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娇妻
  • 鲤鱼娇妻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一朵尘烟作者
  • 更新:2022-07-05 12:01:00
  • 最新章节:第3章
点击阅读
众人眼中的赵锦儿,就是一个十足的扫把星,为此,她被毫不留情地卖给了一个快要病死的痨病鬼冲喜。大家皆以为这两个人的婚后生活将会过得无比凄惨,可谁知女人一进门,老秦家就开始好运连连,而且日子也越过越红火了起来……

《鲤鱼娇妻》精彩片段

七月流火。

鹿儿村头号扫把星赵锦儿,终于要出嫁了!

虽说是出嫁,实则是被卖了。赵锦儿也知道,自己被卖的原因——运道实在是太丧了。

出生克死了娘,八岁又克死爹,叔叔收养自己不到半年就摔断了腿。

好不容易凑合着养到十四岁,家里却是一年比一年穷。

眼看着马上要揭不开锅时,镇上的媒婆来说亲了,八两银子。

婶婶二话不说就应下了,亲自把她送上了轿。

赵锦儿不怪她,毕竟自己运势确实太差了点,但心底里,还是忍不住有点难过。

去往小岗村的路上,有条河。

过河须乘竹筏。

她上竹筏的时候,霉运又开始了,一脚踩了空。

就在她拼命挣扎之际,一群花里胡哨的锦鲤将她团团围住。

“咦,这不是咱们屯那条跳得最高的锦鲤精吗?”

“听说她过了龙门后,犯了错被罚转世投胎了。”

“怪不得!你看她眉心一团黑气,一看就是副倒霉相,简直有辱咱们锦鲤精的名声。”

“好歹同族一场,咱们帮她散散霉运开开锦气吧!”

“好嘞!”

赵锦儿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被一群鱼救了。

......

上岸后可把孙媒婆吓坏了,“大闺女,你这扫把星的名头果然名不虚传的,幸亏自己爬上来了,否则叫我老婆子拿什么赔人家花了八两银子的媳妇儿啊!”

赵锦儿不好意思极了,赶紧生火把衣服烤干催孙媒婆上路。

过了一条河,又翻一座山,两个时辰后,一老一少终于到了小岗村。

只是,赵锦儿万万没想到的是。

等着她拜堂的居然是一只大公鸡!

孙媒婆说亲时把秦家吹得天花乱坠,什么红砖绿瓦的大房子,什么顿顿吃肉。

独独没说赵锦儿的未来夫婿秦慕修是个痨病鬼,还病得已经下不了床。

秦老太心疼孙子,才拿出棺材本替孙子讨(买)了这房媳妇,指望能冲喜,让孙子多活几年,最好再留个后。

拜堂时,那大公鸡很不识相的在赵锦儿脚背上拉了一坨屎。

自幼被人称作扫把星的赵锦儿对这种倒霉事习以为常,就踩着这坨鸡屎进了洞房。

屋子不大,收拾得很干净,刚入秋的季节,已经拢着热炕。

赵锦儿暗想:这得废多少柴火啊,秦家可真舍得!

炕上卧着一个男人,还没开口先咳了一串,正是她的丈夫秦慕修。

听着他咳得上气不接下气,赵锦儿明白过来,炕是专门为他拢的。

秦家人许是想着他也活不了多久,就烧到临死也用不了多少柴。

“水......”

喘气的间隙,男人喊了一声。

也不知他是不是在喊自己,赵锦儿还是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小桌边,倒了一碗热茶给他捧过去。

不管他还有多少时日,既然嫁了,就是自己男人,照料自己男人是分内之事。

喝了水,男人的气总算平了,打量了赵锦儿一眼,眼底透着些许不可思议。

“你就是我新进门的媳妇儿?”

赵锦儿一阵脸红,连忙低下头,声如细蚊的应了声,“嗯。”

男人顿了顿,温和道,“我身子不大好,让你跟公鸡拜堂,委屈你了。”

赵锦儿有些惊讶,她活到十四岁,还没见她们村哪个男人跟老婆说过委屈,她叔叔可是一言不合就要挥拳头揍她婶子的。

这么好说话的男人,赵锦儿的羞赧和害怕也就去了大半,抬起头朝他看去。

只见男人鼻挺唇薄、眉清目朗,完全不像个乡下汉子,竟生得十分之......

十分之好看!

