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如蜜傲娇大佬好粘人
  • 娇妻如蜜傲娇大佬好粘人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吃菠菜的水手作者
  • 更新:2022-07-05 12:02:00
  • 最新章节:第3章:往车里走
点击阅读
身为私生女林宛白,可谓是命途多舛,平日里被正妻之女处处压制不说,最后还被死对头抢走了男友。她永远都不会忘记,分手前渣男对她所说的无情话语。为此那一日,愤怒的她为了报复,毫不犹豫地玷污了一下那个渣男的白月光三叔……

《娇妻如蜜傲娇大佬好粘人》精彩片段

林宛白双手放在膝上翘着二郎腿,冷眼旁观台上那一幕。

交往了快两年的男朋友,此时正搂着她对头一样的女艺人,亲密的站在领奖台上。

主持人正在形容他们是郎才女貌……

“两位拍【天上人间】的时候,我就觉得登对,心里面想这两人要真是情侣就好了,想不到竟然真的走到了一起。”主持人打趣道。

席孟洁倩笑弯了腰,抬手遮掩嘴角的笑,眉目间时不时深情望着沈启航,说:“那时候我还没想那么多,只是觉得启航很绅士,人特别随和平易近人。”

沈启航回头来看席孟洁一眼,满眼宠溺:“孟洁很漂亮,性格也很可爱。”

说完,沈启航目光与台下的林宛白不期然对上,只停顿一下继而淡然移开。

很好,林宛白嘴角扯了一下,从位置上起身走了。

台上席梦洁站在沈启航身旁,看着林宛白离去的身影露出了得意的笑,没有什么比从林宛白手里抢东西更有快感。

小助理看到林宛白从颁奖盛典出来,有点错愕,小碎步跟在后面:“盛典不是还没结束…”

“回去了,我不舒服。”林宛白沉着脸往外走。

“不舒服啊,然…然后就这么走了吗?”小助理有些不知所措,就这么抛下颁奖典礼真的好吗?

回去的路上,林宛白手机来了一条短信,沈启航发来的。

【分手吧,我们。】

林宛白扯着嘴角哼笑了一下,直接点了电话。

“你想跟我分手?两年前你追我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好一句分手,多年的情感,他沈启航以为说一句分手就能够抹平的?

而且找谁不好,非找上席孟洁?沈启航知道的,她与席孟洁之间从来就不对付!

车里小助理震惊回头望着林宛白,她根本不知道林宛白交往的事!

电话另一边的沈启航沉默了一下,说:“宛白,你心里没我,与其无止境的等待,不如…”

“不如找另一个喜欢你的人?所以你就找了席孟洁?”林宛白勾嘴冷笑。

“沈启航,原来你一直是这么想我的。”她要是心里对他没有感觉,怎么会答应同他交往。

沈启航眼底闪过一抹痛苦之意,他说:“宛白,我太了解你了,你自以为那就是你所谓最大退步的爱吗?你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爱。爱一个人是全心全意不顾一切,没有任何理由。你呢,接吻都像是我强迫你一样!”

林宛白气息沉沉的呼吸:“我什么时候说过强迫?你每次都亲我的脸,你想亲,我不会拒绝的。”

“林宛白!我是乞丐吗?吻你需要施舍吗?我们是情侣!”沈启航几乎没有这样喊过她的全名。

“宛白,其实你就是个冷血动物,根本不懂什么叫做爱。你以为很懂,不,其实你一点也不懂,你的心是硬的。宛白,就算你比席孟洁其他方面都强,但是这一点,席孟洁比你好一百倍。”

沈启航说完狠绝的挂了电话。

林宛白胸口起伏放下手机,从未想过有一天沈启航会说出这样的话,她抬头望向窗外,眼眶微微的有些湿润。

慢慢摇头笑了,实在是太好笑了,曾经说无可救药喜欢她的人,现在说她是个冷血动物。

沈启航还要她怎么样,把心掏出来才能证明是爱吗?还偏偏找上席孟洁。

“宛…宛白,你在…在跟沈启航交往吗?那个席孟洁不是也跟他?”小助理不是很肯定的问她。

林宛白翘起一边脚,扬着下巴冷漠注视前方:“嗯,交往了,刚分手。”

“啊?刚分手?”

