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正德四十年夏
  • 明正德四十年夏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雨天下雨作者
  • 更新:2022-07-05 12:01:00
  • 最新章节:第三章 荒唐登基
点击阅读
李轩本事现代世界里一名普通的打工人,那天他一觉醒来,错愕地发现自己竟然穿越到了古代。与其他穿越者不同的是,他并没有系统加持,也没有所谓的金手指,令他感到奇怪的是原主的父亲。男人做了个梦,梦见自己是真命天子,再加上破道士的掐指一算,说他是九五至尊,于是乎这个老男人便带着他们全家老小搬到了小山沟里当土皇帝了……

《明正德四十年夏》精彩片段

明正德四十年夏。

正泰县城东的某个不知名破庙内,一个穿着破烂道袍,满脸胡渣子的中年男子快步走了进来,一边小跑着一边道:“都快起来,明军追上来了,我们得赶紧走!”

此时一个短袍打扮,手提杀猪刀的壮汉迈出房门,出来就问:“柳丞相,怎么回事?官兵又追上来了?”

那被称为柳丞相的中年长袍男子满脸紧张之色:“没错,他们就在山脚下了,再不走了来不及了,陈将军,太子还有皇后呢?”

不等那手提杀猪刀的陈将军说话,里面就是走出来一个肥脸圆腰的中年妇人:“什么?官兵又追上来了?”

不等身前的两人答话,那妇人就又是自言自语叫骂起来:“都怪那死老头子,这日子过得好好的,做了个梦就以为自己真的是皇帝命了。

还有你这柳八苟也是鬼迷了心窍,如果不是你蛊惑我们家老头子,他也不会搞什么称帝建国的事。

现在好了,家破人亡,那死老头子死了也就死了,还连累我们母子被官府追的跟狗一样。这日子,没法过了!”

这妇人是越叫骂越大声,让身前的那个柳丞相和陈将军都是面面相窥,半响后那陈将军才道:“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说这些,我们得赶紧走了,不然官兵追上来就走不了,太子呢?”

“屁个太子,我们家轩儿书读的好好的,眼瞅着就能考上秀才了,这大好前程都被你们给毁了!”妇人是越叫骂越兴奋,甚至是伸出手来指着那柳丞相的鼻子在骂。

而此时他们口中的太子就在房内,这是一个年约十六的青年人,名为李轩,长的没有话本小说里的眉目清秀,也没有身高八尺,虎背熊腰。

他就是一个普通的年轻人,这相貌、这身材往人堆里一扔,估计亲妈一时半会都找不出来。

只是这个相貌普通的年轻人穿着一身土黄色的长袍,面露着少年人不该有的愁容,此时的他心里正竖着中指责骂老天。

他原本是个新世纪的一个普通人,好不容易把公司里的前台妹子给勾搭上手,这还没几天呢,就是招了雷劈,一觉醒来就是梦回四百年,回到了明朝的正德四十年。

然而这还不算,他发现自己竟然还是一个‘太子’!

融合了原身记忆后,他发现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自己穿越了不稀奇,真正稀奇的是原身他爹李尔必本来只是一个一辈子都没去过府城的乡下土财主,某个晚上做了个梦,梦见自个挖了个石头,上面写着什么山河易主,有德者居之之类的话。

这让李尔必兴奋异常,以为自己就是那个有德者了,然后找到村头那个同样没啥见识的柳道士问讯,柳道士当时掐指一算,就说李轩他爹是上天注定的九五之尊,神州之主。

然后……然后李轩他爹竟然登基建国了……

并正儿八经的以李唐后裔自居,建国‘唐’,颁年号‘安建’,并封柳八苟为丞相,同村陈屠夫为羽卫大将军,妻弟白云奇为骠骑大将军,把自己的老婆封为皇后,儿子李轩为太子,总之话本小说里该有的都有了。

