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战王药不停
  • 绝色战王药不停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枼玥
  • 更新:2022-03-29 14:34:00
  • 最新章节:第3章 旅途遇险(1)
点击阅读
欧阳浅浅原本是二十一世纪扁鹊第128代传人,她医术无双,凭着一颗仁者之心,治病救人。谁成想,自己居然惨遭亲姐姐和亲手医治病患联手算计,一命呜呼。再睁眼,她魂穿古代,重生到另外一个女人的身上。南宫殇是令所有人惧怕的嗜血冥王,他被人算计,双腿落下残疾,弑杀成性!当她遇上了他,两人之间将发生怎样的感情碰撞……

《绝色战王药不停》精彩片段

“你该死,若不是你,所有的荣誉、地位、名声是属于我的,你死了,你的一切都是我的…都是我的…哈哈…你该死…”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子,对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女子面目狰狞的说道,眼神中还透着浓浓的恨意。

“为什么”女子的目光,却看向了不远处的男人,眼神中满是不解,她用尽全力,救他一命,却没想到,男子会将利刃刺入她的心脏,难道这是医者应有的下场吗?

“好妹妹,你不知道吗?他是我的人,从头到尾都是。”女子带着微笑走过来,对躺在地上浑身是血的女子说道。

躺在地上的女子,露出了惨烈的微笑,微笑中带着一缕讽刺,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欧阳浅浅望了望天空,前世的一切,依旧历历在目,目光所及之处,红梅花瓣飘落,回想以往。放佛又回到了前世,那时候她,还是扁鹊第128代传人,专心钻研医术,年仅20岁的她,已经是享誉国际的名医,可谁又能想到最后她居然死在自己亲姐姐和全力救治的病人手中。她一生本着医者仁心尽力救治每一个病人,却落得如此下场。

带着一缕怨恨的灵魂,居然重生到日曜王朝,一个和她有着同样的命运,被亲人算计,最后死在亲人手中的小女孩身上,是缘还是怨。

一晃五年的时间过去了,她已经习惯了如今的生活,可那个带着一缕怨恨转世的灵魂,她至今没有忘记。

今生,她不会凭着所谓的医者仁心,是否出手,且看她心情如何。

无声谷内,春意盎然,满山的红梅开得正艳,蔚蓝的天空,干净的像一副画卷,红梅树下,放着一张躺椅,躺椅上倚靠着一位绝色少女,少女身着白色广袖流仙裙,翻动书页,十指芊芊,长袖飘飘,长发披在肩后,青丝上,散落着些许红梅花瓣,一丝清冷,一丝落寞,出尘如仙,仿若红梅仙子下凡。

肌肤胜雪,未施粉黛,以是闭月羞花之貌,沉鱼落雁之容,柳叶为眉,星眸皓齿,一点朱唇,如同红梅花瓣,举手投足间,略带一丝慵懒之色,别样风情,让人沉醉。

“小姐,瀚海山庄来人在谷外求见玉笛公子。”青螺眉黛长,弃了珠花流苏,三千青丝仅用一支雕工细致的梅花玉簪绾起。黛眉开娇横远岫,绿鬓淳浓染春烟,有一股巫山云雾般的灵气。虽不比眼前女子绝色,却也是少有的美人。

世人皆想不到天下盛传四不医的玉笛公子,不仅不是公子,还是一个绝色美人。

玉笛公子有四不医:没钱不医、小病不医(麻烦)、不喜欢的人不医,心情不好不医,传闻玉笛公子一把玉笛,可控制人的心神,玉笛公子出现皆以面具佛面,世人却从未见过玉笛公子的真面目。

“天下第一庄的瀚海山庄,所谓何事。”芊芊玉手,将书合上,放在一旁矮墩之上,微微闭上眼睛,靠在躺椅之上,微微张开朱唇,声音犹如天籁,又平添一丝清冷之色。

她欧阳浅浅与瀚海山庄,向来没有任何往来,为何突然要来见他。

“瀚海山庄少主沐云轩希望小姐能为他父亲解毒,已经带上重礼前来,小姐,是否要见。”

