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医王妃
  • 鬼医王妃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勤奋的螃蟹
  • 更新:2022-03-30 21:28:00
  • 最新章节:第3章
点击阅读
一觉醒来穿越古代,还沦为了王府里人人嫌弃的草包花痴王妃。白莲绿茶欺上门,夫君眼盲心瞎对她百变厌恶,甚至还对恶言相向,没关系,她手中银针可治病救人也可治白莲渣男。她堂堂二十二世纪最美医学天才又怎会成为弃妃,她华丽逆袭,休了恋爱脑的渣王爷。可谁知她一纸休书递上去的时候,某王爷却后悔了……

《鬼医王妃》精彩片段

寒王好可怜!

此时京城上下无不为之叹息,只因他必须娶一个人,谢瑶!

那可是全京城男子最不想娶的谢瑶啊!娇纵蛮横,狂妄无理,仗势欺人,在她身上,就找不到一个好的形容词。

即便如此,可偏偏她痴爱上了寒王,对寒王一见倾心,仗着她爹和哥立了战功,让皇上赐婚,逼着寒王娶她!

寒王与京城第一才女上官玥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谁都认为这世上也只有上官玥才能配得上寒王,偏偏半路杀出来一个谢瑶,生生的拆散了他们!

一个时辰后。

“他怎么能如此羞辱我?!他难道看不到我的好吗?竟然宁可去与其他贱人在一起,也不想看我一眼?”谢瑶羞愤震天道,她费尽心机的嫁给楚寒,是为了与他双宿双飞,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和其他贱人在一起?

说罢,她不管不顾的冲了出去。

“王爷,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我才是王爷的王妃啊!”谢瑶红着眼睛,委屈不已的喊道。

当她看到并肩站在一起的楚寒和上官玥时,仿佛受了刺激一样,指着上官玥大骂:“狐狸精!你是什么身份?竟然敢在这个时候魅惑王爷?!”

说罢,冲过去就要甩给上官玥一个耳光。

“啪啪啪......”

寒王楚寒几个狠辣无情的耳光挥打过来。

谢瑶红着双目望着深爱的男子,“王爷,你怎么能如此待我?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想要与你在一起,别人不了解上官玥,但是我了解,上官玥她表里不一,她就是个阴险的贱人,王爷怎能娶她做侧妃,王爷被她骗了啊。”

今日是他们的大婚之日啊!

他不和她拜堂,却在这一日又娶侧妃,他将她的骄傲全部踩在地上给狠狠碾碎了。

“论阴险,无人能比得上你。谢瑶,你让本王恶心至极!玥儿天性善良温柔,岂是你三言两语可以污蔑的?”楚寒身着一袭朱红色喜服,身形挺拔,却又遮挡不住他骨子里的冷冽,以及此刻凝视着她的黑眸,透着丝丝寒意和无情,还有浓烈的厌恶。

“不知道我做了什么,让王妃如此厌恶我,我......我与王爷几年前就已经相识,王爷最是了解我的,我求求王妃了,不要坏我的名声可好?求求王妃了!”上官玥噗通一声跪在了谢瑶面前,泪眼婆娑的哭求道。

“上官玥,你不要再装模做样了!”谢瑶气极。

楚寒又是一记狠狠的耳光扇了过来,“在本王面前,竟敢如此嚣张跋扈!玥儿的名声岂是你想破坏就能破坏的?!”

谢瑶被这一个耳光打的发晕,一不小心额头撞到了一旁的柱子上,身体一软滑了下去。

紧接着,楚寒又是狠狠的踢过去一脚。

正好踢到了谢瑶的腹部,无人发现此时的谢瑶已经没了呼吸,这一脚落下,她完全没有痛呼出声。

下一刻,谢瑶又睁开了双眼。

入目的是男子一双凛冽如霜的寒眸,深不见底仿佛恶冬深渊,正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怎么回事?

她不是应该在前去X国的私人飞机上吗?难道......忽然想起了没有知觉之前发生的事情,他们和另外一架飞机撞上了!

想她堂堂二十二世纪医术天才,无论是商界枭雄还是政界大佬看病都要提前半年预约的神医,竟然就这么死于非命?

那架突然出现的飞机,难道是她要治疗的那个患者的仇家?

