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小年穿越大梁朝小说
继续看书
江小年好好的在图书馆复习,然后就稀里糊涂的穿越了。他堂堂一个现代名校博士,居然穿成了一个吊儿郎当,无所事事的败家子,也真的是没谁了。江小年没有时间感慨命运了,他得想点办法,转变一下别人对他的看法。且看他如何利用自己的现代智慧,纵横古代的商场官场,逆袭走上人生巅峰吧!

《江小年穿越大梁朝小说》精彩片段

大梁朝。


江家宅院内。


躺在床上的江小年突然惊醒。


“我不是在图书馆复习吗?这是哪儿?”


就在江小年愣神间,一个十四五岁的小侍女推门进来。


“少......少爷,您终于醒了?”小侍女呼道,脸上露出恐惧之色。


“少爷?叫我?拍古装电视剧吗?”


突然,无数记忆涌进脑海。


片刻后,江小年如遭雷击,僵在当场。


自己穿越了,成了另一个同名同姓的人。


江家独子,飞扬跋扈,荒诞乖张,简直人憎狗嫌。


偌大家业几乎快被他败光,三天前因调戏女子与兵部侍郎之子起冲突,被打得重伤垂死,然后才有了江小年的穿越重生。


“我好歹也是名校博士,竟然成了这么个败家子?”


江小年无奈地感慨。


无奈归无奈,生活总是要继续。


他扭头看向小侍女,认出了她叫馨儿。


五官精致,娇俏可人,发育得鼓囊囊的,显然不小。


放在前世,就是妥妥的女神胚子。


“竟然还有这么漂亮的贴身侍女,我这艳福不浅啊。”


馨儿战战赫赫的端着羹汤走到江小年身边:“少爷,奴婢喂您喝汤。”


喝个汤还让人喂,这也太麻烦了。


“不用,我自己来......卧槽!”江小年接过汤碗,刚啄了半口就被烫的叫出声来。


馨儿大惊失色,连忙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少爷,奴婢知错,没有提醒您羹汤还烫,还请少爷手下留情,奴婢一定不会再犯了。”


江小年一愕,我自己烫到自己的,为什么要责罚你?


转瞬他就明白了,换做是那个败家子,今日馨儿肯定要被暴揍一顿。


“快起来。”江小年伸手将馨儿扶起,“这事与你无关,我怎会无端责罚?”


馨儿怔住了,以为自己产生了幻听。


少爷竟然说不会责罚自己,这怎么可能呢?


难道少爷转性了?


这时,江小年的父亲江季通拄着拐杖,一瘸一拐,激动地赶了过来。


“儿子,你总算是醒了,你要是真有个三长两短,你让爹怎么活啊。”江季通喜极而泣。


江小年望去,发现这便宜老爹比原主人的记忆中又苍老了好几岁。


想必这几日,他是操碎了心吧。


前世是孤儿,第一次被长辈关心,江小年有些触动。


“爹,你的腿怎么了?”江小年记得江季通的腿之前都是好好的。


“没......没事......”江季通眼神闪躲。


馨儿义愤道:“少爷您受伤后,老爷去刘文举家讨说法,结果不但被打,还说您弄碎了他的祖传玉佩,最后逼着老爷写了五万两的欠条......”


“好了!”江季通制止了馨儿,而后笑着安慰江小年,“儿子别担心,为父会处理好的,大夫说你伤了头脑,可不能受刺激。”


江小年闻言,顿时语塞。


虽与自己无关,但还是很歉疚。


“爹,是我不好,连累了你。”


“我向你保证,一定痛改前非,再也不会像往日那般荒唐。”江小年诚恳地说道。


砰......江季通的拐杖落地,不敢置信地看着儿子。


馨儿再次被震惊得张大了嘴巴。


其他仆人也僵在原地。


少爷还会认错?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儿......儿子?你......你说的可是真的?”良久之后,江季通才回过神,不敢置信地问道。


“嗯,是真的。”江小年点点头肯定道,“儿子已经明悟了。”


“好,好,只要你懂事了,爹就算一双腿没了都值得。”江季通老泪纵横,欣慰地说道。


这时,江家的大门被粗暴地踹开,一群士兵气势汹汹地鱼贯而入,分立两侧。


然后,一个年轻男子手摇折扇,悠哉悠哉地走了进来。


江小年认出,此人正是打伤自己的刘文举。


妈的,欺人太甚!


