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胎三宝在逃辣妈她马甲超多
  • 一胎三宝在逃辣妈她马甲超多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帝锦
  • 更新:2022-03-29 15:46:00
  • 最新章节:第3章 怪阿姨
点击阅读
沈清念曾以为自己遇见了最美好的爱情,当她打算与未婚夫平凡幸福的过一生之时,却不想遭遇未婚和继妹的联合背叛。一场阴谋,她清白被毁,还要置她于死地,当危险靠近之时,她假死逃生。五年后,沈清念洗尽铅华,携手萌宝华丽归来之时,她一心只想复仇虐渣,却不想身边意外多出一个粘人总裁……

《一胎三宝在逃辣妈她马甲超多》精彩片段

沈清念身体炙热,似是有一股莫名的火焰燃烧着,下一刻一股刺痛感猛地传来,舒服却又夹杂着痛感一下一下的传遍全身,艰难的睁开眼,却只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不停的动作着。

沈清念揉着眉心从睡梦中醒来,只觉得浑身酸痛无比,坐起身子,原本盖在身上的被子自肩膀滑落,露出赤裸的身体。

惊得原本睡眼惺忪的沈清念,一下子惊叫了起来,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瞳孔微缩,原来昨晚发生的不是梦!

沈清念赤脚冲向浴室打开喷洒,双手狠狠地的搓着,恨不得将身上的皮搓掉一层,只为将那暧昧的痕迹清洗干净。

良久,原本白皙的肌肤此时通红一片,沈清念神色颓废,甚感无力的瘫坐在地上,不由抱着头崩溃的大哭。

脑子里不住的回想昨晚发生的事,如电影一般一一在脑海里显现。

沈清念昨夜被她最要好的闺蜜,拉着参加了她(沈清念)未婚夫萧寒的生日聚会,途中所有人起哄,喝了一杯闺蜜(盛萱)递给自己的酒。

后面觉得身体燥热,神志昏沉,闺蜜便给了自己一个房间的钥匙,所以,是自己走错了房间才导致了这些事的发生?

不,不是!

沈清念极力摇头,自己虽然不擅长喝酒,但也不会一杯倒!

莫不是

沈清念有些不可置信,她是自己最好的朋友,怎么会背叛自己,她更是知道自己丢失清白,将要面临什么样的后果。

如牵线木偶一般动作缓慢的将衣服套在身上,看着完整无损的衣服,沈清念讽刺一笑,只怕昨晚的男人也是她找的吧!

可是理由呢?

而昨晚的男人又是谁?

沈清念不得而知,只是隐约记得,昨晚的男人甚是凶猛,有着一股淡淡的薄荷味,自己好像还咬了对方一口。

沈清念心中绝望,强忍着身体的不适,打了个出租回到沈家,坐在车内的她双目无神,神色呆板,毫无反应。

出租车司机连声叫了几遍到了,沈清念才回过神来,掏出口袋仅剩的一百块钱递给司机,不顾身后司机叫喊着“找你钱!”失魂落魄的走向沈宅内。

“那个贱人,昨天竟然让她躲过一劫!”只听一声刺耳且恶毒的怒吼声响起,同时伴随着器具的碎裂声。

原本昨晚一切准备就绪,只等沈清念按照他们的计划,进入房间,拍下她找男人的视频,谁知道今天早上的时候,竟然告诉自己,那小贱人没去。

真是一群蠢货!

“原本昨天都和萧寒还有她那个闺蜜商量好了的,趁此机会定要让她身败名裂,谁知竟是让她躲过一劫,哼!”沈以沫冷哼道,难掩心中恶意。

门外的沈清念将沈以沫的话听了个遍,原来竟是自己的闺蜜和未婚夫,伙同自己的继母与继姐,设下此等圈套。

就是为了让自己清白尽毁,让继姐心愿以偿的嫁给自己的未婚夫。

沈清念从未想过,印象里那个对自己关爱有加的未婚夫,竟然就为了能够娶自己的继姐。

几个人沆瀣一气,要让自己清白尽毁,名誉受损,让自己成为整个M市的笑话!

