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尊君辞
  • 魔尊君辞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北翎之鸢
  • 更新:2022-03-29 10:04:00
  • 最新章节:第3章
点击阅读
作为一代魔君,君辞一直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哪知道竟然在阴差阳错中穿越到现世,成了娱乐圈的一个小透明。原身并没有做错什么,奈何那些网络喷子肆意造谣!面对公司的雪藏与外人的非议,君辞完全没有放在心上,她撸起袖子,决定与不正之风正面刚!

《魔尊君辞》精彩片段

“小祖宗,霍顶流是你能肖想的吗?他家粉丝的战斗力是业内出了名的疯,你就不能让我多活几年?”

年约三十岁的男人在办公室里絮絮叨叨,在他不远处的沙发上,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子垂着头一动不动,像是一尊沉默的雕塑。

“......你听见没有?”傅池苦口婆心地说了大半天,见她还是那副油盐不进的样,急得嘴角开始冒泡。

“听见了。”女孩子终于抬起头来看向他,她有一张长相昳丽的脸,恰到好处的五官,多一分显得太过秾丽,少一分则过于清淡。

就是这张脸,让傅池当初整整骚丨扰了她三个月才如愿以偿签到自己的名下。

本以为是签了个未来新星,现实却是给自己找了个惹祸精。

“霍顶流虽说不追究,但公司也需要表态,左右你的合同下个月就到期了,在此期间你先回去好好休息,看公司接下来怎么安排。”

傅池心里有些可惜,君辞的外形条件放眼整个娱乐圈也可以说是数一数二,公司好好运作运作,她再自己争口气,迅速蹿红完全没有问题。

坏就坏在她毫无事业心不说,还是一个恋爱脑。

眼看三年合约到期,君辞依旧是一个糊穿地心的十八线小明星,粉丝都没几个。

“我知道了。”君辞站起身,深深地看了一眼傅池,“看在你这三年来尽心尽力带我的份上,提醒你一句,今晚别走夜路。”

傅池:“???”

君辞说完这句话就走,丝毫不管背后的人是什么表情。

乘坐电梯下到一楼,她无视周围传来的或嘲讽或厌恶的目光,目不斜视地在门口打了一辆出租车扬长而去。

即使穿过来三天了,君辞还是没适应这个世界的生活。

她原本是魔界实力最强大的尊主,没打架没飞升,一觉醒来就变成了娱乐圈同名同姓的十八线小糊星。

原主业务能力不行,却疯狂迷恋圈内顶流霍景明,求爱不成还惨遭网曝,最后在公司宿舍自杀。

君辞穿过来的时候,她的身体都凉了。

她在宿舍里花费三天的时间全面了解这个时代,然后在三天后的今天,被经纪人傅池一通电话叫到公司。

星光娱乐不是什么大公司,君辞得罪霍景明后基本上算是在这个行业没有翻身之地。

说是让她回来好好休息,实则是打算完全放弃她,反正合约还有一个月就到期了。

君辞倒是无所谓,她身为魔界尊主,着实不喜欢在这么多人面前唱唱跳跳,合约到期就到期了,反正她也不打算再干这一行。

回想起宿舍抽屉里那份遗产赠予合同,她嘴角勾了勾,那才是她事业的归宿。

回到宿舍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好,君辞头也没回,坐车来到宝栖山。

宝栖山在宁安市的东面,经过一座高架桥,车缓缓在山脚下停下。

君辞付了钱,拖着行李箱走进山间小道。

宁安市近几年发展很迅速,到处都在拆迁改造,但不知怎么的,改造的范围一直都在高架桥另一边,过了高架桥的宝栖山周围就像是被政府遗忘了似的,几十年前是什么样子现在还是什么样子。

君辞要去的地方在宝栖山的半山腰,那里有一座破落的小道观,据说是她名义上的爷爷死后留给她的。

原身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突然冒出来个死了的爷爷,还给她留了一座破败的小道观,怎么看怎么诡异,再加上她一心只想追到霍景明,对传扬封建迷信没什么兴趣,那份合同从此被她压到了抽屉最深处。

