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地他又在追妻了
  • 爹地他又在追妻了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莲华作者
  • 更新:2022-07-05 12:01:00
  • 最新章节:第3章 对她感兴趣
点击阅读
为了拯救家族危机,那一晚,慕安颜被自己的母亲亲手送到了陌生人的床上。愤怒回到家的她,偶然得知母亲之所以待她如此无情,只因为她并不是她的亲生女儿。狼狈离开,再次归来已是多年之后,这时她的身旁多了三个可爱的萌娃……

《爹地他又在追妻了》精彩片段

四季酒店。

总统套房内,慕安颜脸色苍白,额头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液,似乎做了什么恐怖的噩梦,以至于在睡梦中的她面露痛苦之色。

“不……不要……不要……啊……”

慕安颜猛的惊醒,纤细浓密的睫羽控制不住的颤抖。

就在昨晚,她的母亲为了顺利度过公司危机不惜给她下-药亲手把她送到了老男人的床上,不管她如何祈求,她的脸上只有冷漠和无情,那一刻,她心死如灰。

一想到昨夜漫长煎熬的一幕慕,慕安颜脸色大变。侧过头,只见旁边正躺着一个极为陌生的男人。

男人背对着她,她只能看见他的背影。

男人有着一头浓密茂盛的黑发,此刻正睡得无比香沉。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他的身体微微动了动。

慕安颜吓得捂住嘴,不敢发出任何动静。

丝滑的薄被从男人修长的脖颈间缓缓滑落,漏出男人极为精壮的上半身。

阳光透过玻璃窗折射进来,打在男人蜜色的肌肤上,完美的蝴蝶骨和仿佛经过上天精心雕琢般的倒三角肌肉线条,每一寸似乎都蕴含着爆发式的力量。

这样堪比男模的体魄绝不是一个老男人该有的身材!

那他又是谁?

男人又动了动,仿佛一个蛰伏的猛兽即将苏醒,空气里弥漫着危险的气息。

慕安颜不敢去看他的脸,她匆忙穿上衣服,头也不回的踉跄着离开了。

慕家。

“妈,张氏总裁不是都快五六十岁了吗?你真舍得把妹妹嫁给他?”慕清淑试探性问。

慕母冷漠无情道:“慕氏正面临着巨大的商业危机,如果牺牲她一人就能轻松拯救慕氏!这是她的荣耀!”

“也是,她毕竟不是您的亲生女儿,她不过是您当年从垃圾堆里捡回来的弃婴,这么多年了,您和爸爸供她念书,养她的开销七七八八也花了十多万了吧,让她嫁给老男人那是她的荣幸!”

慕母勾唇道:“正好也让南风看清她这不要脸的性格,南风才能好好对你。”

慕清淑眼底闪烁着笑容:“南风哥哥最近一直因为和慕安颜分手而自责,如今妹妹做出这种败坏门风、水性杨花的事,南风哥哥应该会彻底放下她了吧。”

门外,慕安颜原本是偷偷回来拿护照和证件的,结果却听到了让她崩溃的秘密。

慕安颜整个人都麻木了,心脏传来针扎一般的抽痛,泪水夺眶而出。

难怪她从小到大无论做什么都无法讨得爸***喜欢,难怪她只能穿姐姐用过的旧衣服,吃姐姐剩下的零食,难怪他们要把她嫁给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头子!难怪外界都不知道慕家还有一个慕安颜的存在,原来她只是一个弃婴……更是一枚弃子!

哈哈哈……

慕安颜痛苦而又悲悯的自嘲着。

……

八个月后,医院。

“小姑娘,用点力,已经看见头了,跟着我的节奏深呼吸,很快就能把孩子生下来……”助产护士在耳边不停的鼓励道。

慕安颜难产,痛了两天一夜,撕心裂肺的疼痛让她的下半身早已没有任何知觉。

凌乱的脸颊上布满了汗液,头发乱糟糟的,精致的小脸却闪过一抹倔强,她一定要生下他们!

