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富的男友
  • 爱富的男友
  • 分类:其他类型
  • 作者:姜蔚
  • 更新:2022-09-10 19:43:00
  • 最新章节:爱富的男友第7章
继续看书
如果说只有一个人知道我的电脑密码,那必然就是姜蔚。我从来对他都不设防,他在家经常用我的电脑。是他拿走了我的提案,然后交给了沈恬雅!这一刻,我看着正眉飞色舞口若悬河的沈恬雅,气得几乎眼前发黑!

《爱富的男友》精彩片段



这不可能!


沈恬雅甚至和我都不是一个组,怎么可能会拿到我的提案?!


而且我的电脑密码只有我知道,即使我把电脑留在了公司,也没人能打开啊。


我睁大眼睛,看向一边的姜蔚。


他坐在会议桌最角落的地方,看到我看他,姜蔚微微低头避开了我的眼神。


这一下子,我什么都明白了。


如果说只有一个人知道我的电脑密码,那必然就是姜蔚。


我从来对他都不设防,他在家经常用我的电脑。


是他拿走了我的提案,然后交给了沈恬雅!


这一刻,我看着正眉飞色舞口若悬河的沈恬雅,气得几乎眼前发黑!


我自问从来都没有对不起姜蔚,他劈腿把我当傻逼耍,我也体面地跟他分手了,分手后也没再跟他联系,可他为什么这样对我?!


多日以来的紧绷和此时的愤怒糅杂在一起,让我几乎浑身颤抖。


这时候沈恬雅已经快讲完了,我的提案本来就几近完美,再加上她的口才不错,还没说完我就看到几个领导面露微笑,满意地点点头。


沈恬雅更加得意,快速地把剩下的内容说完,优雅地站定。


「不错、不错。」部门经理率先鼓掌,「小沈的提案非常好,可行性很高,一看就是用了心的。」


随即他转过头来看我:「小阮,你的提案呢,也上来说说吧?」


我面无表情地看着沈恬雅,把手里的提案合上了,站起了身来道:


「沈恬雅手里的提案就是我的。」


「她偷了我的提案。」


会议室里安静了一瞬,然后瞬间炸开了锅。


沈恬雅蹙了蹙眉道:


「阮盛,我知道你对我有意见,不过公是公私是私,你总得分分场合吧?」


我看向姜蔚,语气里压抑着愤怒。


「是你偷走我的提案给她的吧,你难道不知道我为了这个提案熬了付出了多少心血吗?」


部门经理皱眉看我:「姜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姜蔚站起来,他没有看我,而是侧身注视着部门经理,低声道:


「我不知道阮盛在说什么,提案就是沈恬雅的。」


我脑子嗡的一声就炸了!


我愤怒地冲上去扯住他的衣服领子骂道:「你不知道?!你怎么会不知道?!」


「我在家熬了整整一个月,你会看不见?!」


沈恬雅快步走过来,一把拽开了我。


「阮盛,这里不是你撒野的地方,脑子不好就去看医生,你在说什么胡话?!」


「你一个实习生才来了多久,怎么可能写出这种提案来,你撒谎也有点谱行吗?!」


沈恬雅很聪明,她知道应该从哪里反驳我,果然她话音刚落,所有人的目光就集中在了我身上。


部门经理有些不悦地看着人事道:「你怎么招的人,怎么什么人都往里放?」


人事也愣住了,赶紧站起来斥责我道:


「阮盛,你别发疯了!」


沈恬雅挑衅地睨着我。


好一招一石二鸟,既拿到了我的提案在领导面前露脸,又顺利铲除了我这个前女友!