江小年恨不得冲上去收拾他,只是看着这全副武装的士兵,不由冷静下来。


对方势力太大,贸然动手只会自讨苦吃。


刘文举看到江小年,错愕不已,“哟......你小子这么快就好了?看来那群饭桶还是下手轻了!”


“刘公子,你......你这是何为?”江季通拄着拐杖上前询问,刻意把江小年拦在身后。


“自然是来讨债!”刘文举傲慢地说道。


江季通急了,“刘公子,欠条上说好了有一月之期的。”


“一个月?难不成一个月后你江家就能拿得出来?”刘文举轻蔑地问道。


江季通语塞,甭说家产已经被儿子败光,就是没有被败光,五万两他也是拿不出的。


“哼,既然如此,那我就先收了你们江家宅子,权当一个月的利息吧!


“唰......”刘文举话落,所有士兵长刀齐齐出鞘,吓得江家下人一个个抖若筛糠。


江季通绝望得痛哭起来,这可是江家祖宅。


若真被刘文举夺去,自己死后有何面目去见江家先祖?


这时江小年站了出来。:“一月之期未到,你凭什么笃定了我江家拿不出五万两?”


“你带兵强闯民宅,就不怕我把事情宣扬出去,你爹被弹劾滥用职权吗?”


江小年目光如炬。


刘文举骤然大怒,“小子,你敢威胁我?”


“来人,给我先剁了他,我看他如何把事情宣扬出去?”


“且慢!”


刘文举刚一下令,门口一道清冷的制止声就响了起来。


江小年循声看去,眼睛顿时就直了。


竟然是前几天他调戏过女子,瀚林学士沈文之女,沈淑云。


高挑的身材,清丽的面容,淡雅的气质,再配上一袭白裙,宛若仙女临凡。


没想到她竟然会来。


见到沈淑云,刘文举像舔狗一样激动地迎了上去,只是不等他开口,沈淑云便抢了先。


“刘文举,他对我无礼之事,我已经说过不再追究,你为何还要如此咄咄逼人?”


刘文举顿时不悦起来,“淑云,我们已经有了婚约,为何还要维护他?”


“我没有维护他。”沈淑云果断否定,“我们之间更没有婚约,那只是我爹酒后随口一言,做不得数。”


“我不想因为我闹出人命,此事到此为止吧。”


刘文举气急败坏,气愤地道:“不管你承不承认,反正我已经当了真。” 一秒记住https://m.vipkanshu.vip


“你不用有啥心理负担,我今日来,是因为他弄碎我的祖传玉佩,讨要赔偿。”


“你......”沈淑云语塞,一时没了主张。


江小年倒是松了口,还以为调戏了一个有夫之妇呢,没想到不是真有婚约。


这样的话,以后复仇就没啥心理负担了。


“沈姑娘真是心胸宽广,虽然你不计较,但我还是想真诚的向你道歉。”


“不过我还是想说,你这么漂亮我这么帅,的确是天生的般配。”


“登徒子,你休要胡说八道。”沈淑云气愤地呵斥,有种想打死江小年冲动。


真是后悔今天来帮他解围。


当着自己面还敢对沈淑云出言不逊,刘文举心下大怒:“给我杀了他!”


士兵闻言就要动手。


“刘文举!”江小年发出一声厉喝,把来犯的士兵和刘文举弄的一怔。


“麻烦用你猪脑子想一想,就算你老爹能帮你摆平私闯民宅一事。但如果带兵行凶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后果,就不是你侍郎老爹能承受的了!”


刘文举闻言,顿时浑身一颤。


今日带兵前来也是瞒着父亲,只是想吓唬吓唬江家,肯定不敢乱来。


刚才真是被江小年给气糊涂了。


士兵们齐齐看着刘文举,等他做最后的决定。


江季通早已紧张得满头大汗,甚至已经做好了跟刘文举拼命的准备。


馨儿更是脸色煞白,已经在哭了。


终究,刘文举压下愤怒,咬牙忍了下来。


“躲得过初一,我就不信你能躲过十五。”


“一个月后要是拿不出钱来,我定会让你江家万劫不复!”


刘文举愤怒地扫过江家所有人,然后带兵离去。


沈淑云见事情暂时平息,美眸扫了江小年一眼,也转身欲走。


江小年笑道:“沈姑娘来都来了,吃口茶再走?”