来不及想太多,因为有无数不属于她的记忆,一瞬间全部涌入脑海中。

谢瑶无比震惊!

她竟然穿越了!

楚寒一脚踩在了她的胸口上,打断了她的思绪,这一脚极其用力,险些将她的心脏给踩碎。

他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黑眸中的森冷和嫌恶分明。

他恨极了原主!

似乎恨不得亲手将原主的皮给扒了。

“从今日起,离玥儿远远地,若是让本王知道你胆敢伤害她,本王一定饶不了你!”楚寒声音冰寒道。

谢瑶皱眉,脑袋一阵阵发晕,又闭上眼睛缓了一下,“把脚挪开!”

“王爷息怒!若是被大将军知道的话,一定会前来问责的。玥儿不想让王爷为难,只要能与王爷在一起,玥儿就算是名声毁了也心甘情愿。”上官玥扑了过来,声泪俱下的表明心迹,然后又朝着躺在地上的谢瑶磕头,“王妃,都是我的错,有什么怨气都撒在我身上吧!”

当楚寒听到大将军三字时,面色陡然一变,脚下的力度又重了一分,“本王今日就休了你!”

谢瑶没料到他会又再用力,心口一痛,猛地吐了一大口鲜血。

怒极,用尽浑身力气猛地推开了楚寒。

她坐起来,靠着柱子冷眸扫向楚寒,又快速的重新梳理了一下原主的记忆。

原主和她同名同姓,父亲是权倾朝野的大将军。对寒王楚寒一见钟情,为了能嫁给寒王,什么阴谋诡计都耍出来了,竟然在一个赏花宴上,偷偷的跟随寒王,然后在寒王面前衣衫不整,说寒王对她意图不轨,逼的寒王只能娶了她。

今日是他们的大婚之日,楚寒是恨极了谢瑶,换成是她遇到了这么个女人,也会恨的牙痒痒。所以今日大婚时将上官玥迎入门,并且扔下谢瑶一人,去和上官玥拜堂成亲,一向嚣张跋扈的谢瑶发现后立即去找楚寒理论,结果被楚寒揍了一顿,一不小心撞到柱子上死了。

一睁开眼,就换成了她。

短短时间内,谢瑶就将来龙去脉了解清楚了。

无言以对。

无法形容。

因为这个谢瑶实在是太蠢了!

有权势滔天的父亲,又有战功赫赫的哥哥,不好好享受荣华富贵,作什么妖?

哭天抢地的嫁给一个不喜欢自己的男人,实在是自作孽!

谢瑶心中冷笑,面无表情的又看了一眼楚寒。

的确是个难以用言语来描述其相貌的男人,五官如刀削般深刻分明,线条美到极致,剑眉之下的细长双眸蕴藏着猎鹰般锐利的寒光,一身气息冷傲孤清,不自觉的给人一种压迫感,是一种以万物为刍狗的淡然和冷漠。

眼前男子如果在现代的话,出道就是一片颜值碾压,也难怪原主会花痴到那般地步。

那极淡极冷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时,似乎还裹着冰碴,刺的衣服下的肌肤也感受到了强烈的压迫和冷意,心中一笑,看来他是讨厌原主到极致了呀。

即便原主现在额头受伤,一脸的血,凄惨无比,他也丝毫没有动容,甚至都没有命人去找大夫前来。反而还用力的踩着她的心口,迫使她吐了一大口血。

够狠。

再看一旁不停擦泪,看上去很是让人怜惜的上官玥,心中无奈,也难怪原主会败的如此彻底,这么一个盛世白莲花,横冲直撞没脑袋的原主怎么可能比得上!

几句话轻而易举的就让楚寒对原主更加厌恶,甚至是下了杀心。

谢瑶直接站了起来,顿时晕眩感袭来,闭上眼睛缓解了片刻,然后睁开了双眼。

又在楚寒和上官玥略微惊讶的目光中,从袖口中拿出绣帕,慢条斯理的将脸上的血擦干净。仿佛擦的不是血水,而是汗水一样自然。

上官玥见状,美眸闪烁,这一刻的谢瑶好奇怪,怎么站起来后不咄咄逼人了?