我看着这对不要脸的狗男女,恨得牙根儿痒痒。


「出去出去,」人事上来推我,「赶紧收拾东西,明天就别来了!」


我冷笑一声,推开他的手,朝着沈恬雅道:


「你应该再晚点偷那份提案的。」


「姜蔚给你的压根儿就不是我的最终稿,里面有几个漏洞,难道你没看出来吗?」


沈恬雅愣了一下,随即面色瞬间泛起青白,但她还是硬着头皮道:「你在说什么?」


「阮盛,都叫你走了,你没听明白吗,别在这自取其辱了!」


人事部想把事情闹大,又要上来拉我,部门经理却开了口。


「等等,让她说完。」


「阮盛,你说有漏洞,漏洞在哪里?」


我看了一眼面色惊慌却强装淡定的沈恬雅,走上去挤开了她,打开我的提案。


「首先,这次与天华的合作,沈恬雅说天华现在的在线用户是 1300 万,这就是错的。


「据我后来查询统计,除去重复账号和无效账号,天华的实际用户大概在 900 万左右,所以这个价格给得太高了。」


「其次,天华的信誉也并非提案里说的那么好,虽然他们的官网没有显示,但是我查到他们在 21 年还有一笔坏账没有结清,这很可能会导致他们的资金链断裂!」


我微微抬头,瞥了一眼沈恬雅,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沈恬雅,你偷走提案的时候压根本就没仔细看过吧,只是直接拿过来了。」


「我劝你没这个本事,就别吃这碗饭。」


部门经理得面色严肃起来。


「你说坏账?拿给我看看。」


我走过去把提案交给部门经理,他一目十行看完那一页,沉思道:


「我记得的确天华有这么一笔账,你说得不错。」


他这话一出口,沈恬雅的脸瞬间煞白起来,姜蔚也面色铁青地盯着我。


所有人都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了。


「小沈,」部门经理脸色微沉。


「小姑娘有进取心是好事儿,但是用错了地方就不好了。」


「经理,」沈恬雅身体晃了晃,颤声道,「不是这样的,您听我解释……」


「别说了!小阮,一会儿把提案送到我办公室。」


部门经理打断了她的话,瞥了一眼她和姜蔚,转身出去了。


我对着沈恬雅微微一笑,如愿看到了她咬牙切齿的表情。


「你别得意得太早,」沈恬雅眯着眼道,「阮盛,我舅舅是经理,这件事儿对我不会有任何影响!」


我白了她一眼,懒得和她说话,转身出去了。


晚上下班的时候,我刚想上我的小破车,手腕却突然被人拽住了。


姜蔚语气很不好:「阮盛,你今天为什么要那么让恬雅下不来台?!」


我简直惊呆了,转身瞪他:「你没毛病吧?!有病就赶紧治!」


「那个提案对你来说又不是很重要!」他烦躁地揉了揉头发。


「你以后还会有很多这种提案,但是这个机会对恬雅来说特别重要,她本来有可能升组长的!」


「偷别人的东西去升职吗?」


我看着眼前的姜蔚,只觉得特别陌生。


「我本来说好给她提案,她升组长就会去求她舅舅把我留下!」


姜蔚皱眉看着我,脸上全是不赞同。


「你现在让我怎么办?!阮盛,你只是一个实习生,你又不缺那份提案。」


「你去跟部门经理说说好不好,你就说是你胡说的,把你的最终版发给沈恬雅,事情还有的挽救!」


我彻底被姜蔚的不要脸震撼到了。


之前我没看出他是这样的一个人啊,短短几个月,一个人真的会变得面目全非吗?


我呆呆道:「那我呢?」


「我怎么办?」


姜蔚一愣,随即侧过脸去轻声道:「我会跟恬雅说说,让她把你留下。」


我气笑了。


「姜蔚,你说这话自己信吗?」


「有多远滚多远好吗,再他妈跟我放这些狗屁我就去把事情闹大,她沈恬雅能留下,你就得他妈收拾铺盖走人了!」


「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姜蔚微微睁大眼睛,「你以前很善解人意的。」


我感觉再多跟他说一句话都要吐出来了,要不是我爸不许,我现在就要回家让他把这对狗男女踢出去!