唯一的不足就是太过消瘦,脸色很苍白。

“不碍事的,你好好养身体要紧。”

看着赵锦儿半天才憋出这么一句,男人嘴角撇起一抹笑。

“赶了半天路,饿了吧?那里有喜饼和喜蛋,吃点垫垫肚子。”

“我不饿。”赵锦儿刚说完,肚子就不争气的咕咕叫了两声。

男人也不取笑她,认真道,“我们以后就是夫妻了,夫妻之间不用客套。”

赵锦儿这才走到桌边,犹豫了一下,拿了块喜饼。

她不敢动那盘红彤彤的喜蛋,在叔叔家里,鸡蛋可是金贵物,只有堂弟柱子才能吃。

喜饼也很好吃,就是有点干,一个下肚,口干舌燥。

“喝点水。”男人又像嘱咐小孩子一样道,“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赵锦儿。”

“我叫秦慕修,你可以叫我阿修。”

赵锦儿害羞的应了。

填饱肚子,天色便黑了,赵锦儿越发局促不安。

她知道,今天她是新媳妇,任务就是洞房。

从前在溪边洗衣服的时候,无意间听过村里的小媳妇们聊夫妻间的羞羞事,眼下自己就要面对了,赵锦儿臊得脖子都红了。

“地上冷,你不上来睡觉吗?”

秦慕修不止长得好,声音也好听,可是这会儿落在赵锦儿耳朵里,像是催命符,她扭扭捏捏的脱去外衣,站在炕边愣是不敢上。

秦慕修往里让了让,“你睡那头吧,我有病气,省得过给你。”

听了这话,赵锦儿如临大赦,脱兔般跳上炕,扯了点被角把自己勉强裹住,就闭上眼睛装睡了。

到底年纪小,又赶了半天路,很快就真睡着了。

听着脚头渐渐匀停的呼吸,黑暗中的秦慕修摇摇头:

还是个孩子。

第二天天没亮赵锦儿就醒了,昨天空着肚子赶半天路,晚上就吃一块喜饼,饿醒的。

摸着瘪下去的小肚皮,赵锦儿想起孙媒婆说媒时说的话,“秦家家底儿厚呢,时不时有肉吃。”

乡下人家家户户守着两亩薄田过日子,填不饱肚子都是常事,谁家敢动不动吃肉啊?

赵锦儿上次吃肉还是过年,叔叔一家抠抠缩缩做了半盘红烧肉,只把剩盘子给她抹了点汤汁。

“今天是我进门第一天,怎么的也算个喜事,会有肉吃吗?”

赵锦儿胡思乱想着,不自禁的咽了一口口水。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声邦的一声巨响,把秦慕修都震醒了。

“什么声音?”

赵锦儿连忙穿了衣裳,“我出去看看。”

刚打开门,就被什么绊了一下,差点摔了一跤。

迎着半明半暗的曦光定睛一看,居然是只大雁!

那大雁就这么一动不动的在地上瘫成一坨,也不知是死了还是晕了。

刚刚撞门上的就是这货?

赵锦儿又是惊喜又是兴奋,连忙捡起来折回屋中,“阿修,是只大雁!”

秦慕修也惊呆了,这个时节,猎户进山都不见得有收获,竟然能有只大雁直接撞晕在他们门上,简直是行了狗屎运。

赵锦儿拎着两个膀子掂了掂,“起码有十斤重,这么肥,怪不得飞着飞着都能掉下来。”

看着她高兴得红扑扑的两片嫩腮帮子,秦慕修心里微微一动。

也笑道,“这是好兆头啊,古人婚配都以雁为聘,咱们俩这亲成得本就敷衍,大雁又是稀罕物,就没准备,没想到你自己捡到了。”

赵锦儿认识一点字,秦慕修说的这些她却不懂。

顿时觉得自家夫君虽然身子差了点,但是好有学问啊!

低头咬唇,牛头不对马嘴道,“够咱们一大家子吃上好些天了。”

秦慕修倒没觉得她粗鄙,只觉得她已经把自己当成老秦家的一份子,心里也宽慰,柔声道,“送到灶房去吧,交给奶和大娘拾掇。”

赵锦儿笑得眉眼弯弯,“好!”

说罢就提着大雁蹦蹦跳跳的出去了,望着她轻快的身影,秦慕修若有所思,不过思路很快就被一阵剧烈的咳嗽打断。

秦慕修这才想起:昨夜好像......一声儿都没咳嗽?

他原本是不愿意娶亲的,奈何拗不过秦老太,没想到这小丫头进门第一天就捡到大雁,他的咳嗽也好了许多,难道这丫头能给自己带来福运?

赵锦儿到了灶房,秦老太已经在捣鼓早饭了。

秦老太今年五十多岁,身体硬朗得很。

虽然不当家了,手脚却不闲着,在这个家是说一不二的,子孙都很敬重她。

她正在灶窝里添火,没注意赵锦儿手里提着东西,只是笑眯眯道,“丫头,怎么起这么早?他们都还睡着呢!我老太婆左右醒得早,早饭有我做呢,不用你操心!”