她摸了摸还有些疼痛的脸,冷眼看向楚寒,刚要开口说赶紧把休书写了时,上官玥又扑了过来。

“王妃,我真的知道错了,王爷是一时怒极才会打了王妃,王妃千万不要告诉大将军,求求王妃了!”上官玥假惺惺的哭求。

闻言,楚寒的脸色极其阴森。

谢瑶的头一阵阵发晕,是脑震荡的症状,需要立刻躺下休息,她只冷冷的看了上官玥一眼。

“王爷,快命人去找大夫前来吧,姐姐看上去伤的很严重。”上官玥回眸看向楚寒,目光隐忍,言语却很贴心善良。

谢瑶冷讽一笑,“不必。”

她就是大夫,若是连这点儿伤都处理不了,岂不是要被人笑掉大牙?

“姐姐千万不要赌气,要不然伤口留了疤,就会毁容了。”上官玥又道。

留疤?

这伤口看上去的确是要留疤的样子,若是处理不当,的确会留疤。

换成任何一个女子,听到自己要毁容了,一定心急如焚,早就慌了神,但此刻的谢瑶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撞傻了,看上去完全不在意。

谢瑶冷瞥了上官玥一眼。“不劳你担忧了,再废话下去,良辰吉日都错过了,我祝你们夫唱妇随,白头偕老。”再加上一句,祸害彼此。

闻言,楚寒黑眸森冷,紧盯着她。

视线太强烈,谢瑶无法忽略,她挑眉看去,勾唇浅笑:“不用怀疑我说这番话的真诚,鬼门关走一遭突然想通了而已。真心诚意的祝福你们,若是认为我碍眼了,现在王爷写一封休书给我,我现在便拿着休书立即离开寒王府。”

休书?

上官玥立即朝着谢瑶看去。

谢瑶怎么忽然间竟变了性子?

费尽心机嫁给了楚寒,现在这是在欲拒还迎?被打了一顿,学聪明了?

楚寒的目光仍旧冰冷,并没有因为谢瑶的话产生任何改变,心知这是谢瑶在欲擒故纵,更认为她心思不正,恶心至极,“来人,将王妃送回院子不可随意走动!没有本王和侧妃的吩咐,王妃不可离开院子半步!”

闻言,谢瑶挑眉一笑,不可随意走动正好如她的意,刚好乐得清静,好好养养身体,不过......

她的视线在他的脸上走了一圈。

确定了他有问题。

“奉劝一句,三天之内最好不要行人事!否则,有可能你今后不能人道。”谢瑶职业习惯使然,一不小心开口说了。不过说了也就说了,无碍,他绝对不会相信她的话。

至于具体原因需要仔细检查之后才能下判断,大概率是中毒,看来这位寒王暗地里的敌人不少啊,中了慢性毒都不知道,等哪一日毒性彻底的显现出来的时候,他跟废人也没什么两样了。

话落,她直接头也不回的离开。

这个冷的像冰雕一样的男人,她避之不及,滚的越远越好!而且出手打女人的男人,没几个是好东西。

楚寒眼眸幽深黑暗,一身冰霜吓的四周的人不敢言语半句,他看着谢瑶的目光,不仅杀气腾腾,更是厌恶透顶!

“谢瑶!你令本王着实恶心!”楚寒盯着她的背影,寒声道。

门外的侍卫瞬间噤若寒蝉,低头不语。

王妃胆子也太大了,竟敢说王爷将会不能人道!

“王爷,王妃口不择言,千万不要怪罪她。”上官玥娇躯靠在他的身上,柔声安抚。

为了不让王爷和她洞房,谢瑶真是煞费苦心,这种胡说八道的话,能骗得了谁?

“她的话,本王听了只会恶心。”

......

扶云轩。

谢瑶被耳旁的哭声吵醒。

刚刚回来的时候,院子里一个下人都没有。

她原本躺在床上梳理脑中海量的新增记忆,结果忽然一阵眩晕凭空袭来,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为什么会有如此强烈的眩晕感?

撞柱就算造成了轻微脑震荡,所产生的眩晕感也不该如此强烈!