思及此,顿时怒冲心头,控制不住的嘶吼出声,“沈以沫,你该死!”说着朝沈以沫的方向扑了上去,撕扯着对方的衣服,头发连脚带踢,似是要将心中的怒气尽数发泄而出。

沈清念从未想过,原来一直对自己温柔以待的女人,却是这般歹毒,可恨。枉费自己这样相信她们,竟以为他们真的是对自己好!

这般想着,下手便越加的重了,直至沈以沫头发散乱,脸上布满抓痕。

直至沈以沫痛苦且凄厉的叫喊声传遍整个屋子,方才惊醒一旁呆愣的李静姝,听见女儿的惨叫,眼看着自家女儿此时以经被打的惨不忍睹,顿时怒起,拎起放在桌子上的花瓶,狠狠地砸在沈清念的头上。

花瓶应声而碎,像是不过瘾似的,对着已然昏迷的沈清念拳打脚踢,边打边喊:“贱人,你就像你那个贱人一般的妈一样,全部该死!”

“你以为老娘这么好心?竟肯花费这么多的时间把你养大?我只不过是做给你爸看的,也就你傻傻的以为我是真的对你好,和你那贱人妈一样,单纯又好骗!”李静姝讽刺笑道,面上尽是得意之色。

现今的沈清念和当初的夏凌薇一样,傻的出奇,自己装装可怜,就能把她骗得团团转,喂她吃什么她就吃什么。

夏凌薇,你看,不止你死在我李静姝的手上,你的女儿也是,你的一切,都属于我了,你可要在天上好好的看着,我怎么将你的一切,统统变成自己的!

沈清念倒在地上,头上满是血迹,双眸瞪得大大的看着沈以沫二人,似是临死都不得瞑目一般。

她至死都不明白,往常对自己温柔,凡事都先为自己考虑的两人,竟会是这般恶毒。

沈以沫被癫狂至极的李静姝给吓得愣在原地,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母亲,竟然能够面不改色的将一个活人打死!

看着毫无动静死死盯着自己的沈清念,恐惧瞬间遍布全身,惊的沈以沫控制不住的叫喊着:“杀人了,杀人了,我们杀人了!”

坐在地上的沈以沫,惊恐出声,不住的往后退。

一旁的李静姝听到喊叫声,瞬间捂着沈以沫的嘴,面色平淡,声音平静:“她早晚都是要死,既然如此,我们一不做二不休,趁此将沈家拿下!”

显然,这也不是她第一次做这种事,李静姝眸子里闪过一丝诡异的光芒,二人将沈清念抬去原本的房间,将血迹清理干净。

深夜,沈清念从昏睡中苏醒,愕然发现自己竟然没死,惊喜之余,扭动着双手发现没有被绑,抬了抬酥麻的手臂,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

“呵,原来自己竟然没有被李静姝给打死!”沈清念轻呵出声,接着微弱的光芒看着四周,发现是自己的房间。

连忙站起身子,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便是“快逃!”

着急忙慌的将重要物品收拾起来,悄无声息的打开房门,朝门外摸索着下楼。

谁知刚走到一楼,就看见沙发上坐着一个人,走近一看,顿时吓的沈清念差点尖叫出声。

自己的父亲,竟然被杀了!

沈帆山心口插着一把水果刀,双眼充血,脸上挂着不可置信的表情。

沈清念脑子乱的似是一锅浆糊,双腿颤抖的走上前,伸出手探了探沈帆山的鼻息,发现真正死亡后,沈清念捂着嘴,努力让自己不要哭出声。

原本沈帆山听闻自家女儿的事情,想着回家和妻子商议对策,既然大女儿已然失真,那不如便让二女儿嫁去萧家,谁曾想,他最疼爱的女儿竟是直接拿着刀子,刺进了自己的心脏。

似是临死都未曾想到,杀害自己的竟然是自己最爱的女人和女儿!