于是乎只有三百多村民为国民的山沟小皇朝就这么堂而皇之建立起来了,但是半年后当正泰县的县太爷得知自己辖区里的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地主老财竟然登基建国后,高兴的一晚上都没睡着。

这可是实打实的谋逆大罪啊,自己要是平定这一次谋逆的话要想升官还不是分分钟的事,于是乎这位县太爷就是兴冲冲地领了好几百东拼西凑的县勇来攻。

结果是没有任何意外的,李轩他爹建立的王朝一天都没撑住就烟消云散了,身为皇帝的李轩他爹当场被斩杀,而其他人则是四分逃散。

丞相柳八苟和羽卫大将军陈屠夫还有其他的几十号人带着皇后还有太子李轩出逃,这也不是这些人想跟着逃啊,而是因为不逃不行,官府已经认定这是谋逆大罪,一个个都想着把他们抓住然而升官进爵呢。

当得知自己成为一个外人眼中笑话一般的太子时,李轩心里就如同打翻了五味瓶一样,那是什么感觉都有。

诸多感觉汇总得到嘴边就变成了一个字:操!

但是现在,很明显没有太多的时间让他去感叹什么,因为官兵就要追上来了,此时不逃难道留在这里等死吗?

于是乎,这二十多号人乱哄哄的开始收拾行囊,再一次钻进了深山老林里头。

当李轩等人离开一个多时辰后,一个身穿七品官袍,留着羊胡子的官老爷就是站在了这座破庙面前:“给本官搜,我就不信他们还能飞出本官的手掌心!”

他背着手,意气风发的站着,一边喝着身旁狗腿子递上来的水一边心里头已经是构思着该怎么向朝廷上折子。

开头得这么写:臣月前惊闻李家村李尔必举旗谋逆,建伪唐号安建,拥兵数千。

天地良心,李家村一共也就三百多人而已,就算是把鸡鸭猪狗都算上,也没几千口啊,但是这向上头报告嘛,不把敌人说的厉害一点,怎么凸显自己的天大功劳呢?

接下来得这样写:臣即率县勇三百平李逆,苦战三天三夜,斩敌士三千,臣奋力取敌首十级,身披百创,当场斩杀伪帝李尓必。

你要是问他是怎么斩首十人,身披百创的,答案是:人没砍过,但是路上踩死的蚂蚁怎么得也有十几只吧,说不准还有好几百个呢,身上虽然没挨刀,但是还有好多被风沙割到的小伤口呢。

你要说没看见那些伤口,你看不见不代表伤口不存在啊!

正琢磨着该怎么写奏折县太爷不用多久就听麾下县勇回报:“庙内灰烬还有余温,而且踪迹杂乱,伪唐太子他们必定刚走不久。”

县太爷当即手一挥,豪情万丈道:“那还等什么,还不快给本官追上去!”

 

此时前头的李轩正一边走在山路上,一边脑海中思索着未来的路该怎么走。

但是想了好半天都是没有想到什么好出路,因为他现在的身份实在太尴尬了,一个笑话般的山沟太子,后头的官兵正在对他紧追不舍,想要他的人头作为升官加爵的资本,未来的路不管怎么看都不容乐观。

最好的情况就是找个地方隐姓埋名,然后重新生活,兴许那样自己还能在这个陌生的时代里活下来。

看看身前身后的这些人,李轩就是知道,跟着他们混在一起迟早是个死字。

逃亡的时候,李轩仔细数过他们一行人,他们一共有二十六人,主体是‘皇室’一家,有‘皇后’,也就是李轩他妈;有慧尘公主,也就是李轩他妹,十岁的一个小姑娘,小小年纪就是继承了她母亲的肥胖,肥嘟嘟的脸庞再搭上那连衣服都撑不下的身躯,怎么看都没有美人胚子的潜质。