“王妃,呜呜呜......王妃,奴婢无能!奴婢找到现在也没有大夫来王府,都说王妃撞到额头只是小伤,养几天就好了。奴婢真的没办法......”那些大夫一听是来寒王府给王妃瞧病,一个个的都找各种理由拒绝了。

子晴推开门哭哭啼啼的跑了进来。

“奴婢还是回去找大将军吧!大将军出面,不光能请御医过来,还能震慑一下那些宵小之辈!”子晴灵光一现,想到了办法,转身就要再跑出去。

“不用了。”

“王妃醒了?”子晴转身,一脸惊喜的看过去。

谢瑶用力的撑起了身体,然后看向子晴,那强烈的眩晕尚未完全褪去。

子晴对原主忠心耿耿,虽说原主在外比较嚣张,但对自小一起长大的子晴还是不错的,也是十分信任。子晴的性格同样是横冲直撞,原主欺负一个人,子晴必定会绞尽脑汁的帮着原主想如何欺负,如何将仗势欺人演绎到淋漓尽致。若是有人欺负原主,子晴必定会冲到前面去,绝对的忠心耿耿,没有二心。

主仆二人能用暴力解决问题,就绝对不会用脑子,所以一步步的走到今天这一地步。

谢瑶心中叹了一声,点头道;“醒了。”

“呜呜呜......太好了,奴婢担心死了。”子晴红着眼眶焦急不已。

见状,谢瑶温声道:“不必担忧,去准备晚膳。”

“啊,好,奴婢马上去。”子晴抹了一把眼泪后,又风风火火的跑了出去。

谢瑶看着子晴离去的背影陷入沉思,为自己诊脉,片刻后冷笑,果然是被人下毒了!原主不是被撞了一下额头死的,而是被人下了毒。

会是谁呢?

她的眼前浮现了上官玥的脸。

勾唇冷笑一声,这个寒王府里真是刀山火海呀,乱七八糟的招数一个接着一个。

......

紫烟阁。

一支红烛燃着,摇曳暖魅。

院外远处五步一岗十步一哨,任何人不得靠近,防的就是横冲直撞的谢瑶。

屋内,上官玥一脸欲应还休的娇羞模样坐在床头。

对面,楚寒黑眸深深的看着,完全不见半分冰冷的样子。

“王爷,您在看什么?”上官玥娇声道,他已经看了她许久,为何迟迟不动?

“没什么。”楚寒轻咳一声,眼底似有一缕疑虑被快速收起。

上官玥喜服下的粉拳恨恨的攥紧了一瞬,如何不懂王爷的疑虑。

该死的谢瑶!竟然妄想用不能人道来威胁王爷不与她洞房!

“王爷,玥儿为您宽衣,如何?”说罢,缓缓起身,站到了楚寒的对面,纤手轻伸,放在了楚寒的肩上。

楚寒轻眯双眸,嘴角微微上扬,“好。”

上官玥浅笑,手上动作轻柔绕指。

谢瑶一句话就想阻止他们洞房?可笑。

一件,两件,三件......就在房间内的气氛越发暧昧之时,楚寒面色忽然一沉,眸光瞬间冷的寒光迸射。

为何腹部会猛然一阵刺痛?这本就是不可能之事!难道,竟被那恶妇说中了?

上官玥感觉到楚夜的变化,轻声道:“王爷?”

楚夜面色冷沉,将衣服又快速的穿了回去,沉声道:“你今日也累了,先休息吧。”

说完便起身往外。

“王爷这么晚了去哪?”上官玥心头一慌,连忙要追上去。

“嗯?”楚寒脚步一顿,冰冷的声音不容置喙。

上官玥咬着红唇,透出一丝丝的委屈,“好,玥儿知道了。”

“早些睡吧,不必等我。”楚寒说完直接离开。

“玥儿送王爷。”上官玥再次福身,等楚寒出了院子之后,立刻叫来贴身大丫鬟紫菱,眼中冷光翻涌,“去看看,王爷去了哪里?”

“是。”紫菱没敢多问,立刻出发。

......

扶云轩。

子晴守在门外已经困的眼睛都睁不开了,看了眼天色知道王爷不可能来了,叹了口气,转身就要回去睡了,忽然听到有脚步声快速靠近。

回头一看瞬间大喜,王爷!王爷竟然来了!王爷果然不会忘了王妃,王妃岂是那些胭脂俗粉可比的?

转身,火急火燎的进屋,“王妃,王爷来了!快,快醒醒!”

