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未来皇帝是我哥
  • 穿书后未来皇帝是我哥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小熊猫作者
  • 更新:2022-07-16 00:37:00
  • 最新章节:第3章 做张黑饼
继续看书
阮婷婷在清醒之后,脑海中被灌入了许多陌生的记忆,直到全部消化完毕,她才明白,竟然穿进了看过的一部小说中!眼前站着的男人,是原主的二哥,未来会成为当朝皇帝。这个男人手段阴狠,唯一的目标便是灭了原主。阮婷婷吓得瑟瑟发抖,此时二哥还没有黑化,她决定将其引上正途……

《穿书后未来皇帝是我哥》精彩片段

拿着癌症晚期的诊断书,阮婷婷觉得自己这次是彻底被这个世界抛弃了,一个孤儿,没有父母,没有亲人,了无牵挂,站在楼顶纵身一跃,这次终于解脱了……

冷,刺骨的寒冷迫使着阮婷婷清醒过来。

感觉腰间有一条有力的臂膀正使劲提着自己,周身是从四面八方不断涌来的冷水,不停地往鼻子嘴巴里灌。

太难受了,强烈的窒息感让阮婷婷努力挥舞双手用力挣扎。

而腰间的臂膀却并没有放松,能感觉到手的主人正尽力游着水。

阮婷婷觉得脑袋越来越沉,越来越不清晰,最后看到的就是一张紧锁眉头清冷的脸,和一副宽阔的胸膛,再后来就完全失去意识了。

“出来了!出来了!小姐出来了!”

“快快快,快去找大夫!”

“先去拿条巾子!省得着凉。”

“老太太来了,快让开。”

“恬儿怎么样了?”

阮婷婷方一清醒见到的就是一群穿着奇怪古装的女人正围着自己。拿巾子的、喊人的、还有抱头痛哭的,人影攒动好不热闹。

离得最近的是一个年约半百的慈祥老奶奶,此刻她正摸着自己的头,边说边垂泪。

透过这些人的缝隙,阮婷婷看见离自己几米远的岸边还坐着一个浑身湿透,瘦瘦高高的好看男人。

同时的那个男人也正看着自己,但明显眼神并不友善。阮婷婷虽不明白现在是什么情况,但却知道刚刚把自己从水里拽上来的人就是他。

“这是哪?你们是谁?”阮婷婷哑着嗓子开口说了上岸后的第一句话,但却把身边的老太太吓坏了。

老人吃惊地看着女孩,愕然道:“恬儿,我是你祖母呀!你不记得祖母了?来人!快,快去找大夫!”

老人几乎是喊着催促着身边的下人,之后周围就又是一阵手忙脚乱。

阮婷婷不明所以地瞪大着双眼,什么恬儿,恬儿是谁?自己刚刚不是跳楼了吗?

等阮婷婷扭头想再看看岸边救自己的男人,可此时那里哪还有人的影子,徒留下地上的一摊水。

迷迷糊糊阮婷婷就被一群人簇拥着回了一间古香古色的房里,方一进屋门阮婷婷就被右手边一面大大的落地铜镜吸引了。

不是因为铜镜多好看,而是铜镜中映出的女子虽是个陌生面孔,但此刻却做着和自己同样的动作。

阮婷婷对着铜镜照了半天,才确定这就是自己现在的样子。

阮婷婷只觉得脑子“嗡”地一下空白了,连后来自己怎么坐到的床边都不记得了。

一位大夫替她诊了脉,说只是有点着凉,并没有其他外伤。

至于为什么失忆,可能是脑袋里有淤血所导致,但具体能不能好,什么时候能好就说不准了。

老太太听了大夫的话后,又拉过阮婷婷的手垂了半天泪,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阮婷婷看着面前伤心垂泪的老奶奶开始慢慢琢磨起眼前的情景,看样子自己这是穿越了。

虽然对于自己这个生在新中国,长在国旗下的无神论者来说穿越这事挺不可思议的,可现在却真真切切的发生了。

阮婷婷抬手抚了下老人泪湿的脸,轻轻地说:“您是我的祖母吗?我觉得现在很好,真的很好,我很庆幸自己还活着。”

说完也湿了眼眶。

阮婷婷是真的庆幸有一次重活的机会,不管这事有多不可思议——

但对于自己这个上辈子被全世界抛弃的人来说,能重活一世,能有个会为自己哭的亲人,有副健康的身体。

这些都是她前世求而不得的东西。

似乎被阮婷婷的话安慰到了,老太太也渐渐止住了眼泪。

老太太拉着阮婷婷的手,语带哽咽的说:“是呀,是祖母贪心了,恬儿人没事就好,别的忘了就忘了,咱们慢慢来,不急,不急!”

