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尊奶爸在都市
  • 仙尊奶爸在都市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北域狂生作者
  • 更新:2022-07-15 23:16:00
  • 最新章节:第3章
继续看书
姜沐阳当年被人捆住手脚,丢入江水,但他并没有死去,而是穿越无尽时空,穿进了修真界。悠悠时空,渡劫失败,他发现自己居然回到地球上,彼时,距离他被沉江仅仅过去五年时间,一切都还来得及。得知女儿被人绑架,一代仙尊化身为护娃奶爸,从此开启他的最强逆袭复仇之路。姜沐阳横扫仇敌家族,携娇妻萌娃,君临天下!

《仙尊奶爸在都市》精彩片段

“呜呜呜,爸爸快来救我!萌萌好怕……”

“姜沐阳,凭什么这么对我?我恨你!”

“沐阳,千万不要找我们,爸爸妈妈只希望你能平安活下去。”

在无尽的呢喃声中,无数惊雷劈下。

“因果未结,心魔未解!”

“渡劫还是失败了。”

“罢了罢了……”

姜沐阳满心绝望,闭上了眼睛。

……

凌晨两点,龙城北郊,波澜江边。

一具“尸体”被江水冲上了岸。

姜沐阳“唰”的一下睁开了眼睛。

眼眸之中似有雷霆一闪而过。

那深邃的目光仿佛穿越了无尽时空,饱含岁月沧桑之感,又带着几分茫然。

下一刻,他直挺挺的站了起来。

只是,看着眼前奔流的江水,他的心神一阵恍惚。

“渡劫失败,我没有当场陨落吗?”

“怎么可能??”

“而且,这不是当年我被人捆住手脚,丢入江水的地方么?”

“难道……”

他抬头望去。

夜空中明月高悬,繁星点缀。

他的目光,也逐渐变得明亮。

“我姜沐阳,居然回来了!”

……

姜沐阳原本只是一个普通人,然而,五年前的一场变故,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一群黑衣人突然闯入姜沐阳的家中,将他的父母强行带走,并且把姜沐阳带至波澜江边,捆住手脚,沉入江中。

但是姜沐阳居然没死,而是意外穿越到了修真界,并在机缘巧合之下,踏上了修仙之路。

姜沐阳历经磨难,逆天崛起,短短五百年便修炼到渡劫期,成为修真界千万年来最年轻的仙尊,尊号“真阳仙尊”!

当时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姜沐阳会是近万年来第一个成功渡劫飞升之人。

但,他失败了。

在第九道“寂灭心魔劫”时,引发心魔,最终道心崩溃,渡劫失败。

一切已知的,未知的因果,一切暴露的,隐藏的心魔。

在那关键时刻,给了他致命一击。

但,命运仿佛是一个轮回。

他居然在雷雨夜穿越到修真界,又在雷劫下,肉身重返地球!

……

“此处场景与当年相比,几乎没有什么变化,也不知道地球过去了多久。”

念及至此,姜沐阳极目远眺,却见龙城边缘一面广告牌的右下角,有着一行滚动的小字——“20XX年5月5日”。

“五年!?”

姜沐阳瞳孔微微一缩,眼中闪过一丝震撼。

“没想到修真界苦修五百年,地球仅仅过去了五年!”

“如此说来,父母他们极有可能还在人世!”

“一切,都还来得及!”

念及至此,姜沐阳内心一阵狂喜,但是很快,他便皱起了眉头。

因为姜沐阳发现,自己渡劫失败后虽然侥幸未死,但自己的雄浑真气,已经荡然无存。

所有的法宝神兵,也部消失不见。

连神识之海都封闭了。

五百年修为,化为乌有!

不过,姜沐阳很快便调整好心态。

“修为尽失又如何?”

“在地球,我同样可以重临巅峰,再铸大道!”

“而昔日恩怨,自当清算。”

“你们最好没有伤害我父母,否则,上穷碧落下黄泉,我定将与此事有关的所有人,斩尽杀绝!”

随后,姜沐阳闭上双眼,默念法诀。

虽然修为尽失,但他也可以强行透支气血之力,施展一门名叫“溯脉玄通术”的低级神通,通过血脉联系,来寻找父母。

几乎在运转神通的瞬间,姜沐阳的脸色就变得苍白如纸,但他并未停止,依旧在咬牙坚持。

片刻后,姜沐阳眼皮一跳。

血脉联系,感应到了!

其中有两道几乎重叠在一起,方位在北,但极为模糊,想来距离甚远。

应该就是父母。

他们,尚在人世!

但除此之外,居然还有第三道血脉联系!