小助理脑海里努力缕清着关系,沈启航刚和宛白分手就跟席孟洁好上,这样子不就是在说她们家宛白不如席孟洁?

小助理瞪大眼睛望着林宛白:“宛白,你别在意,沈启航虽然看着还不错,但眼神其实不怎么样。”

“有一个好消息我还没来得及跟你说,张姐说陈导答应了明天见你,拒绝了席孟洁那边。”

林宛白回头看着自家小助理,问:“真的?”

“真的!”小助理忙点头,脸上是压抑不住的兴奋。

林宛白淡淡翻了一下眼皮,总算有一件舒心的事了。

以为扳赢了一成的席孟洁正准备大肆庆祝一番,却得知陈导答应见林宛白,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阴沉的坐在单人沙发上频繁咬着指甲思考。

不行,她得做点什么才行。好不容易从林宛白手上抢到沈启航,也看不得林宛白情场失意职场得意,她想要的是将林宛白彻底的压在她脚底下。

第二天,有关林宛白的一条话题上了热搜。

此时,毫无知情的林宛白正跟着经纪人见著名导演陈晓丰。

陈晓丰导演是出了名难搞的大导演,但是但凡他导的电影,没有一部不受好评。

林宛白跟着经纪人与剧组的人问好,剧组的人都看着林宛白。

今天林宛白穿着一件白色衬衣配牛仔裤,头发扎成一个辫子,她肌肤雪白,清闲的搭配看似随意又很凸显气质,在娱乐圈里可以算是数得上的气质美女。

当初也因为如此,张媛第一眼就挑中了她,做了她的经纪人。

林宛白天生就像是吃这一行的饭,从看到她之后,剧组的人便觉得她很合适【空语】女主角这一角色。

这场饭局吃下来,林宛白知道她饰演【空语】女主这事基本可以落槌。

“好好表现,我尽快把合同签下来,等电影一出,会有更多人肯定你的演技。”张姐嘱咐她。一步一步按照规划来,她相信林宛白会是一副非常漂亮的牌。

“嗯。”像现在这样的机会林宛白等了很久。

林宛白端着红酒一杯一杯的喝着,目光正好瞧见一处,一人在一群人的拥护下走过。

匆匆一瞥还很年轻,她耳朵利了些,听到旁边一桌的议论。

“刚刚好像是沈三叔?”

“是碧海的沈三叔?”

“沈三叔三十好几都还没有结婚,如果不是有什么隐情,就是沈三叔太挑剔了,还没有人能入沈三叔的眼。”

林宛白注意力收回,记得沈启航说过,他有一个叔叔叫沈厉,至今未婚,当过兵,退役之后经商,未婚的理由是过于忙碌而导致没时间谈对象。

沈启航对他的三叔很是崇敬,林宛白从他那里得知许多这位沈三叔的事,沈启航还说,能配得上三叔的女人他至今还未见过。

林宛白笑过沈启航,说他的三叔就像是他心目中的白月光。没想到之前没有机会见,与沈启航分手了倒是遇见了。

她林宛白不是没有心的,她也有的,从同学到情侣,这么多年的情感,沈启航觉得她连席孟洁都不如?

抬手酒杯的红酒一饮而尽,一杯接着一杯,她眼眸的光泛着红。

沈启航,你不仁,就不要怪我不义。

没人注意林宛白什么时候离开了座位,也许只有经过的接待员在灯光暗的情况下看到也说不定。

沈厉拿着酒杯淡淡的喝着酒,任由旁边的人巧舌如簧说得天花乱坠。

“厉总,如果有您的入资,城区那帮人肯定不敢不给面子,我们垄断那边之后,价格再一抬,利润保管翻十倍以上,您一定考虑考虑。”

“厉总,李家那边虽然也有这个心,但比起手段他们绝对不如我们。”

“赵总,城区的事我自有打算。”沈厉轻轻回眸看了赵德常一眼。

“那是那是。”