阮婷婷看着老人眼中的关爱真真切切、不掺一丝虚假突然觉得自己幸福极了。似乎老天也并没完全抛弃自己。

老太太又陪阮婷婷待了会,害怕孙女累着就嘱咐阮婷婷好好休息。

离开前还特意吩咐院里的大丫鬟雪儿好好伺候,有什么事就立刻去梅阁禀报她,才恋恋不舍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

老太太一走,阮婷婷就迫不及待坐起身向雪儿打听起这里的事情。

原来这副身体的主人叫袁梦恬,阮婷婷初一听到这个名字只觉得特别耳熟,但却记不起到底在哪儿听过了。

按照雪儿的意思这是个原来世界中并不存才的朝代奎朝,原主是奎朝益州守备的嫡女。

“雪儿,那刚刚救我的是谁呀?”阮婷婷对于救了自己,又不声不响离开的男人很是好奇。

“小姐,那是您的庶兄袁澈,袁府的二公子,但您之前和二公子的关系并不好,您很讨厌他,还常常捉弄他……”雪儿越说越小声,好像唯恐自家小姐听了生气一般。

阮婷婷在听到“袁澈”二字后如遭雷击般定在了原地,终于知道自己刚刚为什么觉得袁梦恬的名字熟悉了。

袁梦恬和袁澈是自己跳楼前正打算看的一本小说里的人物。

这本书阮婷婷看了没多少,之后她就抱着诊断书跳楼了。

只记得这是篇讲男主袁澈一步步登上皇位的故事,男主心狠手辣睚眦必报,凡是得罪过他的人最后都逃不过一个“死”字。

而袁梦恬这个名字好像只在其他人物一栏里出现了一下。

阮婷婷瞪大双眼看着雪儿,“我为什么跟袁澈……呃……二哥……关系不好呀?”

雪儿左右看了看,见四周除了自己与小姐确实再没别人了才趴在阮婷婷耳边小声说:“因为小姐您之前说他是他娘爬床生的下贱种,所以……所以不喜欢二公子。”

阮婷婷听后惊讶了一瞬,原主这简直是作死,敢这么说未来皇上,那人是谁?是分分钟就能要人命的人。

她又想起来书中描述男主最后将府里曾经欺他辱他之人都杀了干净,手段残忍。包括她这个张口闭口骂他是个下贱种的妹妹。

阮婷婷收起心里的震惊,抖着嗓子对雪儿说:“以前的事我不记得了,不过今日他救了我,那以后我们就要好好和二哥相处!”

为了避免将来的凄惨下场,阮婷婷决定要和男主搞好关系。

“雪儿,咱们去瞧瞧我二哥吧。”说完阮婷婷豁地起身,笑话,未来皇上的大腿现在不抱更待何时,趁着男主还没崛起先多献献殷勤。

“小姐,您真的要去呀?”雪儿一脸疑惑地问。

“去去去,刚刚哥哥救了我,我要去看看他。”说着就开始迫不及待地穿衣服。

没一会儿阮婷婷就在雪儿的带领下东拐西拐到了一个破烂的院子前。

“雪儿,你确定没走错?不是你也失忆了吧?”阮婷婷看着眼前这个杂草丛生,院门都掉了一半的院子一脸吃惊地问着雪儿。

“小姐没错,这就是二公子的院子。”

阮婷婷真没想到未来皇帝现在会住在这么个破院子里,她叹了口气,迈开步子走了进去。

进入院门,阮婷婷发现院里虽破败,但打扫得还算干净。

这是一个极小的院子,院中有一颗需四人合抱的大核桃树,这颗大树几乎就占满了整个院落,后面有两间房,大一些的应该是袁澈的房间,小的那间估计是下人房,除此之外就再没别的了。

阮婷婷进来后并没有看到下人,虽不太清楚这里下人的规制,但瞧自己院里除了雪儿这个大丫鬟外还有三四个扫撒丫鬟,两个小厨房丫鬟就知道袁澈这里的下人明显是不够数的。

“有人吗?二哥?”阮婷婷顺着一条歪歪斜斜的石板路绕过院中的大核桃树,来到较大的那间屋前。

房门是开着的,阮婷婷轻敲了三下门,但没人回应。

“二哥在吗?我进来了……”