我直接启动了车,一眼都没看他就踩了油门冲出去。


姜蔚被我带了个趔趄,还在后面喊我:「阮盛!阮盛,你再考虑一下!」


……


因为姜蔚的一番话,恶心的我直到第二天还心情很不好。


我正坐在桌前完善提案,一边的同事突然小声叫我:


「阮阮,沈恬雅晚上要请咱们部门吃饭,你去不去啊?」


自从我跟沈恬雅闹了那么一次之后,我俩就算彻底撕破脸了。


她看我那眼神儿恨不得要从我身上撕下肉来似的,我也不知道人怎么能不要脸到这个地步,可能这就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吧。


龙找龙虎找虎,癞蛤蟆找蝲蝲蛄。


沈恬雅因为总经理舅舅的原因,到底没受什么影响,部门经理给了她一分面子,没再提起这件事。


连带着姜蔚也被保了下来。


不过我也并不是很在意,等我接手了公司,有我治他们的时候。


且让他们再蹦跶一会儿。


我还没答话,沈恬雅就来了我们办公区大声道:


「晚上我请客,和盛楼,大家务必赏光啊!」


同事有些愿意捧她臭脚,恭维道:


「沈大小姐出手就是不一样,和盛楼人均不得好几百,今晚上又能享福了!」


「是啊,也就跟着恬雅沾沾光,我们自己哪舍得去,一定去一定去。」


……


我转过去假装没听见,沈恬雅却特意走到了我跟前。


她身上还背着姜蔚送她的 lv,走到我跟前有意无意地展示着那个包。


「阮盛,你今天晚上也会去的吧?我们之前可能有点误会,不过同事之间哪有什么深仇大恨呢?」


她笑着看着我,瞥了一眼一边的同事。


「对啊,」那个同事会意附和道,「去呗,恬雅都亲自邀请你了,不去可就是不给人家面子了啊。」


我看着沈恬雅眼底深处隐藏不住的恶意,心说我他妈给你们这群 B 什么面子?!


你们也配?


但是盛扬底层的风气已经不太好了,关系户横行,我想去看看他们真实的样子到底是怎样的,于是点点头道:


「好啊,我肯定赏脸。」


沈恬雅表情一窒,片刻后咬着牙道:「那真是太好了。」


这场饭局是沈恬雅为了彻底平息之前的风波,堵住同事的嘴请的。


因此选的地方还不错,属于中上等,人均大概四五百。


我开着我的小破比亚迪就到了饭店。


其实我毕业的时候我爸送了我几辆车,帕拉梅拉、大 G、阿斯顿马丁,但是我不喜欢那么高调,几乎从来没有开过,连姜蔚都不知道。


一到门口,我就看到所有人都在围着沈恬雅,众星捧月似的。


连之前态度特别不好的人事都对着她笑出了一脸褶子。


姜蔚在她身边微笑着,感受着与有荣焉的自豪。


这场景看得我很不舒服,我不想过去凑热闹,沈恬雅却一眼就看到了我。


她眼睛一亮,在人群中伸出手来指着我大声喊道:


「阮盛!」


我顿了一下,转回头来跟几个同事打招呼。


这群人平时不好好工作,给他们发钱就在这勾心斗角。


这可是我家的公司啊!


可我还没来得及说话,一边坐着的王姐就开口了。


「沈恬雅,你那车是租来的吧,一天多少钱啊?」


我惊讶地看着她。


王姐也是人事部门的,但她家是真有钱,是最早的一批拆迁户,她出来工作纯粹是为了实现人生价值。


早听说她不喜欢沈恬雅的做派,没想到居然这么大庭广众就跟她撕起来了。


沈恬雅脸色瞬间僵硬了,她磕磕巴巴道:


「什、什么租来的,王姐你说什么呢?」


王姐笑了。


她拿出手机来找出一个人的朋友圈:「你这辆车我朋友也租过,沪 T431X,因为是我的生日我就记下来了。」


「没钱就别硬装,连奔驰也得租,做人最好别太虚荣,你说呢?」


沈恬雅面色一白,张了张嘴却没说出话来。


其实她那辆车的车牌号我们压根就不记得,但看她这个反应,所有人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