位于姜沐阳的西南方,而且距离不会超过三公里远。

溯脉玄通术仅能感应到与施法者有直接血缘关系的人,也就是父母和子女。

莫非……这第三道……

姜沐阳心头狂跳,怪不得!

怪不得渡劫之时,能听到小女孩的呼喊!

这是亲情因果,血脉羁绊!

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五年前,姜沐阳和朋友在KTV唱歌,结果在从洗手间返回包厢的途中,被一个女孩强行拉入另一个包厢。

姜沐阳当晚喝了不少酒,已经到了意识模糊的程度。

他只记得,当时那女孩的状态很不正常,而且还疯狂的撕扯他的衣服……

随后的事情,姜沐阳便没有记忆了。

第二天,姜沐阳宿醉后醒来,却发现女孩已经离开。

只在沙发上,留下了一抹嫣红。

事后,姜沐阳曾多番寻找,却再也没有见到过那个女孩,也不知道她的名字,只能当做一场春梦了无痕。

但是现在,这第三道血脉联系,却让姜沐阳的心中,产生了一个猜测。

当年……之后,那个女孩怀孕了,而且还将孩子生了下来。

也就是说,我姜沐阳,有孩子了!!!

想清楚这一切之后,饶是以姜沐阳的心性,也是一阵心潮澎湃。

只是,她们好像,深陷劫难之中?

他深吸一口气,迈开大步,向西南方而去。

……

与此同时。

龙城北郊某废弃工厂的仓库内。

四个身上描龙画凤的壮汉,光着膀子围坐在一起喝酒聊天,大声吆喝。

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如同受了惊的小兔子,可怜兮兮的蜷缩在角落里,轻声哭喊,“呜呜呜,粑粑麻麻你们在哪里呀……萌萌怕……”

她的脸蛋脏兮兮的,清澈的大眼睛里噙满了泪水,看上去楚楚可怜,惹人疼惜。

“这小东西,吵得人心烦!”

一个满脸横肉的光头壮汉低声咒骂了一句,气冲冲地走到女孩面前,啪的一巴掌甩了过去。

“啊!”的一声,女孩捂着脸,浑身哆嗦,小脸都白了。

“小杂种!你给我安静一点,再哭哭唧唧的,老子打死你!”

原本瑟瑟发抖的女孩,听到这句话之后,却倔强的抬起头,“不是的!萌萌不是杂种……”

“嘿,还敢顶嘴!”

徐虎又狠狠的踢了萌萌一脚。

萌萌痛呼一声,撞到了墙上,疼得眼泪直流。

徐虎冷笑道:“你妈未婚生女,却连你那野爹是谁都不知道,你还说你不是杂种?”

“真他娘的没想到,白初然那小妞,看着冰清玉洁,居然玩儿的这么开,就是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啧啧啧!”

萌萌抬起小手擦掉脸蛋上的泪水,抬起小脑袋,倔强道:“你这个大坏蛋!麻麻说,粑粑是大英雄,他在做大事,所以才没回来。如果粑粑知道有人欺负萌萌,一定会来救萌萌的!”

这稚嫩中带着几分颤抖的童音,不但让徐虎大笑了起来,就连另外三个壮汉,也都嘻嘻哈哈的笑了。

“是吗?那老子现在要打你了,我倒要看看你那野爹怎么来救你!”

说话间,徐虎狠狠将萌萌的小脑袋压在地上。

接着,举起钢管,就要往萌萌身上砸。

痛!好痛!

萌萌的脑袋被压得无法动弹,她只能边哭边挣扎,但却无济于事。

眼看钢管呼啸而来,萌萌发出一声惊慌的尖叫。

“救命啊……”

就在这时。

“砰!”

仓库大门轰然炸裂。

一道杀气腾腾的声音,陡然在仓库内炸响。

“谁给你的狗胆,敢伤本尊的女儿!!!?”

姜沐阳循着血脉感应,很快便找到了这座废弃工厂,却没想到一来就看到了让他目眦欲裂的一幕。

怒火,如同火山般喷发。

徐虎看着碎裂的大门,艰难的吞咽了下口水。

这还是人吗?

姜沐阳身形一闪,带着滔天煞气,出现在了徐虎面前。

徐虎脸色一变。

但还没等他做出什么反应,便仿佛被疾驰的卡车迎面撞上一样,不由自主的倒飞出去,狠狠的撞在了墙上,又“噗通”一声摔在地上。

徐虎艰难的撑起身体,眼神惊惧的看着姜沐阳。

“你们还愣着干嘛!上啊!”面对煞气逼人的姜沐阳,徐虎只能歇斯底里地指挥手下,而他自己,却战战兢兢的往后缩着。

另外三个壮汉应了一声,各自从脚下捡起钢管,奔着姜沐阳便冲了过去。

但……

“嘭嘭嘭!”