沈清念捂着嘴,惊慌失措的往大门走去,眼角却看见沈帆山的手里,似是闪过一丝光芒。

伸手将沈帆山的手掰开,手心赫然是李静姝的耳环,一个菱形镶嵌着帝王绿的宝石耳坠。对于这个耳坠,沈清念更是记忆犹新。

沈清念将耳坠放进自己贴身的袋子里,蹑手蹑脚的打开大门,逃也似的往外跑。

沈清念一路逃亡,原本就沾染着血迹的衣衫此时已然看不出原本的模样,头发凌乱,脸更是如街头的流浪汉一般。

逃亡期间的她不敢住酒店,不敢与人接触,吃的是垃圾桶翻出的剩菜剩饭,喝的是自来水,或者垃圾桶里找出来别人喝剩下的水,忍着恶心,勉强果腹。

沈清念逃走的第二天,便从街边的新闻上,报纸上,发现了通缉自己的通缉令,文案孑然就是,沈氏集团沈帆山之女,于6月3日晚上12点,将其父亲杀害后逃亡,悬赏20万。

看到这则消息的她,气的浑身战栗,充满了无力感,心中满是悲怆,若不是自己没用,怎会被人这般诬陷!

次日,沈清念蜷缩在桥洞下,一手抚摸小腹,她接连逃亡将近两个月,也是在这个时候竟然发现自己怀孕了。

眼中泛滥着慈爱的光芒,虽然不知孩子的父亲是谁,但是毕竟是一条生命,更是自己的孩子。

这般想着,沈清念唇角荡漾这笑意,虽然逃亡很苦,但是这个突如其来的孩子,却让她有了活下去的勇气。

与此同时桥上,一男人捂着腹部弓着腰,步履踉跄,一摇一晃的走在桥上,拼尽全力的撑着身体,不让自己陷入昏迷。

沈清念本不想理会,但刚闭上眼睛没一会儿,只听见砰的一声响,将她吓了一跳,慌乱的睁开眼睛,见是一个人从桥边掉了下来,连忙跑了上去。

看着对方的衣着,怎么看也不是一般人,思索半刻,终究是昧不过良心,费力的将男人拖到自己睡觉的地方。

就在这时,桥上的十几个西装革履,手上拿着枪的男人匆匆往桥下赶来,面色严肃。

“快,今天一定要杀了他,昨天已经让他逃了,今天怎么说也不能够再让他逃了!”

于此同时,桥的另一边,出现一伙人,为首的人突然叫喊起来:“沈清念!快,沈清念在这里!”

五年后,沈清念一手托着行礼一手抱着一个穿着公主裙的小女孩身姿挺拔靓丽,出现在M市机场内,成为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沈清念一手将怀里睡着的奶娃娃往怀里托了托,一手推着行李箱,腿脚麻利的走出机场外,随手拦了辆的士,司机勤快的把行礼放到后备箱里,路上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

“姑娘,你怎么一个人带着孩子,孩子爸爸呢?”司机约摸四十多岁,性格格外热情。

沈清念怀里抱着沈绾绾,隔着车窗看的出神,闻声笑着应道:“孩子爸爸去世的早,没办法,唉。”说着似有似无的叹着气。

自己不知道孩子爸爸是谁,那可不就是死了?

此时一处约三十多层的大厦内,男子头发梳得光亮,五官精美,正在开会的他突然打了个喷嚏,不由的揉了揉鼻子。

这是哪个不知死活的人在骂我?

“姑娘,可真是不好意思,我就是看着这小娃娃跟我家里的孙女差不多大,是我多嘴了。”司机闻声,尬尴的摸着脑袋,很是不好意思的说道。

“没事的大叔。”沈清念好整以暇的看着窗外,时隔五年,她沈清念再一次踏上了这一片土地。

沈以沫,我沈清念已经不是五年前,任你们欺辱的小丫头,这一次,我到是要看看,你们母女二人是否有能力抵抗我沈清念的还击!