再有就是‘丞相’柳八苟,羽卫大将军陈屠夫,骠骑大将军白云奇,本来这个小皇朝还有其他几个乱七八糟的官员,但是不是被杀就是不知道逃到哪里去了。

剩下的就是几个‘宫女’,恩,也就是以前李家的几个丫鬟,一提起话本小说里的丫鬟,大多都是会用上一个‘俏’字,乃是无数穿越前辈们调戏、暖床的最佳选择,但是李轩看看这几个丫鬟,怎么看也和俏字搭不上边。

两个长的枯瘦脸黄,一说话就是露出一口大黄牙,靠近了那口气简直能够把人熏死,还有两个则是女汉子中的女汉子,一个背着百斤重的慧尘公主还能健步如飞,一个身前身后背了好几个包袱,走的比李轩还快。

再有十多人就是所谓的禁卫军士兵,也就是李家以前的庄丁、佃户,这些人还算是比较正常的,至少看上去像是正常人,只是一个个都穿的破破烂烂,有的背、挑着东西,有的手还拿着各式武器:锄头、菜刀、木棍。

这一群人明明就是就是一群流民而已,怎么看也不像是犯下谋逆大罪的造反大军。

后头的柳八苟看见李轩脚步慢了下来,当即走近了两步:“殿下,是不是走累了,要不要休息会?”

听到殿下这个称呼,让李轩哭笑不得:“道长,不用叫我殿下,称呼我的名字就好了。”

不料柳八苟却是一挥破烂成条的道袍长袖,然后板着脸道:“殿下何出此言,虽然我们现在落难了,但是礼仪尊卑仍在!”

李轩这一路上看他们一口一个皇后,一口一个殿下已经是不满很久了,尼玛以前犯傻也就够了,现在都被官兵一路追着杀了,怎么还是死抱着这个笑话一样的‘唐’皇朝不放呢,有病呢这是。

所以他道:“不管以往发生了什么,但是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现在我们要找一个地方隐姓埋名,然后重新开始!”

不料这话刚说出,那柳八苟就道:“殿下慎言,我们大唐乃是天选之主,必定是要取明而代之的,殿下如今不励精图治以图大业,反而心灰意冷,怎么能对得住以身殉国的先帝!”

柳八苟此时明显已经进入了疯癫模式:“当日明军来攻时,先帝曾言,吾将太子托付与汝,汝必定要竭尽全力辅助太子卧薪尝胆,以复国统。”

“苟日夜不敢忘先帝之托,然殿下怎可轻言放弃,弃国朝与臣等不顾呢!”

此时,旁边的陈屠夫也是走了过来:“是啊,殿下,万万不可自爆……”说到这里,他停顿了半天,一旁的柳八苟看他憋得难受,当即小声提示道:“自暴自弃!”

这陈屠夫胡才是接着道:“对,万万不可自暴自弃啊,现在我们只要躲过官兵的追捕,再和方大当家汇合,我们就能东山……”

说到这里,他又停顿了下,然后习惯性地看向柳八苟。

柳八苟脸色一僵,然后有气无力道:“东山再起!”

“对,我们肯定能东山再起的!”陈屠夫赶紧接上:“只要有我在,官兵肯定是抓不到我们的!”

看着这个柳八苟,李轩感觉自己肯定是活在三国演义里,这尼玛演的是哪一出?刘备托孤?这个柳八苟把自己当成了诸葛亮,陈屠夫把自己当成了张飞?还把自己当成了刘阿斗?

这穿越到明朝来就已经够稀奇的了,还偏偏遇上一群二逼,这世上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郁闷的!

看着他们一脸的坚毅,李轩心里叹了口气没有再说话,他是个正常人,自觉很难和这些神经病交流。

当即快走了两步,走到了母亲白夫人身旁,皇后白夫人也是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当即就是道:“他们俩都是疯子,不用搭理他们!”

不过她又是压低了声音道:“不过现在我们娘仨逃命还得依仗他们,没事也别和他们一般见识!”