这个白富美还真是装出来的。


这是刚刚沈恬雅说的话,我一听就乐了。


沈恬雅看见我笑,顿时大怒道:「你笑什么啊阮盛,你天天背个破高仿你有意思吗?我车是因为去 4s 店保养了才租了辆车,你呢,你那辆破车卖废铁都不要吧!」


我笑道:「急了急了,我这包能买你两辆车,你装什么啊?」


「两辆车?!」


沈恬雅轻蔑地笑了:「谁不知道你天天开个不到十万的车上下班,你能背两百万的包会开这种车?你撒谎也有个限度好吧?!」


一边的人事也附和道:「对啊,吹牛逼也有个度,阮盛,虚荣还无所谓,撒谎就是人品问题了!」


姜蔚满脸失望地看着我。


「阮盛,你什么条件我最了解了,你跟恬雅认个错,把这事儿翻篇吧。」


我被这群傻逼气得正要拍案而起,一边的王姐却突然拿过我的包,认真地看了看后表情严肃下来。


「爱马仕的喜马拉雅铂金包,还是钻石扣的,雾面白色。」


「这确实是真的,我也有一只,不过我的是普通款的,阮盛,你深藏不露啊。」


别人说话这些人还不信,但是王姐一开口,所有人就都震惊了。


大家都知道王姐家有钱,什么爱马仕对她来说就跟玩儿一样,她的眼神是不会出错的。


沈恬雅的表情十分精彩,她愣愣地看着:


「什么?」


王姐轻轻摸了一下包面,赞叹道:「我也想买这个来着,没买到,不过对于奔驰都要租的人来说,你应该见都没见过吧。」


「没见识不可怕,没钱还要硬装就……」


王姐把包递给我,朝着沈恬雅挑衅地抿了抿唇。


「怎么可能!」沈恬雅失态地大喊,「我不信,姜蔚明明告诉我你很穷的!」


姜蔚也不敢置信地看向我。


所有人看着沈恬雅的目光都冷了下来。


本来以为是家里有权有势的白富美,没想到连车都是租的。


我没搭她的话,跟同事们笑道:「大家吃饭啊,这家虽然便宜,但是菜还是挺实惠的。」


同事们对我的态度客气了很多,目光似有如无的流连在我的包上。


接下来的半场,沈恬雅一句话都没有说,强撑着挺到最后去结了账。


我走出酒店,跟沈恬雅笑道:「快把车还回去吧,晚了就要加钱了!」


同事们纷纷捂着嘴偷笑,沈恬雅恨恨地瞪了我一眼,如果目光能杀人,她可能就要把我钉死在这了。


……


晚上回家的时候,姜蔚给我发了一条短信。


「你这么有钱,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你是不是故意的?!」


「你怎么能这样,阮盛,你一直就没信过我!」


我冷笑一声,拉黑了姜蔚的所有联系方式。


晦气!