阮婷婷蹑手蹑脚地进入屋内,室内的陈设非常简单,只在正中摆着两椅一桌,桌子边缘都被磨掉了漆,一看就是用了很多年,桌上仅摆着一套黄泥色的茶具,杯边也被磕得掉了瓷。

阮婷婷见右手边有个挂帘子的内室,便轻轻来到帘子旁掀起个小缝,偷眼一看,里面一张枣红色的木头床上正躺着一个瘦高的男人,阮婷婷认出那就是之前救了自己的袁澈。

“二哥?二哥我来看你了。”阮婷婷轻声换了几下,见床上之人并没回应,便掀帘进了内室。

行至床前,阮婷婷终于看清了男人的模样,之前在岸边离得远,又没敢仔细看,所以只依稀记得这个男人很高很瘦,长得也不错。

现在凑近一瞧,她才发现这个男人长得真是说不出的俊朗好看,长眉斜插入鬓,虽闭着双眼,但眼睛细而长,浓密的睫毛如小扇子般盖于眼上,能想象出若是睁开会是多招人的一双眼。

高挺的鼻子,一双薄唇正紧抿着。

男人很白,只是此时脸上却泛起不自然的红。

一道并不好听的声音打断了阮婷婷的思绪,“三小姐?您怎么来了?”

阮婷婷疑惑转身看着身后站着的男人,来人十五六岁的年纪,略一思索就明白这男人应是正处在变声期,所以声音才会这样。

“小姐,这是二公子的贴身小厮,吴越。”雪儿适时提醒了阮婷婷。

“哦,我来看看二哥,他是生病了吗?”阮婷婷略歪了下头,朝吴越说出自己的疑惑。

吴越听三小姐竟然叫自家公子“二哥”楞了一瞬后仍是用那副公鸭嗓回答:“回三小姐,是,我家公子回来后没一会就发了热,小的刚去找大夫可……可没请来人,他们只说发发热,喝几碗热水就没事了……”说到最后吴越声音竟带了点哽咽。

“怎么能这样!雪儿,你去请,务必把大夫给请来!”阮婷婷略有不满地扭头吩咐雪儿。

“是,小姐放心吧。”语毕,雪儿便转身小跑着出了屋。

阮婷婷看着躺在床上脸颊红红的男人,吩咐吴越道:“吴越,你先去取两条浸了冷水的湿巾子来,给你家主子降降温。”

“是,三小姐。”吴越躬身也退了出去。

待吴越走后,室内只剩下阮婷婷和躺在床上的袁澈,阮婷婷看着袁澈心头略有酸涩,看到他就仿佛看到了前世的自己,一样生了病只能自己忍。

刚刚来时的路上听雪儿说,袁澈虽是袁开唯一的儿子,但作为家中庶子却并不受宠,袁澈的娘在他7岁时就抛下他离开了。

袁澈又是个倔强的性格,不会服软更不懂讨人欢心,渐渐在袁府越来越没有存在感,又因为性子孤僻越发不招人待见,才会把自己过成现在这样。

正出神间吴越拿来了湿巾子和冷水,阮婷婷接过巾子轻轻展开附在袁澈头上,敷一会再换另一条,就这样两条巾子反复倒换着。

吴越站在一旁看着照顾自家公子的三小姐惊得半天没缓过神,虽然刚才请大夫时听说了三小姐失忆的事,但突然间看到之前总是欺负自家公子的三小姐一下子转了性,还是有点接受不了。