听到母亲的这话,李轩不由得对这个肥胖到走起路来,身上的肥肉都一抖一抖的母亲高看了一眼,看样子这群人里头也就她保持了正常人的思维,一点都不像是愚昧乡下地主婆啊。

当即他就是同样压低了声音道:“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难道就这么一路逃下去?”

白夫人道:“等把后头的官兵甩掉后,我们娘三就和他们分道扬镳,找个地方好生过日子!”

这个想法倒是和李轩想的差不多!

造反?其实林轩是不介意的,如果手底下有个几千几万人的话,他难保不生出什么争霸天下的想法,哪怕是成为一个土匪头子的儿子,手底下有个几百悍匪的话,造反也是可行的。但关键是现在自己身边的这些都是什么人啊,二十来人里头男女老弱,活脱脱的流民啊,更关键的是这些人还和傻子一样天天叫嚷着太子、皇后之类的,继续和他们待在一起迟早会被官兵抓住然后被咔嚓掉。

所以现在最理想,最现实的做法就是,和这几个疯子风道扬镳,然后找个地方隐姓埋名过日子,这样以后自己未定不能在这个时代活的滋滋润润。

但是他的想法很快就是被无情的击碎了。

次日,他们行至一处深山老林时,前头一个手提锄头的前庄丁,嗯,现在是禁卫军士兵喘着气跑到李轩等人面前:“不好了,前头有大量人马!”

李轩听罢心中一急:“是官兵吗?”

那庄丁摇头:“是土匪!”

他的声音刚落下,只见前方滚起一阵烟尘,不多时李轩就是看见了至少上百号,衣着比自己这些人还破烂,手提各种铁器、木棒等乱七八糟武器的人出现了在自己面前,看到这些人,李轩不由得疑惑了:“这是土匪?明明是比自己还像流民的流民啊!”

待他们走的更近一些,只见一个长的牛高马大,右手拿着一把环首刀的壮汉走了上前,他的另外一只手还拿着一杆旗帜,一片泥灰色,看不出来原来是什么颜色的布片上扭扭歪歪写着几个字:此路是吾开,此树是吾栽,要想此路过,留下买路财!

李轩本来就怀疑自己来的这个世界不是正常人的世界,,当看到了这几个字后,更肯定这不是正常世界,而是一个充满了疯子和逗逼的世界。

更让李轩更目瞪口呆的是,只见陈屠夫把手中的杀猪刀一横,大步前踏,上去就是一声大喝:“大唐太子在此,尔等岂敢无礼,还不快快跪拜迎接!”

这不算啥,真正让李轩无语的是只见对面的那牛高马大的壮年汉子脸色一惊:“真的是太子?”

陈屠夫冷声一哼,一股杀猪佬的彪悍气质展露无遗!

接下来,那牛高马大的土匪头子竟然真的一头跪了下来,尼玛真的是跪了下来了啊,然后口中还说着:“草民冲撞了太子大驾,罪该万死,罪该万死!”

这话一出,李轩只觉得胸中一阵气闷,彷佛有一口淤血在胸中,不吐不快,然后……

他眼前就是一黑……中暑了!

当他眼前一黑之前,心中只剩下一个想法:“老天啊,不带这么玩的,这世界就没个正常人,我想回家!”

当李轩从黑暗中悠悠醒转的时候,只见自己一个破败无比的厢房里,睁眼看见这屋子他就知道自己还没有回到后世世界,依旧身处这个充满了逗逼的世界里,于是乎他的眼神里带有深深的绝望,没有一点生气,跟重度抑郁症患者的眼神差不多。

于此同时外头的一间房屋内,五六个人正齐聚一堂,丞相柳八苟对着一个同样身穿长袍,留着八字胡须的瘦高男子说着:“老九,殿下没事吧?”