沈淑云冷哼一声道:“江公子请自重。劝你还是好好想想如何解决眼前的麻烦吧。”


语罢,沈淑云离开而已。


待刘文举走远,江家人才齐齐松了一口气。


“儿子,你刚才太冲动了,我劝你最近还是不要出门的好。”江季通耐心地嘱咐后便去想办法凑钱去了


江小年仰天叹息。


自己穿越过来就面临如此严峻的情况,着实头疼。


但既然已经开始新的生活,那肯定不能这么窝窝囊囊继续下去。


思索间家仆邓建来报,“少爷,外面有个姑娘求见。”


江小年一愕,“姑娘,什么样的姑娘?要见我干嘛”


邓建想了一下道:“一个很漂亮的姑娘,说是要见到你才肯说是什么事。”


江小年马上抓住了重点,一个很漂亮的姑娘!


“那你还愣着干嘛?叫进来啊!”江小年朝邓建催促,然后立马改口,“不,是请,快去把她请进来。”


对于美女,从上辈子开始,江小年从来都是很谦和有礼的。


邓建得令立刻转身离去。


不多时,一个衣裳褴褛的小姑娘被邓建被带了进来。


约莫十四五岁的样子,个子不算太高。


五官倒是精致,但面色蜡黄,瘦削单薄,显然长期营养不良。


江小年顿时傻眼了,这特么的也叫美女?


江季通和馨儿也傻眼了,这跟预想中的有点不一样啊。


“拜见江少爷!”小姑娘在江小年面前跪下,战战兢兢地说道。


“你找我有什么事?”江小年皱眉问道,实在想不起自己跟跟她有过什么交集。


“是......是很私密的事,还请江少爷俯耳过来,奴家悄悄告诉你。”小姑娘说道。


“很私密的事?”江小年顿时不淡定了,难道,自己曾经跟她......


关键是,这种没怎么发育的小姑娘,以前的我也应该下不去手吧?


不过他还是俯下了身子。


就在这时小姑娘突然大喊。


“江恶狼,拿命来,我要替我娘还有哥哥报仇。”


话音未落,一把匕首已经对着江小年的心窝刺了过去。


江小年大惊失色,电光火石间顺势一躲,匕首擦着他胸前的衣服滑了过去。

馨儿吓得面如土色,想要去援救,脚下却半分都动不了。

小姑娘一击不中摔倒在地,想要起身再刺,已被江小年一脚踹在了地上。

邓建终于反应过来,连忙捡起地上的匕首,顶在她的脖子上,将她制住。

“你是不是搞错了?我不记得杀过人啊?”江小年后怕地问道,同时一脸狐疑。

以前的确干过不少荒唐事,但绝对没有害过人性命。

小姑娘没有了之前的狠厉,嚎啕大哭起来。

“你突然要求加租子,我家交不起你就让人打伤了哥哥。”

“哥哥受伤后得病死了,母亲也伤心过度生病而死。”

“你就是害死他们的罪魁祸首!”小姑娘伤心欲绝地哭着说道。

江小年愣住了,像是有加租子这回事。

江家在西山有五百亩地,前主为了敛到更多的钱财去挥霍,悄悄对四十户佃农加租子。

租子是收到了不少,不过随后佃农也全逃难走了,五百亩地也被曾经的江小年偷偷卖出。

没想到中间还发生了这档子事情。

“胡说,你哥病死的,你娘是气死的,怎么能怪到我家少爷头上?”邓建愤怒地呵斥,“走,把她扭送到衙门里去。”

江季通也是一阵后怕,马上安排两个人跟邓建一起去。

小姑娘没有挣扎和反抗,只是死死地怒视着江小年,眼里满是愤怒和绝望。

这一去衙门,必死无疑,此仇,亦无法再报。

“慢着。”突江小年然开口,制止了邓建等人。

“你是不是想亲手打死我,我告诉你,我不怕你,你这头该死的恶狼,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小姑娘咬牙切齿地说道。

嘴上说着不怕,身子却已经开始打颤。

江小年走过去,看着小姑娘心底满是愧疚。

终究是因为自己,才让她家破人亡,成了孤儿。

孤儿的生活有多悲惨,江小年再清楚不过。

因为,他前世就是孤儿。

“我不会打死你,也不会将你送官。”江小年说着,从身上摸出几两碎银。

“拿着这些银子走吧。”

“你......真愿意放我走?”小姑娘不敢置信地看着江小年,以为自己听错了。

这可是头该死的恶狼,害得村里四十户人家流离失所。

他怎么可能会放走自己?

