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圣主
  • 乾坤圣主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屋后一颗竹作者
  • 更新:2022-07-05 12:01:00
  • 最新章节:第3章 至圣乾坤功
点击阅读
身为一代神子的陈玄,千年前被自己的神教师妹白若宣设计害死,千年后,他重生在了一个被扣上了弑父罪名的男子身上。费劲九牛二虎之力躲过了杀身之祸后,他在偶然间发现了五百年前白若宣降临乾坤界,代表神界统治的事实。愤怒至极,男人发誓定要报当年的血海之仇。

《乾坤圣主》精彩片段

乌城,城主府门口。

一位少年带着枷锁脚镣,身上满是触目惊心的伤痕,摇摇晃晃地站着,仿佛随时都要倒下。

“陈玄你身为人子,竟然为了族长之位,下毒弑父,真乃狼子野心,你可知罪。”

高位上城主柳长空冷声喝问。

此刻,周围早就围满了人。

“好个陈玄竟然做出这等人神共愤的事情。”

“弑父天理不容,该杀。”

……

陈玄眼中含恨,转头看向柳长空旁边的陈忠父子。

昨日,陈天龙忽然毒发昏迷,药石难医,经过搜查最后在陈玄的房间内找到毒药。

莫名其妙,陈玄便被扣上弑父的罪名。

“陈忠你为谋夺族长之位,毒害我爹,要是我不死,我必杀你。”

陈忠面无表情,不管如何弑父的罪名陈玄背定了。

“陈玄事到如今还敢往我父亲身上泼脏水,看来之前我出手还是轻了。”

陈陌拿着两根长长的弯钩,脸上还挂着残忍笑容,朝陈玄走来。

陈玄想要反抗,但他早就被废除修为,很快就被陈陌按住,将两根弯钩刺穿他的琵琶骨。

钻心的疼痛让陈玄身体抖如筛糠,但他就是忍着没有叫出声。

眼睛都快瞪出来,胸中此刻仅有对陈忠和陈陌父子的滔天杀意。

没有如愿听到陈玄的惨叫,陈陌非常不爽,忽然猛地一脚踩在陈玄的小腿上。

咔嚓,清脆的骨裂声传出。

突如其来的疼痛,让陈玄忍不住倒吸凉气,差点晕厥。

直到陈玄快要坚持不住,陈陌才将脚挪开,同时脸上浮现满意的笑容。

“城主大人,陈玄做出这种事情实在是我陈家不幸,陈玄同您家姑娘的婚事我看不如就此作废。”

听到这陈玄瞳孔猛地一缩,刚抬起头便看到一道靓丽的倩影。

她便是乌城城主柳长空的女儿柳叶儿,同时也是陈玄的未婚妻,两人青梅竹马可谓是情投意合。

此刻,柳叶儿俏脸冷若冰霜。

“陈玄我没想到你会是这种人,你我的婚事就当做从来没有过。”

冰冷的声音入陈玄耳中,在他心头浇上一盆凉水。

陈玄艰难地仰着头,他在柳叶儿脸上只看到嫌弃厌恶的表情。

陈玄大笑出声,没有做出任何解释。

他本以为柳叶儿了解他的为人,不会轻易相信,结果现实还是给予他重击。

父亲中毒濒死,他又被污蔑弑父,陈忠父子是要将他们父子赶尽杀绝啊!

这样一来陈家族长的位置便落入陈忠之手。

三年来,陈天龙便时常感觉身体不适。

现在看来陈忠父子是早有预谋。

枉他父亲还将他们当作最信赖之人。

正在这时,陈陌蹲下在陈玄耳边低声道:

“陈玄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认罪,你父亲估计撑不过三日,但别忘记你母亲陆秋巧可还活着……”

说罢,陈玄脸上还露出淫邪之色。

轰!

陈玄一下便红了双眼。

龙有逆鳞,陈玄也是如此。

他决不允许有人伤害他的母亲。

“啊,我要杀了你。”

看到陈玄几近疯癫的模样,陈陌笑意更甚。

都已经成为废物,他就算站着不动,陈玄都伤不到他。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存在于陈玄丹田内的无字天书忽然发生异变,伴随奇异的能量涌遍全身,陈玄身上伤势恢复大半,更是将身上的铁链挣开。

啪,钵子一般大小的拳头直接落在陈陌脸上。

看到这一幕,众皆哗然。

没想到陈玄还能回光返照!