那被称之为老九的瘦高男子道:“应该是这几天受了惊吓,路途上又过于劳累,以至于心血攻心,不过我已经给殿下施了针,再服几剂药的话不会有大碍的!”

柳八苟这才松了口气:“这就好,不然耽误了登基大典就不好了!”

此时,李轩见过的那个拿着此路是吾开,环首刀的壮年汉子开口了:“我说柳丞相,你们应该早些时候来信的,我一接到你的信,就带人去救援了,如果我去的早两天,我那兄弟也就不会惨死在官兵手里了!”

柳八苟却是脸一板:“是先帝!”

而后他脸色正了正,才道:“先帝虽然归天了,但是太子还在,我们明天就举行大典,拥护太子继承大统,你方东全是先帝的八拜之交,想必是不会有意见的吧!”

那方东全脸色也是严肃了起来:“不提我和先帝是拜把子的兄弟,就说官府这些年逼的我们连饭都吃不上,也得干他娘的!”

这方东全是一个土匪,早年被官府追缉流落到李家村,曾受过李尔必的恩惠,并和李尔必臭气相投结拜为兄弟,后来他又拉拢了其他一些流民,再一次干起打家劫舍的勾当。

听说自己的结拜兄弟竟然玩造反,登基立国的时候,他也是想要带着人去投奔,做起了开国功臣的美梦来,但是奈何还没等他到呢,这‘大唐’就是被官府给剿了,他来得迟连结拜兄弟都没能救到。

不过结拜兄弟虽然死了,但是他要造反当开国功臣的心思却是没有停息!

不过就在他们几个人商量着明日登基大典的时候,‘皇后’白夫人却是悄悄走进了李轩的房内。

“轩儿你好好养病,等过几天咱们娘三个就离开这个鬼地方。”白夫人说着的时候,还不忘埋怨外头的柳八苟等人:“外头那几个人要找死,我们可不能让他们拉着一起死!”

此时的李轩虽然醒了,但是身子还是有些沉重,在白夫人扶着半坐起来后开口道:“娘亲说的是!”

李轩算是看明白了,这伙人里头,也就他的母亲白夫人还保持着清醒的头脑,其他的几个人,愚昧的愚昧,疯癫的疯癫,就没几个正常人。

称帝建国造反是那么好玩的?这是属于必死的路啊!

如果他们手里头有数万大军,臣民百万,玩起造反来还兴许有那么一丁点希望,但是他们这伙人呢,一共也就这么点人,不被官府发现的话还可以窝在山沟里自娱自乐。

但是前头都已经被官府发现了,如今估计官府那边正在找着他们呢,这一被找到的话,朝廷大军一到,他们要是能够活下来才见鬼了。

只是李轩和白夫人母子想要等几天就和柳八苟这群二货分道扬镳,然而第二天柳八苟和方东全等人就是找到了李轩,然后说今日要举行登基大典。

不等李轩说反对的话呢,就是给他披上了一身黄袍,这黄袍上还绣着歪歪曲曲,也不知道是蛇还是龙的图样。

他还没反应过来呢,就是被他们拉倒一间大厅里坐下,紧接着外头涌进来一群人,为首的正是柳八苟,只见他们二话不说,立即就是齐齐跪倒口呼:“万岁!”

看到这一幕,李轩心中狂喷:*!

没有想到自己和母亲白夫人谋划的逃离此地的计划还没有开始施行呢,这些人就已经迫不及待的让自己‘登基’了。

他们这是得跟自己有多大的仇,死都要拉着自己一起去死啊!

然而不等李轩说出什么反对的话,柳八苟已经是带着下方的数十人行完了跪拜大礼,连‘万岁万岁万万岁’都喊完了。

而后随着柳八苟的一声‘礼毕’后,李轩来不及反对,就已经成为了他们口中的皇帝。

一时间,李轩面如死灰!