过去的十九年很苦,可这孩子却是老天爷送给她的珍宝!

在她刚得知自己怀孕的时候,慕安颜心里是恐慌的!怨恨的!她想过要打掉这个孩子,毕竟孩子的父亲是谁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可是,当她预约流产那天,当她躺在冷冰冰的手术床上时,那一刻她反悔了。更巧合的是,当天的医疗设备故障。

这也更坚定了慕安颜的决心。

她不能这么残忍!不能剥夺他的生命!她要把他生下来,好好照顾他,把他抚养*。

想到这,慕安颜信心倍增,大口大口的吸气,呼气,用尽全身最大的力气。

“啊——”

两个婴儿呱呱坠地,嘹亮的哭泣声传入慕安颜耳海。

“生了生了!是对龙凤胎,先出来的是哥哥,后出来的是妹妹,长得可真水灵呢。”护士笑着道。

慕安颜此刻已经浑身虚脱,虚弱的她顶着疲惫和疼痛,用力睁开眼,“医生,我想看看他们。”

就在这时,耳边突然传来一道凌厉的声音,紧跟着几个保镖强势走了进来。

“立刻把这两个*抱出去,丢进狗圈喂狗——”

慕安颜因为刚刚生产,身体十分虚弱,看清来人后,她愤声道:“慕清淑,你放开我的孩子!”

“妹妹,这是孽种,留不得!”慕清淑俯视着宛如蝼蚁一般的慕安颜,眼底满是鄙视和不屑。

“你想怎么样?你放开他们!放开!”慕安颜双目通红,撕心裂肺的吼道。

“你现在最好收起你的眼泪,好好养好身体,只要你听话,我们慕家绝不亏待你。”

慕清淑说完,冷漠的离开。

慕安颜很想追出去,让他们把她的孩子还回来!可是她已经完全没有力气……

绝望而又悲愤的她怒火攻心,直接陷入了昏迷。

孩子……她的孩子………

突然,有人惊讶的大叫道:

“啊,她肚子在动,她肚子里竟然还有一个孩子……”

“产妇已经陷入昏迷,快,马上给她进行剖腹手术。”

……

六年后,机场。

慕安颜一手拉着儿子慕斯远一手提着行李箱。

女人一头及腰的微卷长发随意的披在肩头,脸上戴着一副宽大的墨镜遮住了巴掌大的小脸,露出尖尖的下巴饱满的红唇。

身旁,六岁大的慕斯远头戴鸭舌帽,脸上戴着一副小墨镜,身上穿着格子衬衣和牛仔裤,一头柔顺黑亮的短发下,五官精致完美略带婴儿肥,看上去格外好看,仿佛周围的一切都黯淡失色,路过的人群见此不由夸赞起来。

“那个小男孩好漂亮啊!是小童星吧!”

“身旁是他妈咪吧!年轻又漂亮!身材真好!难怪能生出这么乖巧可爱的小男孩!”

“他长得不太像他妈咪,也不知道是什么绝世颜值的男人才能生出这么漂亮的孩子!羡慕死了!”

慕斯远听着周围的议论声,抬起小脑袋话说道,“妈咪,我也觉得我长得像爹地不像你。”

慕安颜狠狠皱了皱眉头,垂下头,摸了摸慕斯远毛茸茸的小脑袋,说道,“宝贝,妈咪不是说过了,以后不准提起他,你爹地早就死了!”

慕斯远乖巧的点点头,“不提就不提,我只要妈咪就够了!”

说着,一把抱住慕安颜的腿,双眼笑成了月牙,“天大地大,妈咪最大!”

“乖。”慕安颜看着儿子乖巧可爱的模样,发自内心的咧开嘴笑了起来。

慕斯远仰头问道,“妈咪,我们回国是专程去找外婆外公吗?”