陈陌猝不及防被陈玄一拳打中,整个头晕沉沉,不过以他人玄境七重的修为很快便恢复过来。

他想不到陈玄在这种状态下还能反抗。

感受到脸上仍旧存在的火辣辣的痛感,陈陌杀心顿起。

“你敢打我!”

陈陌大怒脚上运足玄力,踢在陈玄的小腹上,直接将其踢昏过去。

就在他还要继续出手的时候,柳长空开口道:

“将陈玄押入大牢,三日后斩首示众。”

很快便上来城主府的护卫将陈玄拖走,陈陌啐一口,“真是晦气,三日后差不多你爹也得死,父子也好有个伴。”

……

大牢内,陈玄浑身浴血躺着。

下一刻,在其丹田内无字天书出现,第一页翻开将陈玄吸入进去。

“这里是……”

见身上伤势尽数恢复,陈玄惊奇不已。

正在这时,他的脑海内忽然涌出庞大的信息。

一幕幕画面在他眼前闪过,一切都历历在目。

画面中他手持银色长枪,在万军当中来回冲杀,漫天的黑影都是他的敌人。

“原来我是神教教主的徒弟。”

上一世他帮助神界抵御外敌,可是他在听到师妹遇难想要去救援的时候却被神界军队围攻杀死。

陈玄还在融合两世的信息。

“嗯,重生在一个名为乾坤界的中世界,看来我还有机会重新修炼回神界。”

神界属于大世界,他只要强大到足够脱离乾坤界束缚便可以到大世界。

要是在小世界他或许要耗费数千倍的岁月才能抵达神界。

又一股信息被融合。

“白灵萱五百年前从神界降临乾坤界,建立中央圣朝,统一诸国……”

忽地陈玄身上爆发气势,脑后发丝飞舞,无形的杀意涤荡四周。

千年前他就是听说白灵萱遇难才落入神界设下的陷阱被围杀致死。

如今知晓白灵萱居然代表神界统治乾坤界他怎么能不怒?

他不敢相信,那个一直与他最亲近,师父最疼爱的师妹居然会背叛神教。

不行,我必须冷静,此一时彼一时。

千年过去,白灵萱实力必然更加强大,即便是我回复实力恐怕也不是她的对手。

咦,我现在是身在何处?

陈玄这才注意到自己是到另外一个空间。

“这莫非是万法秘典的书页空间。”

“万法秘典是师父的东西,当初我只是代为保管,现在它认我为主莫非……师父也遭遇不测?”

陈玄眼中寒芒闪过。

上一世他的出生在小世界中的孤儿,正是因为师父才让他脱胎换骨成为神教神子。

“终有一天我要杀上神界,让尔等血债血偿。”

正在这时,书页空间内闪过白光,陈玄脑海便出现一篇玄功。

至圣乾坤功!

陈玄心中震撼,没想到万法秘典居然还藏着这么一篇玄功。

“至圣乾坤功共分九层,不仅可以让玄气具备种种变化还有净化之能,听师父说过万法秘典来历神秘,这玄功莫非是在神级之上?”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的狱卒已经来到。

“人怎么不见了?”

两名狱卒才出去喝顿酒的功夫,陈玄居然消失不见,只有一本破书还留在地上。

 

书页空间内,陈玄将至圣乾坤功的第一层修成。

丹田内玄气环绕,发出淡淡的乳白色光晕,充满圣洁的气息。

他体内玄气的浓度不断攀升。

很快便达到人玄境一重!

玄力继续增强,顷刻冲破桎梏,突破人玄境第二重。

势头没有就此停歇,势如破竹。

最终陈玄的修为稳稳停留在人玄境第三重。

陈玄双手握拳,感受着丹田再度充盈的玄气。

此刻他已然获得重生。

“该死,门都还锁着那小子难道凭空消失不成?”

“陈家让我们在饭菜下毒,确保陈玄三日后必死无疑,这下该怎么交代?”

两人都没有注意到地上的万法秘典。

一方面是因为万法秘典实在太过不起眼,另一方面两人都着急找寻陈玄的下落,根本没有注意。

“你们是在找我?”