第1卷第四章抢来的皇后

见过想死的,但是没见过这么二的,而且你们想要造反送死,但是别拉上我啊,我还想着偷偷离开这个鬼地方然后隐姓埋名愉快玩耍呢,如今被你们这么一搞,朝廷官军那里还会放过自己啊,不把自己的人头砍下来,朝廷怎么会放弃。

然而看着下方一群穿着破破烂烂,混杂着道士、屠夫、农夫和土匪的人群,李轩最后只能是露出一声叹气。

因为李轩从他们的眼中看到了野心,还有怎么也掩饰不住了的愚昧。

这些人不管是坐着开国功臣的美梦,还是想要效仿诸葛亮扶持刘阿斗,都不会放过自己这个招牌的。

儿戏一般的登基大典前后持续了不到一刻钟,然后李轩就被送回了房内休养,如今的他还病着呢。

不过身在房内,但是李轩依旧可以不时听见外面柳八苟等人的讨论声音,他们讨论的内容如果让寻常人听见了恐怕得吓死,因为一件件都是‘军国大事’啊。

比如给李轩他爹,也就是所谓的先帝李尔必上谥号、庙号,讨论李轩登基后的年号,然后又是开始讨论如何和官军决一死战,为先帝报仇雪恨,推翻朱明,建立大唐盛世。

这不知道的人听了,还会以为他们的这个大唐皇朝是什么超级大国,已经足以和朱明王朝分庭抗议了呢。

但实际上呢,如今这个大唐皇朝,臣民不足四百,其中过半以上都是老弱妇孺,剩下的青壮里绝大部分都是比流民还像流民的土匪。

更重要的是,这几百个人里就没几个正常人,这些人之中威望最高的丞相柳八苟,明显已经是深陷三国演义里不可自拔,把自己当成了刘备托孤里的那个诸葛亮,土匪头子方东全本来就带着一群流民打家劫舍,和官府为敌,如今又是做着开国功臣的美梦。

剩下的陈屠夫等几个骨干也是被柳八苟忽悠的一愣一愣!

至于那些普通流民、土匪之流,个个大字不识一个,连县城都没去过,所作所为只是盲从罢了。

这么多人里,估计除了李轩自己外,就只有‘皇后’白夫人还保持着正常人的理智了。

晚上,白夫人又是来到李轩的床前,露着慈爱的神色道:“我儿别担心,先容他们胡闹几天,等你身子好了我们就离开这里,到时候我们找个地方隐姓埋名安生过日子!”

“至于柳八苟他们,他们想要疯就让他们疯,不用理会他们!”

李轩对此,也只能是点头称是了,身为母亲的白夫人断然是不会害他的,而且看她胸有成竹的模样,估计也是有了某些安排。

现在的李轩很清楚,当务之急是先把身体养好,他的这个身体素质可算不上多好,前几天一番逃亡,加上天气炎热竟然是导致中暑,如今虽然人清醒了过来但是怎么得也需要休养几天。

要不然的话逃亡都没有足够的体力逃亡!

次日,柳八苟再一次来到李轩的病床前,这刚进来呢,就是行了跪拜大礼,口道:“臣拜见陛下!”

这让李轩相当无语,但是经过这么几天的接触李轩已经是知道这个人就是个疯子,所以李轩也没有和他计较什么。

反正过几天他就和白夫人以及妹妹逃离此地,如今让他叫几声万岁也没有什么关系了。

不过李轩放任他这么喊,但是却半天都不见他起来,最后他想起了以前看过的电视剧,这才试探着说了声:“平身!”

这会,柳八苟才是重新站了起来。

“臣等这两日商议过先帝的谥号和庙号了,特请陛下过目!”