这件事过后,我跟沈恬雅真正势同水火起来。


我的提案通过了,顺利的凭着自己留在了盛扬。


姜蔚也留下了,因为沈恬雅跟人事打了招呼。


我们三个也不知道是什么孽缘,都被分配到了一个小组。


这天下班的时候,我被同事叫住了。


「副经理让你去一趟办公室。」


他的表情欲言又止,我估计没什么好事儿,果然一进办公室,我就看到了人事、沈恬雅、姜蔚都在屋里。


有这几个人在保证没好事儿,我有些烦躁,看着副经理等他说话。


副经理点了点人事:「你把具体情况跟小阮说一下。」


人事斜睨了我一眼,不怀好意道:「是这样的,张总,第三组的人太多了,其他组都控制在 10 个人以内,只有第三组是 11 个人。」


「我们觉得这样下去会增加公司的运营成本,应该从第三组裁掉一个人。」


沈恬雅嘴角勾起。


我一下子就明白了,八成又是她搞的事,只不过这次来了个釜底抽薪,打算把我踢出去。


我有时候真的很佩服沈恬雅,她真是坚持搞事从不松懈,就好像我是她杀父仇人一样。


我没搭理人事,直直地看向副经理。


这个副经理平时就跟沈恬雅走得很近,估计这次只是走个形式,想要把我直接劝退。


果然,副经理点点头道:「你说得有道理,那你觉得应该裁掉谁呢?」


人事上前一步道:「第三组最新来的有沈恬雅、姜蔚和阮盛。」


「沈恬雅工作努力认真,参与了不少项目,能力杰出。」


「姜蔚为人处世也很好,小伙子很有潜力,也爱学习。」


「阮盛,」她白了我一眼道,「阮盛在同事里风评挺不好的,仗着家里有钱,工作不认真,也不团结同事,总是跟同事有矛盾,张总,我觉得应该裁掉阮盛!」


我被她瞪眼说瞎话的本事气笑了。


「何姐,我来了三个月交了四个提案,我工作不认真?我仗着家里有钱又是怎么仗了?你说我跟同事有矛盾,说的是哪个同事啊?」


人事连看都没看我,轻蔑道:「这就是你跟前辈说话的态度?你父母没教过你什么叫教养?」


副经理也皱眉道:「小阮啊,一个巴掌拍不响,别人说你有问题是希望你进步,你不要总从别人身上寻找问题,年轻人要谦虚一点!」


沈恬雅得意地看着我,一边的姜蔚也点头道:「张总,我可以作证。」


「阮盛确实总是跟同事有矛盾,之前恬雅请同事吃饭想缓和一下关系,阮盛说话夹枪带棒的,我同意何姐的说法。」


副经理仰在真皮座椅上看着我,装腔作势道:「你看,小阮,不是我不护着你。」


「实在是你引起了众怒啊。」


他们几个一唱一和,简直跟他妈讲小品一样。


我感觉心里压抑着的怒火越来越盛,面无表情地看着副经理道:


「说白了不就因为她舅舅是总经理吗,你装什么逼呢?」


「你怎么说话的!」副经理勃然大怒,拍桌子道。


「你有没有教养!」


我冷笑一声。


「如果说趋炎附势的拍马屁,给人下绊子就是教养,那我确实没有,我这脸皮都长你们脸上了,瞅瞅这一个个脸皮厚的他妈跟城墙似的!」


人事鄙夷道:「你舅舅要是总经理,你也行,没本事就别说这些废话!」


「有钱有什么用?有钱充其量是个暴发户,有权才是真的!」


这一刻,我出离愤怒了!


我并没有做错什么,我的男朋友嫌贫爱富跟我分手,女同事知三当三插足我的感情,我都没有说什么,我只是在努力工作,想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


只因为一个在他们眼里看来有权有势的人看我不顺眼,这些压根就不了解我的人就上赶着落井下石,讨好别人,这到底是为什么?!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我唯一做错的事情就是太过隐忍,从一开始我就把他们都开了!


我注视着人事,平静地开口:


「你的意思是,谁有权有势,谁就有话语权?」


「当然!」人事讥讽地笑道。


「这是社会!你还以为是你学校里那一套呢?!」


姜蔚也附和道:「对,阮盛,你总是这么天真,你醒醒吧。」


我点点头。


「行,我知道了。」


说着我转头对副经理道:


「给董事长打电话。」


副经理一怔:「你疯了吧阮盛,你就是告到董事长那也没用!」


我摇摇头。


「你猜我什么叫阮盛?」


这一句话问得没头没脑,副经理拧眉道:「你叫什么关我什么事?」


我慢悠悠道:「因为我妈叫阮扬,我爸叫盛开强,我跟我妈姓。」


「盛扬就是用了我爸的姓和我妈的名,你现在懂了吗?」


这一下子,办公室里所有人都笑了。


沈恬雅笑得尤其夸张,她擦了擦眼角的泪水。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