江小年摆摆手,“你要再不走,我就要改主意了”

小姑娘缩了缩脖子,捡起锈迹斑斑的匕首,警惕地跑了。

却没有把银子收下。

江小年看着小姑娘逐渐消失的背影,不由长叹了一声。

“放心吧,以后不会再那样了,如果有机会,会好好弥补你的。”江小年暗自发誓。

......

晚饭的时候,经过一番心理斗争,江季通终于是开了口。

“儿子,你准备一下,明天我们去求你舅舅,他有钱,看看能不能借点。”

五万两可不是个小数目,除了借他没有任何办法。

江小年一愕,没想到江季通会有这种念头。

他的舅舅唐弼官居户部主事,是朝中的实权官员。

当年因为不同意母亲嫁给江季通,跟母亲断绝了关系。

母亲死前,想回唐家去祭拜一次双亲,都被唐弼狠心拒绝,让她死不瞑目。

可见其人有多铁石心肠。

“不用去求他,我自有办法筹到钱。”江小年拒绝道。

“你能有啥办法?”江季通责备道,没把江小年的话当回事。

“你母亲一直希望我们能跟你舅舅冰释前嫌,借这个机会,这事兴许能成。”

江小年不好再拒绝,便答应了下来。

翌日一大早,江小年就被叫了起来,带着厚礼去了唐家。

只是,江小年刚一进去,就被一个年轻人拦着,是他的表哥唐靖。

“江小年,你算什么东西,竟然敢打淑云的主意?”

唐靖愤怒地喝问,大有随时要动手的架势。

江小年一愕,看出这表哥也沈淑云的舔狗。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喜欢沈姑娘,自是正常不过。”江小年淡然地解释。

“不知表哥为何如此生气?”

“难道你也喜欢沈姑娘,怕被我捷足先登?”江小年问道。

“哼,就凭你这个蒙学书都读不懂的败家子,我唐靖会怕你?”唐靖轻蔑地说道。

“既然不怕,那又为何动怒?”江小年语气平和地问道。

“你......”唐靖顿时语塞,老脸憋得通红,竟是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靖儿,入门即是客,不得无礼,我唐家书香门第,又不是某些粗鄙之家。”

不远处的唐弼出声替儿子解了围,顺道嘲讽了一下江家。

他本想看着儿子给他们一个下马威,没想到三两句话,儿子就败下阵来。

“这败家子的脑子,好像没传说中的那样不堪。”唐弼暗想。

江季通则是窃喜,儿子表现得可以啊。

肯定是他娘在天上保佑,让他今天开了窍。

“见过大哥,小年,快拜见舅舅。”江季通连忙笑呵呵地圆场。

江小年没有多说,跟着父亲行了一礼。

唐弼没有理会,独自坐下呷了一口茶,“说吧,为何事而来?”

没有让江季通和江小年坐下的意思,更别提上茶。

“回大哥的话,是小年想来看望看望您。”江季通陪着笑解释道。

“呵呵!什么看望我爹,肯定是想来借钱的。”唐靖轻蔑地说道。

“你们江家的好事谁不知道,亏你们还有脸出来行走。”

“摊上你们这样的亲戚,真是辱没了我唐家的门楣。”

“靖儿休要胡说。”唐弼突然打断唐靖,“我可从来没有承认过这门亲戚,他们,不配。”

“爹爹教训得是。”唐靖立刻拱手,“你们趁早赶紧滚出去,不要在这里脏了我唐家的地。”

“大哥,还请看在芷柔的面子上,出手相救。”江季通哭着哀求。

“小年他毕竟是您的亲外甥呐。”

“给我闭嘴。”唐弼怒而起身,“有这样的外甥,那是我唐弼的耻辱。”

“可恨当年芷柔瞎了眼,硬要嫁给你。”

“早知今日,我宁愿她当日服毒自尽,也决不许她进你江家之门。”唐弼极尽嘲讽地说道。

“有你这样的舅舅,那也是我江小年的耻辱。”江小年忍无可忍,冷声说道。

“你到今天还耿耿于怀,不肯原谅我娘,无非就是没从我娘身上捞到好处。”

“搞得自己蹉跎半生,还只是个六品主事。”

“自己没本事高升就埋怨别人,有这样的舅舅,你说,我难道不该感觉羞耻吗?”