小道观是真的破,虽说整个道观占地面积有两百多平方米,但里面杂草丛生,蛇蚁虫子众多,再加上年久失修,里面的房屋大部分都摇摇欲坠,看起来很有坍塌的危险。

君辞站在门口,回忆了一下原身卡上的余额,忍不住叹了口气。

虽然是个十八线小糊星,但星光娱乐并没有克扣她的工资,再加上傅池给她费尽心思争取到的资源,三年来,她的卡上也存了小十万。

但这十万块翻修个道观也差不多可以用完了。

然而,她宁愿在道观里喝西北风,也不愿意去那什么娱乐圈抛头露面,这是魔界尊主最后的倔强!

至于吃的......

君辞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晚上去找找哪里有厉鬼。

-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街道上的路灯一盏一盏接着点亮。

傅池谈完了手底下一个艺人的代言,准备开车回去。

刚打开驾驶座的门,他的动作一顿,猛然想起今天下午君辞临走时说的话。

“今晚别走夜路。”

他甩了甩头,暗叹自己魔怔了,怎么会把这种胡言乱语放在心上?

他对君辞的身世知道一点,也清楚她爷爷留给了她一座小道观,但君辞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并没有接触过那些神神道道的东西,而且据他观察,她本人也对那些东西不感兴趣,甚至还有反感。

一个本身就对这方面反感的人却忽然说出这样的话,着实有些不能让人信服。

如果是她爷爷这么对他说,他或许就信了。

想了想,他还是决定离开。

今晚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

整个天空暗沉沉的,空气闷得人难受。

看起来是要下雨了。

傅池把车开到停车场门口,看着前面道路上的车水马龙,不知为何心里一慌。

要不今晚就在酒店住一晚?

傅池绝不承认自己是被君辞的话影响了,反正现在天色已晚,身后就是酒店的大楼,现在上去开个房也方便。

万一君辞说的是真的......

傅池还是遵从了本心,把车倒了回去。

刚往后退了一点,停车场门口一辆货车擦着大门呼啸而过,随后是‘嘭’地一声巨响。

傅池吞了吞口水,连忙下场查看情况。

只见那辆大货车拐了个弯,直接撞到了不远处的围墙上,车身不停冒烟。

他连忙拿起手机打了急救电话,心里一阵后怕。

如果他刚才没有犹豫那几秒钟......

后果他不敢想。

第二天一大早,君辞刚回来睡下不久,一通电话打到了她的手机上。

君辞翻了个身,把电话按掉。

电话铃没多久又响了起来。

君辞烦躁地坐起来按下接听键:“有屁快放!”

傅池:“......”

他小心翼翼地说道:“今天早上的新闻你看了没有?”

小道观什么都没有,她去哪儿看新闻?

“没有,什么事?霍景明被抓了?”

傅池:“......不是,昨晚在君临大酒店,一辆货车刹车失控,撞上了酒店停车场的围墙,司机抢救无效,已经死了。”

君辞更加烦躁:“关我什么事?”

她昨晚在荒郊野外抓了一晚上的厉鬼才堪堪填饱肚子,哪儿有心情去仙鹤路闲逛?

“你现在在哪儿,我来找你。”傅池深觉在电话里说不清楚,还是当面说的好。

“宝栖山,清安观。”

君辞说完地址,把电话关机蒙头睡觉。

傅池到达清安观的时候,日头已经到达天空的正中央。

君辞还在睡。

他看着眼前这个破败的道观,神色一言难尽。

昨晚他犹豫了那么几秒钟,最终选择把车倒回车库。要是他没有退回去,而是直接把车子开出去,他现在估计不死也得残。

当时他就惊呆了。

作为目击证人,他一路跟着警察去做笔录,忙活了一晚上,紧紧一大早便急忙去公司宿舍找君辞,结果已经人去楼空。

君辞她,从公司宿舍搬出去了,没人知道她在哪儿。

“我说小祖宗,你放着好好的宿舍不住,跑到这么破烂的地方干什么?这是人住的地方吗?”傅池没忍住又开始叨叨叨。

君辞没睡好,心情有点差,她皱着眉头听他叨叨完,冷漠道:“迟早都要搬,你应该夸我识时务。”

傅池一哽,以为她还对娱乐圈抱有幻想,便小心翼翼道:“要不,我再去找老板说说?”