陈玄忽然从两人身后出现,将两位狱卒下一大跳。

“好小子,竟然敢耍我们。”

一人拿出水火无情棍作势就要对陈玄动手。

这时另外一位狱卒将其拦下。

“陈玄这是陈家给你送来的酒菜,三日后便是你的死期,赶紧吃还能当个饱死鬼。”

陈玄看了眼饭菜,眸中尽是冷意。

即便现在是六月,两名狱卒却依旧感到冰寒。

陈忠父子还真是处心积虑要置他于死地。

三日后问斩还不放心,甚至买通狱卒对他下毒。

“好个鬼蜮伎俩。”

“小子死到临头还犹豫什么,识相就自己吃,我们也好交差,别逼我们硬塞给你。”

等他说完这句话,陈玄已经动手。

二人反应不及,被陈玄双掌击中,强横的玄力便涌入他们的身体。

噗,顿时两人都是吐血倒地,临死前他们仍旧不明白,陈玄为何还有修为。

明明他们两个都是人玄境三重,怎么毫无预兆就被陈玄一掌解决。

对陈玄来说两名狱卒看到万法秘典,陈玄断不可能留他们活口。

离开大牢,陈玄径直来到陈家。

他最担心的便是陈天龙身上的毒。

陈忠父子连自己都准备下毒,说不准会直接对陈天龙下毒手。

……

陈家。

陈玄的出现让陈家弟子顿时惊诧不已。

昨日他们可是看到陈玄被刺穿琵琶骨,被城主府的人押入大牢,怎么还能出来?

陈玄按照记忆中的路线来到陈天龙的住处。

还不等他靠近,十多位陈家弟子已经将他围住。

“陈玄你居然还敢回来,你这样的人不配呆在陈家。”

为首的人名为陈好,乃是陈家的一名普通族人。

只因为跟陈陌走的近,所以能够在这些头上狐假虎威。

“不想死的就给我滚开。”

陈玄仿佛自九幽而来,强大的气势让众人慑服。

“都傻站着干嘛,把他给我拿下。”

在陈好的催促下,十几个陈家弟子齐齐对陈玄出手。

陈好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将陈玄拿下,陈陌必定会更加看重他。

然而下一刻几人便倒在地上哀嚎不已,甚至连重新爬起的能力都没有。

速度之快,让其他几人都没来得及反应。

“怎么可能,陈玄现在是什么实力?!”

每个人眼中都是诧异万分。

震惊之余,陈好脸上一片阴翳。

“陈玄以前你还是少族长,可如今你就是条人人喊打的丧家犬,今日便让你瞧瞧我陈好的厉害。”

属于人玄境四重的气息从陈好身上散发出来。

陈家弟子顿时充满希望,以陈好的实力肯定能够将陈玄拿下。

“虎啸山林。”

陈好大喝一声,双拳击出,势大力沉,就算是巨石也得碎裂。

这一招正是人级玄术,虎啸拳中的杀招。

陈玄面无表情,道:“空有形无意,不过花拳绣腿而已。”

陈好愠怒,心头杀意更盛。

面对陈好的攻击,陈玄不退反进,一拳打出,竟是有虎啸声响起。

他使出的同样是虎啸山林,不过陈玄更像是一头真正的老虎。

陈好大惊,刹那间他觉得自己真的是在面对一头山林中的王者。

眨眼间他便被拳风击飞,身上的肋骨断掉数根,口中吐血不止。

再看他的眼中对陈玄已经没有嚣张,转而是浓浓的恐惧。

当初在神教的时候神教教主收集玄术,玄功,陈玄同样有帮忙,掌握人级玄术对他来说再简单不过。

陈玄没有继续动手,而是朝着房间的门进去。

他打开一看,里面空无一人,床铺上被子早已被掀开。

登时,陈玄身上气势骤变,诸位陈家子弟宛若坠入深渊。

不自觉感到深深的恐惧。

陈玄眉间满是煞气,单手将陈好拎起。

“我爹娘到底去哪,说不出来你也不用活了。”