唐弼被戳到痛处,顿时脸色涨红,差点吐出一口老血来。

唐靖双目喷火,怒声呵斥,“江小年,你放肆,谁给你的狗胆,竟然敢这样跟我爹说话。”

“来人,给我把他们打断腿扔出去。”

江季通慌了,一咬牙,放下拐杖艰难地跪了下去。

“大哥息怒,都是我管教无方,您责罚我吧。”

“小年,快向舅舅道歉,你舅舅不帮忙,我们就真要无路可走了。”江季通哭着说道。

“哈哈哈哈......”唐弼森冷大笑,“江小年,和你爹一样,跪下来求我,我可以作保帮你们借到银子。”

“不过我还有一个条件,你唐家祖宅必须给我。”

“我要用来养猪,养狗,因为你江家人等,皆是猪狗。”

江季通脸上的期许瞬间化作乌有,绝望到了极顶。

江小年目欲喷火,上前扶起江季通。

“爹,你快起来,用不着求他。”

然后看向唐弼道:“无需你作保,银子我自会弄到。”

“刘文举打断我爹一条腿,我自然会亲自打回去。”

“你今日对我们的羞辱,我也一样会如数奉还。”

江小年一字一句地说道。

“狂妄。”唐弼不屑地训斥,“你算什么东西,还想打断刘文举的腿?”

“一个月之内,你要是做到,那五万两我替你出。”

“要是做不到,你娘的坟我就要迁走,你娘的灵位我也要拿走。”

“唐家与江家,再无任何瓜葛。”唐弼说道。

“呵!”江小年玩味地淡笑,“那你就准备好银子吧。”

扔下这句话,江小年扶着江季通离开了唐家。

一出了唐家大门,江季通直接嚎啕大哭起来。

“芷柔,都是我没用,连带江家祖辈受辱不说,现在连你的坟茔和灵位都要保不住了。”

“呜呜呜......”

江小年看着江季通,不由有些心疼,男儿有泪不轻弹,可见他是何等的悲伤。

今天的他,可谓是尊严扫地,被人践踏到了尘埃里。

这都是自己酿成的啊。

“爹,你别哭了,我不是说气话,是真有办法解决。”江小年劝说道。

江季通摇摇头,依然没把江小年的话当回事。

“你的伤还没好利索,多在家歇歇,银子爹会想办法。”

这儿子能灵光乍现,说出几句漂亮话,但一个月内筹措五万两,他绝对不会相信。

......

回家之后,江季通又出去想办法筹银子。

而江小年也正式开始实施他的计划。

只是这计划,要的启动资金有点多。

“杨管事,我家还有多少钱啊?”江小年背着手,找到了账房管事杨忠。

杨忠顿时如临大敌,提高了警惕。

“回少爷,家里哪还有钱啊?都......都被花光了。”

他很想说是被你败光了,但终究没敢真说出来。

江小年哪里肯信,“怎么可能会没有?快给我取一千两来,我有大用。”

“难道,你要我自己动手不成?”江小年摆出了少爷该有的威风。

他已经看出,杨忠眼里对自己有厌恶之意,所以不想给他什么好脸色。

“少爷,江家现在除了这宅子,真的一文钱都没有了,不信我给你看账本!”

杨忠说着取来了账本。

江小年将信将疑的打开,一看还真是这样。

这货还真能败家啊!

杨忠看着江小年,满脸的幽怨。

昨天他就不信少爷真能明悟转性。

今日一见,果然,狗改不了吃屎。

“少爷,小的求你替老爷想想,你再这么荒唐下去,江家就真的要完了。”

杨忠的语气里,包含着万分怨念。

江小年有点牙疼,感觉自己替人背锅了。

“大胆,你敢诽谤我,信不信我打断你的狗腿!”江小年冷着脸吓唬道。

“你就算打死我也我要说。”杨忠硬着头皮答道。

江小年:......

“哼,狗奴才,等改天我再收拾你。”江小年说完,气呼呼地离去。

杨忠抚着胸口喘气,已经冷汗淋漓。

他已经做好被打的准备,没想到江小年竟然没有动手,不合常理啊?

杨忠狐疑着起身,竟然看到江小年溜进了江季通的房间。

他顿时大惊失色,“不好,这败家子......该不会是要偷房契吧?”

......