就在阮婷婷又换下一条巾子的时候雪儿带着刚刚给阮婷婷看病的大夫回来了。

老大夫背着药箱来到袁澈床前,伸手认真把了会脉,对阮婷婷说袁澈只是染了风寒致使发热,用几服药好好休息就没事了。

阮婷婷谢过大夫,送大夫出了门又吩咐吴越把药煎了,再让雪儿去熬点粥来,才又回到袁澈床前继续为他敷巾子。

迷迷糊糊间,袁澈只觉得似乎有人在轻抚自己的额头,头上传来阵阵清凉,又隐约听见耳边有好听的说话声,但却听不真切。

没一会,似乎有人抬起自己的头,正往嘴里灌着什么。

袁澈“忽”的清醒过来,挥手打翻了送到嘴边的药碗。

阮婷婷哪想到袁澈一醒就这么暴力,看着瘦瘦弱弱的一个人,一掌拍下来,不但打翻了药碗,还在自己手上留下一片红痕。

袁澈睁开眼,看到正抱着自己头的阮婷婷,蓦然瞪大双眼,又是那种极不友善的眼神。

阮婷婷觉得此刻袁澈看着的哪里是自己的亲妹妹,分明是在看杀父仇人。

阮婷婷被袁澈的眼神唬了一跳,讷讷开口道:“二哥?你醒了,我在喂你吃药。”

“滚!”袁澈声音虽不大,还带着初醒时的干哑,但阮婷婷能听出语气里的愤怒。

阮婷婷看着靠在自己腿上怒目圆瞪的男人,心里的害怕多过委屈。

虽然已经从雪儿那知道原主和袁澈关系并不好了,但真没想到两人关系竟差到如此地步,自己可不想刚穿过来屁股还没坐热呢就又英年早逝了。

所以为了自己的小命,阮婷婷觉得非常有必要修复自己在未来皇帝心里的形象。

“少爷,刚刚是三小姐在照顾您,还帮您请了大夫,而且三小姐她……她失忆了……不记得之前的事了。”吴越试图为阮婷婷解释,虽然自己也不喜欢之前的三小姐,但失忆之后还是不错的。

“让她出去!”袁澈仍旧语带不满地吩咐吴越。很多事情不是过去就可以当做没发生的,袁澈在袁梦恬那里受过的苦,得到的屈辱不是袁梦恬失忆了就可以抹去的。

吴越为难地看着阮婷婷,不知道该怎么办。

阮婷婷见此时袁澈心情激动,心知决不能再惹毛他了,便轻轻起身,放好袁澈的身体,又帮他盖好被子,才轻声对袁澈说:“二哥,那你好好休息,一会再让吴越给你重新煎服药。我明日再来看你。”

说完便带着雪儿在袁澈要杀死人的目光下离开了。

阮婷婷刚一回自己的海棠苑,下人就来禀老爷回来了。

之前雪儿说过袁开大多数时候是住在军营的,军营离袁府虽不远,但他一个月也就回来一两次,那今日定是因为女儿落水之事特意回来的了。

其实阮婷婷挺怕去见袁开的,因为从小到大自己从没感受过何为父爱母爱,现在突然间蹦出个父亲,阮婷婷真怕自己不知该怎么与之相处。

仍是雪儿带路,这次没走太久阮婷婷就被领到了竹苑书房外。管家忠叔向阮婷婷行了一礼,说老爷在屋内,让她自行进去即可。

阮婷婷进入书房后,见屋内的陈设虽然也很简单,但能看出每样都很精致。

其中最显眼的要数正中摆放着的条形书案,暗红色的木头,每面都雕刻着繁复的图案,一看就十分考究。

书案后坐着一个一身黑衣,面容冷峻的男人。

男人三十多岁的年纪,长得也很俊朗,但和袁澈的好看不同,袁澈精致得如谪仙般让人不敢亵渎,而此时书案后的男人则更刚烈成熟,有种英武的男人味。

“恬儿,果真不记得爹了?”男人见女儿进来后只是如看陌生人般看着自己,便先开了口。

阮婷婷看着对面的男人摇了摇头,“爹,女儿什么都不记得了。”

袁开叹了口气,从座椅上起身,来到女儿面前,抬手轻抚了下阮婷婷的头发,柔声道:“罢了,人好好的比什么都强,之前的事忘了便忘了。”

“那恬儿可还记得是如何落的水?”

阮婷婷抬起头嗓音轻缓地答道:“不记得了,只知道是二哥救了我,在这之前的事就都不记得了。”

“恩,这次多亏了澈儿。那你好好休息,爹一会还要赶回军营去,你若有事就让忠叔去营中找我。”袁开复又抚了下阮婷婷的头发,转身便回了书案后的座椅开始处理起桌上的公文。

“知道了爹。”阮婷婷见男人没有再要说话的意思就转身准备出屋。行了两步又顿住脚,重新回到书案前。

“怎么?还有事?”袁开见女儿又折回来,从公文中抬起头疑惑地问。

阮婷婷对着这个并不熟悉的新爹柔声道:“爹,您知道二哥过得不好吗?他救了女儿后便生病了,可连大夫都请不到。还有二哥住的院子也破破烂烂的,下人也只有吴越一个……”