院外,楚寒对身后跟来的两名侍卫冷声道:“你们守在这里,没有本王的命令,任何人不得进来。”

说完一转身走进院子,脸色冷的骇人。

谢瑶睡的正沉,忽然被子晴叫醒,迷迷糊糊的问道:“谁来了?”

“王爷!是王爷来了,王妃快清醒一下吧,若被王爷看到王妃这个样子怕是不妥。奴婢去给您端水,先净一下脸。”子晴着急忙慌的就要去打水。

楚寒?谢瑶想到那个冰雕一样的男人,困意瞬间没了一半。

大半夜的,不去跟心爱的人洞房花烛,跑来这里干什么?忽然回过神来,难道是因为她白天说的那些话?

伸手在枕头下面摸了摸,摸到了一个簪子,粗是粗了点,用来应急问题不大。

“砰!”

楚寒进屋后,将门用力关上。见屋里还有人,目光冷的能杀人。

子晴根本没注意王爷的表情,懂事的立刻放下手中的东西退了出去,临走前给了王妃一个加油的眼神!

王爷虽然没跟王妃拜堂,但来洞房了啊!这么好的机会王妃一定要抓住!看那些势利眼的下人还敢不敢嚼舌根!

屋里只剩两人。

同样是只有一根红烛燃着,但气氛跟之前却有天差地别。

看着一脸冰冷的楚寒,谢瑶眉毛一挑。

“王爷有何事快说,说完就回去吧,我也累了,要尽早休息。”她打了个哈欠,漫不经心的。

反正是要和离,也没必要跟这个冰雕男假客气,越快放她自由身越好。

“大胆恶妇!你就不怕因此事连累了将军府!”楚寒强压怒气。

腹部的刺痛感虽然已经消失,但并不意味着什么都没发生过。

谢瑶不解的看过去,“王爷怕不是被什么冲上了脑袋?我身体不适,王爷请回吧。”

楚寒周身冷意更甚,甚至是有些咬牙切齿,“莫跟本王装傻!把解药拿出来!”

解药?

谢瑶更懵了一瞬,然后反应过来。

原来你个冰雕男不听劝,犯病了啊!

呵呵哒!

不听神医言,吃亏在眼前。

“王爷说的这是什么话?什么解药?我从将军府出来,只带了些糕点,王爷要不要来一块?”仍旧是漫不经心的样子。

楚寒周身的寒气瞬间炸裂,直接来到谢瑶的面前,一只手如铁钳般掐住谢瑶的脖子,声音低沉的仿佛阎王断案,“说,你在本王身上动了什么手脚?”

谢瑶呼吸一滞,手中的簪子立刻紧了紧。

楚寒的手又紧了几分,声音冷冽无情,“别以为有将军府给你撑腰,本王就不敢动你!”

“咳!咳!”谢瑶明显感觉越发的呼吸困难了,手中簪子调转方向,果断刺向楚寒。

楚寒没想到谢瑶竟然敢反抗,被刺中后浑身乏力,直接就软了下去。

那铁钳一般的手松开,谢瑶才觉得空气重新顺畅,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既然你认定是我做的手脚,就不怕杀了我,你将永远无法人道?”古今男人都一样,就没有不在乎这件事的男人,毕竟能用脑子思考的男人世上没有几个。

楚寒眯着冷冽黑眸,盯着谢瑶,气息深沉的可怕。

“你到底对本王做了什么!”

谢瑶的呼吸逐渐恢复平稳,冷笑着扫了一眼楚寒,“你问我问题,刚刚却又掐住我的脖子,是要我用手语回答你吗?”

楚寒目光狠毒的盯着,不语。

谢瑶也懒得再开口,直接丢了只鞋在地上,将楚寒的手腕放了上去,开始诊脉。

别的什么都好说,让她背锅?

做梦!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老天爷很给面子,谢瑶诊脉完毕后又给楚寒简单的处理了一下,然后就去睡觉了,直到天色快亮的时候,地上的一道人影才重新站了起来......

“啪!哗啦!”

谢瑶睡的沉,听见声音立刻坐了起来。

她本就爱睡懒觉,加上昨天又累,的确是睡的沉了点......大意了。

床前,楚寒脸色黑红黑红的站立着,衣裤被褪开大半,身上插着不少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银针。桌子被掀翻,茶壶茶杯碎了一地。

鬼医王妃章节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