“不见。”刚刚想到过去,她心情欠佳,纵使给她天下至宝,没有心情,她依旧不会出手救治,无论对方是谁。

“小姐,我这就去回绝他。”绿蕊在欧阳浅浅身边五年,自然了解欧阳浅浅的脾气,见欧阳浅浅心情有些欠佳,以为是昨夜没休息好的缘故,给欧阳浅浅披上披风之后,悄然离开。

闻着花香,不知不觉间,已安然入梦。

“小姐,相府来人,接小姐回京,是否要解决掉。”绿蕊唇间带着淡笑,仿佛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相府来人,最近京城发生了什么事。”五年前,以修养为名,将年仅十一岁的欧阳浅浅送至这偏僻交通不便的玉兰城,如今接她回去,怕是没什么好事。

“小姐,这…。”绿蕊有些难以启齿,犹豫不知该如何开口。

“直说,无碍。”

“圣上赐婚,左相小姐温柔贤惠,战**韬武略,才华双绝,两家联姻,成婚时间定于下月初。”看着眼前的欧阳浅浅,绿蕊不明,当初为何会有那样的传闻。

传闻中欧阳浅浅向二皇子表白不成,落得京城第一花痴的名号,欧阳家为了脸面,将欧阳浅浅家族发配到这偏僻的玉兰城,可她看如今的欧阳浅浅,容颜绝色,个性清冷,完全不同于传闻。

“准备一下,后天启程回京。”欧阳浅浅嘴角上扬,一旁的绿蕊忍不住看呆了,相处五年,面对小姐的笑容,她依旧会沉迷其中。

“小姐,欧阳家不安好心,我们和何必回去呢?”绿蕊心存疑惑,开口问道。

“离京五年,有些事情,是时候要了结了。”她既然已欧阳浅浅的身份得以重生,那欧阳浅浅的仇恨,她自然也会一并了结。

次日一早,绿蕊将早膳放到院中的梅树下,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小姐,沐云轩还未离开,小姐是否要出手救治。”

“什么毒?”欧阳浅浅坐下后,示意绿蕊也一同坐下。

“一钩吻。”

“一钩吻,不是已经消失了将近十年了吗?”随着**制毒世家已经消失快十年了,为何会突然出现,欧阳浅浅产生了一丝兴趣。

“根据沐云轩所说,洛尘,确定是一钩吻无误。”洛尘师承医谷,诊断自然不会出错,医谷医术绝佳,可却不擅解毒。

“是洛尘让他来的,最重要的是小姐名声响亮。”绿蕊一副傻笑的看着欧阳浅浅,开心的说道。

“我看是个烫手的山芋,医治不了,就丢给我了,我听说瀚海山庄有一株千年灵芝,是否属实?”既然人家如此执着,她倒想挑战一下这个一钩吻,究竟有多么难解,好久没有碰到有趣的毒药了,她忽然产生了兴趣。

“不错,瀚海山庄的确有一株千年灵芝,却保存的十分好。”欧阳浅浅喜欢宝物,绿蕊对宝物自然也了解不少。

“你知道该怎么办了。”

“玉笛公子救治瀚海山庄庄主,医治条件便是千年灵芝,我马上去办。”绿蕊高兴的起身,立即想要去通知沐云轩。

“吃完早餐再去,又跑不了。”她玉笛公子看上的东西,焉有跑掉的道理。

绿蕊微微一笑,立即坐了下来,主要是千年灵芝太过于吸引人,欧阳浅浅体质偏寒,千年灵芝正是养生的佳品,她不由得有些心急了。

“让沐云轩他们在玉兰城中找个地方住下,今晚我会去见他。”用膳后,欧阳浅浅想了一下,随后对绿蕊说道。

“小姐,可否让初晴易容后代替你先行前往京城。”绿蕊想了一下后说道。欧阳家本不重视欧阳浅浅,此行来接欧阳浅浅怕是因为某种目的,条件自然很差,她可不想让她家小姐受那样的苦。