沈厉神情很淡,淡得赵德常无法琢磨这位沈总的心思,赵德常继续为沈厉倒上一杯酒。

“厉总请,别的不说,今天晚上我都安排好了,就请您尽情的享受,我找了一些娱乐圈里年轻的新面孔”

赵德常是打定主意讨好沈厉,手一挥,进来了几个风格各类的女人,有*的,漂亮的,依次排队等着,目光落到沈厉身上时,眼眸都是一亮。

“机会就在眼前了,聪明的懂不懂把握就看你们自己了。”赵德常对那几个年轻的叮嘱一声。

有的一听,就马上主动走到沈厉身旁坐下。

沈厉眉毛一挑,看着这些靠过来的年轻姑娘,慵懒的往后靠着。

“沈总,放心,我还给您安排了一位非常有才女形象的清纯女星。”赵德常暧昧的附在耳边告诉沈厉一句,对上沈厉的眼神后挤眉弄眼。

“这么多美人在,相信沈总只要不是不行,总有一款能看得上的,嘿嘿。”

沈厉握着酒杯的手一顿,坐起来将手上的酒一饮而尽,啪的一声将杯子放下,站起来往外面走。

赵德常一时懵了,不明所以跟着往出走:“哎,沈总这是要去哪?”

“你管不着。”

沈厉走出包房,伸手插兜寒着脸,迈着长腿往电梯走去。

叮的一声,电梯打开,电梯里的林宛白抬眸,正巧对上外面脸色难看的沈厉。

当沈厉走进电梯,林宛白稍微往旁边站了站。

电梯关上之后,林宛白低头垂眸沉默了一会儿,但她最终还是把头抬起来往旁边看去。

“请问是沈厉先生吗?”

林宛白的开口,让沈厉开始注意到电梯里还有一个人,他慢慢将目光落到她身上审视。

“我是沈厉。”

林宛白望着男人的瞳孔有了转变,沈厉当过兵,体魄气势与普通人不同,他今年三十二,是一个成熟稳重真正的男人,对她而言,是一个熟悉但又完全陌生的男人。

“我叫林宛白,是个艺人,一直想有机会能认识您。”她紧紧望着沈厉,仿佛有倾诉不完的情愫,气息微微起伏着。

曾经有人说过,只要林宛白愿意,没有多少男人能抵挡她散发的魅惑。

艺人,沈厉目光开始笔直的注视林宛白那张精致惹人怜惜的脸,赵德常确实下了功夫精心为他安排,只是可惜了他这番苦心。

电梯到了,叮的一声打开,林宛白一看见沈厉要走,她紧握的拳头,想也不想伸过去拉住了沈厉的手。

刹那间的触电,酥麻的刺痛让她下意识甩开,沈厉回头冷淡瞥了她一眼。

林宛白没想那么多,看着沈厉咬紧嘴唇,心一横身体更快的做出反应,踮起脚尖往男人的嘴唇上咬去。

像是泄恨,也像是为了证明,证明自己的豁达,证明她没有情感障碍,没有什么生理洁癖。

柔软的触感迎面袭来,不同男人硬朗的身躯撞压过来,沈厉后退了两步不至于失去平衡。

沈厉从不缺少被女人投怀送抱,但还是头一回被这样粗鲁毫无章法的投怀。

沈厉一手禁锢林宛白脸颊将其推开,幽深的黑眸落在林宛白异常红润的双唇。林宛白喘着气被捏着下颚,黑白分明带有雾气的眼睛只是单纯盯着他,湿漉的双眸里有说不出的媚惑。

男人眼眸一暗,捏紧她的下颚低头覆盖,微微分启的双唇,开始缠绕在一起。

在停车场一层,时不时传来了亲吻纠缠的声响,不知道过了多久,相同青涩的两人,双唇红润分开,睁眼看着彼此,呼吸浓重。

林宛白脑里一片空白。

沈厉的大手握着林宛白的后颈,心底里前所未有的波澜,看着林宛白的眼神像是要吃人,沉默十二年的身体这一刻仿佛得到了希冀。

他抵着她的额头,手扶着她脸颊气息灼热,危险的眉眼一眯,扣紧在她腰际的手,将没来不及缓回神的林宛白直接揽往车里走。

安静的停车场,仿若与世隔绝。

林宛白呼吸紊乱,胸口跌宕起伏,垂着的睫毛微微打颤。

“啊!痛!