赵锦儿晃了晃手里的大雁,“奶,我捡了一只雁。”

秦老太伸头看了一眼,这才擦擦手从灶台后走出来。

接过赵锦儿手里的大雁,一声惊呼,“好家伙,这么沉!你搁哪儿捡的?”

赵锦儿如实告诉了秦老太。

秦老太满脸惊喜,“你这丫头,运气可真好!”

赵锦儿一愣,长这么大,村里人都喊她扫把星,还是头回被人夸运气好......

“放那儿吧,等会给它宰了,咱们一家沾着锦丫头的光开个大荤。”秦老太笑眯眯揭开锅盖,从锅里端了一只热气腾腾的碗,“先把这个吃了。”

赵锦儿接过一看,竟然是一碗煮得红软香烂的八宝粥。

老秦家也太大方了吧!

房里有煮的红喜蛋,早饭又是八宝粥,这在叔叔家是想都不敢想的!

“吃啊!”秦老太催道。

赵锦儿确实饿了,就用白瓷勺子挖了一勺送到口中,又甜又糯。

这一口她尝到了好几种味道,有枣儿、花生,好像还有桂圆、莲子。

皇宫里的娘娘们也就吃这个了吧?

就在这时,秦家小妹秦珍珠进来了。

瞧见赵锦儿的碗,眼珠子都掉出来了,立即嚷道,“奶,我也要吃八宝粥!”

“去去去,那是早生贵子粥,新媳妇才吃的,你个小姑娘凑什么热闹?”

秦珍珠不服气道,“三哥病得厉害哩,她又这么瘦,吃了还不是白吃。”

言下之意秦慕修能活几天都讲不准,赵锦儿更是瘦得像棵豆芽菜,这两人能早生贵子都有鬼。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可就逆了秦老太的毛了。

她最忌讳旁人说秦慕修的病,今儿却是自家人咒阿修短命,能不气吗?

“你三嫂才进门头一天,你怎么就知道白吃了?!”

秦珍珠是家里的幺妹,上头三个哥哥,打小也是惯大的,没个眼力劲儿。

看不出自家奶已经搓火了,还嘴不怂道,“奶既然想给三哥冲喜生孩子,就该找个有福运的嫂子才是,反正也是花了八两银子买的人,干嘛买个扫把星进门?”

“你说甚?”秦老太强压着怒气。

“隔壁桂枝嫂子也从鹿儿村嫁过来的,她说,咱家这个新媳妇是那边十里八乡都有名儿的扫把星!上克父母,下克叔婶,只要跟她沾边儿,没一个有好下场!”

秦珍珠说着,满脸嫌弃的瞪了赵锦儿一眼。

赵锦儿听闻八宝粥只有她一份儿,早就放下了勺子。

正准备让给秦珍珠吃,谁知秦珍珠当着面就这么说自己是买来的扫把星,眼眶忍不住红了。

秦老太气极,抄起烧火棒,对着秦珍珠的*就是狠狠一棍子。

秦珍珠吃痛,哇的一声跳了起来,“奶,您干嘛打我?”

“打的就是你这个是非里外不分的蠢东西!旁人说你三嫂,你不帮着骂回去就算了,还翻回来给你三嫂听,你脑子里装的是水还是粪?”

秦老太举起棒子还待再打,秦大娘王凤英和她大儿媳刘美玉正巧进来,连忙把秦珍珠拉了出去。

“她奶,手下留情!”

“珍珠,快跑!”

秦珍珠嚎着逃了出去。

一边跑一边还冲赵锦儿嚷嚷,“扫把星还不让人说了?进门头一天就害得奶打我,我看你不只是扫把星,还是搅家精!”

秦老太举着烧火棍追到门口,到底跑不过身轻如燕的孙女儿,只得把气撒到她娘王凤英身上。

“一妇不贤毁三代!瞧你把珍珠教成啥刻薄样儿了!就她这么贱嘴贫舌的,将来到婆家有的是教训要挨!”

见婆婆在气头上,王凤英哪敢顶嘴,“珍珠还小哩,都是听旁人撺掇的,等会儿我就去找李桂枝理论去!”

秦老太呸了一口,“少去丢人现眼吧,嘴巴长在人身上,人家说啥你凭啥管?你该做的是把自家闺女管好!”

说是这么说,孙媳妇被人背后这么讲闲话,还是气坏了。

“锦丫头怎么就是扫把星了?人家一进门就捡到一只十多斤的大雁,又肥又壮的,够一家子开几天荤了,明明就是福星!”

听秦老太这么一说,大家都往屋角看去,果见花篓子里罩着一只肥硕的大雁,还是活的哩!

这可是好东西,就是村里的猎户张开弓都没本事打到这么肥的雁儿。

王凤英也眼睛放光,“真是阿修媳妇捡的?”

“不然哩,难不成是你猎的?”秦老太没好气。

鲤鱼娇妻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