一个时辰后,江小年匆匆返回,然后叫来了家仆邓建。

“小建建,本少爷见你骨骼清奇,定是能成大事之人。”

“所以,本少爷有一个重要任务要交给你,就是不知道你敢不敢接了。”江小年笑吟吟地说道。

邓建闻言,激动得面色通红,浑身发抖。

少爷真是慧眼识英雄啊,我邓建缺的不是能力,是机会。

“多谢少爷器重,小的愿意为你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好,本少爷果然没有看错你!”江小年拍拍邓建的肩膀说道,“你悄悄的去,把全京城的芒硝都给我买下来。”

邓建懵了,以为自己听错了,“全......全京城的芒硝?”

“对!”江小年笃定地说道,“不止如此,还要把所有芒硝商人手里未来三个月的订单都要包圆了。”

“少爷,你要买这么多芒硝干嘛?”邓建不解地问道,“还有,买这么多芒硝可要不少钱,咱们家里已经没钱了。”

“谁说没钱?”江小年说着,拿出了一大沓银票,看样子得有上万两。

邓建顿时怔住,“少爷,你......哪来这么多银子?”

转瞬他就脸色煞白,“少爷,你真偷了房契?”

杨忠已经把自己的怀疑告诉了邓建,并且让邓建监视着江小年年,所以他才会这般猜测。

“原来,少爷所谓的转性,不过是在演戏,暗地里还有更荒唐的图谋。”邓建暗想。

“少爷,小的不敢,老爷知道了,一定会打死我的。”

邓建跪在地上,浑身抖若筛糠。

江小年顿时脸色狠厉,威胁道:“你要是不答应,我现在就打死你,然后告诉我爹,是你偷的房契。”

“实话告诉你,我买芒硝是要制冰,肯定能大赚一笔,到时候少不了你的好处。”

“制冰?少爷您别逗小的了,冰哪是人力能制出来的。”邓建哭丧着脸说道。

他已经开始怀疑,江小年是脑子出问题了,正常人会有这种想法?

“狗奴才,你答不答应?”江小年怒了,举着大棒威胁道。


“我答应。”邓建涕泪横流地答应下来。

“恭喜你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来,拿着这些银票,马上去办。”江小年说着把一沓银票递了过去。

邓建颤抖着接过,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是,多谢少爷栽培。”

杨忠一直在关注着这边,邓建一走他马上追了上去。

得知江小年要买下全城的硝石,杨忠顿时就暴跳起来。

“少爷这是真要败掉整个江家啊,不行,我得马上去找老爷。”杨忠说完急忙离开。

还在心中暗想,要是我生了这样的儿子,保证已经打死他一百回了。

另一边,江季通正在找好友马正元借银子。

“老马,我是真走投无路了,你说什么也得帮我一把,你放心,利息我会按最高的给你,绝不会让你吃亏。”

江季通卑微地哀求道。

“哈哈哈哈。”马正元轻蔑地大笑,“你总的得借五万两银子,加上利息的话,你这辈子都别想还清,你死了我找谁要去?”

“难不成找你那败家儿子?”

“呵,老江不是我说你,这种只会败家的畜生,你就该打死了喂狗,永绝后患。”

“然后娶上几房小妾重新生就是了。”马正元大声嘲讽道。

顿时,嘲笑之声四起,无数道讥讽的目光投向江季通,指指点点起来。

江季通脸上的肌肉狂抽抽,羞愤无比,有种想翻脸的冲动。

简直辱人太甚!

但他还是忍着不快赔笑道:“老马你这话过了,小年其实已经懂事多了,今天还说让我别操心,他会想办法解决的。”

这时,他看到匆匆赶来的杨管事,于是急忙使眼色。

“老杨,你来得正好,快跟马老爷说说,少爷是不是真的转性懂事了?”

杨忠已经心急如焚,哪里有时间领会江季通的眼神暗示。

急切地道:“老爷,不好了,少爷抵押了房契,说是要买下全城的硝石。”

轰,江季通如遭雷击,两眼一黑,直接瘫倒了下去。

“你......你说什么?全城的芒硝?”江季通不敢置信追问,“他买那玩意做啥啊?”