“不用,一钩吻虽然已经失传十多年,可根据医书记载,并不难解,来接我的人现在住在什么地方。”

欧阳家给她安排的地方破乱不堪,从京城相府出来的佣人,自然不会居住在那个破乱不堪的地方,想来她这个相府千金,还不如佣人生活的好。

玉兰城日曜王朝的一座边缘小城,这里除了空气不错之外,实在再难找到一点好处,进入屋内,看着破破烂烂的一切,绿蕊忍不住皱了皱眉,这样的地方,能住人吗?屋子除了不漏雨之外,其余的都破破烂烂。

“小姐,今晚我们真的要住在这里,这也太破了吧。”她知道无法改变欧阳浅浅的决定,边说已经开始了收拾,虽然之前让人偶尔来打扫一下,可并没有购置什么东西。

“就一夜而已,对了,沐云轩在什么地方。”

“沐云轩和沐镇南住在城东沐家的别院,小姐打算现在就去吗?”

“恩,我去沐家,你去看一下相府派过的人,说我们明天离开。”

“好。”

欧阳浅浅走出房间,已经变成一个带着面具的翩翩公子,腰间放着一只玉笛,手上带着蚕丝制成的手套,连喉结都做了伪装,若非知道她真面目,绝对想不到她是玉笛公子。

一刻钟后,已经出现在沐家门口。

沐云轩见到门口一白衣公子,带着一张木制的面具,清冷如仙,立即大步走上前去迎接。

“公子,我已经恭候多时了,请进。”

“病人呢?”声音如寒冰一般,划过沐云轩的耳膜。

“公子请跟我来。”

沐云轩不敢有丝毫的怠慢,怕玉笛公子一个心情不好,直接扬长而去,这样的事情,也不是没发生过,若玉笛公子扬长而去,沐镇南可就只有死路条了。

沐云轩领玉笛公子来到东厢房内,看到嘴唇乌青,脸色苍白,已经陷入昏迷的瀚海山庄庄主沐镇南。

“报酬准备好了吗?”欧阳浅浅没有上前查看沐镇南的病情,仅仅一眼,她就已经确定,对向沐云轩问道。

“公子是否能解家父的毒。”沐云轩带着一丝担忧的问道。

“可以。”一钩吻对她而言,并不是什么不能解的毒,只不过解毒的药材有些特殊,想来以瀚海山庄地位和财力,找齐药材,并不困难。

“千年灵芝,乃是瀚海山庄至宝,此次出来并未携带,还请公子先替家父解毒,稍后我自会亲自奉上。”

“是吗?没想到少庄主居然不知道我出手的规矩,如此,我就不打扰了。”昨天已经让绿蕊通知沐云轩,以千年灵芝作为交换,没想到沐云轩居然想耍滑头,没见到东西,就像让她出手。

“公子请稍等,已经派人在送过来的路上了,洛神医说家父可能熬不过今晚,还请公子慈悲,先行出手相救。”沐云轩此刻算是见识到了玉笛公子为何让人又惧又怕,果然名不虚传。

“给他服下。”

欧阳浅浅从怀中掏出一粒药丸,递给沐云轩。

“多谢公子出手相救。”

“你别高兴的太早了,药丸只可以讲沐庄主的命延长到明天晌午,晌午之前,若我要的东西还不得,就连神仙也无力相救了。”

她玉笛公子可不能在此开先例,一点有了先例,以后她还要如何混下去,更何况慈悲这个东西,她早就丢掉了。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不是她之力就可以改变的,就算她能改变,她还嫌麻烦呢?

绝色战王药不停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