“不用了,没兴趣。”

“那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经营道观,算命赚钱。”

君辞已经打算好了,她虽然是魔尊,但算算命抓抓鬼什么的还是会的,赚钱的同时还能填饱肚子。

傅池很想反驳她,但想到昨晚发生的事,他顿了顿还是把想要劝说的话吞进肚子里。

看了看天,又看了看破败的道观,傅池忍不住说道:“中午想吃什么?我请客。”

好歹人家救了他一条命,于情于理都要好好感谢她一下。

请一顿饭,再给她打点报酬,他心里才安稳。

君辞没推辞:“我想吃肉。”

原主为了保持身材,顿顿都是青菜,在她看来简直离谱。

傅池便带她去宁安市有名的私房菜馆。

“网上的风声已经被按下来了,但霍顶流的公司发了话,以后会在娱乐圈封杀你。”坐在包厢里,傅池给她点了一桌子菜,其中肉菜居多。

君辞可有可无地应了一声,不是很感兴趣。

原身虽然疯狂迷恋霍景明,但从未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表白的事情也是意外,她当时纯粹是喝多了。

但这件事不知怎么地被八卦记者凑巧拍了下来,所以才引发了后面的一系列事情。

霍景明所在的娱乐公司是整个娱乐产业的龙头老大,老板姓霍。

霍景明也姓霍,虽然他对外没有承认什么,但业内人士都猜测他们之间有什么联系。

傅池说着说着便有些怀疑:“你忽然跑去继承一个小道观,不会是受到这件事的打击看破红尘了吧?”

君辞像是看傻子一样地看着他:“我为什么要为了一个马上就要进监狱的人看破红尘?”

傅池:“???”

等等,信息量有点大,他忽然拔高声音:“你认真的?”

“你有什么地方值得我骗?他的面相告诉我,一个月之内就有牢狱之灾。”

傅池感觉喉咙有点干,他猛地端起茶水喝了一口:“因为什么?”

君辞歪了歪脑袋:“杀人。”

傅池一口茶喷了出来,失声道:“小祖宗,这事可开不得玩笑。”

“我一点都不喜欢开玩笑。”

正好这时菜上上来了,两人默契地闭嘴,安静下来吃饭。

“小祖宗,关于霍景明的......”他的舌尖打了个转,还是没说出来,“千万别跟其他人说,知道了吗?”

这要是被霍景明知道了,有的是手段对付她。

君辞点了点头:“我知道的。”

傅池还是有些不放心,他一边拉开包厢的门一边说道:“就算你说的是真的,在他被抓之前也别到处说,他背后的势力不是你能惹得起的。”

正好隔壁包厢的门打开,傅池立即闭嘴。

君辞感到一团移动的灵气朝她扑面而来。

眼睛豁然发亮,她转脸朝灵气来源的方向看过去,只见隔壁包厢里走出来两个人。

当先一人穿着浅蓝色的休闲衬衣,肤色白皙,眉目如画,一双桃花眼天生带笑,却在不经意间流露出几许冷漠无情。

君辞的眼睛不经意间和他撞上,男人立即微微撇头,眼里划过微不可查的嫌弃。

跟在他身后的年轻男子穿着一身剪裁得体的西装,浑身上下透着一股精英范,应该是他的助理或秘书。

“楼总。”傅池见君辞目不转睛地盯着他,急忙拉了拉她的袖子让她消停点。

楼玉寒神情淡漠地点了点头,随即迈开步子离开。

傅池直到彻底看不见楼玉寒才微不可查地松了口气。

“那个人,你认识?”君辞的眼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就像是饿狼见到了什么美味的肉。

傅池急忙把她的嘴巴捂住,低声道:“我的小祖宗,那可是楼玉寒,你不要命了?”