“小的也不知,老爷您快去阻止吧,不然就真来不及了。”杨忠哭着催促。

江季通感觉天都要塌了,气得浑身发抖。

“逆子,逆子,他是真要败了我江家啊。”

“都怪我平时太骄纵,今天不打死他,我有何面目面对江家先祖。”

马正元更加乐了,朝着一瘸一拐的江季通大笑道:“对,就该往死里打,打死了再说就是。”

“人哪有那么容易转性,他江小年要是能转性,我马正元的名字倒着念。”

......

另一边,邓建不敢不买,又不敢多买。

于是决定先买几十斤回去应付着,拖到老爷回来再说。

“少爷,我先买了点样品回来,您看看能不能用,能用的话,我再去大批量采买。”

邓建赔着笑说道。

江小年猜到了他的心思,也不点破。

不证明给他看看,他肯定不会老老实实地帮自己干活。

于是道:“行,那便先试试看。”

江小年找来一大一小两个盆,小盆放在大盆中,两个盆都装好水,然后再往大盆中添加芒硝。

大盆里的芒硝与水反应会吸热,吸收小盆里的热量,等到温度足够低,小盆中就会开始结冰。

“好了,走吃瓜去,等过一会儿再来看,应该就会出冰了。”江小年拍拍手说道,一副成竹在胸的姿态。

邓建绝望了,这要是就能制出冰,母猪都能上树了。

这江家算是彻底完了,与其等着老爷回来被打死,不如先逃吧。

于是他缩着脖子,悄悄地溜了出去。

馨儿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可能,少爷的脑子坏了!

应是被那刘文举打的。

其实府上早就有传言,说少爷不是转性,是脑子出了毛病,她本不信,现在她想不信都不成了。

“少爷,先别吃瓜了,让奴婢带您去看大夫吧。”馨儿红着眼眶,小心地说道。

江小年一愕,不解地看着馨儿,“为什么要去看大夫?我没觉得哪里不舒服啊。”

馨儿闻言,更加确定自己的猜想,脑子出问题,病人就是没任何感觉,只有旁人才知道。

“少爷,您怕是被刘文举打伤了脑子,必须得尽快治疗,不然可能就永远都治不好了。”馨儿着急的哭了出来。

江小年顿时满脸黑线,合着你是说我脑子有病?

“再胡说我把小嘴给你缝上。。”江小年瞪了馨儿一眼。

这时邓建背着包袱,蹑手蹑脚地往外摸去。

江小年喝道:“邓建,你干嘛去?”

邓建的魂都快吓飞了,“少爷,您饶了小的吧,小的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下有......”

“有你妹啊!”江小年怒了,“你是孤儿,哪来的老母?”

这时江季通拄着拐杖,咆哮着进来。

“逆子,逆子,你好大的胆子,竟然连祖宅都敢卖,今天我非要打死你不可。”

邓建慌了,连忙跪着道:“老爷,您终于来了,是少爷逼我的,不关我的事啊。”

江小年一怔,目光锁定了杨忠,顿时就猜到是被他出卖了。

“爹你冷静点,我抵押祖宅买芒硝是用来制冰的。”江小年连忙解释。

“快把拐杖放下,小心摔跤啊。”

江季通都快气疯了,继续举着拐杖大骂,“你这个败家子,冰那是人能制出来的吗?”

“都怪你娘死得早,我太骄纵你,但凡我严厉点,又何至于有今日?”

江季通感觉痛心疾首。

马正元的话虽然难听,但道理还是有几分的。

棍棒底下出孝子,今天非要打出一个孝子来。

馨儿被吓坏了,连忙拦住江季通,“老爷,您就算打死少爷也没用,他应该是伤了脑子,得赶紧看大夫才是。”

“伤了脑子?”江季通怔住了,顿时就明白了过来。

定是如此无疑,不然怎么会干出卖宅子制冰的荒唐事?

“儿子,我的儿子啊,你怎么就脑残了呢?”

“你叫爹以后怎么活啊。”江季通哭得伤心欲绝。

江小年脸上的肌肉狂抽抽,如果这人不是自己的老爹,就凭“脑残”这两个字,他保证会打死他。

“爹,你们胡说八道什么呢?我真没毛病,硝石真的能制冰。”

“少爷,不能讳疾忌医啊,早点治疗,兴许还来得及。”杨忠急忙劝说。

“治疗你的头。”江小年怒斥,接着一脚踹开另一扇门,进去把盆端了出来。

“看,你们自己看,这是什么东西?”

几人的目光不由落在盆上,然后,所有人的嘴巴齐齐张大,下巴都差点掉了下来。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