袁开瞧着站在面前的女儿,思索了半晌道:“我知道了,爹会安排的,你回去休息吧。”

待阮婷婷离开,袁开抬起头怔怔看着早已没了人影的书房门口。

自己怎会不知袁澈过得不好,可他哪里把自己当过爹,自从他娘离开府后他就开始恨自己,十多年了,他没喊过自己一声爹,也没给过自己一个好脸,每每见到自己都如见了仇人般……

袁开叹了口气,出声唤来门口站着的忠管家。

“你派人去把枫香苑打扫出来,让二公子搬过去,再去挑几个下人给送去。”

“是,老爷。”

待忠管家离开,袁开又愣了一会神才继续处理起手里的公文。

一夜无话,这是阮婷婷来到这里过的第一个夜晚,本以为自己会失眠,可没想到昨晚躺在床上没一会就睡着了。

起床后雪儿告诉阮婷婷袁开昨夜已经回军营去了,但临走前吩咐了忠叔为袁澈打扫新院子。

收拾妥当阮婷婷就随着雪儿到了老夫人的梅阁,准备给袁老夫人请安。还没进门就听见从屋里传出了笑声。

待阮婷婷一进去就先被一只细嫩的小手拉住了胳膊。

阮婷婷顺着那只手向上看,发现拉着自己的是一位圆脸、大眼睛的可爱小姑娘。

小姑娘看着阮婷婷呆愣的眼神疑惑道:“三姐你还真的都不记得了呀?”说完又晃了晃手里拉着的阮婷婷的胳膊说:“没事,我帮你介绍。”

小姑娘先指向左手边坐着的女子说:“这是我娘,就是三姐你的二婶。至于我爹,他到衙门去了,晚点才能见到。”

说完不待阮婷婷反应就又转向另一边,“这是咱们的大哥袁墨,也是我的亲哥、你的堂兄。对对对,还有我,我是全府最可爱,你最喜欢的四妹妹袁梦芳!”

在座几人听了袁梦芳的自我介绍具都露出了忍俊不禁的表情,尤其是主位上的袁老夫人,边笑边指着袁梦芳无奈骂了句‘泼皮猴’。

经袁梦芳这么一闹腾,倒让阮婷婷很快放下了原本紧张的心,一一向众人打过招呼,大家又寒暄了几句,袁老夫人便让众人散去了。

出了梅阁,阮婷婷长呼了一口气,还好这一家除了袁澈对自己有敌意外,其他人还都挺好相处的。

请过安也见过了新家人,阮婷婷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地,连脚步都变得轻快起来。

阮婷婷开始琢磨起能为袁澈干点什么,才能扭转自己在未来皇帝心里的坏印象。

思来想去自己也没什么能拿得出手的东西,前世自己也就厨艺还不错,那不如先试试拴住袁澈的胃?

回到海棠苑,阮婷婷告诉雪儿要亲自为袁澈做顿饭,雪儿看着阮婷婷露出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

自家小姐之前可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这落次水、失个忆怎么连性情都变了?

阮婷婷在厨房倒腾了一个多时辰才做好一份蔬菜瘦肉粥,和一张小煳饼。

之所以用了这么久,主要是因为做前没考虑到古代和现代做饭方式的不同,现代用燃气灶,一拧一按就行,可在这则需要一直生火、扇风,火候还不好控制。

阮婷婷生生把自己从一个肤白仙女折腾成了个黝黑伙夫,结果做出的饼能吃的还只有一小张,并且是黑乎乎的一张……不过这倒免了雪儿起疑,若是自己真一次就做好,雪儿这个贴身丫鬟一定会感到奇怪的。

但阮婷婷看着自己面前的杰作,心里还是略有些失望,毕竟是第一次为袁澈做,总是希望能做得好点。而且袁澈看到这黑乎乎的一坨真的不会更想杀了自己吗?

雪儿似是看出了阮婷婷的失落,便出声安慰道:“小姐,心意最重要,二公子要是知道这些是小姐您亲手做的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真的吗?希望二哥如你所说会喜欢吧。”

阮婷婷快速洗了个澡,让自己恢复白肤。这次没用雪儿跟着,自己提着食盒,又满怀希冀地踏上了去袁澈小院的路。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