“姑娘,姑娘,已经到了。”司机大叔轻声叫了好几下,就是怕吵醒还在睡觉的奶娃娃,粉粉嫩嫩的可真好看。

“大叔,不好意思啊!”沈清念看着的士扬尘而去的背影,笑着大声喊道。

沈清念住的这个小区是一个略有些年头的小区,人声鼎沸,随处可见的小孩,嬉戏打闹。

沈清念抱着沈绾绾,直接去了三楼,虽然外表破旧,但是装修却没得说,挺不错的。

大致的看了下房子的格局,三房两厅,到是挺不错的,装修偏向灰白色调,将熟睡的沈绮思放在床上,熟练的打开电脑登上微信QQ等。

一打开电脑,几十条信息跳了出来。

“老大!念念!你什么时候到?”

“我爸说了,今晚的酒会你一定得到场。”

“你在不在啊!”

“你回我一下好不?”

一连串的问题,看的沈清念满脸黑线,双手灵活的敲着键盘,回到:“安辰,你是不是皮痒痒了!”

“晚上记得来接我和绾绾,晚上再见。”说完,啪的一声,将电脑合了起来。

晚上8点,沈清念一身酒红色深V鱼尾长裙,手里牵着一个穿着淡粉色小洋裙的奶娃娃,耀眼至极。

让原本站在车旁的安辰,双眼放光。

这怕不是个妖孽吧!

安辰肆无忌惮的盯着沈清念看着,将站在身旁的老爸安天幕给忽略了个彻底。

安天幕看着站在自己旁边的儿子安辰,恨得咬牙切齿,忍无可忍的朝安辰的脑袋拍了一巴掌。

“老爸!”安辰捂着头喊道,小孩嬉笑的声音同时传来。

“略略略,安辰叔叔挨揍了哈哈!”

沈绾绾双眼笑的弯弯的,捂着嘴笑道。   “绾绾”安辰将面前的小奶娃一把抱起,一手刮着沈绾绾的小鼻子,佯装生气道:“沈绾绾,你居然敢笑话你安辰叔叔!”

“妈咪,你看看安辰叔叔。”

沈清念无语,斜睨了一眼,抬脚就朝安辰的屁股踢了一脚,冷声道:“还不快走,不是说赶时间?”

“安叔,我们快走吧!”随后沈清念率先进了后排座位,安家父子坐在前排,而安辰却是充当了司机一角。

盛天酒店内,人声鼎沸,无不是穿西装打领带的男人们,和穿着礼服的女人,各自端着高脚杯攀谈着。

大家都在等一个人,S国著名集团驻M市的地区负责人,如果能够拿下Ken集团的合作项目,那么将会在M国更上一层楼。

安天幕走在最前,身后跟着的便是安辰以及沈清念。

随着安天幕的入场,众人的眼神顿时灼热起来,纷纷争先恐后的朝安天幕走来,到是将原本走在几人旁边的沈清念给挤了出来。   沈清念牵着沈绾绾,而一旁的沈绾绾则是眼睛放光,大眼睛咕噜咕噜的转着,许久,指向一处放着许多甜品的架子,奶声奶气道:“妈咪,我想去吃那个。”

沈清念顺着自家女儿指着的方向看过去,看着不远处各式各样的甜品,嘴角一抽,无奈道:“那你去吧,记着不要乱跑!”

看着自家女儿的背影,轻叹口气,果然小孩子最大的爱好就是吃,这般想着沈清念走去一旁的角落,举止优雅,举着酒杯小口轻抿,只听见身后传来几个女人的声音。

“以沫,听说你这次是最有希望拿下与Ken集团的合作项目,是真的吗?”

“姐姐可别胡说,我可没这个能力拿下这个项目,在我前面可还有冷氏集团呢。”

听着熟悉的声音,沈清念不由眉头轻佻,嗤笑出声,这可还真是有缘分啊!

竟然能在这种地方碰见你沈以沫?

安辰托着酒杯四处张望,方才分明在自己身边的一大一小,竟是一下子便不见了人影,神情略显凝重!

眼底幽光闪烁,带着焦急,随即看见不远处的一个小小的身影,顿时露出一抹笑意,往前走去。

“啊!”