三道闷响声几乎同时响起。

那三个壮汉全部惨叫着倒飞了出去,狠狠的砸到地上,口鼻冒血,脑袋一歪,便彻底没了呼吸!

接着,姜沐阳看向徐虎,目光冰寒刺骨。

在他的眼中,这个敢对自己女儿下手的光头,已经是个死人了。

“粑粑?”

就在这时,一道软软糯糯的奶音传入姜沐阳的耳中。

姜沐阳身体一颤,煞气顿时消散一空。

姜沐阳低头看去,只见萌萌扶墙站着,抿着小嘴,目光怯怯却又充满了期待的看着姜沐阳:“你,你是粑粑吗?”

姜沐阳嘴角扯了扯,露出了一抹笑容。

他走上前,单膝跪在地上,向着萌萌张开了双臂,语气是前所未有的温柔,“没错,我是爸爸……”

这是自己的女儿啊!

她正是天真烂漫的年纪,应该享受父母长辈的疼爱,伴随着欢笑长大,但此时却被恶人虐待,不知道受了多少罪。

一想到这些,姜沐阳的内心,就好像针扎一样的疼。

同时还有着浓浓的愧疚。

萌萌“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迈着小短腿,一下子扑进了姜沐阳的怀里:“粑粑……你到哪里去了,怎么才来救萌萌呀,呜呜呜……萌萌好害怕……”

听着萌萌的哭诉,姜沐阳鼻子涌上一股酸楚,也抱住了怀里的小人儿,目光无比温柔。

“对不起,是爸爸来迟了。”

重返地球之后,姜沐阳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得知自己有了一个女儿。

本来姜沐阳还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但是当萌萌扑进他怀里的时候,姜沐阳的心里,瞬间就有了答案。

这,是我姜沐阳的女儿!

我要让宝贝女儿成为这世上最快乐的小公主,我要把她宠上天!

这一刻,除了找到父母和重临巅峰之外,姜沐阳的心里,有了第三个目标。

“萌萌就知道,你,你是大英雄……你会来,救萌萌的……麻麻没有骗萌萌呢……”

萌萌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直至听不真切。

姜沐阳低头一看。

嘴角顿时便扬起了一道温柔的弧度。

或许是累了,或许是粑粑的怀抱很有安全感,萌萌居然睡着了。

长长的眼睫毛上,还挂着晶莹的泪珠。

感受着怀里小人儿平稳的呼吸,姜沐阳的心,也平静了下来。

片刻后,姜沐阳抱着萌萌站起身,扭头看去。

却见那徐虎趁着他们父女相认的时候,已经贴着墙爬到了仓库门口,想要逃走。

姜沐阳眼眸之中寒芒一闪。

一脚踩在了他的手上。

“咔嚓”一声,徐虎的手掌,便被踩得骨骼尽碎,变成了一滩肉泥!

“啊!!!”

凄厉的惨叫声在仓库内响起。

姜沐阳面冷如冰,只是在萌萌的耳边轻轻一点,暂时封闭了她的听觉。

而后,他抬起脚,又踩在了徐虎另一只手上。

“等,等一下!”

徐虎疼得嘴唇都泛白了,连忙央求道:“大哥别踩了,我知道错了……这,这不关我事儿啊……是,是陈少,让我绑架你女儿的!”

“陈少是谁?他为什么让你绑架我女儿?”姜沐阳眉头一皱,意识到这事儿不寻常,连忙问道。

徐虎哪里还敢隐瞒,当即和盘托出:“陈少……是陈家二少爷,陈临风……他一直觊觎白初然。”

“三天前……陈临风找到我,让我绑架你女儿,并且索要两千万赎金……”

“白初然肯定拿不出来这么多钱,到时候陈临风主动提出帮忙,就能骗取白初然的好感……”

“然后,陈临风还吩咐我,到时候拿了钱,还要把……把你女儿……杀掉,彻底除掉他和白初然之间的障碍。”

“按照约定,这会儿他们就快到了。”

“这位大哥啊,我真不是故意的,求求你饶了我吧……”

徐虎此刻再无半点凶厉,内心之中,充满了恐惧。

白初然,应该就是当年那个女孩……

姜沐阳内心微动。

旋即,他居高临下的看向徐虎:“想走?”

徐虎忙不迭地点头。

“那我送你。”

徐虎听完一愣,讪讪道:“不……不用……”

话音落。

只听“咔嚓”一声轻响,姜沐阳脚尖正中徐虎的下颚,徐虎如遭雷击,栽倒在地。

解决了徐虎之后,姜沐阳眯着眼睛看向外面,目光冰寒刺骨。

陈临风?

你,也该死!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