君辞眨巴着双眼,楼玉寒是谁?

然而傅池不给她说话的机会,直到走出私房菜馆才松开捂住她嘴巴的手。

“刚刚那位,可是楼家人,国内最年轻的首富,传闻他心狠手辣,谁撞上他都没有好下场,霍景明连跟他提鞋都不配!你可别做傻事!”

傅池简直为她操碎了心。

君辞无辜道:“我就是对他有些好奇,问问,问问而已。”

那浑身向外冒的灵气,简直让人眼馋。

这个时代灵气匮乏,君辞虽然手段通天,实力到底被压制到只剩三层,虽说这三层对于这个时代的人类来说已经是遥不可及,但她还是想回到以前的巅峰。

或许实力回到巅峰,她就可以踏碎虚空回到魔界去。

增长实力最快的办法是什么?当然是双修啊!

特别是跟一个灵气制造机双修。

君辞握了握爪,打算找机会去跟楼玉寒商量商量,借她点灵气用用。

等她回到魔界,好处少不了他的。

在此之前,她得先把小道观给重新休整休整。

道观的翻修很容易,只要钱到位,施工队干起活来飞快,还顺便把院子里的杂草都给她除得干干净净。

看着焕然一新的小道观,君辞总算对这个时代有了一点归属感。

这里就是她以后生活的地方了。

整个道观只有一个正厅和两个偏殿。

正厅里供奉的是三清像,君辞没动它,反而还仔细把它擦拭干净。

对于这个时代的神,她虽然不信,但也心怀敬畏。

两个偏殿,一个是厨房,另一个是卧室。

除此之外便是空旷的院子和右角处的独立茅厕。

君辞就着原身的记忆给自己煮了一包泡面,熟练地操作手机了解这个时代算命的行情。

然而看了大半天,真正有本事的人没找到,骗子倒是看到了许多。

君辞皱了皱眉,把手机扔到一旁眼不见为净。

卡里的余额已经所剩不多了,虽然傅池后来又给她转了小十万感谢她救他一条狗命,但这十万她在收到当天就在网上下单了家用电器,电视电脑洗衣机空调等林林总总加起来又差点把她卡里的钱清空。

得想个办法赚钱。

她收拾收拾东西,准备去天桥摆摊算命。

正待出门,傅池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小祖宗,你真是神了!”傅池一接通电话就激动道。

君辞把手机拿远了点:“霍景明被抓了?”

傅池:“对对对,半个小时前,霍景明在片场被警方当场带走,听说他在成名前失手杀了自己的女朋友,还悄悄找地方把人连带凶器一起埋了,现在尸体被发现,凶器上验出了他的指纹,霍景明直接就被抓了。”

“我就说他有牢狱之灾。”君辞语气平静,“看他那面相也不是什么好货色,没想到粉丝这么多。”

你之前不也疯狂迷恋他吗?傅池在心里吐槽,嘴上却问道:“今天有空吗?”

“有事?”

“我有一个哥们儿,昏迷了近三个月,身体各方面指标都没问题,现在他的父母到处求神拜佛,你能不能来看看?无论是不是那方面的问题,报酬都少不了你的。”傅池压低声音说道。

君辞眉开眼笑:“好啊,地址给我。”

刚说没钱就有人送钱来了,傅池果然是位财神爷啊。

傅池给的地址在一家私立医院,君辞坐了一辆出租车过去,刚下车就看到一团浓郁的灵气朝她的方向飘过来。

君辞眼睛一亮,见到人的那一瞬间眉头却微不可查地皱了皱。

“这位先生,我观你印堂发黑,乌云罩顶,恐有血光之灾。”

楼玉寒顺着声音看过去,女孩儿穿着一身轻便的运动服,头发扎成了利落的马尾,精致的脸上摆出高深莫测的表情,好像他真的要倒大霉。

秘书眉头一皱,正要出声呵斥,楼玉寒却似笑非笑地开口:“哦?那你有什么方法可以化解?”

