名刺客,道:

“当然,留一口气就行。敢在我的城池动刀子,本官要让你身后的人明白,这里是罪恶的禁区。”

话音刚落。

两名老者就动了。

他们手里的烟斗,就像毒蛇般。

几乎是同时,射向两名刺客咽喉。

就在要被击中的电光火石间。

一人懒驴翻身,从地上滚出两圈,另外一人一个铁板桥。

身体突然向后折去。

这才堪堪躲过。

“哟呵!难怪敢在安集城闹事,还是有几把刷子的。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

老者话音刚落,身形一闪。

向刚要站起身的此刻挥出一掌。

砰!

刺客的身体就像是一个破麻袋,向后飞出数米,重重掉落地上,昏死过去。

另一边。

懒驴打滚,躲开烟斗的刺客,眼前一只穿着草鞋的叫,越变越大。

紧接着。

他就人事不省了。

和孙淳护卫颤抖的刺客见同伴只是瞬间就被制服拿下。

知道遇到了高手,虚晃一招就要逃跑。

然而,就在他施展出轻功。

飞身逃跑的时候。

一只箭如影随形。

随即就射穿了他的大腿。

一声惨叫发出。

男子就从空中坠落。

结结实实的摔在水泥地上。一条腿变了形。

显然是断了。

这时。

人群中爆发出震天般的鼓掌声。

“大人威武!”

“县太爷,万岁万岁万万岁!”

“有了林遥大人,咱们安集从此过上了安定的日子。”

然而。就在这时。

林遥走出县衙。来到孙淳的身边。

看了他一眼,就朝两名老头吩咐道:“将人带下去,好生拷问。还有将城门关闭,没有查出真相前,进出者一律严查。胆敢反抗者捉拿审问。”

“是!大人。”

几名官差跑上前,将几名刺客捆绑好带走。

这时候。

建阳帝孙淳身后的护卫和车驾才赶了过来。

将众人围住。

御林军队长,走到林遥面前。拿出腰牌,说道:

“林大人,我是羽林卫都骑校尉。这是我的身份名牌。”

林遥接过一看,一面刻着大内禁军。

另外则是对方的姓名职位等信息。

脸上并没有什么惊讶骇然的表情。

因为在此之前,他就得到了建阳帝要微服巡视边关的消息。

之所以办的报纸没有报道,是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至从一行人,来到自己的地盘后。

所有人的信息,都已经了如指掌。

不过。

这件事先不点破,要让对方来说,这才更有利于自己下一步计划。

“原来是都骑校尉吴清吴大人。久仰!不知大人来此为何?”

县令收手吧寡人的皇位让给你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