慕安颜点头道,“是的,妈咪找到了亲生父母,也就是你的外公外婆。”

说到这,慕安颜不由想起了收养她的慕家人,眸底夹着一抹浓浓的恨意,此番她回国的原因有两个,一是和自己的亲生父母团聚,一个便是报仇。

六年前,慕家人害死了她的大宝和二宝,若不是老天爷眷顾,她的肚子里还有一个远宝,她这几年也无法享受到母子亲情。

当年的她羽翼未满只有装死逃离,六年后,她回来了,慕家,她绝不放过!

“真好!妈咪,我终于有其他亲人了!那咱们快点走吧!”慕斯远的眼底闪过一抹向往,激动的拉着还在走神的慕安颜朝前方人群走了去。

此刻,前方一行穿着黑色制服的保镖簇拥着一名身材高大气质不凡的男人朝这边走了过来。

慕斯远个子矮,走的又急,根本没看路,拉着慕安颜便撞到了男人身上。

慕安颜一米六八的身高只到男人的肩膀,脸颊刚好磕在男人的胸口,有些轻微的疼痛。

一股浓烈而又强大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慕安颜赶忙后退两步。

抬头看向男人,开口道,“抱歉,先生。”

男人虽然面无表情,但是那张帅的人神共愤的脸却让慕安颜看呆了。

剑眉星目,一双如鹰般的眼如幽潭般深邃忘不见底,鼻梁挺拔如山峦,薄唇凉薄紧抿,整个脸部线条流畅顺滑,下巴干净白皙,身上没有半点烟味反而带着一股好闻的檀香味,这味有些似曾相识。

让慕安颜惊讶的是面前这个陌生男人的脸和远宝的脸竟然有八分相似!!!

她不由紧紧盯着他打量了起来。

男人并未发言,俊脸冷漠如常,身影挺拔笔直,高高在上的他犹如神祗一般睥睨众生。

站在他身旁的另一名衣着贵气的男子则眯着眼笑说道,“女人,若这是你想吸引我四哥的套路,也太拙劣了!”

慕安颜闻声,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目光太过赤果了,略有些尴尬的回说道,“先生,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你四哥长得太好看了些,我忍不住看呆了。”

慕安颜说着,一边按住自己儿子的小脑袋,不让他抬头暴露自己的脸。

此事还得好好查查,或许是她想多了,毕竟大千世界,人有相似,不足为奇。

说话的那人不由大笑出来,起哄道,“四哥,竟然有人不怕死说你好看!”

这简直就是对他家四哥的侮辱!

而且,他四哥气场十足,往日里哪个女人见了不是胆怯畏惧?今儿却遇见一个不怕死的。

被称为四哥的男人脸色异常冷酷,眸光微动,目光从慕安颜的身上快速掠过,没作半分停留,沉声吩咐身旁的男子,“走。”

男人的声音低沉磁性又极具威严,整个周遭的气氛都跟着凝重起来。

男子附和道,“也是,咱们还有要事,不能在这里停留。”

今儿算这女人走运,四哥不跟她计较。

一行人当即迈步走人。

慕安颜上前一步,拉住男人的西服袖口,目光诚恳的盯着他,问道,“四哥,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

这话一出,慕安颜明显感觉到周围的气场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首先是温度骤然降低,其次是这群保镖惊讶而又惊恐的眼神。

原本异常嘈杂的机场仿佛在这一瞬间骤然变静。

男人的眸转向慕安颜,一双幽森沉寂的眸仿佛聚集着千年寒气,一道目光足以无形中杀人。

妈呀!这男人的气息也太恐怖了!

