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请接驾
  • 世子请接驾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怡然作者
  • 更新:2022-07-05 12:01:00
  • 最新章节:第三章往事
点击阅读
前世,谢玉渊是个命苦的姑娘,她被人害死的那年只有十六岁,死后灵魂附着在槐树上,只有等待下一个幽魂到来,她才能去地府投胎。六年后,谢玉渊重新回到少女时代,看着眼前那些恶人,她在心底暗暗发誓,一定要让他们付出惨痛的代价!复仇之路非常顺利,唯一的变数是那位眼盲公子,为何摇身一变,成了当朝王爷?

《世子请接驾》精彩片段

谢玉渊死的的时候,只有16岁。

她是被人吊死的,所以成了吊死鬼。

做鬼之后,她才知道在槐树上吊死的鬼,地府不收。

槐,从木,鬼声,乃灵精之树。

她的魂魄附着在槐树上,只有等待下一只吊死鬼出现,才能去地府投胎。

偏偏这处院子自她死后,就被一把铜锁锁起来,别说吊死鬼了,就是连个活人都看不见。

老天爷似乎有意把她困在这棵槐树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做人时不顺,做鬼亦不顺,谢玉渊心里恨得不行。

更让她恨的是。

每夜,子时。

有个来自异世的吊死鬼,天天缠着她讲医术之道,用针之道。

还天天在她身上左戳一针,右戳一针,把她浑身扎得跟蜂窝煤似的。

这样痛苦的日子持续整整六年。

六年后。

月圆之夜。

斑驳的木门发出吱呀的声响。

谢玉渊一看来人,身上根根汗毛竖起。

她怎么会来?

白衣女子立在槐树下。

那一瞬,世间万般铅华,也难掩她脸上的那份落寂。

她将手中的麻绳往槐树上一套,用力打了个死结,又搬过一块大石,慢慢将脖子套了进去。

谢玉渊吓得魂飞魄散,眼睛要从眼眶里瞪出来。

她等着下一个吊死鬼的出现,没想到竟然等来了她的母亲。

谢玉渊心痛如裂,扯着嗓子喊拼命的喊,“娘……娘……”

人鬼殊途。

她喊破了嗓子,没人能听见。

玉渊的眼泪落了下来,她离那棵槐树越来越远……

“挺什么尸呢?青天白日的去寻死,你倒是死啊!孙家上辈子作了什么孽,招了两个货进门。”

谢玉渊猛的睁开眼睛。

在片刻的迷茫过后,她呆呆地看着头顶的房梁。

这是哪里?

做了六年的鬼,她不是应该投胎去吗?

骂人的声音再次响起,夹杂着笤帚抽打的声音。

“疼……疼……别打……”

怯怯的声音,仿佛来自地狱。

谢玉渊心里一惊,蹭的从床上跳下来,冲到庭院,目光死死的盯着墙角边瑟瑟发抖的女子。

她,还活着!

眼泪夺眶而出。

“娘——”

谢玉渊冲过去,扑倒在高氏身上,用身体死死的护住了她。

“我就说你装死吧,我让你装,我让你装……”

笤帚招呼到身上,谢玉渊无声地笑了。

老天有眼!

又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

胸口痛楚难当,似有烈火灼烧。

谢玉渊咬牙发誓,这一世,欠债的还债,欠命的还命。

谁也别想逃掉!

谢玉渊抬头,冷冷地看妇人一眼。

这货是孙家二媳妇刘氏,长得小鼻子,小眼睛,没胸,没*。

一张嘴比粪坑还要臭。

“哟,小八王蛋还敢瞪我,我打不死你。”刘氏火冒三丈,提着笤帚又要打。

谢玉渊不闪不躲,指了指大门口:“二叔来了。”

刘氏脸色一变,立刻扔了笤帚,陪着笑脸迎上去,“当家的,今儿这么早就从地里回来了?”

孙老二瞪了她一眼,“瞎嚷嚷什么,回去!”