沈厉并没有给她思考的余地,迷茫的林宛白感觉有什么从她脑海中一闪而过,在她来不及伸手抓住的时候,眼泪瞬间从眼角滑落。

林宛白脸色煞白,起身用力拧起沈厉身上的衣服,开始恢复理智咒骂自己自取灭亡的做法。

天知道她为什么做出这么折磨自己的事,太痛了,简直是撕心裂肺!

沈厉让她抱着他,她张嘴就在他的肩膀上用力咬了下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阳光落下,沈厉静静的看着旁边的林宛白,他伸手轻轻的撩开她脸上的头发,把外套披在她身上。

林宛白眉头紧锁眼眸紧闭,仿若在做着噩梦。

周围到处是吞人的火焰,不断的灼热延伸,哭喊与窒息,女孩倒在火场之中,眼眸无神,手指往前挣扎的伸着,火焰越烧越旺盛。

“不要。”林宛白满头大汗的扭动,“不要。”

沈厉眼眸抬动,伸手触碰她做噩梦的脸颊,手往下就被她伸手紧紧的揣在胸前。

沈厉没将手抽回,任由她抓着,直到她脸色开始平稳了下来。

这时林宛白的电话响了,沈厉看了一眼,将电话接了下来。

电话是小助理打过来的,听到是男人接了电话愣了好一会儿,等赶到对方说的位置接人时,小助理就看到林宛白正被一个仿佛杂志里走出来的酷帅男人抱着出来,不由倒抽一口凉气。

“怎……怎……怎么回事?”小助理口吃得厉害!

沈厉从林宛白小脸上挪到小助理身上,声音磁性低沉问了句:“带车了吗?”

“带……带了。”小助理一个劲的盯着对方,又望着在对方怀里睡着的宛白。

“你带路。”

见对方待自家艺人不像是什么坏人的样子,小助理很顺从的在前面给他带路,毕竟对方长得那么帅。

到了那边,小助理打开车门,沈厉抱着林宛白小心翼翼放进车里去,让她躺好,站在车窗外抬头嘱咐小助理一句:“她累着睡了,你送她回去。”

“这是我名片,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

小助理从对方脸上移开疑惑的接下名片,看清楚上面的名字后,再一次瞪大双眼。

碧海的沈…沈先生?她可能一时想不起来沈厉是谁,但碧海还是知道的,他们家宛白是什么时候认识了碧海的沈先生的?

而且而且,碧海的沈先生居然这么帅!

沈厉给了名片之后电话也响了,在沈厉接了电话离开后,小助理也上车系好安全带准备离开,浑然没有发觉隐藏在角落的摄像头。

林宛白醒来坐起来,身上的外套滑落,发现在车里,时间已经到了傍晚。

身体传来阵阵的不适。

林宛白已经很久没有梦到过十二年前那场噩梦了,大腿上的伤痕是永远无法抹灭的烙印,刻印在她心口中。如果不是他的出现,现在她也不会可能坐在这里。

摸着手腕手绳上一块椭圆形的小铁牌,当时是她无意间从那人手上勾扯到的,得救之后,除了这条绳链,还有牌子上刻印的两个S.L英文字母,其余的她一无所知。

小助理边开车边望着后视镜里的林宛白,好奇的问:“那个宛白,我今天看到你被沈先生抱着,你是什么时候认识那位沈先生?”

沈先生,沈厉?林宛白想到他时脸色难看了一些,情绪郁闷复杂的从鼻孔间喷着气息。

“是他抱着我回来的?没被其他人看到吧?”

小助理先是愣了一下,回想着当时的场景,不确定的说:“应……应该没有吧。”

当时光顾着想沈先生这件事情了,压根忘了防备*跟踪的事!

小助理正想说些什么时,放在旁边的手机响了起来,小助理一看到是张姐,立即按下蓝牙耳机。

娇妻如蜜傲娇大佬好粘人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