一时间,她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一股阴嗖嗖的冷风钻进她的后背,冷的人直哆嗦。

慕安颜忽然有些心虚,不禁舔了舔嘴唇。

旁边,男子嬉笑道,“哈哈哈……四哥,这女人真是够主动的,不过,这似乎还是我第一次看见能这么有勇气在你面前告白的女人,哦,不对,是一个带着娃的妇女——”

慕安颜感觉到不对劲,赶忙松开男人的衣袖,早知道她就自己私下查了,真是碰到有关儿子的事她就不够冷静。

看情况,面前这座大佛她完全惹不起。

她大着胆子继续道,“咳——很抱歉,我没别的意思,四哥先生,我向你道歉。”

慕安颜看向男人,眸光格外清澈。

说完,她在远宝的脑袋上轻轻按了三下,暗语则是开溜。

就在这时,一直没有开口的男人落下了三个字。

“冥北枭。”

音色低沉浑厚,久久盘旋在耳边。

众人皆惊。

站在一旁的顾延翌则目瞪口呆,嘴巴张成了o字形,喃喃低语道,“四哥,我肯定是听错了,这不是真的……”

他可是跟他四哥从小一起长大的,28年来,他没见过四哥跟任何一个女人主动过,何况是介绍自己。

真是活久见……

慕安颜十分惊讶,没想到男人回了,她笑说道,“哦,我知道了,谢谢。”

“再见,冥先生。”

说完,慌张的拉着儿子的手朝另一边逃跑。

冥北枭追随着女人的背影看了一秒才收回视线,铁血无情的俊脸面无表情的吩咐道,“查她的信息。”

顾延翌:“不是吧,四哥,您真对这个少、妇感兴趣?她都有孩子了!配不上您!”

冥北枭投以对方一记眼神杀,顾延翌吓得立马闭嘴。

冥北枭眸光冷戾,转过话题道:“确定神医Y是乘坐南航257航班来A市的?”

顾延翌重重点头,“没错!我们的消息不会有误!”

冥北枭扫视一圈,朝所有人下达命令,“找到他。”

顾延翌神情坚定道,“为了能让霆宝贝尽快恢复健康,我们一定不负使命!”

另一边,慕安颜拉着慕斯远跑了一会,才停下来。

慕斯远很不明白,“妈咪,你刚刚为什么不让我抬头?”

慕安颜找了个借口道,“刚刚那男人长得太吓人了,妈妈怕吓到你。”

“???”慕斯远不太信。

妈咪刚刚的表现明显是紧张了,竟然还主动问一个陌生男人的名字。

冥北枭?

他记住了。

两人刚巧走到停车场附近,一位穿着西装的中年男子朝慕安颜走了过来,询问道,“您是慕安颜小姐么?”

慕安颜扫了对方一眼,说道,“我是,你是沈管家?”

沈管家点点头,回说道,“是老爷子吩咐我过来接您的,请跟我上车——”

慕安颜点点头,并介绍道,“我儿子,慕斯远。”

随后拉着慕斯远上了车。

一路上,沈管家虽然没说什么,但是却十分惊讶沈家找回来的小姐竟然还有个孩子,可她不是没结婚么?未婚生子,这点老爷子肯定十分介意。

而且,根据调查结果显示,这位沈小姐原先虽被慕家收养,却声名狼藉,并且这几年一直渺无音讯,恐怕只是个废材罢了。

沈家家大业大,是a市三大家族之一,祖上曾是贵族,虽然逐渐没落,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沈家一脉多传,沈老爷子共有三子两女,慕安颜的父亲是沈老爷子的三子沈三,二十年前是沈老爷子最得意之子,后来因为断了腿,便被沈老爷子厌弃,逐渐成为沈家的一颗弃子。

慕安颜之所以打算回归沈家,并不是为了争夺沈家的财产,只是想在有生之年敬敬孝道,因为她调查自己生世时发现她的亲生父母并没有抛弃她,他们足足找寻了她25年,从未断过。

沈家庄园,富丽堂皇的大厅内,沈老爷子上下打量着慕安颜以及站在她身旁的慕斯远,脸色十分难看。

良久,他指着一份亲子鉴定报告问道,“这份亲子鉴定书是你自己寄过来的?”