说着,从他破烂的道袍袖口里掏出了一份泛黄的纸张。

这纸显然是从哪里撕下来的,而且撕的时候不注意,导致缺口都是不整齐,不过上面的字迹倒是不错,一手小楷写的相当正规,不用猜都知道这是柳八苟的手笔。

因为这个小小的‘大唐皇朝’里,除了李轩这个原身曾今被送去过私塾读过书,算得上粗通四书五经外,也就这个柳八苟能写出这种之乎者也的文章来,其他人里只有少数几个人认得几个字,顶多能写自己的名字,剩下的大部分人都是文盲。

略微瞄了一眼,除开那些晦涩难懂的词句外,就是李尔必的谥号和庙号了。

看到这谥号和庙号,李轩这个历史盲都忍不住无语,因为柳八苟给李尔必定下的庙号乃是‘太祖’,谥号一大串,最后三个字则是‘武皇帝’。

这个李尔必何德何能和朱元璋等历代王朝的开国皇帝一样,敢用太祖这个庙号啊。而且‘武’这个谥号通常是用在武功卓越的皇帝身上,李尔必有啥武功?

当初官军数百杂兵来攻,李尔必的‘皇朝’一天都没撑住就亡了。

兵败如山倒都算不上,只能说是毫无反抗之力。

不过无语归无语,李轩却是懒得和柳八苟争辩什么了,因为这事本来就毫无意义,不过是柳八苟等人的自娱自乐罢了。

自己还是想着怎么养好身体,然后离开这个鬼地方来的好,现在嘛,还是和这个柳八苟虚委与蛇,演一场君臣和谐的游戏。

所以他道:“此事就按照柳先生的意思去办吧!”

说罢,李轩就是不再说话,想让柳八苟识趣的主动告退,现在的李轩是多看柳八苟这个疯子几眼都不爽。

奈何柳八苟却是没有走,而是继续道:“臣和陈将军等人已经是筹备着整军备战,势必把官军挡在山外!”

李轩心里暗道:你说怎么就怎么吧,反正我是懒得掺和了!

所以他只是嗯了一声,依旧不说话!

然而柳八苟显然是没有看到李轩让他滚蛋的暗示,而是继续道:“此外,陛下既然已经登基,这大婚一事也得提上日程了,以便早日诞下皇子,安臣民之心!”

听到这,李轩已经是想要直接开口让他滚蛋了,这人没事找事,昨天拉着自己去登基还让李轩一肚子火呢,如今又说什么婚事,你当你柳八苟是谁啊,还真以为自己诸葛亮了。

你就是一个破烂道士。

不过作为一个以诸葛亮再世自居的柳八苟,显然是不能以常理度之,彷佛没有看到李轩脸上的黑色一样继续道:

“陛下乃是九五之尊,皇后的人选自然也不能是寻常农家女子,如今恰好有一书香门第的大家闺秀,可为天下之母!”

李轩面露疑惑道:“大家闺秀?”

这土匪窝里还能找到一个大家闺秀?开玩笑呢!

此时柳八苟正色道:“不错,此女乃是我县董家嫡女,董家历代耕读传家,于府县里是颇有文名,董家之女为我大唐国母,是再恰当不过了。”

董家?继承了原身记忆的李轩知道,他们县还真有一个董家,也的确是个书香门第之家,这人家里头还有人当官呢。

但是人家董家之女会嫁给他李轩?用脚趾头想都是不可能的,别说现在李轩被柳八苟他们推上了大唐皇朝皇帝的宝座,成为一个儿戏般的山沟皇帝,就算还是之前的他,也就是身家清白,略有文名的小地主子弟,也别指望能娶董家嫡女啊。

脑海里转速转动着的李轩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然后带着迟疑的语气道:“你们别是抢了董家女眷吧?”

听到李轩的问话,柳八苟是很难得的露出了一丝尴尬之色,然而口中却是强行争辩:“怎么能说是抢呢,是方将军他们数日前邀请而来,只是邀请的过程里略有冲突”

———ps——

老群没了,建了个新群,大家可以加一下,雨天我常驻,没事聊天打屁,群号31779983。雨天恭候诸位!

明正德四十年夏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