陈好浑身血都凉了,陈玄可不是在跟他开玩笑,他能够感受到陈玄的杀气。

稍稍没说对必死无疑。

“早上陈陌便把族长和夫人赶出去,估计夫人是回陆家了。”陈好急忙说道。

听罢,陈玄眼神更加冰冷起来。

好个陈陌,竟然这样对他父母。

陆家和陈家都是乌城的大家族。

他母亲陆秋巧便是陆家族长的妹妹。

陆秋巧离开陈家肯定是回陆家。

谅陈好也不敢说假话,陈玄甩袖离开陈家,诸位陈家弟子面面相觑,纷纷退让。

无人敢拦。

陈好颓然做在地上,身上的衣服早已被冷汗浸透。

好像从鬼门关走过一遭。

陈玄整个人根本不能同之前相比,简直是杀神。

“陈好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赶紧通知陈陌少爷,还有城主府,陈玄竟敢逃离大牢,不用等三日,今天他就得死。”

……

陆家大堂。

一位妇人面容憔悴,站得极为拘束。

“大哥,求你救救天龙,只有他才能还玄儿的公平。”陆秋巧恳求道。

陈天龙毒发迅速,真正发现中毒整个人已经陷入严重昏迷。

陆秋巧始终坚信陈玄是无辜的。

只要陈天龙能够醒过来,自然能够证明陈玄的清白。

“哼,你说陈玄是无辜就是无辜吗?城主亲自定罪,证据确凿。”

其实这件事,陆山也是觉得疑点重重。

不过事件已经发生,陈玄的罪名也被定下,想要证明清白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陆秋巧你好大胆子,青木液是老祖续命之物,别说它有没有解毒之效,就算有也不可能给陈天龙。”

听罢,陆秋巧两行清泪落下,扑通一声直接跪在陆山面前。

“大哥我求求你,青木液是天龙最后的机会我必须试一试。”

对于陆秋巧的祈求,陆山冷哼一声便将脸扭过去。

接着他将一个玉瓶扔到地上。

“这是青木枝泡的水,有没有用就看陈天龙自己的造化。”

青木液便是青木枝里面的枝叶,其效果完全是青木水所不能比的。

陆秋巧内心绝望,她还要再说什么,这时候陈玄却是冲进来。

他一把将陆秋巧从地上搀扶起来。

“娘不用求他,爹的毒我来想办法。”

“玄儿你回来了。”

陆秋巧红着眼眶,泪水早已流干。

她双手合十,口中喃喃。

“老天爷玄儿已经回来,你千万不要让天龙有事,只要能让我一家团聚,就算让我折寿十年我也愿意。”

“娘你这是说的什么话,现在一切有我,我们一家人都会好好的。”

陆秋巧点点头,苍白的脸上泛起久违的笑容。

相比之前,陈玄给她的感觉竟是懂事许多。

“陈玄你死到临头还敢说大话,现在外面满城都是通缉你的消息,你是从大牢逃出来的吧,你自己受苦还不够,偏要把姑姑拉下水吗?”

怒斥陈玄的便是陆山的女儿陆瑶。

她跟陈玄从小便认识,两人还算亲近,说话的时候陆瑶也是红着眼。

“瑶姐难道你也觉得我弑父应该被关在牢里吗?”陈玄问道。

陆瑶眼中淌泪,陈玄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又怎么会不清楚陈玄的秉性。

“我相信你又如何,证据确凿你杀死狱卒离开大牢,已经是死路一条。”

“玄儿陆瑶说的可是真的?”

刚以为事情有所好转,结果等来的是更糟的噩耗。

陆秋巧再也支持不住晕倒过去,她几天几夜没有睡过好觉,身体早就虚弱不堪。

陆山威严的脸上同样闪过一丝不忍。

“爹你就不能帮帮陈玄吗?他怎么会做出弑父这种事情?”陆瑶终于忍不住喊道。

陆山面容冷峻。

“这件事情恐怕不止陈忠在背后搞事情,柳长空这么着急杀陈玄显然两人早就暗通曲款。而且陈家的老祖可是还活着,闹出这么大的事情他都没出面,我们陆家再不满又能如何?”