刘氏被男人一吼,屁都不敢放增个,低眉顺眼地跟在男人身后。

孙老二走到门口,顿下脚步,目光猥亵又阴沉地看谢玉渊一眼。

谢玉渊装作害怕的样子,就势低下头,掩住了眼底滔天的恨意。

孙家一共有三个出嫁女,两个儿子。

她爹虽然是老大,却是半路捡来的。孙老二才是孙家唯一的亲儿子。

孙家穷得叮当响。

好不容易把三个女儿嫁出去,换了一点彩礼钱,老两口就张罗着给亲儿子娶媳妇。

她爹打光棍到二十八岁,在乱坟堆里捡回来一个疯媳妇和一个拖油瓶女儿。

疯媳妇就是她娘,拖油瓶就是她谢玉渊。

那年,她刚满六岁。

娘虽然疯,却长得极美,孙老二自从她们进门,就像条狗一样盯上了。

好在爹把娘保护得很好,这条狗一直没有机会得手,就这样太平的过了几年。

后来。

光景不好,爹被孙家人逼着,跟人进山挖煤赚钱,三五天才回来一趟,这色狗就开始蠢蠢欲动。

谢玉渊缓缓抬起头,眼中闪过痛意。

前一世。

娘还是被这个畜生堵住了门……

她被孙家两条老狗绑在屋外,嘴里塞了破布。

那一夜,她听着娘撕心裂肺的叫声,眼泪都流干了。

孙老二发泄完后,提着裤子出来,色眯眯的摸了一把她的脸。

爹从矿上回来,和孙家人大打出手,他们一家人被扫地出门,寄住在村东头的破庙。

爹为了给她们娘俩安个能遮风挡雨的家,冒险跟人去挖死煤,最后死在矿道里。

再后来……

再后来……

谢家人找过来,为了掩人口舌把孙家杀了个精光,连看门的那条黑狗都没留。

重回谢家,她在以为一切都会改变。

却没有想到,那只不过又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

被吊上槐树的瞬间,她发誓,死后变作厉鬼,诅咒谢氏满门。

谁又曾想,人心的恶,连厉鬼都自叹不如。

做鬼六年,她没有等到谢家抄家灭族,却等到了娘上吊自尽。

谢玉渊缓缓阖上眼睛,悲伤一波一波地漫上眼眶。

然而,再睁眼时,已经一片清明。

“娘,我们进屋。”

“噢——”

高氏柔柔地应了一声,死死搂着女儿的胳膊,抖抖缩缩地进了屋。

所谓的房屋,只不过是四面白墙而已。窗户胡了纸,北风一刮,冷透了。

看着熟悉的地方,谢玉渊一时有点恍惚。

“天杀的,还不赶紧做饭去,整天往房里一躲,你当你是大小姐呢。养条狗都比养你们两个废物强。”

再次听到孙老娘的声音,谢玉渊的恍惚须臾冷成冰。

当初,就是她出主意让爹进山挖煤,把人支走,好让孙老二的念想达成。

也是她亲自压着娘的手,帮着那条色狗*娘。

还活着是吗?

很好!

那就让她亲自来报这个深仇大恨!

“娘,你先歇着,别出门,我去做饭啊。”

高氏傻呵呵的笑笑,伸手在怀里掏了掏,哆哆嗦嗦地摸出半块山芋皮,“吃,吃!”

那沾了灰的山芋皮将谢玉渊满是仇恨的心弦,微微拨动了下,鼻尖耸动,仿佛嗅到了一点娘的味道。

她接住那块山芋皮,拍拍高氏的头,走了出去。

……

生火,刷锅,淘米。

谢玉渊将粥煮上,又手脚麻利的从篮子里拿出一捧野菜,到井边吊了一桶水。

洗干净,用热水烫过,切成沫子,放一丁点调料拌匀,又给灶膛里添了一把火。

一低头,看到柴火旁有张生火的纸,摊开一看是撕下来的日历。

心,猛的跳了下。

她记得娘被*,是在冬至的前一天,这张纸显然是被刚刚撕下来……

也就说,明天他们就要动手了?

“小*,发什么愣啊,猪食喂了吗,鸡、鸭赶回笼了吗?整天介知道偷懒,还不快点干活去!”

孙老娘眯着两只三角眼,干枯的脸上只挂了一层皮。

谢玉渊一声不吭的低头绕过她,走到猪窝。

爹在的时候,这些事情从来不让她干,爹一不在,孙家的人就可劲的使唤打骂她。

亏爹还把赚来的钱,半个子儿不少的交上去。

一个个黑了心的。

喂好猪食,鸡鸭赶笼,谢玉渊用碗捞了点干的,捞了整整一大碗。趁着没人的时候端给高氏。

高氏是疯子,孙家人不给她上桌,一日三顿都在自个房里吃,吃的都是残渣残汤。

高氏几口就把粥喝到肚子里。

谢玉渊端着碗出来,一抬头,就看到孙老娘挥着笤帚朝她冲过来。

“小*,竟然敢偷着先给疯子吃,我抽死你。”

谢玉渊躲得飞快。

“阿婆,我爹后天就要回来了,看到我身上有伤,爹会心疼的。”

“我日你祖宗奶奶,你个赔钱货,今天不许吃晚饭,拾满一篮柴火才能回来,否则我打断你的腿。”

世子请接驾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