女人的尖叫声响彻满室,随即传来责骂的声音。

“你这小孩怎么回事啊!眼睛有问题吗?看不见旁边有人吗?”

“哇~妈咪,有人欺负绾绾,绾绾没有把蛋糕弄到她的衣服上,是她自己弄到的,哇~”沈绾绾大声哭泣,条理清晰的将事情经过哭诉而出。

沈以沫神情略带尴尬,面对众人的指指点点,脸色泛红。

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栽在了一个小丫头片子的身上。

安辰听见哭声,急忙往人堆里挤,一旁的沈清念闻声,  踩着高跟鞋一同往事发点而去。

而沈以沫的脸色由红转白,看着眼前的小女孩心中气急,这死孩子怎么可以和那个女人那么像,真是让人讨厌。

耳朵里充斥着孩童的哭喊声,一时心情烦躁,很是不耐的推了一把沈绮思。

原本沈以沫只是打算将沈绮思推去一旁,谁知道对方竟是一下子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霎时有些呆愣。

原本沈以沫并没有把这个小还放在眼里,只是因为对方的相貌,故意为难,谁知道这小孩竟也是个不简单的!

沈清念推开人群看见的便是眼前的一幕,浑身气息骤变,充满冷意,上前将沈绮思抱起放在安辰的怀里,气势十足的走向沈以沫。   只听“啪,啪” 两声传来,沈以沫脸上迅速红肿,脸颊上的手指印赫然出现,众人看着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这女人,不但长得漂亮,连性格都这么泼辣!

“沈以沫,我的人你也敢动?”沈清念语气薄凉,清冷,面上带着似有似无的笑意。   “沈清念!”

沈以沫看见来人瞬间脸色煞白,瞳孔微缩,身体紧绷且微微发颤,满是惊恐。

强装镇定的动了下因为紧张而发硬的脖颈。

满是不可置信道:“你没死”

“她是五年前那个杀父而逃的沈清念!”

人群中那人惊诧道:“她竟然还有个这么大的孩子?”

“沈清念,那不是五年前的那个通缉犯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众人议论纷纷。

能够出现在这里的人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既然沈清念能光明正大的出现在M市,只怕背景也是不简单。

沈清念无视众人的反应,戏谑的走上前,高跟鞋的“哒哒”声敲击着沈以沫的神经。   只见少女上前,伸出手拍着沈以沫的脸颊,嗤笑道:“想不到过了这么久,你还是老样子。”

下一秒却是掷地有声道:“沈以沫,和我女儿道歉!”

场面一度寂静,众人沉声静气的看着沈以沫,似是在深究沈以沫会如何做法。

此时,楼上的过道,露出一抹身影,身姿挺拔, 气势凌人,面若寒霜,眉头紧蹙。   “发生了什么事?”冷闵行冷声问道,只见身边跟着的中年男人凑近冷闵行的耳边。

冷闵行眉头紧蹙,眸光冰冷带着刺骨的寒意,猛地袭向沈以沫。

虽未说话,但是极重的低压让沈以沫心尖发颤,手指指甲深陷掌心,“姐姐,对不起!”

心有不甘,若不是来人是冷闵行,这次她定要沈清念好看!

看着沈以沫面无表情道歉的模样,沈清念挑了挑眉头,浅笑应道“你不该是和我说对不起,而是和我女儿说对不起!”

说完眸光幽深的看着沈以沫,想避重就轻?根本不可能!

闻言的沈以沫,面上分毫未显,对着安辰怀里的沈绾绾咬牙切齿道:“对不起,阿姨不小心碰到你了,不好意思,希望你能够原谅阿姨!”

沈绾绾一副好宝宝的模样,点了点头,转头趴在安辰的肩窝处,小声说了句:“安辰叔叔,我们走吧,我不想见到这个丑八怪阿姨!”

安辰率先抱着沈绾绾往圈子外面走,唇角扯着一抹灿烂的笑意,留下的沈清念只是颇含深意得看了眼沈以沫,只这一眼,已然让沈以沫心惊胆裂。

一胎三宝在逃辣妈她马甲超多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