怎么会这样?陆瑶满眼都是绝望之色。

“三年前陈霄便被招入边境战院,据说他已经突破通玄境,陈玄世界本来就是弱肉强食,有人比你更适合少族长之位啊!”陆山道。

陆山的话陈玄又怎么会不清楚。

说起陈霄的确是陈家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他正是陈忠的儿子,排行老二跟陈玄是同样的年纪。

要是想让陈霄当族长又何须把他们父子置于死地,陈玄相信陈家老祖肯定知道陈总父子的所作所为,显然他是默许陈忠的做法。

陈玄对陈家心灰意冷。

“陈玄你赶紧离开我陆家,秋巧是我妹妹她呆在陆家不会有事,别把她拖下水。”陆山淡淡道。

要不是因为陆秋巧,陈家的事情他才懒得多管。

陈玄是陈家还有城主府的眼中钉肉中刺,陆家没必要因此得罪两方势力。

对于陆山的决定,陆瑶感到非常陌生,没想到他父亲对于亲侄儿能够这么无情。

“爹难道你就不能帮忙陈玄吗?”

陆山摇头,没有过多解释。

“瑶姐不用求他,我陈玄一人做事一人当,世间总有黑白,这次我便要为我讨个公平。”

最危难的时候陆瑶还能够这样有心,陈玄已经非常感动。

至于陆山他并没有太大意见,能够照顾好他母亲便足够。

“陆族长我不会离开,我爹在哪我便在哪。”

陆山面色一变,没想到陈玄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不过他很快又恢复原有的冷漠表情。

年轻人总是一腔热血,到头来便会发觉所做的都是无用功。

……

来到陈天龙所在的房间,陈玄左手伸出三根手指搭在陈天龙的手腕处。

片刻过后,陈玄脸上浮现前所未有的凝重。

毒素深入五脏六腑,要不是陈天龙修为深厚恐怕早就死去,根本撑不到现在。

“好个陈忠父子,竟然用这种专门针对玄者的毒药。”

偏偏他母亲是普通人所以才没有中毒,这才让陈天龙不知不觉摄入三年的毒素。

“只能用至圣乾坤功试试能不能把毒素清除。”

至圣乾坤功修炼出来的玄力具备净化之能,对于毒素同样可以发挥作用。

不过他才将至圣乾坤功修炼到第一层,想要将脏腑内的毒素清除恐怕没有那么容易。

陈玄将陈天龙扶起,两掌按在其背后。

体内玄力按照至圣乾坤功的路线运行,很快泛着白色光晕的玄力便通过掌心缓缓进入陈天龙的身体。

陈玄的玄力刚碰到毒素便遭到疯狂的反抗。

陈天龙脸上扭曲,露出痛苦表情,毒素凝聚的黑气汇集在眉心处。

毒素反抗极为猛烈,陈玄受到反噬吐出一口逆血。

“还敢负隅顽抗,给我滚出来。”

陈玄双手变化,源源不断地调动体内全部玄力,将毒素给逼到一处。

随后他接连八掌拍在陈天龙的后背,在第八掌拍下的同时,陈天龙喷出一口黑血,脸色立马红润不少。

陈天龙被毒素折磨的痛苦不已,现在顿觉轻松不少。

“玄儿是你救了我。”

刚刚苏醒陈天龙还是有些虚弱。

陈玄脸色并不好看。

因为他并未将陈天龙的毒完全解决。

毒素进入脏腑,他的至圣乾坤功才修炼到一层,目前还无法做到清除所有毒素。

必须将至圣乾坤功练到三层才行。

“爹是孩儿不孝,让你受苦,请你放心两年内我肯定能够将毒素彻底解决。”

陈天龙露出欣慰的笑容。

对他来说还能活过来便是天大的幸事。

“玄儿你这玄功当真奇特,竟然能够克制毒素。”

“是有一位高人指点我,也是因为他我才能脱离大牢。”

对于陈玄的话陈天龙并没有怀疑。

连连称好,道:“我儿自有造化,必能逢凶化吉。”

陈天龙刚刚醒来,还需要时间催动气血,打通全身脉络才能够下地行走。

“陈玄赶紧出来受死。”

厉喝传来,正是陈好的声音。

陈玄离开陈家后,他便将陈玄逃离大牢的消息散布出去。

如今陈忠父子还有城主柳长空都是来到屋外。

乾坤圣主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