“是我。”慕安颜一脸平静的回视着面前的沈老爷子。

大房二房得知慕安颜被找了回来,早就等候在大厅挑毛病,要知道沈家多一个后代便意味着多分走一份财产,这点他们绝不容忍!

随着慕安颜的话音落下,大房沈暮不由笑道,“慕小姐,我们沈家找了整整25年都未曾找到过有关于你的半分消息,到不知你这个黄毛丫头是怎么找到我们的?”

“大伯,您没必要知道原因,只需要认可那份亲子鉴定书就行了,不是么?”慕安颜和和气气的回说道。

沈暮的脸当即黑了起来,冷着脸说,“谁知道你这份鉴定书是否是伪造的?毕竟这些年来有很多像你你这样的女娃娃因为贪图我沈家财产冒认亲戚!你或许就是其中之一!”

慕斯远很不喜欢别人针对自己妈咪,当即怼了回去,“大爷爷,你是不是脑子不够聪明,如果我妈咪是假的,太爷爷怎么可能让人接我妈咪回家!这么大的沈家,连我这个小孩都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肯定会提前找专业人士鉴定那份报告的!”

沈暮没想到自己会被一个黄毛小儿怼了,脸色十分难看,当即骂道,“臭小子!你不就是个父不详的小*么?竟然敢这么跟我说话!”

慕安颜最最讨厌的一句话就是别人骂她儿子是*。

盯着沈暮的眸底闪过一抹戾气。

沈暮厌继续恶道,“你就算真是我沈家人又如何?名声恶劣!未婚生子!不学无术!就凭这几点,我们沈家绝不容你!你赶紧带着小*滚吧!沈家不欢迎你!”

慕安颜冷笑一声,目光瞥向一直没说话的沈老爷子,反问道,“倒是不知,沈家原来是大伯做主。”

这话一出,在场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特别是沈暮,当即骂道,“臭丫头,你胡说八道什么!我们沈家都是我爸做主!你少在这里挑拨离间!”

二房的沈姜没想到慕安颜如此伶牙俐齿,不过这点对他倒是有利,赶紧添油加醋道,“大哥,咱们家好不容易找到丢失25年的三侄女,这些年她肯定在外面受了不少苦,你怎么能这么容不下她?她只是个晚辈罢了,更何况咱爸都已经把她接回来了,肯定是打算认回三侄女,你这么做完全是在和咱爸作对!我对你太失望了!”

沈暮一听,气的不行,目光瞪向沈姜,“二弟,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你这是什么意思?之前咱们可是……”

沈老爷子突然发话,“够了!”

老爷子虽然已经年过70,却老态龙钟,身体硕朗,声音十足威严。

他目光如炬,停留在慕安颜身上,说道,“你可以回沈家,他不行。”

说着,目光落在慕斯远身上,满满的嫌弃。

慕安颜忍住心底的火意,坚定的说道,“不行,他是我儿子,我在哪里,他便在哪里!”

“一个*,有什么脸面留在我们沈家?”沈老爷子不屑道。

慕斯远原本是带着一颗激动的心来沈家认亲的,却没想到所有人都嫌弃他,他的脸色十分失落,小嘴紧抿着说不出话。

慕安颜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早知道她就不回沈家了!

当即伸手搂紧远宝的小身子,美眸瞪向沈老爷子,脸上夹着浓浓的怒气,“我在说一次,远宝不是*,她是我儿子!”

沈老爷子见状,老脸怒了起来,“没大没小的野丫头!”

慕安颜红唇紧抿,看不出表情。

远宝感觉到慕安颜身上的怒火,他知道有人肯定要倒霉了,妈咪发火的时候很吓人的。

沈老爷子从慕安颜的眼神里看到了一股熟悉的倔强,简直跟他那不成器的三儿子一模一样,说道,“我在问你一句,你要那个*还是要回沈家!”

慕安颜没在说话,抱起远宝转过身就朝客厅大门走去。

爹地他又在追妻了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