“很简单,你今天一直跟在我身边便是。”君辞一脸正经地回道。

“嗤~”楼玉寒瞬间没了兴致,“小姑娘,我对你没兴趣。”

在他看来,君辞就是看上他了,所以才利用算命这种剑走偏锋的方法吸引他的注意力。

然而很可惜,他对她没兴趣。

君辞皱了皱眉,强调道:“我说的是真的!今天要是没有我的保护,你会有性命之忧。”

楼玉寒没再理她,转身上了车。

银色的轿车毫不留情地离开,尾气蹭了君辞一脸。

“不好意思,路上有点堵车,等久了吗?”一辆黑色的小轿车在君辞面前停了下来,傅池摇下车窗,对她说道:“等我一下,我把车开到停车场停好。”

傅池哥们儿的病房在医院的三楼,是一间独立的单人病房。

“我事先没跟叔叔阿姨说你的身份,等会儿你先悄悄看看,如果真的有问题我再告诉他们也不迟。”傅池主要是怕老人不信,毕竟君辞看起来也太年轻了。

君辞点点头:“好。”

来到病房门口,傅池轻轻敲门,开门的是一位五十多岁的妇人。

“阿姨,我来看看阿乾。”他越过她的肩膀朝里面看,“这位是?”

病房内站着一位身穿黄色道袍的道士,须发皆白,还留有一撮小胡子,看起来仙气飘飘,很有世外高人的味道。

君辞也跟着探头朝里看,神色间满是好奇。

她穿过来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到活的道士。

文琴雪立即给他们介绍:“这位是南青观的元道长,阿乾这么睡下去我实在是不放心,听说南青观的道长很灵,所以我就请他们来帮忙看看。”

元敬神色平和地朝他们点点头,任由两人打量,脸上没有丝毫不耐。

傅池心里却七上八下的,他之前并不知道阿姨也请了道长,万一君辞觉得他在耍她......

他朝君辞看过去,却见她不知何时已经站到了病床边,正俯身盯着岳明乾的脸看。

傅池连忙走过去拉了拉她的袖子,示意她悠着点,别做得太明显。

现在病房中还有另一位道长在,要是发现她也是同道中人,那该多尴尬。

然而君辞丝毫没有意会到他的意思,看了一会儿他的脸后便站起身,眼睛里划过一抹了然。

“小友看出什么来了?”一直沉默的元敬忽然开口问道,视线直直地落到君辞的身上。

她刚才的动作和神色元敬看得清清楚楚,故有此一问。

虽然如此,但他也没对她报多大的希望,只以为是哪家的小辈出来历练,想要逞一下能而已。

文琴雪一脸意外:“小池,这位是?”

她以为君辞只是傅池的朋友,所有刚才才没怎么注意她。

“阿姨,她是君辞,我的朋友。你最近不是在找大师救阿乾吗?刚好她在这方面有些本事,我就带她来看看。”傅池解释道。

文琴雪点点头,也跟元敬一样对她不报什么希望,毕竟这姑娘看起来太年轻了。

“跟鬼结了阴亲,厉害啊。”正在这时,君辞一脸佩服地开口。

元敬神色一正,她居然看出来了。

傅池大惊失色:“你说什么?阴亲?”

文琴雪倒是没多大意外,显然已经提前知道,并且已经缓过来了。

君辞神色认真:“是啊,你这哥们儿胆子挺大的,看这面相,还是他自愿跟鬼成亲的。”

傅池差点爆出一个粗口,这信息量有点大,他需要缓缓。

岳明乾在他们几个玩儿得好的人当中一向是胆子最小的,平时连个鬼片都不敢看,现在居然敢自愿跟鬼结阴亲?

“道长,你之前没说阿乾他是......”文琴雪嘴唇嗫嚅了一阵,才把那三个字说出口,“自愿的。”

元敬神色没有半分变化,反而问君辞:“小友是怎么看出来他是自愿结阴亲的?”

魔尊君辞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